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Element Revolution▪序幕(超能力paro 脑黑洞)

认识我的人是不是都把我当苏傻白甜小能手啊?

我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的脑洞,有,多么,大。

这篇文一开就得是起码50w的样子,不过鉴于我还在连载经纪人,并且即将开始连载一堆事,我只是把这么个序幕码出来扔在这里,什么时候会写……我怎么知道。

如题,这是一篇超能力paro的文,不过如果以为只是这样那就太天真了——这其实是一本化学教科书,如果有人有耐性读下来的话就会知道我的脑洞有多魔性了。

还没有学过化学的孩子慎入,不过这篇文里这点化学知识初中化学就应该能hold住吧我觉得。

一个序幕搞了将近一万字,还是用手机码的,我真佩服我自己。

一万字里老叶只露了一千多字的脸,哎……

如果有兴趣的话请不要大意地下跳吧↓






  东经88.9,北纬27.48,Z国西藏自治区日喀则亚东县,Z国,N国,Y国,B国,四国交界。


  现在时间公元2059年8月28日,距离第四次世界大战开战,已经过去整整五年。


  国土边境古往今来一直都是纷争不断的地方。高耸入云的喜马拉雅挡不住战火,亚东这个曾经美丽和平的小县城,如今已变得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地面坑洼冒出浓烟,断壁残垣上有焦黑色的不知道被什么腐蚀过的痕迹,酸臭刺鼻的气味在空气中久久弥散不开。


  早上五点半,亚东县西南侧上亚东乡,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长而尖锐的警笛声——


  在外面或行走或劳作的人全部立刻放下自己正在做的事情,脚步凌乱却乱中有序地四散奔逃。离家近的直接飞奔回家紧闭门窗,离家远的就近选择防空洞或是敲开另外一家的房门迅速躲进去避难。短短五分钟,大街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国防军3号驻地。


  年轻的战士蹬上特制的及膝军靴,将绑着一把黑剑的剑带绑在大腿上。迷彩夹克外套上的手肘、前后心、肩膀的位置砸着特殊材料制成的护甲。他扬起下巴,“哧啦”一声夹克拉锁拉到了最顶端,然后扣紧了衣服上的腰带,束出精壮有爆发力的腰身。他提起了放在一边的一个金属制的40cmx40cmx40cm的铁皮箱,然后一步一步走到驻地帐篷前掀起了帐篷的门帘。帐篷外的阳光照射进来,躺在隔凉垫上的人抬手遮了一下眼睛。


  “刘小别你准备好了没有啊?快点行不行大家都等你呢,说好的手速快呢?穿个衣服还能穿半天你是昨天晚上撸多了伤到手筋了吗?我连长都比你先出来啊你还要磨蹭多久?我靠你居然在玩儿手机不行我得让王大眼没收你的娱乐设备!Y国阿三都打进来了啊!身为Z国好儿郎难道你不应该保家卫国吗?”


  刘小别一脸生无可恋:“黄少你吵死了,闭嘴行吗?”


  “不行!”黄少天“锵”一声把腿上的黑剑拔出鞘,刘小别只觉得一个眨眼自己就被拎着领子提了起来,那把剑漆黑的锋刃凉凉的待在他颈动脉边上。“战场上临阵脱逃可是要判叛国罪的,背过的国防军守则你都忘了吗?”


  “大哥…”刘小别命门被黄少天按在手里倒也没有丝毫慌乱。“我是伤员,上次跟N国那帮鸟人打的时候被他们一个硫酸泼到了腿,现在已经站不起来了,我伤得太重张副都拿我没辙,‘那位’特别批准我休一个礼拜的。”


  “哦?是这样?”黄少天瞬间收了剑,和剑一起收起来的还有他脸上无比冷漠的表情。“原来是‘那谁’批准的啊!我错怪你了你怎么不早说呢?哈哈哈哈那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等着我们凯旋归来的好消息吧!”说着黄少天一阵风一样掀开帐篷帘子就走了。


  被留在帐篷里的刘小别抚平被黄少天揪起来的衬衣,默默腹诽——什么叫“我怎么不早说”,你那语音机关枪打出来,还有我说话的余地么。


  黄少天是整个驻地的人肉闹钟,被他高音量快语速多废话的挨个帐篷骚扰折腾,所有士兵都已经准备就绪在集合场地井然有序地站好队了。新兵卢瀚文好奇地左顾右盼,被他身后的吕泊远摁住了脑袋。


  “吕前辈,咱们没有战车或者坦克什么的吗?一会儿怎么去战场啊?用跑的吗?”


  “你近代历史剧看多了吧,坦克都是什么年代的事儿了。这儿全是元素能力者,快速位移的方法难道不多得是,别瞎操心了。”


  队列最前方站着的副连长透过反光的眼镜狠狠剜了一眼正在交头接耳的两人“四列第五第六出列!”


  “到!”


  “到!”


  吕泊远心道小子你真是把我害惨了一边战战兢兢地和卢瀚文一起喊到出列。这位姓张的副连长可是出了名的严苛,体罚的时候都要拿量角器量你的俯卧撑是不是做够角度了。


  不过大敌当前,张副连长显然也没有那个时间去体罚他们,只是说:


  “报告姓名编号和元素能力!”


  吕泊远军靴脚跟啪地一靠:“报告!轮回Z-5203吕泊远,惰性气体能力!”


  卢瀚文也是一个小白杨一样的立正:“报告!蓝雨Y-8361卢瀚文,氢元素能力!”


  张副连点点头:“很好,吕泊远,你会用氦气吗?”


  听到这个传奇的治疗万能副连长叫自己的名字,吕泊远精神一振:“报告,会!”


  张副班严肃地看着两人:“作为你们两个交头接耳违反军规的惩罚,今天你们两个带着大家过去。”张新杰一顿,看着卢瀚文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表情他微微一笑:“飞过去。”


  


  


  


  全世界都处在四战的摧残之下,连联合国总部美国纽约都不能幸免。已经迁址至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正在召开四战开战以来的第五十四次全体会议。


  “如果说一战是火药革命,二战是原子革命,三战是信息革命的话,那么四战,毫无疑问,应该被称为——元素革命。”


  “说得没错。八年前突然不明原因地在世界各地都爆发出一波能使用化学元素的超能力者,这些元素能力者对于四战战局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要说元素能力者数量最多的国家,还是非人口基数最庞大的Z国莫属。他们拥有几百万出色的能力者,而其中最杰出的那批人,就集中在四战最为残酷恶劣的东南亚战场。”


  “在西藏日喀则,驻守着一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元素能力者精锐。他们是从全国各地元素兵团里挑选出来的精英,集结成国防驻军之后,军队以团编制,自称——荣耀联盟兵团。”





  小孩子玩儿的氢气球什么的都太幼稚了,吕泊远从张副连长那里拿到0.3升亿数量级压强的压缩氦之后,就和卢瀚文一起用比空气轻的氦气和氢气把一整个排的人全部卷到了空中。吕泊远在下方用气体托升高度,卢瀚文在后方单手向前一撑,磅礴的无色无味气体卷出一阵飓风向队伍后下方喷射出去,三十几人一起以至少二百迈的速度向战场飞去。


  「我一直想不清楚,元素能力者使用元素的基础到底是什么呢?」


  「国际知名的几位化学家之前就此事也深入探讨过,他们一致认为能力者使用元素必须基于物质守恒定律。」


  


  


  


  吕泊远右手提着的铁皮箱子正在一点点变轻,以他的经验看,剩下的压缩氦恐怕已经不足以支持整个队伍到达预定地点。


  “小卢!你还好吗?我燃料快不够了!实在不行一会儿只能迫降了!”


  卢瀚文笑嘻嘻的:“吕前辈你的惰性气体能力太鸡肋了啦!干架的时候还要带着原料好麻烦!我的氢元素能力超级方便哟,因为大气里有数不清的氢元素嘛!”


  「物质守恒定律?那么也就是说如果元素能力是那种很少见的元素,这个能力者基本上就是废了对吗?」


  「是的,所以现在性价比最高的元素能力者通常还是氢、氧、碳、氮、硅、铝、还有铁这七个元素的能力者,这些元素在空气和大地中的含量非常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国防军2号驻地。


  “三号驻地那边张新杰他们已经出发了,大孙,我们也快走吧。”


  孙哲平打着响指,不断改变空气中漂浮着的一堆碳元素的形状,黑色的石墨一会儿变成一片叶子,一会儿变成一朵花。他一边玩弄手里的物质一边说:


  “张佳乐你硝化甘油带好了没?上次不就是全都受潮不能用了,旁边也没黄少天江波涛他们那些水能力的帮你脱水,你差点被B国人弄死,简直是太不幸了!”


  “靠大孙你再说我不幸我跟你拼了!”张佳乐张牙舞爪地往上扑,孙哲平把手里的石墨变换了物质结构,灰秃秃的石墨一下子变成一块正八面体晶莹剔透的金刚石。他把金刚石扔给张佳乐,张佳乐差点被鸡蛋那么大的钻石砸中脸。孙哲平乐呵呵地说:“现在可不是跟我拼了的时候,去跟Y国人拼了吧!”


  说着他把身上披着的军装一穿,单手在空气里一抹,空中凭空幻化出一把透亮的金刚石剑——金刚石是自然界最坚硬的物质。


  “去叫上老韩,我们走吧。”


  「据已知情报,除了操纵单质的能力者,好像还有一大批可以操纵化合物的能力者,常见并且有实战意义的,像是水能力者,酸能力者,碱能力者,还有可以制备炸药的硝酸根化合物以及铵化合物能力者。」


  「酸能力者和碱能力者的代表人物,就在刚刚提到的荣耀联盟军团里。他们一个使用无坚不摧的王水,另一个使用的是碱性极强的苛性钠。」


  国防军5号驻地离敌人入侵的地方非常近。喻文州提着装着一块金属单质钠的箱子在战场里飞奔,不停从空气中汲取氢氧元素,同时提取钠元素组成强碱。他是化合物能力者,不能单独使用自己所能操控的化合物中的某种元素,不过除了氢氧化钠以外,他还可以操纵水。他用水稀释了生成的氢氧化钠纯净物,变成浓碱水,然后抬手一扬,一道水柱就如同脱弦之箭击了出去,直直砸中一个Y国士兵的脸,而与此同时,另外一道水柱也一起砸在了那个士兵脸上。


  被两道攻击击中的士兵,却一点事都没有,皮肤没有开始溃烂流血,更没有腐蚀变黑。


  NaOH+HCl=NaCl+H2O


  NaOH+HNO3=NaNO3+H2O


  王水对上苛性钠,再强大的酸或者是碱,都免不了被中和成无害的盐和水的命运。


  “王队,你碍到我的事了。”


  被称为王队的人用一双不太对称的大小眼看喻文州:“喻队怎么能这样说,明明是你碍到我的事了才对。”


  王杰希和喻文州,以前分别是微草军团和蓝雨军团的团长,如同两个军团不怎么对付的关系一样,也如同他们酸碱相克的属性一样,两位团长势同水火。


  喻文州笑笑:“那么东边归你西边归我,等下来比比看谁杀得多好了。”


  王杰希看也不看往身后丢了一个王水球,把背后一个偷偷接近的Y国士兵扔了个正着。Y国士兵中招后肩膀赫然已经破了个大洞,残留在他身上的王水还在持续破坏他的身体组织。他因痛苦失声大叫,疯狂地想用手把致命的液体从身上拍下去,可是他好像忘了王水腐蚀作用是不挑肩膀还是手指的。他的手指沾到王者之酸,立马被吞噬了血肉露出白骨,他在极端痛苦和精神压力之下崩溃地尖叫着跑走了。


  王杰希说:“一个。”


  


  


  


  「现在仍然没有一个量化指标去评判是单质能力者更强一些,还是化合物能力者更强一些,但是普遍认为,最强的是拥有多种单质操纵能力的人。」


  「可以控制氢单质和氧单质的,就能使用水化合物能力,但是单纯使用水化合物的能力者,却是不能单独用氢和氧的。」


  「在多单质能力者中,有两位典型代表,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再提一下中国荣耀联盟军团了。」


  国防军1号驻地。


  1号驻地全军皆已整装待发,周泽楷侧头问自己的副连长:


  “江,孙翔呢?”


  江波涛答道:“他去拿原料箱了。”


  说话间,孙翔已经提了两个箱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队…队长…那个…没有呼呼…呼…没有…”


  江波涛拍他的后背给他顺顺气:“没有什么,你慢点说?”


  孙翔连吁带喘又咳嗽了好几声,好不容易顺过气来:“没有氯化铯,氟化钠也没有了,只有咸盐!这是要我和队长一边放毒气一边扔单质钠玩儿吗???”


  「中国荣耀联盟军团1号驻地连长周泽楷,是IA族元素全精通。他能用铯和水引发爆炸,杀伤力惊人。」


  「他的一位排长孙翔,则是卤族元素的使用者。他常用剧毒高氧化性氟气或是刺激氯气,在上风口将这些气体放入敌军内部,制造持续性批量杀伤。」


  「因为两个人能操纵的元素刚好可以结合成盐,携带原料比较方便,因此二人总是一起行动。」


  周泽楷思索了一下,然后说:“你氯气,江,给我水。”


  江波涛立刻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迫于原料不足,周泽楷现在只能使用钠,但是如果和水反应,就会生成氢氧化钠和大量氢气,氢氧化钠的杀伤力看喻文州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就能了解,而氢气如果能稍加利用,也是很好的资源。


  「在化合物的能力者中,有一类人很特殊。他们能从空气大地和自己身体中抽提碳氢氧氮磷硫铁,然后合成维持人生命最为重要的物质——蛋白质。」


  「这类人在战场上必不可少,他们是医生,并且可以一边战斗一边治疗,保持己方的有生力量,通常会成为左右战局的关键。」


  


  


  


  3号驻地军早就和Y国人撕在了一起,卢瀚文和一个氧元素能力者通力合作,引发一次又一次的大爆炸,吕泊远则是用拳头砸倒了Y国的一个氩元素能力者之后抢了他的原料箱,撑起一个氩气的球形气壁,满场飞地去帮己方战友抵挡来自对方的氧化性攻击。他们遭遇的这一波Y国军人里能力者很多,而且能力非常强,酸能力者就有八个,碱能力者更多,有十个。对方一个碱能力者击出了一道氢氧化钙水柱,这边的一个二氧化碳能力者迅速压缩了一个二氧化碳球丢到水柱里,水柱里的碱性物质迅速被沉淀,然而,用二氧化碳来中和石灰水终究还是太慢了,那个年轻的二氧化碳能力者被击中,皮肤瞬间开始溃烂发炎。他强撑着痛苦又用二氧化碳的压缩气弹做了几波攻击,又被好多道强酸击中,遍体鳞伤到无法站立。对方的一个铜能力者手中青铜刀随着意念变成长棍,然后猛地向已经倒在地上移动不能的二氧化碳能力者砸下去!


  异变突生!一个人影飞快地窜了上来,举起了手臂拦在那个二氧化碳能力者前面。Y国铜能力者的铜棍砸到那人手臂的刹那却发出了尖锐的金属碰撞声,再一看,铜棍已经断成两截,一截还在那个能力者手里,另一截已经躺在了地上。还保持着横臂在头前的姿势的人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子,他长相很斯文,手臂上却长出了肃杀的铁刃。刚刚正是这铁刃截断了铜棍。这个人是1号驻地的张新杰副连长。他甩了下手,手臂上的铁刃就已经消失不见,然后他虚握着空无一物的手朝着铜能力者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下一秒,那人的喉咙就已经被一条长铁片洞穿了。


  张新杰把那个受伤的年轻军人扶起来,手轻轻抹过他身上的伤口,而他抹过的地方,皆已恢复原样,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我还是很奇怪,能力者操纵化学物质,使化学物质按照他们的想法形变,位移,得失电子,从化合物中脱离或是和其他物质生成新化合物,耗费的能量应该不少才对,这种天文数字的能量消耗,可不是身体里那点ATP能供得起的吧?」


  「当然了。前面说过他们的元素遵从物质守恒,那么他们的能量其实也是遵从能量守恒的,你听说过爱因斯坦质能方程吗?」


  「E=mc^2?」


  「正是。由于某种尚未可知的原因,能力者可以将自身质量通过质能转换变成巨大的能量,光速的平方已经是天文数字级,那么对于他们的能量来源,你还有疑问吗?」


  「等等,还有一点,如果他们一直用身上的重量来替换能量,那么到如今这么多场仗打下来,他们不是应该早就瘦得皮包骨了吗?」


  「这一点不用担心,他们不会的。」


  


  


  


  国防军4号驻地。


  “那个,英杰,你你慢点吃,鸡腿还有的是!”乔一帆看着自己面前狼吞虎咽的好友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每次打完仗所有人就都跟饿死鬼投胎一样把所有能吃的东西往肚子里塞,没一个小时绝对停不下来。他们一场战斗下来大概要消耗1.5kg左右的脂肪,用以质能转换变成操纵元素的能量。所以说,能力者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大吃货,但是却从来不存在减肥困难的问题。


  高英杰吃得太急,把自己噎得直咳嗽,乔一帆在一边体贴地递上一杯水,高英杰接过来猛灌了一口,然后继续左手一只鸡腿右手一块蛋糕地吃吃吃。


  乔·超能力不实用所以不能上战场只能当后勤的小天使·一帆,今天看见了一群打仗回来的队友集体陷入狂吃状态不能自拔,依然无比的心累。


  「说了这么多,以世界范围来看的话,最强的能力者是谁呢?“苛性钠诅咒”喻文州,还是“王者之酸”王杰希呢?」


  「不,都不是。」


  国防军5号驻地附近战场。


  喻文州只身闯入敌阵,召出大片碱雨,把Y国人个个淋得叽哇乱叫。他在所过之处设下丛丛陷阱,Y国士兵经常是跑着跑着突然踩进一个碱水潭中,然后等到被捞上来之后,就如同二十一世纪初初三人教版化学课本讲强碱那页那个被氢氧化钠腐蚀了的鸡爪一样。


  另一方,王杰希将王水凝成一个个大水珠,心念一动,这些水珠就四散击出。敌方不及躲避,因为那些水珠路线变幻莫测,根本无法预料它们下一刻会往哪个方向飞行。被一个王水水珠击中胸膛的Y国军人,已经能从他胸前的大洞看到他身后的景致,而地上倒下的那些,不是少了半个脑袋,就是没了一条腿。


  激斗正酣,喻文州的无线电里却突然传来黄少天的求援——3号驻地国防军那边的情况非常不乐观——受伤的人太多,张新杰全力救治,他自己已经瘦下去五斤半了,其他人也是在勉力支撑,现在已经阵亡三人重伤八人轻伤十六人,还能站着打的,已经不多了。


  喻文州当机立断传呼了王杰希,两人将这边的战场留给部下,然后迅速向3号驻地军所在方向赶。


  赶到的时候,就见黄少天右手持一把黑剑,左手持一截尖锐的冰菱,在和敌人周旋游走。他的冰菱被砍断,他就再召出水,然后挥挥手把脚边原料箱里的硝酸铵移出来洒进水中,水再次结冰。卢瀚文用氢气把自己卷飞起来,冲黄少天喊话:


  “黄少!快放个屁!”


  卢瀚文说的放屁,是指黄少天的氨气操纵能力。氨味一出,方圆百里神鬼皆避。


  “放你个头啊!”黄少天忙于跟对方拼招,说话只能尽量简短地来。卢瀚文出的就是馊主意——黄少天的能力强度不足以将氨气维持在几百个小范围中,如果放出氨气,那必定是敌我不分的。氨气最恐怖的不是它恶心的味道,而是它的杀伤,它能破坏人的呼吸道黏膜组织,大量氨气甚至可以伤及肺泡致人死地。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黄少天是无论如何不能干的。


  好在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人间杀器已经来了,他们立刻投入战斗,但是在局势微微有所倾斜的时候,敌方却突然来了上千援军!


  对方援军中不少都是提着原料箱来的,一看就是能力者。有一个冲在最前方的能力者撑开一个三米见方的大金属盾在前面,王杰希挥了一下手再往下狠狠一落,几道王水气势汹汹地砸向了那面盾牌!


  但是,意料之中的金属被最强王酸腐蚀的迹象却没有出现,那面盾牌依然坚挺,并且敌方能力者已经在那面盾牌的守护下向这边做出了攻击。


  “怎么回事?”王杰希皱眉,王水都不能腐蚀的金属,难道是…


  “是铱!”喻文州一边在黄少天的冰剑上缠绕上氢氧化钠一边向王杰希喊话,“一定是铱,铱的化学性质极度稳定,只有海绵状的铱才能缓慢氧化在沸腾王水中,致密的铱就算是你也没辙。”


  「喻文州和王杰希很强,但是因为物质的相生相克,总有令他们棘手的物质能力者出现,这种时候,他们就已经不是最强的。」


  「那谁才是最强的?带着盐就能大杀四方的周泽楷和他的下属吗?」


  「不,也不是。」


  铱能力者的存在让王杰希陷入了苦战,但是万幸的是他们的援军也已经到来——周泽楷江波涛孙翔已经带着1号驻地全体128名官兵赶来。江波涛的水能力在荣耀联盟中当属第一,他一来,马上放出汹涌澎湃的大水,1号驻地的士兵中有锂能力或者钠能力的全都把锂单质和钠单质不要命地往里加,生成的那些氢气则被卢瀚文用来从碱洪水中救出己方的战友。周泽楷目前由于原料不足只能用钠,而两方军队死死纠缠在一起,也让孙翔不敢大范围使用气体能力,只能搓出一个个压缩氯气球往敌人脸上扔。


  局势还是没有很快好转。


  「两军对垒,尚未交战在一起的时候周泽楷和孙翔的价值才最大。一旦两军已经纠缠,周泽楷就不能再用铷和铯引发大爆炸,孙翔也不敢大范围使用毒气了。」


  「那么,“磁炮”,“繁花”,和“血景”呢?」


  「他们啊…」


  


  


  


  双方鏖战在一起,金属,非金属,单质,化合物,液体,固体,气体,酸,碱,盐各种各样的物质带着或攻击或防守的属性满场飞着,而荣耀联盟一方,因为人数处于劣势,正全然落于下风。


  黄少天那把黑剑已经断在地上,他现在只能不断生成冰菱作为武器,却不能大范围地造冰场掀翻别人,一是因为他用来降温的硝酸铵原料已经不够了,二是,他现在非常非常的饿。


  可能已经掉了七八斤了吧…黄少天想着自己会不会这么瘦死下去的时候,战场里突然“轰”地一声巨响,地面突然的震动把所有人都晃了一个趔趄。离黄少天一百多米远的喻文州抬头看到了巨大的火光和爆炸,战场北边的江波涛离爆炸点最近,被爆炸的气流掀翻过去,炸弹里的杂质崩射出来划过周泽楷的脸颊带出一丝血,孙翔捡起了一块滚烫冒着烟的杂质——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金刚石。


  “张佳乐和孙哲平来了?”王杰希一边用王水腐蚀着几个围攻他的金属能力者的武器一边向爆炸的方向看过去,但是从爆炸的蘑菇云里飞出来的却并不是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飞出来的是一个乌黑的不知名固体,它飞贴在了一个Y国兵的胸膛上,那个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一个人影已经带着一身的丝丝缕缕的烟从蘑菇云里扎出来,然后对着自己的胸口就是一通老拳!


  疼死了!


  那个士兵现在就只有这一个感觉,真的是疼到要死,这绝对不应该是人类的力量打到了身上!直到他倒下他也不知道这人力气为什么这么大,但是下一个胸口被贴了乌黑金属的士兵却已经明白——这是磁铁!


  磁铁的吸力能加在打击的力道上,如果是强力磁铁,那么打击力道会被几十几百倍地叠加!第二个被贴了磁铁的士兵中了第一拳觉得胸骨肯定已经折断插进肺里面了,毫无疑问,这磁铁不是普通的四氧化三铁,它是能强力吸附自身620~640倍重力的超强力磁铁——铷铁硼!


  转眼间两名士兵都已经倒下,敌方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来人却一刻不停一点不慢地继续丢出铷铁硼贴片,再挥舞着自己包裹了铷铁硼的拳头上去就是一顿胖揍。


  已经因为一直不停治疗而有些瘦脱了相的张新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连长。”


  局势由于张佳乐孙哲平韩文清的到来而渐渐稳了下来。张佳乐在敌军中间穿梭,大炸弹小炸弹走过之处炸成一片花海;孙哲平挥着金刚石剑几乎是一剑一个地在收割人命;韩文清带着装有铷和硼的原料箱,跟从大地中抽提出来的铁化合,将几十个磁铁片同时贴在敌军士兵的胸口上,然后再贴上一片强磁二连击,敌方士兵都是一口老血。2号驻地的战士也是骁勇善战,酸碱能力者也有不少,这一时间只有五百多人的荣耀联盟军竟然也能跟三倍于自己的敌人斗得不相上下。


  转折来源于敌方一个能力者突然的爆发——谁都没有想到,在那边能力者当中竟然有一个放射性元素的能力者!放射性元素能力者的存在和使用一直以来都颇受争议,因为他们能够媲美核武器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危险了!


  对方一个堪比原子弹的大招正在蓄势中,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五分钟。五分钟的时间并不够他们逃出核裂变的的巨大致死能量带,那么他们就只能用五分钟的时间去阻止这个放射性元素能力者。可是…做不到!那个能力者被连王杰希都没辙的铱能力者撑开铱盾牢牢地护在里面,离他最近的孙翔就在此时把已经消耗殆尽的原料箱扔在了地上!


  张佳乐也急了,一边往人堆里扔炸弹一边往那边走,也不管自己扔出的炸弹是不是会炸到自己人了,他大声喊那边的喻文州:


  “那家伙呢?怎么还没来?该不会还在睡觉吧?!”


  喻文州被泼了半脸的强酸,皮肤已经炭化发黑流出血水。


  “现在找他来也已经没用了,来不及了!”


  「“磁炮”韩文清,“繁花”张佳乐,“血景”孙哲平,他们都很强,但,遇上元素周期表上排在最后几位的老大们,他们也还是毫无办法。」


  「那难道放射性元素已经无敌了吗?」


  「当然不是了。中国被认为是元素能力者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可不仅仅是因为人多。」


  「那是因为…?」


  「因为他们有一个,任何国家都没有的,绝对强力的王牌。」


  


  


  


  国防军0号驻地。


  这里是离国境线最近的一个驻地,同时也是最危险的一个驻地。


  但是这个驻地,只有一顶帐篷,帐篷里,只有一个人。


  那个人把自己完全缩在被窝里,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了一首五十多年前的恶俗老歌《秋天不回来》。


  被子里伸出了一只手,把吵闹着的手机摁掉。他蠕动了一会儿从被子里翻身起来,高原气候常年在5度左右徘徊的温度,他竟然没有穿上衣。


  他从帐篷的角落里摸出一个zippo,哧一声点了一支烟,深吸,然后长长地喷出一股白色烟雾。


  「王牌?」


  「没错。」


  他不紧不慢地给自己穿上衣服鞋子,戴好帽子,然后从帐篷里出去,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牌听起来很强大啊。」


  0号驻地离两军大型交火的地方并不太远。他从摩托车车把上取下了头盔戴上,然后长腿一跨坐上车坐,踩了两下发动机,摩托车发出了突突的声音。


  他对着摩托车的后视镜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小兔崽子们,当自己有多厉害,最后不还是需要哥?”


  手上拧动油门,改装过的摩托车以一个惊人的加速度冲出,带着一屁股烟绝尘而去。


  「的确很强大,据说他是中国荣耀联盟军团的团长,被下面的人称为“那位”。」


  


  


  


  战场上。


  “不行了,还有一分钟那边那个铀能力者就要把铀球引爆了,到时候我们都得完蛋!‘那位’还在睡觉吗?”


  “我怎么知道!除了找‘那位’来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当然没有了!只有他!只有他能阻止那个核武器能力者!”


  「“那位”到底为什么强,他是什么元素能力者?比任何人都要多的元素种类吗?」


  铀球引爆倒计时10


  「当然不是了。」


  9


  「啊?不是?那是什么?某种尚未发现的元素吗?」


  8


  「也不是。」


  7


  “韩文清!快点想办法阻止他!你离他近!”


  6


  “我在想!!!”


  5


  “完了大孙,我看咱们荣耀联盟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一战上了。”


  4


  “哈哈哈,一起死也不错啊!”


  3


  「那他到底是什么能力?难道是全元素能力?」


  2


  「不,恰恰相反,他没有任何元素能力。」


  1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沉寂了下来,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


  摩托车的突突声。


  0


  铀球,没有爆炸。


  满脸血和被酸碱腐蚀出的伤口的黄少天在此时扬起了一个微笑。


  喻文州捂着被爆炸灼伤的手臂慢慢地回头。


  王杰希用王水再度击退了一个敌人后默默转身。


  周泽楷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和汗,嘴唇翕动,不知道说了什么。


  江波涛召出的浩瀚大水一下子失去了形态。


  孙翔好不容易集结起的氯元素炮弹炸了他自己一脸。


  孙哲平的金刚石剑变做一堆软石墨掉在了地上。


  张佳乐丢炸弹的动作停下了。


  韩文清的铷铁硼丢歪了。


  张新杰扶了一下已经被氢氧化钠泼成了毛玻璃的眼镜,长出了一口气。


  


  


  


  “老叶/前辈/叶修/叶神/叶前辈。”


  「他的能力,就是没有能力。」


  叶修单手扶着摩托车单脚撑着地,一把拿掉了自己的头盔,还在飘荡的爆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他笑着说:


  “怎么着,我不来的话你们就打算死在这里?”


  刚才还在互相攻击的人,现在却没有一个在使用元素能力。


  「荣耀团长的名字,叫做叶修,他的能力是——」


  “Silence.”


  叶修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嘘——”


  


  


  


  Element Revolution▪序幕





如果能看到这里,你真是很厉害。

先让我艾特一下这位 @Dulcinea-小糖 喂你不是说不信我是理科生吗?看我够不够吊炸天!

其实我之前看一些超能力题材的东西的时候就各种卧槽啊,物质守恒定律和能量守恒定律被导演和作者给吃了吗???

然后再有就是什么金木水火土风雷的,火和雷都是现象啊不是物质它们不是!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搁在一起的啊?

所以按照我的想(nao)法(dong),超能力的形式就应该是以自身质量作为能量的献祭,操纵自然界本有的元素进行战斗,这样才科学好吧?!!!

行了不要理这个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人。

关于这里面设定的问题我说一下:

黄少天:水、硝酸铵、氨气

喻文州:水、氢氧化钠

周泽楷:IA族元素即锂钠钾铷铯

江波涛:水啊水波涛汹涌的水

孙翔:卤族元素氟氯溴碘砹(如果问二翔的砹也是放射性元素为啥不用的话我只能告诉你砹做原子弹不太方便orz)

王杰希:盐酸 、硝酸(都是浓的,3:1配成王水秒杀绝大多数金属非金属)

韩文清:铷铁硼(强力磁铁)

张新杰:铁、蛋白质(奶妈哈哈哈哈)

孙哲平:碳(一直觉得大孙就应该是壕,用钻石剑什么的23333)

张佳乐:各种硝化物以及铵盐(做炸弹用)

卢瀚文:氢

吕泊远:惰性气体氦氖氩氪氙氡

还有谁?好像没有了吧?

卧槽把老叶给忘了!

老叶没有元素技能,但是他的技能实际上是最吊炸天的——

他的技能就叫做没有技能,不是对他自己,是对他面前的所有人。

对对对就是沉默技能,所有人在老叶面前蓝要全部空掉空掉空掉!

自己写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技能苏死了呢。

好了文末废话我也唠叨了这么久了,这个大长篇我可能要好久之后才能动笔了,有想看的么?

没有也不要紧啦毕竟它实在是太魔性了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经纪人补完Scene10[下],从明天或者后天大概就会开始一堆事了。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