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平叶】疏狂▪起承(古风武侠架空 应该不是坑)

我真是百折不挠,都被吞了两次了我还来发。

这次如果再吞,我就不发了,到时候把文私给你 @猪过的日子爱判官 

之前同样的话也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武侠第一次尝试,要打别打脸,要拍轻点拍。






来吧。









起承转合,起承这篇就是了,转和合有可能是明后天的事,也可能是下辈子的事,但是一定会有的,不会太监。

占个all叶tag安利平叶,不过写成这样真的能安利到人吗?真的不会让人家路粉转黑吗?

已然不知道应该嚎啕大哭还是安静地抹眼泪了…这是叶神作为演员出演的第一个角色常湘,在Scene22里一共露脸了一百多个字,小A居然把他画下来了,我虽然是个写手,但是现在我觉得我贫瘠的语言无法描述我此时的感动。
非常感谢,单膝跪地呈上我诚挚的谢意和爱意。
还有为我画过叶神给大眼化妆的日斤姑娘,为我扒目光谱砸的xanthe和墨墨,为我写长评,做封设,画人设,写歌词,开脑洞的嘉言,谢谢你们,你们都是最棒的!
p了个s小寤你个逗比,tag都打错了,是荣耀王牌经纪人啦!

一茶思_寤:

all判all小分队群里一只角虫吃完经纪人22之后觉得常湘很萌,,然后手痒的产物。。。【弱弱问一句,角虫还缺腿部挂件咩QvQ。。。】

不造角虫lof名肿么破。。。OTZ【又问来了,, @Artie 


唔,,,再宣传一下咱们群吧,欢迎米娜桑一起不要大意得萌all叶,all判all吧!!!

放个群号:303630536

【男神x你】荣耀王牌经纪人段子(大概算是福利 内有大量剧透 慎)

昨天有姑娘留言说想要个叶神x她,我随手撸了个小段子,算是经纪人paro的众男神,有喻黄周王韩and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人,内含剧透内含剧透内含剧透,不介意请下跳。














喻文州x你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看见平时总是缠着他唱歌的你这次一反常态的安静,喻文州有点担心,他伸手把你的头发拢到耳朵后面,手指温柔地触碰你的耳廓。
“没有…”你说。“只是有人在网上黑你我不爽,他们怎么能不喜欢你呢?”
喻文州一声轻笑,轻托你的下巴在你颊侧落下一个吻:“网上的言论不用在意,只要你喜欢我不就行了吗?”他拿起桌上放着的大提琴琴弓,另一只手拉住了你。
“走吧,我唱歌给你听。”





黄少天x你
“你今天怎么回事啊?怎么不说话?有心事?不开心?喂——”他在你身边转来转去一会儿戳你一下,弄得你烦躁得不行。“你别这样啊!你不讲话光我一个人说很无聊的!你说两句啊,不说两句说一句也好啊,起码让我知道你怎么了啊?嗯?”黄少天双手托住你的脸不住地揉搓,你无奈地打掉他的手说:
“你怎么还能说得这么开心啊?网上黑剑与诅咒都黑出翔来了,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吗?”
“不着急啊!”黄少天咧嘴一乐,笑出两颗小虎牙。“着急有什么用?着急那些黑黑也不会自动去死,现在不是好时机,我们要隐…”
“隐忍你妹啊!”你怒了,这人怎么能这么淡定呢,这时候不该撸袖子上去干架吗?
看出你是真的生气了,黄少天一把搂过你的肩膀说:“好吧!决定了!老子要冲冠一怒为红颜!走走走走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有杀伤力的刷屏垃圾话和文字泡攻击,跟黑子贴吧见!”
你感受到他的手有力地捏住你的肩膀,噗嗤一声笑了。






周泽楷x你
“不开心?”周泽楷虽然不善言辞,但却很擅长察言观色,发现你最近愁眉不展,他拉过你的手用拇指去摩挲你的手心。“说说。”
“他们都说你抱苏女神大腿上位,让你小白脸滚出娱乐圈,简直太过分了!”
周泽楷伸出手指去抚你的眉心,你抬头看着他,他眨眨眼,说:
“他们不重要。”
然后他笑开了,捧住你的脸亲吻了你的鼻梁。
“你重要。”






王杰希x你
你一直喜欢王杰希弹钢琴的样子,所以就报了钢琴班天天去学,但是因为起步太晚了天赋又很差,一首曲子磕磕绊绊十几遍都弹不下来。你很不爽地用手砸琴,屋里的王杰希闻声赶来。
“你在做什么?钢琴不是这样弹的。”
你停下了砸钢琴的动作,委屈地回头看他。
“太难了,怎样也弹不好。”
王杰希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从你身后半环住你,把他修长的手覆在你略小一号的手上。
“我来教你。”






韩文清x你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韩文清冷着一张脸,你被他盯得有点怕,不敢把只是经期心情烦躁这个理由告诉他。
“没…没人。”
“啧…”他看上去脸更黑了,然后不容置疑地把你拉到电脑前摁到椅子里坐下,然后一脸严肃地点开了他出道之后演过的唯一一部爆笑喜剧。































如果你想继续保持好心情就别往下翻。
































真的,信我。





























这么坚决?





























好吧…
































苏沐秋x你





























“虽然…”苏沐秋微微笑着,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我现在只是一个替身演员…”他把你揽入他的怀里,在你耳边轻声说:“但是总有一天,我会站在最华丽的舞台上,演一段最惊心动魄的故事。”






HINT
【Scene1 喻文州还注意到叶修身上大大小小的一些伤疤,有的甚至还有缝合的痕迹,他知道这是叶修从来不在打戏或是比较危险的拍摄场景中用替身的结果。
Scene4 苏沐橙就曾经在叶秋出了点问题没能入围任何奖项的那届电影节和楚云秀一起走的红地毯。
Scene6 黄少天:“我记得那年……好像就是你出了点问题结果没能入围电影节那年吧,他好像就神秘失踪了?”】













































醒醒吧别做梦了。






































这些男人都是老叶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既然你这么执着。





























叶修x你


























叶修翘着二郎腿坐在老板椅上漫不经心地看文件,听闻你的抱怨,他笑着抬头扫你一眼。
“着什么急,你喜欢的明星被黑,不是还有我吗。”
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双手搭成塔形支在自己的下巴上:
“既然他们让你这么恼火,那就一个不留,全部干掉好了。”












end

虽然说是男神x你,最后我还是心脏了一把,就不打男神x你的tag了,祝愉快么么哒。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2(娱乐圈paro HE)

为了能让某人早点睡觉我只好没检查就发了,错字捉虫请留言

本章刷周叶,老叶小周飚演技预警




  Scene2


  ——小周,你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娱乐圈这条路的呢?


  ——哇绷着个脸是什么意思?你不想回答啊?


  ——小周就算绷着脸也还是一样帅,不过你怎么这么多汗?


  ——前辈…太紧了…


  Action!


  


  


  


  


  


  


  关于周泽楷抱影后大腿疑似借潜规则上位一事,短短一上午已经满城风雨,沸沸扬扬,各大社交网站已经盖了上万层的高楼,有收不住的架势。苏沐橙粉说周泽楷吃软饭恶心不要脸,周泽楷粉反讽橙粉胸大无脑听风就是雨,只是个娱乐小报的花边绯闻也能掐得这么带劲,你们听说过我们枪王利用你家女神的资源了么?苏沐橙粉再反驳,说周泽楷利用了也不会让你们知道啊,一帮傻逼。你来我往,人参公鸡汤与户口本问候齐飞,最后终于是把苏沐橙也一起拖到了浑水里。


  其实苏沐橙如果想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出来,非常容易。她只需要轻飘飘地发个微博,告诉大家周泽楷来找她的目的是问叶秋的下落,舆论绝对会立即转火——要知道,叶秋在新闻界可是有“移动头条”,“新闻制造机”之称,什么事但凡一扯到叶秋,绝对是腥风血雨,停也停不下来。叶秋和苏沐橙并称影帝影后,但是苏沐橙照比叶秋终究还是差了好几把火候,苏沐橙只是个中国影后,叶秋,却是世界级的。因此,一旦苏沐橙把周泽楷找她是为了找叶秋这件事爆出来,无论是真是假大家都会相信,然后就开始狂开脑洞猜测神秘失踪的影帝和这位脸长得不错的当红小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到时候就没她苏沐橙什么事了。


  但是苏沐橙并不是会出卖哥哥和朋友明哲保身的人。


  她在电话里跟叶修讲了几句,说那张照片很有可能是stk苏沐橙的狗仔们拍的,周泽楷也算是被她连累了,她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叶修就安慰她别担心,这件事,他会处理。


  说处理就处理。老陶,你不是炒我手里艺人黑料吗?你可小心,不要炒糊了才好。


  叶修挂掉苏沐橙电话之后,反手就拨通了另外一位的电话。


  “喂老关,卧薪尝胆还有空角色没有啊?”


  “有,你干啥?”


  “我想塞个新人过去。”


  “你做梦,窗户都没有。”


  “急啥,试镜过了再让上啊,你看我像那么蛮不讲理的人吗?”


  对面似乎沉吟了一下,然后说:“行,你来吧,不过先讲好,这次念导亲自挑人,你可管好你的新人别让他到时候哭鼻子了。”


  叶修忙说好好好,跟对面瞎贫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周泽楷录完节目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他中午没吃饭,这会儿肚子饿得受不了——这就是三流艺人和超一线明星的区别了,如果是叶修那样的来录节目,整个节目组都得围着他转,午饭没吃?先别录节目了让大神吃饭!录完节目饿了?来来来大神我们请你,想吃日料还是西餐?


  周泽楷倒是不太在意这些。他一直想做的,只是不断磨练提升自己的演技,直到能跟那个人比肩,直到能站在那个人身边,仅此而已。


  两个月前,叶秋退圈失踪,周泽楷觉得自己在这个肮脏混乱的圈子留下来的最后的意义都已经失去,萎靡了很久。最后还是江波涛的一番安慰起了作用——


  “小周,你好好演戏,说不定哪天,叶秋前辈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看到那个最光彩夺目的你。”


  周泽楷坐在车子里双手捂着微微发痛的胃,脑子里还在过自己手里的一部戏的台词,他把念台词时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的语气都在脑海里模拟一遍,有不满意的地方就推翻重新来过。他一刻也不让自己停下来,只有永不止步,才能看见前辈的背影。


  他想戏想得太出神以至于车已经到达公司,江波涛叫了他好几遍他才回过神来。


  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坐电梯上了三十楼,电梯门开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他俩面前。


  “小周,小江,录节目辛苦啊。”


  彼时对方只穿了衬衫和西裤,衬衫的袖口卷到手肘,一只手很随便地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点着的烟,他整个人以一个悠闲的姿势靠在墙上,显得很随和。周泽楷莫名觉得这样的前辈有点让人移不开眼睛。


  周泽楷一笑:“前辈好,不辛苦。”


  叶修一看小孩儿这精神状态,完全不像是受负面舆论影响了嘛,不由得在心里给他点了三十二个赞。想要出人头地,首先就要有个铁打的心。


  江波涛在一边说:“前辈,小周他还没吃饭,我怕他饿坏了先带他去吃点,您要不要一起?”


  叶修在身边的垃圾桶上把烟碾灭:“一起一起,我本来就是在这儿守株待你俩来着,小江你开车去,我去穿个衣服。”


  五分钟后,三人在地下停车场集合。叶修坐到副驾驶那边去,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星期天》节目组的人也太不像话了,不给吃饭就录节目啊,把我家孩子饿坏了怎么办。”


  周泽楷坐在车后座上,听着叶修说这话,虽然知道对方可能就是随口那么一客气,但是还是无比的窝心受用。


  叶修从前座回过身来,伸手递给周泽楷一个什么东西,周泽楷接过来一看,是一个rocher榛仁巧克力。


  “我跟前台的小姑娘要的,你没吃饭先垫一点儿。”


  周泽楷剥开锡纸把巧克力含进嘴里,糖分和热量迅速地被摄入身体,他觉得抽跳的胃也没那么难受了。他把巧克力球顶在一边的腮帮子里,说:


  “很甜。”


  真的很甜。


  叶修扑哧一声乐了:“小周你现在看上去真像一只小松鼠。”


  周泽楷在后视镜里看到自己红了耳朵。






  三个人吃完饭,叶修说不忙回去,跟我去个试镜会。


  江波涛稳稳把着方向盘:“试镜会?”


  “对啊,《卧薪尝胆》电视剧剧组的试镜,怎么样,小周有兴趣吗?”


  一个路口红灯,江波涛差点把刹车踩成了油门:“前辈你要不要再说一次,我感觉我好像听到了一个很了不得的名字……”


  “《卧薪尝胆》啊,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其实不怪江波涛不淡定,只是《卧薪尝胆》这个剧,在圈内实在是太有名了。这部电视剧讲的就是战国时期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最后三千越甲可吞吴的故事,中间穿插同时期战国其他国家之间的纷乱,同时还有荡气回肠的爱情。整个故事基调恢弘,既有波澜壮阔的历史,又有缠绵悱恻的儿女情长,如果拍出来,那绝对是大红的节奏。这部电视剧的筹备历时整整七年的时间,酒酿得越久,开坛的时候就越香醇,圈里那些有名的没名的,大神或是小透明,都在削尖了脑袋往剧组里挤,精益求精的导演组对演员的要求相当高,到现在试镜会已经开了一场又一场,到现在剩下的空角色已经不多了。这最后的机会,试镜会的门票都是一票难求,叶修这么轻描淡写地提出来,不吓江波涛一跳才怪呢。


  江波涛在心里暗叹了一句这才是大神气场,然后又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周泽楷。


  小周,前辈为你争取来的机会,你可要加油啊。





  试镜会现场人潮济济,几乎是个无处下脚的状态。叶修怕和周泽楷走散,只能捞着周泽楷的手腕。凭着叶修这张脸,他们当然是毫无阻碍地就进到了准备室。空角色还有十几个,除了一些基本是打酱油的龙套角色之外,重要角色还剩下三个,郑旦,伍子胥,范蠡。


  郑旦是女性角色,肯定不能选,伍子胥一出场的时候就是个老头了,也不合适,这么看来,就只剩下一个范蠡了。而事实是,今天的试镜会,将近一半的人都是为了范蠡这个角色来的。


  竞争非常激烈。


  叶修之所以突然带周泽楷参加这个试镜会,一是相信周泽楷的演技,其次,他也有些小算盘在里面。


  这部剧里西施的扮演者是苏沐橙。


  如果周泽楷能拿到范蠡这个角色,那么在剧中他和苏沐橙就是“官配”,之前的天降黑水,可以顺利成章地解释成苏沐橙和周泽楷在为这部剧的选角开机造势,蓄意抹黑变成了工作上的炒作,再加上《卧薪尝胆》这么厚积厚发的知名度,周泽楷就会瞬间从一个抱女神大腿上位的小白脸,摇身一变成为为了剧组暂时牺牲自己名誉的小白菜,肯定会非常搏好感,而《一周娱乐》瞎扑腾的那些花边绯闻,最后会为周泽楷大红做了嫁衣。


  这一系列可以实施下来的前提,是周泽楷能拿到范蠡这个角色。


  《卧薪尝胆》的编剧兼导演念心安,在这个圈里非常的有名,一她才华横溢,凡经她手出品的剧,无一不是收视率杀手的精品,二她人长得漂亮,三她眼光毒,四,她嘴毒。


  面前已经跑过第四个嘤嘤嘤地从视镜室里出来的姑娘了。未关完全的房间门里还传出念心安的怒骂:


  “她演得那是郑旦?那是妲己吧?郑旦刚烈,她也太妩媚阴柔了,说她两句还哭鼻子,这出息还敢来《卧薪》剧组?”


  准备室负责发放角色剧本册的姑娘冲着叶修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说:“叶神您别介意,今天念导试了好多范蠡都不满意,这会儿心情正不好呢。叶神今天带的艺人要选什么角色?”


  “呵呵,不好意思,念导今天不美丽的心情即将由我们终结了,他选范蠡。”


  小姑娘眨眨眼,从怀里抱着的册子里抽出一本递给叶修:“额……那叶神替我祝他好运吧。”


  “会的。”叶修笑笑。


  周泽楷来得晚,他的序号很靠后,按照目前的进度可能要一个小时左右才能轮到他。他自己坐在凳子上静静地琢磨剧本。叶修坐他旁边,问:


  “小周,紧张吗?”


  周泽楷老实地点点头:“有点。”


  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然后去问刚才发剧本册那个姑娘借了个空房间。他回来叫周泽楷,周泽楷疑惑地抬头看他,叶修冲周泽楷抛了个媚眼儿。


  “走,小周,哥给你开个小灶。”






  空房间里,叶修把门窗锁好,然后问周泽楷:


  “小周,剧本都看完了吗?你选了哪一段?”


  角色剧本册上印的是这个角色全部的戏份,视镜演员可以从里面挑自己擅长演绎的段落来表演。周泽楷指着剧本说:“范蠡和西施离别这一段。”


  叶修听了挑挑眉。这小孩儿真不简单。刚才叶修帮周泽楷拿剧本册的时候随便翻了翻,如果他来视镜范蠡这个角色的话,挑得肯定也是这一段。这段范蠡的台词非常少,需要通过神态,动作,加上一些走位来完成,很不好演。可是正因为这段台词少,剧情张力就变大了,演员自己发挥的空间也很大,这时候非常考验演员的专业素质,一旦演得好,马上会给导演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叶修说:“你先来一遍我看看。”说着叶修就抱着手臂退到了墙边站着,把整个房间都留给周泽楷。


  周泽楷照剧本演了一遍,范蠡的伤痛悔恨以及不舍应该是说诠释得很到位了,但是……叶修眸光一利——单凭这样不功不过的表演,是打动不了那个在圈内以挑剔出名的念心安的。


  “小周,现在这样,我来演西施,你来跟我对戏,找找感觉,好吧?”影帝手把手教演戏啊!这要是爆出去绝壁是各杂志屠版的节奏。


  周泽楷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这神转折是怎么回事,却只见站在那里的叶修,浑身的气场已经不一样了。


  他垂着头,两手绞在衣边颤抖着收紧,然后慢慢抬起头,仿佛背负了什么千斤重负一般。他的眼睛里是如无边西子湖一般的哀光——从今天开始,他将作为一个卧底被送往吴国,把国仇家恨和对爱人的怨愤和思念,全部扛在肩上。


  周泽楷几乎是在接触到叶修眼神的那一刻瞬间就入戏了。他向前迈了两步,然后又踌躇着停下,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是他,是他亲手把自己的女人作为复国的祭品献上。你是恨我的吧?是我让你背离自己的心去侍奉那个性淫好色的夫差,都是我的错——可是,为了越国,我不得不……


  “夷光……”


  “少伯。”西施的声音平稳无波,似乎从现在开始,她已经没有什么留恋了。她莲步微微,行至范蠡身前施施一拜。“少伯知遇之恩,夷光不敢忘怀。”


  “你……”范蠡眉毛蹙起,眼里是无限的伤痛。“到了吴国,好自为之。”范蠡一转身,胳膊划出一个微妙的弧度,仿佛广袖阑袍被江边乍起的寒风吹起。他背对着西施,眼睛缓缓地闭起,不想看她。他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想要留下她。但这于大计无益。


  “吴国一日不灭,越国一日不复,夷光便不敢忘记自己身上的使命。”西施对着勾践住所的方向跪下,深深地一拜,她的额头最后一次贴上这片她深爱的土地。“夷光此身,已献吾王。”


  范蠡深深吸了口气,仰起头睫毛翕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从眼睛里落下。“如此甚好,时候不早了,你快走罢。”


  “夷光还有最后一个心愿。”西施抬头,美眸凝视着情郎的背影,似有无限决绝与深情。“夷光唯愿,少……范大人目送夷光一里。”


  范蠡脚步微顿,转过身来,眼睛里是化不开的死气。他的手颤抖地抬起,终于,又放下,就像放下了所有的私情一样。


  西施起身盈盈一转,踏上江边的船,她的尸骨,也许再也不能埋在故土上。


  这段戏结束了,叶修一个眨眼就从入戏状态脱了出来,西施的最后一个动作是背对着范蠡即将登船,而叶修还没来得及转身看看周泽楷,突然就被人从身后牢牢地锁在了怀里。


  周泽楷全身都在颤抖,颤抖都传到叶修这边来了。他的声音带着哭腔:“别走……不要走……前辈……”


  影帝带人入戏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周泽楷目前还没有戏里戏外转换自如的能力,被叶修带着入了范蠡的角色之中,只怕到现在都在悲伤。他看着叶修最后那一个惟愿此生再不相见的转身,突然就觉得他要登上驶往吴国的船,再也不会回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叶修抱在怀里。他不想让怀里的这个人走。


  “小周,小周你醒醒,出戏了!”


  周泽楷眼睛逐渐清明,看见离自己非常近的叶修那张有点窘迫的脸。他连忙放开了束缚着叶修的手臂,推开两步说:“抱歉,太入戏了……前辈很厉害。”


  小周你骗鬼呢?叶修心想。你最后喊的明明是前辈不是西施,入戏个鬼。


  叶总,你不知道有句古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周泽楷被叶修一带,也是找到了感觉,一下发现自己脑内模拟的演戏照比前辈还有太多不足的地方。他盯着手里的剧本回忆刚才的对戏细节,想着想着突然走神了。






  他跟叶修的第一次见面。


  那时他才19,还叫做叶秋的叶修26,那时叶修在国内影坛已经非常有影响力了,毕竟是为数不多的打入好莱坞的华人影星之一,许多圈内前辈见到叶修也要尊一声叶神。那时的周泽楷还是培训班里一颗稚嫩的幼苗,因为脸好而被选入这个训练班的周泽楷,在班里的其他成绩却都是吊车尾。周泽楷难过,却并不灰心。他没有天赋,那就更多地练习,他没有才华,那就拼尽全力去学。别人练舞练两个小时,他练四个,别人练发声练一上午,那他就练一天。


  叶修正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看见了泡在练舞房跳舞的周泽楷。已经长开了的属于青年人的骨架一举一动都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朝气和力量,周泽楷踮脚,旋身,右手高举过头顶做出一个攥拳的动作。窗外的阳光正好洒在周泽楷的身上,汗水顺着他下巴滴下,被阳光照得金闪闪的。叶修弯起了唇角——这个孩子以后一定会有大出息的,因为他整个人都在发着光。


  叶修推门走进去,周泽楷也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个人,可能只是路过的,看一会儿就走了吧。没想到叶修在一边看周泽楷跳完一支又一支的舞,一直没有走的意思。


  “滑步的时候试着重心再放低一点,交叉步不要着急,踩着节奏,振臂的动作向后引的幅度大一点,做出来看上去会更有力量感。”叶修这样点评道,周泽楷按照他的建议做了一次,发现感觉真的好多了。那时周泽楷比现在还不擅长交际,只对这个不认识但是很厉害的前辈说了声谢谢。叶修拿出了一个随身带着的MP3递给周泽楷说:


  “这个MP3里是我自己瞎哼哼都没有发表出去的一些歌,有一首很适合你,送给你了。”


  周泽楷有点迟疑地接过那个看上去有点年头的MP3,叶修揉了一把他的脑袋,转身就走了。


  当晚周泽楷就听那个MP3听到失眠——这不是叶秋前辈吗!今天绝对是练舞练傻了不但没认出前辈的长相还没听出前辈的声音!周泽楷在被子里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十分的懊恼,然后注意力就被一首歌吸引去了。


  这个MP3里真如叶秋所说,全是瞎哼哼,基本都是有调没词,不过那些调调过了叶秋磁性的嗓音也很悦耳就是了。下面这首歌却不一样,它是有词的。


  You will shine


  like the angel in the sky


  when the clouds are blue and gray


  and you will cut them out of state


  


  You will shine


  like the crystal in disguise


  dust and dirt are moving behind


  the days you're here will come back


  


  You will shine


  like the moonlight in my eyes


  everybody on their knees


  'Cos nobody knows you're always mine


  


  You will shine


  You will shine


  Once upon a time


  You will rush to the sun


   


  You will shine


  burst out of my mind


  trek across the ocean


  and one day you'll fly


  随意哼出来的歌,却在触及人鼓膜的一刹那让人热血沸腾。周泽楷在被窝里觉得两颊热乎乎的,他的心砰砰地跳着,随着那首歌的节奏。


  You will shine


  你会发光的。


  


  发剧本册的姑娘过来提醒周泽楷快要到他的号了,他看一眼叶修,从后者的眼中看到了鼓励。叶修在周泽楷进入试镜室前对他做了一个口型。


  You will shine


  周泽楷笑了,推开门走了进去。


  报幕的说了下面这位艺人试的是范蠡之后,整个导演组都如临大敌了起来。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范蠡让念大导演觉得满意,她已经劈头盖脸地骂出去三个了。


  念心安双手抱在胸前特女王范儿地坐在椅子上,周泽楷进门的一瞬间,她眼神变了一下——这个演员长得挺不错。


  周泽楷进屋,没介绍自己,也没说自己要饰演什么角色的哪一段,只是一下全身的力道就卸了下来,仿佛带着无尽的伤痛和疲惫,不舍和决绝。


  “夷光……”周泽楷的眼睛,竟然是直勾勾地盯着坐在评审席正中央的念心安,显然是把她当成了假想当中的西施来对戏。念心安看到周泽楷的眼神的时候不自觉地站起来了,根据她对剧本倒背如流的熟悉程度,她自然知道这是范蠡与西施告别的那一段。


  “你……”周泽楷低下了头,明明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好像把重重的悲伤一下子轰到了评审席上,评审席开始窃窃私语,被念心安一个眼刀加一个短促有力的“嘘”给制止了。


  “到了吴国,好自为之……”周泽楷的台词还在继续,他的嗓音在他的故意为之之下稍微有点哑,显得更加沧桑。


  念心安已经不自觉地做出了西施下一句台词的口型,而当她刚好说完的时候,周泽楷的声音刚好传来。


  “如此甚好,时候不早了,你……你快走罢。”周泽楷背对着评审席,看不见脸,那一个遗世独立的背影却把自己的狠绝和多情两种矛盾的感情揉在了一起。


  接着,周泽楷慢慢转回身,他回身的一刹那,那毫无机制的空洞眼神正望进念心安眼里,念心安深吸一口气,感觉浑身的冷汗都要下来了。


  舞台上那个人抬起手,攥拳,又无力地放下,如同他放下最深爱的人,去拯救最深爱的国家。


  念心安蒙了。


  范蠡,这个人就是从书页上走下来的那个范蠡!


  她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坐下的,但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听到有人一直在叫她。


  “心安,心安!”


  “啊?”


  念心安面前,叶修双手撑着她的桌子居高临下,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叶修说:“小念啊,我家小周怎么样?”


  念心安一拍桌子:“范蠡!就是你了!”





虽然知道你一定会来看的,但是还是忍不住艾特你一下 @念着你心安 

小念啊,我家小周怎么样?

哈哈哈哈没错我就是故意的,那个导演的名字!

你老说我犯规,那我也不介意破罐破摔更犯规一点了。

好了,文也看完了,快睡去吧,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