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周叶】生死簿[第一卷][第十一章][下](外科医生paro 社会写实向 HE)

发lo问你们要卡在难受的地方还是多给点时间继续你们都不理我,那好吧,我自己决定卡,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这更字特别多,特别流水账,还特别虐狗。








第一卷 仁心

病历档案011 掉马?(下)








  临近年关,上街置办年货的人有很多,所有人都跟东西不要钱一样大包小裹提着挎着拎着扛着,一副不把钱花光就誓不回家的架势。大店小铺张灯结彩,春节打折酬宾的巨幅海报比比皆是,就连平时门可罗雀的奢侈品店铺门口也已经排起了长队,像要把人家的店搬空一样。


  叶修也是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哦,原来已经快过年了啊,原来,自己已经离开两年了啊……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周泽楷。高高帅帅的男孩子,两腮和鼻头冻得有些发红了,嘴唇轻轻抿着,被四周洋溢着的年气儿染上了一丝淡淡的愉悦。这样的周泽楷看得叶修一时两眼发直,他看了一会儿,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


  “小周同学,这都快过年了,你不回家吗?”


  周泽楷闻言望向叶修:“家里……没有人……”


  说着他轻轻垂下眼睫,微翘长浓的睫毛将一片扇形的阴影投在他的下眼睑上,竟然平添了一丝脆弱的感觉。叶修咀嚼着周泽楷回答的这五个字,突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家里没有人应该怎么理解?是父母太忙了过年也不着家,还是……周泽楷的父母都……无论是哪种理解,对于周泽楷来说似乎都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感受,虽说不知者无罪,可是叶修看着周泽楷微微垮下去的肩膀,还是很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叶修正想说点什么,比如“小周同学今年咱俩一起过年吧”什么的,话还没出口,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整个人也因为没有思想准备而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往前摔去。周泽楷迅速往前抢一步,叶修连惊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就被周泽楷稳稳当当接进了怀里。


  撞了叶修的人忙不迭地连道三句对不起,叶修大度地摆摆手表示没关系,那人就拖着他的五六个箱子七八个袋子走了。叶修抬头对周泽楷笑笑,道:“小周同学,你是不是老天爷专门派来扶我的啊?上次在浴室你就这么扶了我一把,这次又是多亏了你,不然我可就摔成狗吃屎了。”


  周泽楷很想回一句“举手之劳”,只是想到上次在宿舍浴室里那哭笑不得的经历,他又实在是不想说话了。叶修看着周泽楷连耳朵都红了一块,就猜到他大概是不好意思了,面上虽然还是绷着不笑,心里却已经乐得满地打滚——这小孩怎么这么有意思!


  这个商圈最大的一个购物中心门口顾客进进出出,棉布门帘子就从来没有放下来的时候。作为一个并不很擅长逛街甚至还对这玩意有点反感的宅男,叶修看着那边汹涌的人潮就有点望而却步。周泽楷抿抿嘴,回头看叶修半秒,然后向他伸出手。


  叶修:???


  看出叶修的疑惑,周泽楷道:“拉着走,不然会被挤散。”


  叶修觉得有点微妙,但是看看不远处黑压压挤成一片的人,他还是咽了口唾沫,然后把手交到了周泽楷手里。


  事实证明他们拉着走这个决定做得实在是太英明了。身处人群之中,比远远地看着感觉更加恐怖,要不是周泽楷手劲大,一直死死拽住叶修不松开,两人早就被人流冲成牛郎织女了。


  卖手机的区域位于一层最内侧,两个人慢慢往里挤着挪,过了好久才堪堪过了化妆品区蹭到珠宝首饰区。也许是因为快要过年了大家都想图个好彩头,黄金首饰的柜台前堵着不少人,还有很多人围在钻戒柜台前面选购结婚戒指,许是想在年根底下借着年味跟另一半喜结良缘。


  有个戴粉帽子的姑娘正趴在玻璃柜前直勾勾地盯着柜台里摆放的一对戒指。那对戒指做工精巧,铂金的指环部分采用哑光工艺,比起其他的戒指更多了一分低调的奢华。流光溢彩的钻石并没有用钻托托住,而是被指环的两端直接夹住,而且跟一般的钻戒完全不同的是,这对戒指的钻石是平面向内贴着手指,尖角朝外刺着空气,显得非常的叛逆和不庄重。


  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这对价值不菲的对戒才乏人问津,摆了几个月也只有这个粉帽子姑娘对它们感兴趣。导购员注意到这位客人,连忙取了一块放首饰用的黑色绒布走到粉帽子姑娘跟前,热情道:


  “这位女士看好这对戒指了吗?需不需要拿出来给您看一下?”


  粉帽子姑娘微笑:“好的,谢谢。”


  导购员小心翼翼取出两枚戒指放在绒布上,以便粉帽子姑娘好好观赏。粉帽子姑娘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儿后奇道:“诶?这对戒指……看上去怎么是一样大的呀?一般女戒的尺寸不是要稍微小一点吗?”


  导购员有些尴尬地干笑两声:“呃,女士,是这样的,这对戒指……是为男性同性恋人设计的对戒,所以尺寸是一样大的,款式也比一般男女对戒要显得更简洁些。您看,它们的钻石是反着镶嵌的,这代表着这个特殊群体的与众不同,同时也象征着同性恋人敢于反叛世俗的勇气。”


  导购员啰啰嗦嗦地解释了一大堆,同时还观察着粉帽子姑娘的脸色,担心这位客人对同性恋有什么反感情绪。粉帽子姑娘从头到尾也没露出难看的表情,而是一直在微笑倾听,听到导购员最后对那个超凡脱俗的钻石镶嵌方式的解释时,甚至还可见地闪过一丝兴奋。


  “我刚才看到这对戒指的时候就猜它会不会是同性恋人的戒指,没想到还真是……我哥哥和哥夫打算明年三月份结婚,我正发愁送他们什么礼物……”


  导购员一听粉帽子姑娘这么说,眼睛都亮了,赶紧顺杆爬:“那正好啊,这对对戒就很合适!虽然价钱略贵,但是这都是有证书的80分南非真钻,而且令兄和令兄的爱人在一起想必也不容易,这对戒指寓意也很好,您就考虑一下吧……”


  粉帽子姑娘捏着下巴一副天人交战的样子,导购员发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无所不用其极地意图说服客人掏腰包。粉帽子姑娘想了一会儿说:“可是我不知道这戒指我哥哥他们戴上去合不合适,如果大了或者小了呢?不好看怎么办?”


  导购员说:“大小的问题您大可放心,这款对戒的尺寸是可以调整的,只要您的兄长和他的那位不是胖得或者瘦得太厉害,都可以调到合适的大小。至于好不好看……呃……”导购员突然词穷了,她也不能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好看。以她做珠宝导购的经验,有些首饰确实是会这样的——放在柜子里美极了,但是真的戴在人身上却没有那么惊艳,甚至会显得很丑很庸俗,这都是跟戴的人的气质有关的。


  这个导购员也真的是很想把这对戒指卖出去,要是卖不出去,今年的年终奖就打水漂了,可是怎么说服粉帽子姑娘让她相信这对戒指戴在人手上是真的好看也是个麻烦的问题。她斜了一眼跟自己在同一柜台工作的男同事,可是好巧不巧今天值班的男同事们要么是颜值很无力,要么是爪子很丑逼。她正欲哭无泪,抬头之间却突然看到人群中两个人正在艰难地移动着,穿过人们身体的缝隙,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人的手正牵在一起。导购员小姐用她能一眼分辨30c和40c钻石的视力担保,那两个人都是男的,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个惊天动地的大帅哥!


  “两位先生!两位先生请等一下!”导购员一面大声喊着一面从柜台里蹿了出去。人群拥挤,人声鼎沸,叶修和周泽楷就算是听到有人在喊也不知道是在喊他俩,两人脚步一直没停,那个声音就一直在后面呼唤,直到叶修赶紧自己的衣襟被人拽了一下才回过头,注视着那个出了一脑门子汗妆都有些晕花了的导购员。


  导购员小姐看到叶修一回头就心道,妈的,失算了,怎么这两个人的颜都这么……妈妈救命……


  叶修看到这位身穿制服的女性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还以为她生了什么病,正想发挥一下医者的情怀关心一下,这名导购员却笑得一脸讨好对叶修说:“这位先生麻烦留步,我有一个很要紧的事需要二位帮个忙,可不可以配合下?呃,会有谢礼赠送的!”


  叶修有点意外地挑起一边眉:“我们能帮你什么啊?这事很要命?”


  导购员脑补了一下无数毛爷爷长出小翅膀扑棱扑棱飞走的场景就觉得自己难过得要死去了,她满眼噙泪:“很要命!很重要!求求你们一定要帮我!真的只是举手之劳的一点点忙而已!不会耽误你们太长时间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就没人性了。周泽楷此时也转过身,表示赞同地冲叶修一点头。导购员一看见周泽楷的脸,刚才就憋在鼻腔里的那管血再也忍不住,“唰”地一下就流出来了,把叶修给吓了一跳。


  “喂!你流鼻血了!”


  导购员用指尖一摸鼻子下面,果然一手红。她用手背胡乱抹了两把,另一只手拉着叶修往柜台那边走,一边哈哈哈地笑,说没事没事。


  叶修不禁有点担忧,这少女真的没问题吗……


  不管这导购员小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叶修和周泽楷还是跟着她走了。导购员带着他们回到柜台边,那位粉帽子顾客还在那边等着,乍一看导购员牵回来两个男的还有点奇怪,然后突然明白过来导购员是想干什么了——


  这是给她找回来两个活人模特啊!


  导购员拿起柜面上放着的一枚戒指,拉过叶修的左手欣赏一番,生生压住了把这只手从手背到手心好好摩挲一遍的欲望,然后不由分说把那枚戒指套在了叶修左手无名指上。接着她趁周泽楷还是一脸懵逼搞不清状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另一枚戒指套进周泽楷左手无名指。


  做完这些,她两只手分别拉着叶修和周泽楷戴戒指的左手,邀功献宝似的举给粉帽子姑娘看。叶修和周泽楷的手本来就生得美,肤色如瓷似玉,指骨纤长笔直,骨节分明却不生硬,手背上微微突出的指伸肌腱显出独属男性的力量感。叶修的指甲被习惯性地修剪得很圆润,指尖还有点发粉,更纤细一些;周泽楷的指骨基节很长,皮肤上几乎没什么毛发,舟骨比较突出,掌骨上覆着一层薄薄的大小鱼际,更宽厚一些。


  这样的两只手上,戴着这样一对内敛却华贵的钻戒,天花板上香槟色灯光的光线经过钻石内壁的无数次反射,宛如宇宙中两粒遥相呼应的一等亮星,经过亿万年的沧海桑田终于在星海茫茫中邂逅,而如今,它们就闪烁在两只手的无名指间。


  导购员和粉帽子姑娘直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导购员心道这么棒的一对戒指居然到今天还没卖出去简直没天理,一边捧着两只手自顾自地欣赏了一会儿,然后才无比自豪地对粉帽子姑娘说:


  “您看,还不错吧?”


  粉帽子姑娘狂点头:“太好看了,我就要这对,快帮我包起来吧!可以刷信用卡吗?”


  导购员开怀一笑,一边把戒指从叶修和周泽楷手上撸下来一边说:“当然可以了!”


  叶修和周泽楷其实到现在还有点迷糊呢。他们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不明觉厉,然后他们扭头去看那个导购员,只见导购员以一个连叶修都理解不能的手速飞快地开好了一张单子递给了粉帽子姑娘,后者拿着单子乐颠颠地结账去了。


  导购员看了看还杵在柜台前面傻不愣登的两人,一拍额头自骂了一句“瞧我这脑袋”,便蹲下身在柜子中翻找片刻,拿出一个红色绒布盒子回头就塞进了周泽楷怀里。


  “今天二位帮了我大忙了,真的是十分感谢!送你们一对价值521元的925银对戒,如果以后有需要的话欢迎光顾本店选购哦!”


  导购员说完还冲叶修和周泽楷眨了下眼睛,两人十分的莫名其妙。他们看了看周泽楷手里的盒子,对视一下,又一起抬头望向那个导购员的方向,导购员已经又被成堆成堆的顾客淹没了,再也看不到人影。


  周泽楷轻轻用力掰开盒盖,叶修也把脑袋凑过去看。盒子里两枚款式简洁大方的银戒正静静地立在那里,做工十分精致,想是当得起那521的标价的,那个导购小姐还真的是个实在人。


  可是实在又有什么用啊……叶修腹诽,这东西给了他俩又用不上,送人的话……送谁去啊?看这对戒指的设计明显是两枚男戒嘛!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周泽楷也反应过来了。他盯着手里的戒指盒,红色从脸颊开始蔓延,耳朵,脖子,最后连手心都红了,整个人慢慢变成一颗长着一张英俊帅脸的西红柿,脑袋都要冒烟了。


  他像是被手里的盒子烫到了一样“啪”一声把盒子合上丢进了叶修怀里,两只手举起来,放下,插兜里,又拿出来,手足无措半晌之后,才像终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一样,用两只手捂住了脸,还岔开了一个指缝,眼睛透过缝隙偷瞄叶修。


  叶修用右手手背抵着唇,笑得眉眼弯弯,浑身都跟着颤。


  “小周同学你别害羞啊,人家肯定是误会了,谁让你刚才非得拉着我走的。”


  周泽楷不言语,从指缝里露出来的那只眼睛莹莹闪烁,叶修被他这小模样弄得更想逗他了。他把周泽楷塞过来的盒子又塞回周泽楷的羽绒服兜里,末了还体贴地帮他把衣服兜拉锁拉上,拍了两下。


  “小周同学你就好好收着吧,万一以后你真遇到可心儿的人呢?”


  周泽楷摇头,叶修又乐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想收着还是觉得自己不会遇见喜欢的人啊?”


  周泽楷脸还埋在自己手里,发出的声音闷闷的:“不要戒指。”


  叶修说:“别啊,扔了多可惜,五百多块呢。”


  周泽楷眼神示意了下柜台的方向:“还回去。”


  叶修掏掏耳朵:“不用还了吧,这是那个导购姐姐送我们的谢礼,是我们应得的,干嘛还回去,而且你看她那边人那么多,咱们也挤不进去。再说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拿着吧,啊!乖。”


  周泽楷还不死心:“那卖了。”


  叶修拿了张纸巾擦拭抠出来的耵聍:“那你就自己想办法卖吧,真卖出去了钱记得分我一半啊,能买条中南海了。”


  周泽楷:“……”


  叶修把擦完手的纸巾随手丢进墙角的垃圾桶,然后过去拽了拽周泽楷的衣襟:“行了,走吧,还害羞呢?还买不买手机了?”


  “买。”周泽楷放下了捂脸的手,他的脸已经没刚才那么红了,但还是粉粉的。他想了想还是再次向叶修伸出了手。


  “干嘛?还牵着?我告诉你前面可是床上用品区,你就不怕被人误会了咱俩的关系然后又看你这小伙长得不错就送你一套双人床单被罩啥的?”


  周泽楷盯着叶修,叶修被盯得鸡皮疙瘩都起到尾巴骨上了,但也还是没有把手递过去。周泽楷一看叶修没反应,只好自己主动一点,上前抓住叶修手腕,拉着人往前走。


  叶修无力地嚷:“喂喂小周同学……”


  周泽楷回头,把叶修刚刚说过的一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叶修:“…………………………”


  小周同学啊,你怎么可以学坏?!


  


  


  两个人路过床上用品区,但是这边的人比先前首饰区的人还多,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俩,所以被赠送床单被罩什么的也化作白日梦了。他们好不容易挤到了手机区,毫无意外地发现这个区也是人挨人人挤人,柜台前连个缺口都没有。


  叶修和周泽楷等在一个人的后面,好不容易等到他买完手机离开,这才有了空间,两个人便马上挤了过去。柜台后的男导购员身上制服一丝不苟,胸口别着的卡片表明此人是这家手机店铺的经理。不愧是经理,即使忙碌一上午眉间稍显疲态,却也是笑脸迎人温雅和煦,他看着周泽楷微笑道:“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周泽楷只回了三个字:“看手机。”


  经理:“……”


  叶修看不下去了,从周泽楷身后挤进来:“我要一个最便宜的就行,能接打电话收发短信的那种……他的话,就给他来一个时下年轻人最常用的款式吧,嗯?小周你觉得怎么样。”


  周泽楷点点头,经理却对叶修苦笑了一下:“这位先生,现在智能手机已经普及,您说的那种几乎十几年前就没人使用了,我们这里也没有卖的呀。”


  叶修很是诧异了一番:“十几年前我还在用这种手机呢,怎么会没人用?”


  经理接着道:“可是现在是真的没有卖的了……”他的目光在叶修和周泽楷脸上逡巡一圈,然后才有点迟疑着问:“您二位是一起的吧?”


  经理的表达方式有点语焉不详,叶修自动理解为“您二位是一起来买手机的吧”,便轻嗯了一声。


  经理念头一转,从柜台里一连串取出了三部手机,一一排列放在两人眼前:“二位可以看一下,这几款手机目前正在参加本店的活动,买一部的话第二部是打六折的,并且会赠送两张预存了一千元话费的*通电话卡,还赠送2.5个G的全国流量,两个号码之间接打电话收发短信都是免费的,非常方便!除此之外,手机本身的性能也是很优越……”


  说着他把几部手机挨个按亮,给两个人演示了一番。他一边演示一遍又絮絮叨叨地推销这几部手机:“这几款手机的性价比真的很高,我们的活动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两位考虑看看?”


  叶修用肩膀撞了一下身边的周泽楷:“诶,我觉得还挺实惠的,你觉得呢?”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同意,十分麻利地掏出了银行卡。经理见这俩人这么干脆也是喜笑颜开的,服务更加热情了,忙问两人要什么颜色的。这款手机有三种颜色,白的黑的粉的,俩大老爷们自然不可能要粉色的,叶修干脆拍板要俩黑的,周泽楷却摇摇头,对经理说:“一黑一白。”然后他还转过头跟叶修解释了一句:“一个颜色容易拿错。”


  叶修一寻思可也是,本来款式就是一模一样的了,再弄俩一样的颜色,拿错简直是分分钟的事,一黑一白的话就没顾虑了,还是周泽楷想得周到。


  经理取了两个包装全新完好的手机,连带着耳机屏幕贴膜手机保护壳防尘塞蓝牙耳机等等一大堆赠品全都放进了一个印有这个手机品牌logo的大硬纸袋子里,然后开了付款票子递给两人。叶修一边拿过票子一边对周泽楷说:“走吧小周同学,咱们去付钱,一人划八折就……”


  叶修的声音戛然而止,周泽楷奇怪地回头看他一眼,之间叶修看着手里的付款票子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周泽楷:“怎么了?”


  叶修把票子翻过来举给周泽楷看:“新年情侣特惠活动……”


  周泽楷:“……”


  叶修干笑两声:“没事,就是这么个叫法而已,又不影响用手机,走走走付钱去。”


  两个人放下心中那点怪异的感觉,付了钱拿了收据单回到柜台处取了他们的手机。看看表也已经差不多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两个人就打算在附近找一个饭店先祭一祭五脏庙。


  找到一家跳水兔的饭店,两个人进去随便挑了个靠墙的桌坐下,服务员跑过来扔下一本菜牌又急匆匆地跑走,忙乎着催菜和上菜去了。叶修随手翻菜谱,周泽楷一扭头注意到墙上挂着一幅装裱了的毛笔字,小小地咦了一声。


  “怎么了?”叶修问。


  周泽楷指着毛笔字的落款:“金成义。”


  金成义,这是十军医学院第一任校长的名字。十军医学院刚刚建校的时候还很默默无闻,连带着这位初代校长也十分没有存在感。金成义这个名字对于十军医学院的学子来讲是很如雷贯耳的,但是外人就不一定知道他了,周泽楷这又是在见缝插针地试探叶修。


  以叶修的段数,当然不可能被周泽楷这么明显的陷阱给试出来。他装模作样地欣赏了一番这幅书法,最后下结论点评道:“这个金成义写得字很不错啊,但是感觉他好像不是什么著名书法家,没听过书法界有这么个人。”


  周泽楷说:“……他是我们第一任校长。”


  叶修了悟般点点头:“哦,原来如此。可是医学院校长给跳水兔饭店题个哪门子字啊?是十军医学院食堂的大厨都是从这儿出来的还是医学生用的实验兔子最后就运到这儿给炖了啊?”


  周泽楷摇头表示不知道。他思考了一会儿又问:“前辈是哪所医学院毕业的?”


  叶修当然不能说他是十军医毕业,可这一时半刻的让他扯谎他又扯不出来。他打了两个哈哈拖延时间,同时脑子里飞快地想说辞。


  “我……那个,呃,应该怎么说呢……我是从战场毕业的。”


  “战场?”


  “嗯。”叶修翻完了菜牌,在点菜单上记下了两个菜,然后把菜牌转过去推给周泽楷。“你别看我这样,其实我也是上过战场打过仗的人,我那时候在维和部队服役,今天炸弹袭击明天街头枪杀的,天天都有好多伤患,边境纷争最严重那几年有的时候七八十个小时不合眼。”


  叶修这么一说周泽楷就想起来了。那几年不是很太平,国家当时组织了一批医学生和在职医生志愿者到维和部队去当军医,这一志愿就是五年,活着回来的医学生成绩年龄勿论全都直接发了毕业证,有的人因为立了军功军衔连升好几级,分配到最好的医院工作更是不在话下。只是因为当年的这个行动在军政两方牵涉到的东西都挺多的,为了保护那批志愿者,他们的名字就没有被透露,而如今这么看来,叶修居然那批志愿者中的一个?


  周泽楷手拿铅笔盯着菜单,装作正在苦思冥想点什么菜,其实满脑子都是叶修的事。若叶修是当年的志愿者其中之一,他就更不可能是叶秋了。按年龄来算,叶修出去志愿的时候应该跟现在的自己差不多年纪,也就是大三大四这样子,但是叶秋的成绩单上除第一学期期中之外其他考试没有缺席的,如果叶修是叶秋,那他难道还会分身术不成?


  叶修单手撑着下巴看周泽楷,对方明显心思都不在点菜上。他看不出周泽楷在想什么,但是他知道周泽楷一定是还在纠结自己身份的问题,而刚才他那一番话说出来之后,周泽楷对自己的怀疑想必已经可以打消一大半了。而且他对周泽楷半句假话都没有,任周泽楷再怎么调查也不会出纰漏,更免去了撒一百个谎来圆一个谎的麻烦事。


  石墨笔尖在点菜单子上随便画了一道菜。在艰苦的环境里当过军医,那叶修确实有可能水平比一般医生都要高点,而且他参与过那么敏感的行动,跟一些上位者,例如冯宪君,有一些旧交情看上去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了。十军医食堂对医院内外所有人开放,单凭叶修熟悉医院地形和熟记食物价格,似乎也不能确定他就是十军医的医生……


  曾经的怀疑,都被一条一条地否定,周泽楷暗思,难道,自己真的想错了?


  也是啊,一直心心念念崇拜的前辈突然降落在自己身边,哪有那么巧的事。


  等上菜的时候,两人把刚买的手机拆了封,周泽楷拆到的是白色的,叶修拆到了黑色。叶修从硬纸袋里摸出赠送的电话卡出来,翻看了一下卡的电话号码,果然发现是一对让人无语的情侣号。他把其中一张电话卡中间的芯片抠了插入自己手机的卡槽里,按了开机键等屏幕亮起来的时候对周泽楷说:“小周同学啊,赠送的俩号也是情侣号,你要是觉得难为情的话就用你那个旧的号码吧,也省得通知你的亲戚朋友你换新号码了,还挺麻烦的。”


  就是可惜了这俩号接打电话不花钱,而且还送了那么多话费和流量,想一想都是白花花的银子,穷逼叶修感到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周泽楷却没说话。他拿过另一张电话卡,用和叶修无二的动作麻利地抠了芯片也插进自己的白色款,接着拿出自己的旧手机,取出里面的卡片放进新手机SIM2的凹槽里。


  这款手机原来是双卡双待的。


  周泽楷什么都没说,叶修却莫名觉得被嘲讽了一脸。他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智商受到了碾压,他只是很久很久都不用手机了所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插俩卡的手机嘛!


  激活了SIM卡之后两个人就给对方都打了个电话。叶修把周泽楷的号码设成“小周”,周泽楷把叶修的号码设成了“前辈”,他们这样保存着对方的号码,直到后来,很久很久都没有变过。


  叶修又顺势检查了下袋子里其他的赠品,发现别的都不缺,唯独耳机少了一副。服务员端着一盅滚着红色油泡的跳水兔放到两人中间的桌子上,叶修从筷子笼里拿出两双筷子递给周泽楷一双:“先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再回去找他要没给的那副耳机。”


  饭店里的电视开始播放午间新闻,两人就一边吃一边听。听了一会儿,新闻导播员开始播报今天上午发生在第十军医院的一起医闹事件,背对电视机的周泽楷把筷子尖叼在嘴里,回头看新闻。


  医闹当事人的那位老人家喉咙嘶哑不便出声,记者只好采访了她身边的几位“侠士”。“侠士”们都义正言辞地谴责了医院坑钱治不好人的恶劣行径,并且表示对十军医和十军医的医生无比的失望和痛心。记者又随机采访了当时围观了事件经过的路人,有人认为这种情况下医院应该赔款,应该出面解决老人一家因失去劳动力而陷入的困难生活状况,有人觉得像这样的可怜人还有很多,应该得到社会各界的帮助。


  最后记者总结陈词,看病难看病贵从十几年前开始就一直是横亘在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道路上一道巨大的阻碍,呼吁管理阶层能够切真务实,致力于改善中国医疗体制,解决老百姓的看病问题。


  导播切换到下一条新闻,叶修仍然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继续啃兔腿,周泽楷却半天没有转过身来。新闻里那些自诩正义之士的人们那样的义正言辞义愤填膺,就好像唇枪舌剑能够解决老人的困难,改变天朝目前惨不忍睹的医疗现状一样。可是老人家在寒风瑟瑟中坐了那么久,这些人也只是漠然地看着,又有谁,真的能体人冷暖,给老人围上一条温暖的围巾呢?


  “小周同学……小周同学?”


  周泽楷回身,叶修喝了口茶杯里的茶:“别看了,快吃吧,都凉了。”


  周泽楷夹起一块兔肉放进口中咀嚼,略微发冷的肉带着不易察觉的兔子的腥膻味,没有刚出锅时那么好吃了。


  都凉了,都凉了。


  


  


  


  


  吃完午饭,两人就回到刚刚买手机的地方,打算要回少给的那副耳机,可是下午值班的不是上午卖给叶修和周泽楷手机的那位经理,而是换了个女导购员。那位女导购员坚持说少给了耳机不是自己的责任,所以拒绝再给叶修他们一副,叶修跟她扯皮了很久,软磨硬泡好不容易才要到了。他把新的耳机塞给周泽楷:“小周你先试试好不好用。”


  周泽楷点点头,接过耳机连上手机找音乐APP放歌。叶修的手机响了一下,他低头一看是苏沐橙回短信。叶修打开编辑短信的界面正打算再给苏沐橙回过去,却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不可置信的声音——


  “叶……叶神?!”


    






主治医师盖章处








掉没掉马啊?到底掉没掉啊?我就不告诉你们!!

【这样的两只手上,戴着这样一对内敛却华贵的钻戒,天花板上香槟色灯光的光线经过钻石内壁的无数次反射,宛如宇宙中两粒遥相呼应的一等亮星,经过亿万年的沧海桑田终于在星海茫茫中邂逅,而如今,它们就闪烁在两只手的无名指间。】

其实我自己特别喜欢这一段,码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哭。老叶和小周都是最璀璨最耀眼的星星,他们经过多少磨难,人海茫茫,只为遇见你。

周泽楷: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枪王大大你占的是谁的便宜啊啧啧啧。

还有在跳水兔饭店里见到金校长题字这个梗,其实是我有一次在西单一个饭店吃饭的时候见到了我们初代校长的题字,当时真的敲震惊的!震惊完了就23333333了哈哈哈哈。

啊对了,还要说一句这个文的时间线在2030之后,所以如果出现了奇怪的政治局势大家可以当它是我不负责任的预测或者架空来看。反正我是觉得21世纪世界必有一战..

本来还想做个图解解释一下伸指肌腱舟骨和大小鱼际都是啥东西,现在看看也已经没时间了,而且我的爪子长得也不好看,那就算了吧。

评论(117)

热度(701)

  1. 水星着陆判官执笔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ʃ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