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周叶】生死簿[第一卷][第一章](外科医生paro 社会写实向 HE)

[第零章] ←前文走这儿



第一卷 仁心

病历档案001 心率






  自从提起那个曾经的传说,会诊室里的气氛就尴尬了起来。


  但凡是在十军医待过些年头的,都知道这神外的一把手韩主任跟那传说中的军医之神可不怎么对付,韩文清有多讨厌那人从他现在黑得跟炭不遑多让的脸色就能看出来了。而且由于两年前发生的某起事件,这位曾经的军医之神已经被吊销了行医执照,医生注册证明也已经从十军医的人事档案里注销了,在那之后他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个白衣飘扬的身影,已经从十军医为之昂首挺胸的骄傲,变成了只能回想在脑海里的,令人讳莫如深的名字。


  会议继续着,但是讨论了半天仍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双方争吵着,主位上的韩文清双手十指对叉撑着下巴,眼神时明时暗,不知道是在认真听双方的激烈交锋,还是在想别的什么。


  会诊室的门又被敲响了,“叮叮咣咣”连着十好几声,颇有种要把门板砸穿的气势。韩文清脸色更不好看了,但还是示意护士把门打开。门一开柳非就从门外跌了进来,她已经没有功夫去害怕韩文清了,在一圈白大褂中找到了王杰希就瞬间如蒙大赦地哭了出来:


  “老师!羊水流尽,胎儿臀位脐带绕颈,胎心已经下到五十了!孕妇昏迷宫缩无力,家属却都不同意剖宫产,您快下去看看吧!”


  “快去。”王杰希还没来得及请示,韩文清就已经率先下达了逐客令。王杰希也不犹豫,当下就离席跟着柳非往外走。出去之前他看了周泽楷一眼:“你跟我过来。”


  周泽楷忙不迭地跟上王杰希的脚步。王杰希看上去走得不快,但实际上步子很大,脚下生风跟飞一样,跟王杰希身高差不多的周泽楷要想跟上他非得小跑不可。周泽楷跟着王杰希蹭了一次工作人员专用电梯,电梯数字一路从15减小到1,王杰希对周泽楷说:


  “等会儿你跟我们一起进手术室,自己找个角落呆着,别乱跑,懂了没有?”


  周泽楷点点头,觉得这样不够尊敬还特意补上一句“懂了”,王杰希颔首,电梯“叮”一声到了一楼,王杰希一马当先地冲出去直奔手术室旁边的准备室。周泽楷跟着他进去,王杰希动作迅速地换上了蓝绿色的无菌手术服,戴上手术帽,把头发全塞进手术帽的皮筋勒带里,然后戴上口罩,两只手在脑后只交叉了一下,就已经给口罩系带打了个结,稳稳地固定在了头上。修长的手伸进薄橡胶手套里握两下,然后洗手消毒。一切在无声中进行,整个过程下来还不到半分钟,快而不乱,看得周泽楷都有点呆了。


  王杰希打理好自己,举着两只无菌处理过的手看了一眼呆愣愣毫无动作的周泽楷,露在口罩外头的眉毛稍稍皱起,但也没有说什么。他转身快步走向联通准备室和手术室的感应门,脚往地上的圆形感应区伸了一下,大门还未开全,他就侧着身子闪了进去。


  柳非也已经重新穿戴好了一身无菌装备。她从消毒柜里扯出了另一套蓝绿色的无菌服,经过周泽楷的时候把衣服丢进了他怀里:“在这儿傻站着等什么呢?快点。”


  不等周泽楷做出反应,柳非就从王杰希已经通过正在关闭的感应门缝里挤了进去。周泽楷把白大褂脱了,外裤扒掉,拆开无菌服的包装抖开,一边回忆刚才王杰希是怎么做的一边参照包装袋上的指示把连体无菌服笨拙地套在身上。他走到感应门前学着王杰希的样子伸了一只脚,可是门没反应,晃晃脚,还是没反应。周泽楷在门口折腾了半天,最后还是一脸崩溃的用手开了门。


  王杰希早已进入了状态,用镊子夹着碘酊棉球在孕妇腹部快速均匀地涂着。他旁边的一个年轻大夫焦头烂额地转圈,手舞足蹈地不知道在跟王杰希说什么,王杰希涂完两遍碘酊又开始涂酒精,对年轻大夫的劝阻置若罔闻:“剖,都已经这样了无论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都必须剖。”


  “家属?家属是大夫还是你们是大夫?”


  “就算家属不同意剖宫也有其他方法,半个小时之前明明可以手动正胎位,你们都在干什么?念了八年医科到头来就只会开刀吗?”


  王杰希身边的几个年轻大夫被他几句话教训得没了声音,一个个蔫茄子一样唯唯诺诺地在一边给他打下手。周泽楷在他们身后踮起脚尖探头探脑地往里瞅,王杰希右手持刀划开孕妇腹部皮肤,几个人一起上手钝性分离扒开浅筋膜,再一刀沿腹白线划开腹直肌和深层肌群,最后切开被撑变薄而呈现半透明子宫壁,终于露出了胎头……


  孩子挂着一身的血污和黏膜降临人间,好像还有点不在状况。接过他的护士拧了一把小孩又小又软的屁股,孩子“哇”地一生哭了出来,哭声不甚明亮,是在母体内窒息太久所致。护士抱着孩子去清洗和打疫苗,王杰希把缝合的工作丢给几个年轻医生,正欲离开的时候一个冒失的女大夫又是一声惊叫:“她的血压在下降!”


  王杰希立马折身返回去,看了一眼电子屏上模糊成一坨无法分辨的QRS波和T波,即刻一挥手指了个人:“0.5克肾上腺素,准备除颤仪,电击功率350,快点。”


  一屋子的人忙中有序地动了起来,周泽楷身在漩涡之外,若有所思地盯了心电监控一眼,咽了口唾沫,然后突然转身就跑。


  手术台前的医生和护士们哪有功夫管他,所以周泽楷的离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离开了手术室的周泽楷来不及脱无菌服就直奔电梯间,电梯间人满为患,他咬咬牙,再一次拐进了楼梯间,一步四凳地闷头猛跑,所过之处带起一阵蓝绿色的飓风,把楼梯上的患者和家属都给吓得一愣一愣的。


  手术室里的除颤工作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电击过了四轮半,产妇室颤正在消除,血压明显回升倾向。等到心率和血压都回到安全范围内,大家正想松口气的时候,一个医生突然指着心电监控,语气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天!怎么搞的!为什么又在房颤!?”


  王杰希瞳孔一缩:“产妇家属说过既往病史没有?产妇心脏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没有啊!送来的时候家属一个个慌得跟什么似的,哪有心情说病史?”一个医生回答。


  “家属不说你们不会问?小别,去问!”


  “是!”


  刘小别领命出去了,半分钟后回来,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先天性二尖瓣封闭不全,这家人特么神经病啊,心脏病还怀孩子,还不让剖,跟这产妇有仇吗?话说老师,人家属不让剖结果咱把人肚子拉开了,这……万一追究起来怎么办啊?”


  “没事,剖宫的决定是我下的,出了什么事一切后果我来扛。现在还要麻烦你一趟,赶紧去十五楼把喻文州给我找下来。”


  “我马上去!”刘小别说着就往准备室那边跑,一打开准备室的门就差点迎面撞上了两个人。


  喻文州,黄少天。


  刘小别迅速侧身给两个人让路,两人直奔手术台,王杰希跟他们简单交代了一下情况,两人立马拍板开胸,不过这也要先取得病人家属的同意。护士拿了份合同出去跟家属交涉的当口,喻文州一边夹着消毒棉球给产妇备皮,三个人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黄少天一张嘴就是挺机关枪:“我靠,我已经受不了那个会诊了,那种病情差不多已经可以准备后事了,能不能活就是一刀的买卖,干啥搞得像不给治好咱都活不起了一样啊?还组织部某某人的大姨还是大姑……我呸啊!官大一级就当自己真能压死人了?嘴脸!就因为这个破会诊耽误了咱们一早上的时间,我要是坐班的话看好几十病人了都!幸亏王大眼你把我们叫下来我们有了正当的早退理由,不然让我继续坐在那儿,我非疯了不可!”


  “少天……”喻文州语气柔和地制止了黄少天继续发布“反动言论”,指指墙壁,又指指自己的耳朵,最后竖起食指放在嘴边。黄少天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一脸的无奈。


  护士把合同送进来了,家属同意手术,喻文州拿起手术刀在早就消毒完毕的左胸皮肤处隔开皮肤,王杰希拿镊子夹着着块浸了生理盐水的纱布帮着吸取血汁和浸润伤口。他一边给喻文州打下手一边想起了什么地方不对劲,于是问喻文州:“黄少天刚才说是我把你们叫下来的?可是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刚派人出去,怎么可能那么快?是谁去叫的你们?”


  喻文州“嗯?”了一声,“就今天早上突然闯进会议室那个孩子啊,难道不是你派他去找我们的?”


  王杰希在手术室里扫视了一圈,发现周泽楷的身影果然不见了。黄少天看到他有些惊疑不定的眼神,一边给喻文州递了把止血钳:“怎么看上去你对这事毫不知情的样子?那小孩儿明明说急救室孕妇产后心脏病突发,高度怀疑二尖瓣闭合不全,是你让他找我们下来的啊?!”


  王杰希挑了下眉头没有答话,把辅助的工作交给身后的护士就一边解下口罩一边慢慢地走了。他在准备室摘下全是血渍的手套丢进标着“医疗废物”的黄色垃圾桶里,然后摘下帽子脱掉无菌服放进了一边的待消毒衣物篓里。


  挂衣服的钩子上还挂着一件粘着呕吐物的白大褂。王杰希穿好自己的白大褂,然后把墙上挂着的那件取下来,走出了准备室。


  准备室门外,有个穿着蓝绿色无菌手术服的高个儿男生傻傻地站在那儿,王杰希看他一眼,又扫了一眼他脖子上挂的名卡:“周泽楷是吧,你跟我来。”


  无菌服都是均码的,穿在周泽楷身上显得很臃肿。他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一步一步跟在王杰希身后,跟他们擦肩而过的白大褂们看到周泽楷的样子都忍不住喷笑出声,周泽楷低头研究地,不敢对视他们调侃的笑意。


  周泽楷又跟王杰希蹭了一次电梯。韩文清那么凶神恶煞一个人周泽楷都能淡定自若,但是对上这个有点高冷的王前辈,周泽楷却莫名地觉得有些难以相处。他不敢说话,只能偷偷通过电梯里的镜子反射观察王杰希的表情。无奈医生当久了王杰希整天一副没什么波动的扑克脸,周泽楷也不好判断王杰希现在到底是心情好坏。


  王杰希把周泽楷带回三楼妇产科他的专属办公室,周泽楷战战兢兢地跟进去,一进门就被王杰希扔过来的白大褂兜头丢了一脸。他把散发着似曾相识酸腐味道的白大褂从头上拿下来抱在怀里,乖巧地等骂。王杰希坐下喝了口茶水,然后把转椅转过来面对着周泽楷,清了清嗓子说:


  “你自己说说吧,这一早上过得怎么样?”


  实在是不怎么样,但是周泽楷不可能这么回答。他仔细思考了一番,才特别诚恳地对王杰希说:“老师,对不起。”


  周泽楷道歉的是突然闯会诊室找王杰希反而害的王杰希挨韩文清瞪的那事。虽然周泽楷不是故意的,但是迁怒乃是人之常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要在王杰希手底下学习一个学期,一开始就把人得罪了的话,以后的日子可能就相当的不好混了。所以周泽楷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坦诚点先认个错,因为自己确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我希望你道歉不是对我,而是对你自己。”在周泽楷忐忑地等待宣判的时候,王杰希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王杰希不意外地收到了周泽楷疑惑的目光,于是接着说:“你是不是以为你害我被韩主任瞪我会怪你?没有的事。我确实对你生气,但是原因却不是这个。我生气的原因是你太莽撞,不够稳重,作为医生,这是大忌,你懂吗?”


  周泽楷立马点头,王杰希接着说:“你应该为自己今天的鲁莽行为对自己道歉,这是今天你第一个做得不好的地方。”


  第一个?那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了?


  “第二个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反应慢,太慢。去急救室的时候我在换衣服那会儿你在干嘛?发呆。我让你跟我进急救室,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是要换无菌服进去的,你应该自己拿了衣服迅速换,而不是等着学姐把衣服扔进你怀里。在医院实习,是没有人有那个时间手把手地教你这里应该怎么做,那里应该怎么做的,你要用自己的眼睛看,动动脑子,自己学习。”


  周泽楷点头:“是,老师我记住了。”


  王杰希抱着手臂站了起来,踱到周泽楷面前,可能是因为周泽楷的站姿特别挺拔的关系,他看上去比王杰希还稍微高那么一点点。王杰希用他那双吓哭过新生儿的大小眼凝视着周泽楷:“在急救室散漫,无组织无纪律,私自跑出去,还假传圣旨把喻主任和黄副主任叫下来,我这双眼睛倒是第一次看不准人了,你胆子很肥啊。”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的,周泽楷觉得王杰希的语气冰得都要掉渣了。王杰希话音一落就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周泽楷浑身肌肉一绷闭紧了双眼,但是想象中的一巴掌并没有如期而至,那只手转了个方向落在了周泽楷的肩膀上,周泽楷被这一个搭肩的动作吓得瑟缩了一下。


  瑟缩之后他睁开眼睛,发现王杰希的嘴角竟然有些弧度。王杰希尽量放柔了表情对周泽楷说:“胆大妄为,但是,很了不起。”


  周泽楷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神转折搞蒙圈了,王杰希接着说:“急救室里那么多已经实习了三五年的实习医生和已经注册了的正式医生,最后却是你这个第一天来医院的实习生第一个发现了产妇心脏的问题,然后当机立断马上去把靠谱的人叫了下来,还知道借用我的名义,你的决断,胆识,还有些无伤大雅的小心计让我对你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所以,你很了不起。”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王杰希,过了一会儿迷茫的脸上慢慢绽开了笑意:“谢谢老师。”


  “别高兴得太早。”王杰希却突然又是话锋一转。“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已经不好了,你后面的壮举只不过是将功补过而已。”他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自己办公桌最下面的一个抽屉,然后从抽屉的角落里拿出一个印着“北京第十军医院”字样的旧铁皮盒子,随便扯了块抹布蹭蹭表面的浮灰,然后递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接过,一脸的疑惑。王杰希解释道:“这是给你的惩罚,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也是个奖励,不过奖励的点你要自己去发掘,我什么提示都不会给你的。我要跟你说的话就这么多,你没什么别的事要问我的话就可以走了。”


  周泽楷抿抿嘴唇,冲王杰希鞠了个躬道一句老师再见,然后退出了主任办公室,还贴心地帮他带上了门。


  他打开铁皮盒的盒盖,盒子里只有几片形状奇怪的锈蚀金属,还有一把钥匙。钥匙扣上粘着一块磨成了灰色的医用胶布,上面用圆珠笔写着“C座047”的字样。十军医的C座大楼是住院楼,也是每年每届临床学生实习时所住的宿舍所在地,所以王杰希给他这把钥匙,其实是给他分配宿舍来着?


  周泽楷哭笑不得,真是摸不清这位老师的脾气啊……


  看看表也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周泽楷决定先去宿舍放放东西再说。他下楼经过急救室门口的时候,适巧碰到刚刚那产妇吊着水扣着氧气罩被从急救室里推出来,估计是已经没事了。黄少天口罩挂在一只耳朵上正在跟家属口若悬河地侃大山,说人家先心这么严重还让人家给你们家生孩子,完了还为了省那几个钱就不剖腹,是人不是?要是他跟喻主任再晚来一小会儿,不多,就两分钟,这姑娘就没救了。


  女人的丈夫正握着喻文州的手操着一口天津腔不停地感谢,喻文州抬起头不经意间看到了周泽楷,对他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用肩膀撞撞黄少天,示意他往这边看。黄少天看到周泽楷,冲他比起大拇指还顺势眨了眨眼。


  女人的公公婆婆跟着她的床车小跑,周泽楷走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她睫毛颤动似乎就是要醒了的样子。护士抱着小小的孩子走过来,孩子哭了,母亲醒了。


  连做了两个手术的身体处于麻醉状态,女人并不能伸出手抱一抱她刚出世的孩子。她躺在床上,眼泪顺着眼角滑进汗湿的鬓发,呼吸罩里苍白的嘴唇勾起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她们都活着,母女平安,真好。


  周泽楷自己鼻子酸酸的,嗓子紧紧的,心里,却是甜甜的。









主治医师盖章处








我明天上山..唔..长白山,提前去给大家探探路。

说起来我自己都数不清上过多少次山了..长白山,再上十年也不会腻。【你滚

其实说这些只是想表达下说好的小爆发不见了,而且今天也并没有什么经纪人..今天的更几乎都是前两天坐车的时候在车上码的,我坐车的时候左边右边都是男性,所以并不敢码经纪人,嗯..

明天在山上大概还要耗一天,回来的时候估计就剩半条命了,所以明天会不会有更也是个问题..

千言万语汇成三个字母。

orz啊……

评论(58)

热度(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