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41(娱乐圈paro HE)

1937年,国共内战结束,为了共同抵御外敌开始合作。

此为背景。







  Scene41


  ——黄少天,你去打扫卧室去,床单枕巾被罩什么的都给我换了洗了。


  ——知道了老叶,我保证以最快速度完成任务,看我洗衣机三段加速卷卷卷卷卷!!!


  ——老韩,浴室弄一下。


  ——知道了。


  ——老王,客厅太乱了你把你的扫帚收了,瓷砖缝里还有你的中药粒呢给我抠出来!


  ——Yes,madam。


  ——……


  ——小周……那什么……厨房收拾一下。


  ——嗯。


  ——文州,阳台给我好好清理清理,你看你上次弄的。


  ——好的前辈。


  


  ——诶我去,这帮人每次都喜欢在不同的地方做,打扫起来真是费死劲了……


  ——嘶……腰……


  Action!


  


  


  


  既然楚云秀说了不让自己跟着一起吃饭,叶修就只能想别的办法了,要么是自己吃,要么是再找其他人一起,反正是不能跟那帮人一起了。


  谁知道跟那四个醋坛子一起吃饭的话,是大家一起吃午饭,还是他们吃他啊……


  叶修手机的通话记录已经被百花老板罗伯特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王杰希的已接未接来电挤满了,他在里面翻了半天才找到吴雪峰的电话,挂了一个过去。这两天叶修都在试镜会这边泡着,公司又不能撂着不管,吴雪峰大多数时间都是待在公司帮衬,此时电话响起,他手边才刚处理完一批新艺人的签约。吴雪峰拿起话筒用肩膀夹着,手上还在快速敲击键盘回复邮件。


  “喂你好,荣耀环球公司总裁办公室,找哪位?”


  “我找你雪峰大大。”


  “小队长?”吴雪峰马上放下手中正在忙的事拿起听筒专心接起了电话。“试镜会那边怎么样了?有麻烦?”


  “试镜会没有麻烦,但是我觉得我有。”叶修在这边叹了口气说,“你那边忙不忙?还成的话出来陪我吃顿饭?”


  “哦好,你等我20分钟,马上过去。”吴雪峰撂了电话,迅速地回完了手里的那封邮件,从桌面上拿起车钥匙就出了门。


  叶修在这边收了线以后就从厕所里出去。上午的试镜结束后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会场里就剩些七七八八的工作人员在那里整理会场和搬东西,叶修往外走着,迎面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孙哲平,孙翔。


  我去这俩人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两个人面对面气氛剑拔弩张,离得有点远,叶修也只能听清孙哲平好像是说了几句刘皓怎样,又说了几句嘉世如何如何。孙翔对嘉世尚有归属感,一听孙哲平这么说,瞬间就炸了。孙哲平笑笑说:


  “我平时也不是什么闲言碎语的人,但是嘉世是真的很碍眼。嘉世以前做过的那些事,你可能也不清楚,不过小朋友,我奉劝你一句,嘉世吃人不吐骨头,你早早脱身吧。”


  这个孙哲平,孙翔曾经是见过一面的,就在试镜会第一天和叶修他们拼桌吃饭的时候。他想起孙哲平无比自然地去夹叶修盘子里的鸡翅,突然觉得这个没准儿跟自己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家伙超级欠扁,于是跟人说话的语气也不好起来:


  “说得好像你很懂一样?我怎么做用你来教?你谁啊?”


  孙哲平在国内影坛的地位虽然不及叶修韩文清,但是比刘皓超然得多,本人的性格更是决定了在这个圈里几乎没有敢撅他的人。孙翔这语带锋芒的,孙哲平却也没生气,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谁?我是你爷爷。”


  这种带人身攻击的字眼一出来,孙翔撸袖子就要跟孙哲平真人pk,孙哲平却抬头看向了叶修的方向:“老叶?”


  听到“老叶”二字,孙翔不知道为什么体内的怒火也熄了一大半,同时看着叶修。叶修被两个人行了注目礼之后也没明知故问地问一句你们在干嘛,但是为了岔开话题缓和僵硬气氛,他还是向两人提出了共进午餐的邀请。


  孙哲平走过去非常娴熟地搂过叶修肩膀:“好啊,正好于锋和邹远那两个小兔崽子把我丢下跑出去觅食了,我就跟你蹭一顿好了。”


  半个小时之前被就孙哲平以“我要等个人一起吃饭所以你们俩自便吧”为由赶走了的于锋和邹远在某饭店中央空调的瑟瑟寒风下泪眼汪汪地相对打喷嚏。


  孙哲平搂着叶修都快从孙翔视线中消失了,孙翔才迟钝地反应过来——叶修为什么光邀请那个家伙不邀请自己啊?


  好在叶修没忘了这边还有一个大活人。他回头看着呆呆地站在原地的孙翔说:“小同学,你不一起吗?”


  孙翔想说“好”来着,可是他下意识地就拒绝了:“谁要跟你们俩一起啊?”


  叶修一顿,孙翔心里就是一咯噔。嘴太快了,但是话都说出口了他又拉不下这个脸去推翻自己之前说过的话。叶修看这小后辈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就乐了,打算给他找个台阶下:


  “别拒绝了,你看要不也是你一个人吃,多无聊,就过来一起搭个伙呗,实在不想占我便宜,咱们AA也成啊。”


  这个时候再不借坡下驴,孙翔就真是智商有问题了。他一脸本大爷是给你面子才和你一起吃午饭的中二样,不情不愿地跟在了叶修和孙哲平身后。孙哲平搂着叶修肩膀,叶修一扭头就是孙哲平狂野帅气的一张侧脸。他用只有自己和孙哲平能听到的声音跟孙哲平说:


  “诶老孙,你刚刚跟那小孩儿说啥呢?”


  孙哲平一扭头,嘴唇喷出的气息刚好喷上叶修的耳廓:“帮你挖墙脚啊,你不是很久之前就挺看好这小朋友的吗。”


  叶修很看好孙翔,这事叶修好像不经意间跟孙哲平提过那么一嘴,什么时候提的叶修自己都忘了,没想到孙哲平还记得。叶修笑了一声说:“别说百花现在都没正式并入荣耀你还不算荣耀的艺人,就算你是,这种事也轮不到你来管啊。多管闲事。”


  叶修半垂着睫毛勾着唇角的侧脸让孙哲平的心软成了一片,他又故意凑近叶修一点,嘴唇开开合合间不断“不小心”挨上叶修的耳朵:“你的事,不算闲事。”


  叶修回头去看孙哲平的时候,后者已经笑嘻嘻地退开了,仿佛刚刚那一瞬间的暧昧都是幻觉。叶修其实从七年前认识孙哲平的时候就一直把他当朋友,五年前被人舍身相救之后他更是把孙哲平当兄弟,直到最近也是这样。但是感受到孙哲平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的力道,想起前几天跟百花老板约了吃饭那次韩文清和孙哲平疑似打了一架,叶修突然有一个很不祥的猜想。


  但愿是他想多了。


  孙翔超没存在感地跟在一边,看着两个人耳鬓厮磨地嘀嘀咕咕心里别提多不得劲儿了。他心里冲孙哲平竖起一万个中指,又把他八百辈祖宗从上到下骂了一遍,完全没在意自己有可能把自己的祖宗也给骂进去了。


  吴雪峰开车到会场门口接叶修的时候,就看见孙哲平和孙翔一左一右地站在叶修身边。孙哲平和叶修正在侧着头说话,前者低头凝视,后者抬头看着前者,这画面简直温柔到不行。孙翔在另一边可怜得像个汪,眼神恶狠狠的也不知道是在盯着孙哲平还是叶修。


  吴雪峰一脑袋撞在了方向盘上,不就20分钟么?为什么又开了两朵桃花?


  叶修孙哲平孙翔先后上了车,叶修自然是坐副驾驶的位置,孙哲平和孙翔只好一起坐后面,两个人气氛已经不止尴尬,简直是视线相撞冒电火花。可惜两个人的暗中较劲坐在前排的叶修并不知道,或者说装不知道,吴雪峰心累累的,开车带三人找了个饭店落脚吃饭。


  四人桌,正常人的思维都应该是两人对两人面对面坐,但是孙哲平和孙翔谁都不愿意放弃跟叶修挨着坐的机会,两个人争执不下,但是为了不惊动到餐厅里的普通人造成围观明星的场面失控,他们还是安静而快速地找到了解决方式。


  吴雪峰自己一个人占据一条能坐两人的长凳,看着对面快被孙哲平和孙翔一左一右挤成肉饼的叶修,拿起金枪鱼寿司蘸了一大块芥末吃了,咽下去之后泪流满面。


  


  


  喻文州这边一直都没等到叶修,其他三个人也是上火,黄少天更是急得团团转。王杰希已经给苏沐橙打过电话了,苏沐橙说叶修没有去找她,但是她也不知道叶修到底去了哪里,跟谁一起。周泽楷看着自己手机上给前辈的20个已拨电话,想了想又拨了第21个,但是那边依然没有接。几个人对视了一眼,从另外三个人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担忧。


  其实叶修跟不跟他们一起吃饭倒是不要紧,别是出什么事了啊。


  曾被下药导致腹泻的黄少天,陷害之下身陷“下药门”的王杰希,差点被设计打断腿的周泽楷和被设计一直拿到自己最不擅长剧本的喻文州,完全有理由这么考虑。


  王杰希又给韩文清挂了个电话,韩文清接电话的时候正在拍代言的摄影棚里吃饭——这两天他的档期非常紧张,又是要做试镜会的特别顾问,自己的事还不能落下,上午他作为特别顾问的最后一场试镜完事之后就走人了,打算趁午休时间赶紧拍完这个代言然后马上回来再继续参加下午的试镜。


  韩文清把手里碗筷撂下,他对面的张新杰奇怪地瞅了他一眼,韩文清冲张新杰打了两个手势,后者立马会意地放下餐具,碗里的饭从中间分开整整齐齐的两半,一半已经没了,筷子放在碗边5cm的位置。张新杰站起身去跟工作人员说了一声韩文清突然有事今天这代言恐怕拍不完了,工作人员们也都表示理解,影帝嘛,公务繁忙是正常的。大家都体贴地表示韩影帝您先走着,改天有时间再来也没问题。


  如果被这些工作人员获悉韩文清急急忙忙要走只是要回去跟情敌们一起保卫媳妇儿,不知道这些工作人员会不会很想死。


  


  


  喻文州在自己手机通讯录里翻了一翻,想找找差不多能帮得上忙的。翻到W的时候他眼前一亮,爆了个手速就给吴雪峰打过去了。


  吴雪峰这边被芥末辣得泪腺崩溃正在找纸擦呢,就听见自己衣服兜里的手机嗷嗷地震。他跟那三个人打了个招呼就找了个比较安静又不会打扰到其他人的角落去接,接起来,那边传来一道清润的嗓音:


  “吴前辈,我是喻文州。”


  虽然叶修在电话里也没跟吴雪峰多说,但是吴雪峰大概也能明白叶修所说的“麻烦”肯定就是这些对他有不轻的心思的小兔崽子们了。叶修没跟他们一起去吃饭,八成连个电话都没打一个,这些小孩儿肯定都急死了。吴雪峰脑补一下他们急得满地转圈的样子也觉得蛮好笑的,他对喻文州说:


  “找叶修是吧?他跟我在一起呢。”


  一直在吴雪峰面前装乖企图在他那里拉到好感的喻文州此时也有点忍不住想拎着这位吴前辈的领子来两下——敢情是您把前辈拐跑了?但是喻文州还是维持着口头上的客气:


  “哦……哦哦那就好,我们这边还担心前辈出什么事了呢,他跟您在一起我们就放心了。”才怪。


  喻文州在这边跟吴雪峰讲着电话的同时,韩文清也已经归队,听到喻文州那边好像有进展,几人都围过来,喻文州就把手机拿下来开了免提让大家也都好听清楚。


  “嗯你们不用担心了,叶修没事,我们跟孙翔孙哲平四个人在吃日料呢。”


  找到叶修,五个人悬起来的心刚刚落地,吴雪峰后半句就又让他们的心吊上了威亚,忽忽悠悠的。


  孙翔?孙哲平?


  喻文州和吴雪峰又随便说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理智来说,他们目前还不清楚孙翔到底是不是情敌,但是上午那一场试镜叶修主动的吻,已经让他们把孙翔划进了敌人范畴。至于那个孙哲平,试镜会第一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就觉得他碍眼了,韩文清更是出面肯定了,孙哲平是绝对的情敌,毫无疑问。


  他那天被孙哲平打到的牙现在还有点活动呢。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周泽楷伸出手给黄少天揉揉肩膀,揉完了还拍了拍。


  喻文州笑笑说:“1937了啊。”


  王杰希点点头说:“1937了。”


  


  


  叶修孙哲平和孙翔几乎是踩着下午试镜会开始的时间回来的,一进会场孙哲平和孙翔只来得及跟叶修打个招呼就往自己的试镜区那边扎,第一轮抽签已经开始了。


  叶修找到罗伯特,特别义正言辞地跟他说之后给特别顾问安排的剧本不要再弄那种搂搂抱抱亲亲摸摸的了,罗伯特诧异又委屈地眨巴着蓝眼睛,有点恶心萌。


  “叶,你不觉得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吗?我非常喜欢看你演爱情戏,因为我能找到初恋的感觉!”


  说着,罗伯特还特别少女地做了一个捂着心脏的动作。


  叶修捂着他流血的眼睛退散了。


  吴雪峰跟叶修说了他中午没有出现导致众人有多么担心,叶修觉得很愧疚。他觉得他应该去每一个人面前报个到,即使被要求让他每人亲一次他也只能认了。


  结果这帮丧心病狂的家伙果然让他主动亲他们,还要求不能比他亲孙翔那次时间短程度浅。


  叶修跟王杰希商量:“咱们打个欠条儿行不行?以后补。”


  王杰希自己缩在墙角,把叶修的两条胳膊抓起来让他的手撑在自己两边,做成了一个自己被叶修咚在墙角的样子。他抬眼瞅了下对自己的行为万分无奈的叶修:


  “你还欠我一顿饭呢,这个不能再打欠条了。来,强吻我。”


  叶修:……


  到底是你强吻我还是我强吻你啊?


  叶修再去找黄少天,他指着自己有点肿的嘴唇说:


  “你看好了啊少天,我已经跟王大眼亲过了,不想跟他间接接吻你就边儿呆着去。”


  黄少天拿自己的衣服袖子擦擦叶修的嘴唇,后来又觉得衣服袖子不干净,抽了一片湿巾给叶修擦擦,然后又觉得湿巾的酒精成分对嘴唇比较嫩的皮肤不好,从背包的角落抠出了一打化妆棉再给叶修擦,擦的叶修的嘴活活又红了一号,看上去更诱人了。


  黄少天捧着叶修的脑袋笑嘻嘻地说:“他亲过了我才要消毒嘛,而且老叶你知道吗?据说经常接吻有助于提高人体免疫力,因为唾液交换会导致不同的病原体交换,你经常接吻说不定会身体壮壮的以后就不生病了呢,哈哈哈是不是特别的一举多得?哎老叶你赶紧亲过来嘛,你不亲我怎么堵住我的嘴?你不堵我的嘴我就叨叨叨一直说一直说,一直说到你烦了为止,你是知道我的,如果让我讲话的话我可以一个小时不带重样的,你觉得是你先受不了我还是我先受不了嗓子干呢?我跟你说……”


  叶修实在是受不了他了,只好亲他一口让他闭嘴然后赶紧闪人。


  周泽楷是个敏于行而讷于言的,什么话都没说抱着叶修就是一顿啃,叶修已经放弃挣扎了。


  当叶修带着一颗疲惫的心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找到喻文州保平安的时候,他的嘴唇和舌头都已经麻了,估计再被喻文州亲一次也不会有啥感觉。喻文州递给他一杯水,笑着说:


  “前辈想不想打个欠条?”


  叶修嘴里含着水把嘴鼓得像小金鱼一样,从第一个王杰希开始他就想着打欠条,结果提议被驳回了,没想到到了喻文州这里喻文州竟然主动提打欠条的事,叶修马上眼睛就是一亮。


  喻文州却继续说:“打欠条是可以,但是还的时候要加利息。”


  叶修一口水喷地上了,这还不如今天亲完呢。


  喻文州帮叶修擦了擦溅湿的衣服,也不逗人了。他问叶修:


  “前辈,你主动亲别人的时候,到底有几次是动过真情的呢?”


  叶修正在擦衣服的手一顿,喻文州这个问题把他问蒙了——对啊,自己到底有多少次亲吻是动情了的呢?


  接吻,嘴对嘴,牙磕牙,舌头缠舌头,这看起来是一个很容易引人遐想的浪漫动作,这个行为也应该是出于喜欢甚至爱意才应该在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但是叶修是演员,顶尖的演员,他演过那么多电影电视剧,跟他接过吻的演员也并不少了,不带任何感情地去亲一个人,叶修很信手拈来。


  今天上午亲孙翔,刚才这一路亲过来,叶修扪心自问一下,好像都没有动情。


  之前接吻,要说动情的是哪次,大概是请周泽楷吃饭那次在电梯里主动亲吻周泽楷吧。


  但那也仅仅是个代表感动和谢意的吻而已。


  叶修对感情很认真,所以在知道这么多人喜欢自己的时候他才会痛苦,而正因为他对感情认真,他所献出的亲吻,就更不可能随随便便动情。


  喻文州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强求叶修马上上缴一个亲吻。不带感情的吻,对于喻文州来说没有意义。


  喻文州很轻易地放过了叶修,但是却给了叶修一个思考,而这思考之中的沉重,比一个吻带来的东西要多很多。喻文州下午第一轮试镜也很快就要开始了,叶修作为特别顾问也需要马上回到准备室去准备。叶修告别了喻文州离开他的休息室,喻文州在后面看着叶修离去的背影,脸上没有笑意,但表情仍然是很恬淡。


  好好思考吧,前辈,好好思考。


  


  


  叶修回到特别顾问专属的准备室的时候,韩文清也在。韩文清和叶修站在同一个水平面上,他理解叶修的亲吻观,自然是一点都不担心孙翔。他看着叶修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就猜应该是王杰希或者喻文州跟他说什么了。叶修往桌子上一靠,就说:


  “老韩,你接吻的时候动情吗?”


  韩文清定定看叶修一眼:“亲你的时候,会动情。”


  叶修半低着头,用食指和拇指摸摸下巴:“接吻这种事……我刚开始的时候也会紧张到心乱扑腾,但是后来就习惯成自然了,中枢神经系统倒是也会兴奋,但是完全没有……所谓恋爱的感觉。”


  韩文清站起来,走到叶修身前,两只手撑在叶修坐着的桌子边上,叶修不得不上身往后仰。韩文清说:


  “多亲几次就有了。”


  说着韩文清伸手轻轻地卡住叶修的下巴把他捞过来,没有叶修预料中那种韩文清式暴击进攻热吻,落在叶修嘴唇上的,是一个轻得好像不存在的触碰。


  韩文清之前为了确认叶修对自己的心意曾经把手放在叶修的心口上去感受他的心跳,这一次反过来,韩文清拿着叶修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叶修感到手掌的皮肤被韩文清强有力且快速的搏动撞击着,虽然韩文清没有说话,但是他突然茅塞顿开,什么都明白了。


  你看,因为我爱着你,所以哪怕只是这样一个吻,我都会动情至此。


  就让这颗为你动情的心,搏动到我死亡为止。


  


  


  


  下午的一、二轮试镜过得也很快,叶修运气好,抽中了一出亲情戏一出友情戏,就等第三轮了。


  王杰希周泽楷和黄少天一人有一个叶修/前辈/老叶的吻buff加持,状态duangduang的,黄少天看同组的孙翔也没那么来气了,叶修作为特别顾问在下午的公开试镜也都是些特别正的戏码,这四坛子醋算是终于扣上了盖子。


  几个人的态度恢复如前,叶修就不打怵去跟他们随便聊聊天说说下一轮试镜的事了。所有人抽完第三轮试镜的签子之后,叶修也拿到了自己的那份剧本,还没看,反正以他的演技开演前5分钟看都来得及。


  叶修继续一个一个试镜区地跑去确认大家精神状态都没什么问题,走到周泽楷的试镜区的时候,隔壁的孙哲平扬着手里的剧本册跟叶修远远地打招呼。


  “老叶,一会儿请多指教了啊!”


  嗯?叶修一挑眉,看来孙哲平这是抽到和自己对戏了,要不要这么巧?


  叶修也跟孙哲平打了下招呼,笑得眉眼都弯起来。孙哲平盯了叶修一会儿,然后突然喷笑出来,接着大声笑着走远了。


  叶修:老孙这发什么神经?


  叶修估摸着特别顾问对戏快开始了的时候回到了准备室,推门进去的时候,已经结束了第三轮特别顾问试镜的韩文清脸色非常非常糟糕,黑到不忍直视,旁边的罗伯特胸口的衣服有点褶皱,能看出刚才被人揪过,最阳光灿烂的就属孙哲平了,孙哲平换了条宽松的裤子,看那超级无敌丑的款式就知道应该是试镜会特供。


  孙哲平拎着另一条跟他腿上差不多一个款式的裤子走到叶修面前,把裤子递给他。


  叶修接了裤子来回翻着看了看:“咱们下一场的戏服就是这?这也太磕碜了。”


  韩文清在一边抱着手臂黑着脸冷着嗓来了一句:“你还要好看到哪儿去?”


  叶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公开试吗?这么难看的裤子怎么穿出去见人啊?”


  韩文清一声暴喝“谁说要出去见人的”和孙哲平乐不可支道“老叶你难道还没有看剧本”同时说出来,叶修这才把手里的裤子扔孙哲平怀里,然后翻开了自己的剧本。


  他还没等看完三行,下巴就掉在了地上。


  他一脸震惊地抬头看着罗伯特说:“罗伯特埃文斯先生,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试镜会剧本还会有床戏这种戏码???”


  怪不得刚才孙哲平跟他打招呼的时候笑得跟神经病一样,怪不得韩文清脸那么黑,怪不得罗伯特被人扯领子了,这个剧本,居然……居然这么丧心病狂???


  叶修把剧本狠狠一合,似乎再也不想看到它,义正言辞地说:“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罗伯特赶紧来游说:“叶,你不是不满足于亲亲摸摸搂搂抱抱吗?我特意找了这个剧本给你,你不喜欢吗?”


  叶修把剧本糊到了罗伯特脸上:“罗伯你居然还学会断章取义了?我当时是这个意思吗?”


  罗伯特白种人特有的白皙的脸被糊出个矩形印子,但是他还是一脸“叶给了我爱的一糊我好幸福”,然后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继续游说,好说歹说终于是把叶修给说动了。


  这场戏并不会在大家眼皮子底下试,只在小试镜棚里进行,围观人员也只有两名考官导演罗伯特和韩文清,试戏任何细节也坚决不公开。而且说是床戏,其实只是盖着被子借位而已,那两条大肥裤子可以很好地避免两个人在床上假装做爱的时候真的蹭起什么反应的尴尬,可以说这场戏罗伯特真是有备而来。


  以及罗伯特表示他才不会说是因为孙哲平私底下给他塞了好多叶修二十三四岁年轻水嫩时候的私房照,他才把这码戏黑给孙哲平的呢。


  特别顾问叶修的第三轮试镜被告知不会公开,大家都很失望,毕竟看叶修演戏真的是一种享受,还能顺便学到不少东西。四个人聚到一起,本来不太爱说话的周泽楷率先发言:


  “抽到前辈的是孙哲平。”


  周泽楷不说还好,这一说其他仨更如临大敌起来。孙哲平和叶修对今天这最后一场戏?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居然不予公开?卧槽尼玛细思恐极好吗?!


  这边这几个正在这儿恐极着呢,试镜室里,叶修已经换上了那条肥大的裤子,双手交叉在身前抓住衣服的下襟往上一掀,腰腹,胸背,然后他把脑袋从衣领里拽出来,胳膊从袖子里也拽出来,把衣服叠吧叠吧,漫不经心地丢在了一边。叶修上身被一层薄而韧的肌肉覆盖,显得精壮而不夸张。肌肉的轮廓比例非常恰当,象牙色的皮肤在空调风的吹拂下起了点小疙瘩,叶修用自己的手心去捂起了疙瘩的地方,蹭一蹭挠一挠,那个位置就红了,泛起点淡淡的粉。


  叶修往道具床上一倒,席梦思垫子把他弹起来老高。他躺成个大字型对旁边盯着自己发呆的孙哲平大喊一声:


  “老孙,来吧!”


  孙哲平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想看42吗?

想吗?

想吗?

想吗?

[doge]

对了,艾特 @银月凤蝶 你要的床戏梗哈哈哈哈哈!!!!!

评论(192)

热度(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