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40(娱乐圈paro HE)

判官执笔的目录←全部文章索引(已加入经纪人S28--40.txt)

看之前评论里很多姑娘都关心那个stk啊那个摄像头啊什么什么的,还有好多人猜stk是阮成……

不是啦,阮大叔只是个写评论的啦他哪里干得了这种事..

那是个路人,没错x

以及这章翔哥拉满仇恨,为了平衡一下不让攻们怒气值飚得太离谱,我让翔哥幸运E了一下下。

翔哥女装注意。






  Scene40


  ——你喜欢什么体位呢?


  ——我……我没所谓……


  ——背入,侧入,骑乘,还是老汉推……


  ——王大眼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坦然地问这种问题?


  ——回答我。


  ——是不是我说哪个你今晚就用哪个?


  ——是啊。


  ——那我还是不说了。


  ——那今晚就全部用一遍好了。


  ——王大眼你……!!!


  Action!


  



  


  


  电视台摄影组在王杰希的休息室里拍荣耀各位在试镜会开始前的一些小日常,气氛其乐融融。


  随着试镜会一天天过去,留下的艺人水准越来越高,大家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每天回家之后基本就是洗漱一下倒头就睡,一觉睡到第二天八点多,根本没时间吃早饭,所以现在叶修在跟苏沐橙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王杰希五个一起吃早饭,叶修还很和气地邀请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的早餐正流口水的小主持人一起吃。


  早餐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广式早茶店买的,什么安虾剪肠粉浓汤小笼包,什么鲜菇牛肉肠面豉蒸排骨,冒着光流着油别提多有食欲了。女记者咽了咽口水,架不住叶修的盛情邀请,于是只好坐下跟他们一起吃。她一口香甜软绵的客家糯米滋吃进嘴就飘飘欲仙了,而且她也清楚,吃人家的嘴短,一会儿问问题的时候可得口下留情注意着点分寸,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多说荣耀两句好话。


  早点都放在茶几上,大家一人坐一个椅子围在茶几边,叶修吃完一只奶黄包,抬头就发现自己的盘子里已经被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坐在叶修对面的苏沐橙耸了耸肩,表示我可没给你夹东西,叶修一左一右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吃自己的饭,周泽楷偷偷瞥一眼叶修就用碗挡上了脸,王杰希倒是非常坦然地在叶修注视之下又给他夹了一块姜汁绿豆糕,还说:


  “你体寒,多吃点带姜成分的食物对身体好。”


  小主持人吃得腮帮子都鼓成小松鼠了,一边嚼一边还说:“噢噢,杰希大大好关心叶神!”


  叶修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在媒体的眼皮子底下,这帮人无论是对叶修献殷勤还搞修罗场都不敢搞得太厉害,但是叶修还是非常心累的发现自己咬了一半的蜜汁叉烧包没了,只吃了一口放在盘子里的煎年糕也没了,最过分的是叶修夹着一只凤爪扭过头跟主持人同志说话,一回头凤爪也不见了,喻文州正在吐鸡骨头。


  叶修默然无语,喻文州冲他笑笑。


  这帮人简直胆子太肥了,不可理喻!但是媒体在这儿叶修又没法出口直接提醒他们注意点,只好威胁一般“啪”地一声撂下了筷子,然后拿起一边的一杯绿豆糖水狠狠咬吸管。


  叶修牙齿咬着吸管,舌头还在吸管壁上一圈圈流连,一个方向咬一会儿,再换个方向接着咬。他的嘴放开吸管的时候,唾液抽丝连在吸管和他的唇间,然后快速地被扯断,吸管口被咬成一个扁扁的形状,带着叶修的牙印儿,还有亮晶晶的津液残留。


  黄少天咕噜一声咽下了一整块红豆奶冻糕,差点被噎死。


  叶修喝了会儿绿豆水想拿起筷子接着吃,一低头——


  咦?我筷子呢?


  叶修注意到周泽楷含筷子的时间大大增长。


  没了筷子,叶修只好向印度人看齐,直接上手抓。他拿了一个奶焗泡芙,金黄的脆皮被齿尖磕破以后,奶馅就争先恐后地往外冒,叶修措手不及被烫,白色的浑浊液体从叶修的嘴角流下去……


  “咳咳咳……咳……”王杰希被呛,苏沐橙看了叶修一眼,然后帮她可怜的同事拍了拍背。


  黄少天让过长的刘海挡住自己的脸,然后抓起一张纸帮叶修把嘴擦了。擦完以后他乐呵呵地把手放在女主持人肩膀上,不着痕迹地带着她往休息室外走:


  “诶主持姐姐你也吃差不多了哈,我们这边也收拾收拾准备迎接试镜会开始,你老采访我们公司的也不好,再去别的公司采访一下吧哈哈哈哈不送了啊!”


  主持人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叨扰了许久,就带着摄影大哥闪人了。黄少天站在休息室门口跟电视台摄影组挥别,刚刚准备返身回休息室的时候,刘皓就过来了。


  哦,王杰希跟刘皓一组,这间休息室也是刘皓的休息室。


  黄少天没什么表情地看了刘皓一眼,为了让刘皓进屋往左边让了一步,刘皓刚好也往自己的右边也就是黄少天的左边让了一步,两人同时一愣,黄少天再往右边让,刘皓也同时往另一侧让过去,结果两个人又是互相挡着了。黄少天扯了扯嘴角,直接退回了屋里,这才让刘皓进来。


  荣耀众还在吃早饭,饭香溢了一屋子,然而刘皓一进屋,气氛瞬间就尴尬了。这一屋子人,除了叶修和苏沐橙,刘皓都祸害了个遍,然而刘皓自己也遭到了报复,现在他微博底下到处都是冷嘲热讽话里话外攻击他是心机婊的,粉丝也一下子掉了不少。


  他驻足看了一会儿,肚子突然没出息地叫了一声,他自己都感觉到了羞耻,但是荣耀众没有一个人给他正眼。


  无视,即是最大的轻蔑。


  刘皓把胸口翻涌的所有怒气化作一个轻轻的“哼”,陈夜辉此时也拎着他的包从后面进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到休息室里面一点的位置,陈夜辉拿出一个商店买的肉松面包递给刘皓,刘皓撕开包装恨恨地咬了一口。


  难吃。


  


  


  


  


  试镜会第七天所谓的跟前六天有的“小小的不同”,是好莱坞导演请来的两位特别顾问。


  现在的试镜模式都是对戏模式,即试镜艺人抽签抽考题时会和一至两名其他同组艺人共同完成同一个剧本中的情节,而这两位特别顾问也会像艺人一样被编入抽签名单中,也就是说,从第七天开始,艺人们将有机会和真正好莱坞水准的顶尖演员对戏考核。


  这两位特别顾问是谁呢?


  大家都猜测有可能是导演组直接从好莱坞带来的某两位演员,但是好莱坞的演员是很忙的,哪里有档期随随便便来中国,有这个时间他们演个广告都挣几十万美金好吗?


  所以说……人在中国,有档期,还能入了好莱坞导演的眼的……


  在有了心理准备之后,再看到罗伯特左手韩文清右手叶修地站在试镜会会场舞台上的时候,大家也就都不吃惊了。


  试镜演员数量缩减到100人以后,今天的试镜轮数也有所变化,由以前的每天四轮变成了今天的一天六轮,上午三轮,下午三轮。六轮试镜,在抽到跟特别顾问对戏没有重复的情况下,将有12名艺人有机会跟叶修或者韩文清对戏,这几率还是不小的,而且叶修还跟好莱坞导演特别提出,为了避免不公平现象的发生,他申请将荣耀全体五名试镜艺人跟特别顾问对戏的资格剥夺,罗伯特也同意了,下面的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和周泽楷本来因为又有机会跟叶修对戏还都挺高兴的,结果转眼间就被叶修泼了一脑门子的冷水。


  试镜会进行了这么多轮,大家也熟知好莱坞给提供的考题剧本的尿性,爱情戏,友情亲情等感情戏,动作戏和其他类别的戏种经统计比例大致是5:2:2:1,也就是说,叶修跟别人对戏,还抽到爱情戏的剧本,概率实在是太大了。


  这怎么得了!


  就叶修那演技,跟别人演个爱情戏,那还不得把人的魂儿都嗷嗷地勾走了?


  这不是他们脑补过度,以前真的有这种事发生过。叶修曾经在一部电影里跟另一位女演员演男女主角,剧中感情纠葛,后来男女主角还是在一起了。电影戏份杀青之后那位女演员也没能出戏,对叶修各种示爱甚至死缠烂打,都闹到媒体上去了。


  所以说,自己喜欢的人魅力太大实在是让人纠结。


  忐忑不安中带着点小期待,各位试镜艺人在自己组别的抽签处抽了今天第一轮的考题,然后到工作人员处去登记。孙翔抽完签突然一阵尿急,也没看自己抽的啥签慌慌忙忙地就跑厕所去了,他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登记已经完成了一大半,韩文清被一个不知名小娱乐公司的一名演员给抽去了,但是特别顾问叶修的名字后面还一直是空的。


  工作人员在台上拿着扩音器喊:“请各位看一下手中的考题剧本签,哪一位抽到了和叶神的对戏,请尽快到工作人员处登记!”


  同样的话工作人员喊了三遍,一直没人吱声。孙翔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然后他把自己的剧本册拿出来一翻——


  “卧槽!”


  跟第四五六天的公开试镜一样,这第七天里有特别顾问参与的对戏也都是公开进行,可以任媒体随便拍个够的。孙翔像是拿着一锅就要溢出来的脏水一样小心翼翼地端着自己的剧本册往登记处走。登记处,叶修已经半靠在桌子那边等了,看见是孙翔他还挺诧异的:


  “孙翔同学,怎么是你啊?”


  孙翔一边把自己的报告卡交给工作人员一边斜眼看叶修:“怎么就不能是我?你有意见?”


  “不不不,我可没有。”叶修赶紧摆手,这傲娇后辈炸起毛来可是挺难哄,“但是小同学啊,你看剧本了吗?”


  “啊?”孙翔愣了一下,他一翻开剧本册扉页就看到上面写着“此剧本与特别顾问②共同完成”,卧槽一声就赶紧合上了,也没仔细翻,这会儿听叶修一说他才想起自己压根连要演啥都不知道。他把剧本翻开又抬头瞅了一眼叶修,后者正以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奇妙眼神盯着他,他再一低头,看着剧本上写的那些字,差点把剧本给扔地上。


  这……这这这特么什么玩意儿??


  俗套的壁咚强吻戏码,被咚的女主是机车装不良少女,咚人的男主是正直刚毅小警察,然而分给孙翔的角色,是那个女主角。


  孙翔嘴角抽搐,心里想着凭什么我演女主角?怎么也应该是叶修演才对啊!


  等等,我槽点好像不太对?


  孙翔还没等继续他的吐槽,就被一左一右出现在身后的工作人员给拖下去了。孙翔极力反抗,要求重新换一个剧本,这连性别都不对的角色根本就没法演。叶修乐呵呵地说:


  “小同志,还是太嫩啊,反串是演员的必备技能你不知道吗?”


  孙翔整理了一下被工作人员粗暴对待后起了褶子的衣服,耳朵尖子有点红。他对叶修说话,但是眼神乱飘不敢直视对方:


  “那凭什么是我反串不是你啊?”


  叶修又是一乐:“因为考的是你不是我。”叶修冲那两个工作人员一扬下巴:“带下去!”


  两位工作人员得令,抓着孙翔就往更衣室那边走。跟特别顾问对戏也是要公开的,自然是需要换一身衣服,尤其孙翔还这么不幸抽到了一个反串角色,要好好地化一场妆才行。


  第一轮试镜进行得差不多了,韩文清和另外那个演员的公开试镜也结束了。那个跟韩文清对戏的演员堪堪拿到8.6分,实在是因为他被韩文清的气场压制得太过了,实力完全发挥不出来。其他的艺人这才感觉到,好像跟特别顾问对戏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黄少天和周泽楷此时都已经结束了各自的第一轮对戏,分数都还很理想。他们跟着一大群其他艺人和媒体聚集到了会场正中央那块公开试镜的场地,此时那块场地上已经摆放上了场景板,监狱栏杆横横竖竖,颜色喑哑灰暗,看这场景就知道故事走向不会是啥轻松正直的风格。


  叶修一边整理戏服一边从拦着幕布的后台走出来的时候引起了一大波议论。


  警帽死不正经地歪戴在脑袋上,一身漆黑警服却干净利落整洁,从手肘向下用皮制袖带绑紧,束出修长手臂的形状。黑色裤子收入同色靴子里,那靴子的底特别高,粗估大概有7、8公分的样子,把人整个拔高了一大截。叶修扫视了一圈周围这些惊呆了的小伙伴,从腰间取出了手铐用食指不紧不慢地转着,还冲下面的人勾唇一笑一个媚眼儿比了个耶。


  “Peace.”


  媒体们又都疯了。叶修退圈以来一直刻意从公众视野中淡化出去,出镜率简直是少得让人抓心挠肝,四个月来也就上了四五次报纸,这么低的曝光率对于影帝来说简直是不能想象。这次好不容易叶修给国际友人面子,人家邀请他来当特别顾问他不能推脱,媒体们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拍他个盆满钵满,而且叶修穿上警服这身扮相……确实帅啊……


  周围的各种长枪短炮都在咔嚓咔嚓放白花,片片白光落在正在低头给自己带上皮手套的叶修身上。黄少天自从叶修出来的那一刻就看呆了,他旁边的周泽楷反应倒是很快,直接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咔咔一顿拍,各种角度各种距离。黄少天大吼一句我靠周泽楷你犯规然后马上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他刚把手机拿出来还没拿稳,后面记者就挤了他一下,他就把手机给摔地上了。


  黄少天弯腰下去捡手机,手差点没被女记者的高跟鞋给踩碎了。等他站起来的时候,下巴差点把地面砸穿了。


  从后台又绕出一个人来。机车皮衣铆钉的外套,连指手套,七分破洞牛仔裤和矮靴。耳朵上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堆耳钉,鼻子上有鼻钉,嘴上还有唇环,不过一看就是吸铁石夹上的那种。这人妩媚的波浪卷发披肩,脸上还抹了个十分有韵味的烟熏妆,妆容偏柔,但是仍然遮不住英气。这看上去是个帅气的女孩子,可是仔细看清楚“她”的脸的时候,黄少天差点咬掉舌头——


  那不是孙翔吗???


  周泽楷也呆了,跟黄少天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深深的疑惑和惊诧。这时终于结束第七天第一轮考核的喻文州也从人群后头挤过来,看着黄少天和周泽楷四目相对无语凝噎的样子,然后再看一眼台上,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孙翔这是抽中了和前辈的公开对戏?”


  周泽楷喉咙干涩:“应该是。”


  喻文州没有再回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瞅着台上。叶修提出不让荣耀的他们五个参与和特别顾问的对戏是为了避嫌,这个喻文州懂,但是他不会像黄少天一样叨叨叨地嘟囔一堆表达不满,也不会像周泽楷似的整个人都蔫下去那样表达失落。


  说话间王杰希也终于跟大部队汇合了。他对喻文州说:


  “叶修这第一次公开试镜就抽到了嘉世的艺人,该不会又是某人从中作梗?”


  “不会。”喻文州抱着手臂,一手摸着下巴。“刘皓现在孤军奋战,他能不能保住自己还是个问题,估计暂时没有精力对付我们,而且他也没有门路。”


  王杰希点点头表示赞同,顿了一会儿又说:“刘皓没有门路,那陶轩呢?”


  喻文州转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才说:“陶轩倒是有可能……他这是要擒贼先擒王?但是实际上我不觉得孙翔能对前辈造成什么威胁。”


  王杰希看着远处舞台上正在最后看一遍剧本的孙翔眯了眯眼睛:“他对叶修是没威胁,对我们就不一定了。”


  喻文州笑了:“魔术师的预言?”


  王杰希摇摇头表示他也说不好:“先看戏吧。”


  虽然说让孙翔演个女性角色,但是好歹试镜会这帮导演和工作人员还没有太不人道,没有把孙翔打扮得太夸张。叶修穿上故意被加厚的靴子之后比孙翔看上去还要高上那么一点,而且叶修本来气场就强,不特意收着气势的时候也能震得周围人仰马翻,这两下一对比,185的孙翔居然被衬得弱气了起来。


  孙翔要跟叶修试的这幕戏是警察要没收不良少女带的违禁药物,少女一口咬定自己根本就没有,警察不相信,两人争执不下少女出言不逊骂了警察一顿之后警察就把这个刺猬一样的少女推到墙上强吻一通。


  这剧情好捂脸……


  孙翔把剧本扔出去,剧本在天上翻出花一个抛物线砸向经纪人,经纪人手忙脚乱地接过。孙翔深吸了几口气做了最后的心理建设之后,向考官示意他已经准备好了。


  叶修整个人气场一变,突然变得紧张锋利起来。他看向对面那个打扮得乱七八糟的人——这家伙天天揣着违禁品呼朋唤友地到吧里去high,不过侥幸几次没被抓,还有恃无恐是怎么样?


  “把它给我。”警察说。


  孙翔入戏也很快,何况是跟叶影帝对戏,他一下就忘掉了自己是在扮演一个少女的尴尬感。他退后两步,右手不自觉地去摸自己的裤兜:“什么?我什么都没有!”


  警察眉头一皱,似乎被少女这非暴力不合作的姿态给惹生气了。他上前两步,直接把手伸进了少女的裤兜里。少女死死捂着不让碰,警察力气也很大,两边较起劲扭做一团,嗑药嗑high了的少女情绪有点歇斯底里,一边咒骂着一边蓄力,然后狠狠地把警察推开了。


  “你他妈的!他妈的滚开离我远点!”


  剧本是英文,为了违和感不那么强烈叶修和孙翔也都用英语对话。两个人的口语没有任何障碍,孙翔这句“Fuck you,fuck off”气势磅礴地一出来,连旁边的导演都没准备,给吓了一哆嗦。


  一身市井气的女阿飞孙翔还在这边口出污言秽语地骂,从小在红灯区长大的她精通各种泼妇骂街,有些带有挑逗意味的字眼也撩到了血气方刚年轻警察的神经。警察终于在她的脏话中恼羞成怒,于是只见叶修突然皱起了好看的眉毛,啧了一声。


  “Little bitch,let me tell you how to speak English.”


  中文版的剧本是“小丫头,嘴真厉害”,但是这个翻译显然没有原版带劲儿,于是叶修和孙翔当时商量商量就都同意用了原版。接下来叶修按着孙翔的胸骨一把把人推到了场景板的墙上,然后在里三层外三层少说三四百人的惊呼声中吻了上去。


  黄少天自己还没等咬牙切齿,就感觉肩膀一痛,回头一看,周泽楷把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盯着舞台目露凶光。


  王杰希脸色很一般,喻文州在一边说:“这种戏码也能往上来?谁选的剧本?”


  “不知道。”王杰希说,“国外电影一般开放得多,那个罗伯特导演又是向来没什么节操的,再说其实这种戏码……还算正常,毕竟孙翔反串演了个女角色。”


  然而此时,在舞台上被四个人扎小人儿的孙翔过得也非常难受。之前他跟叶修在台下说好了亲那下借位就好,谁知道叶修真亲啊!孙翔被叶修按着胸口推在墙上,后背很凉,口腔被叶修攻占掠夺着,脸连带着整个脑袋都很热,热得快炸开了。这冰火两重天的煎熬让孙翔非常痛苦,但是此时显然是绝对不能出戏,不然他这轮试镜的分数就很危险了,而且在演这种吻戏的时候突然把人推开,谁知道那些媒体会说什么东西出去……


  叶修咬了一下孙翔的舌头提醒他专心,孙翔回神然后马上按照剧本继续演了下去。其实除了考官导演组和有意观摩学习一下影帝演戏的艺人,其他人对叶修和孙翔下面演了啥基本一点都不关注了。黄少天一身杀气冰冷生人勿近,喻文州从后面拍了他一下,他一回头眼睛里的杀气把喻文州都给吓了一跳。


  “少天,那只是演戏。”喻文州安慰道。


  “我知道。”黄少天说,“可是演戏也……我跟老叶对戏的时候老叶都没主动亲过我呢,孙翔为什么这么好运气啊我靠靠靠靠靠……”


  黄少天心情一郁闷,话都可见地少了很多。喻文州想说他跟叶修对戏的时候叶修主动亲过他,但是想一想还是别刺激黄少天了。


  孙翔那边戏份已经结束了,考官给他9.8,其实他可以拿10分的,但是他被叶修强吻的时候中途走神了一下下,这0.2就是这么扣掉的。他下场之后狠狠地用手背擦了擦嘴又喝水漱嘴,一边把头上假发扯掉一边恶狠狠地瞪叶修,被瞪的人坦然摘掉警帽,他被汗水打湿的刘海让帽子给压得紧紧贴在了脑门上。


  叶修把手插进自己头发里往后拢,几缕发丝从他的指缝间支楞出来,前方露出他带着汗珠的光洁额头。孙翔在一边看得有点呆,叶修注意到他的视线回看,孙翔马上又摆出那副恶狠狠的样子。叶修对他笑了笑:“我真伤心,你有没有那么嫌弃我啊?”


  “我很嫌弃你!”孙翔马上回答。“不是说好了借位吗?你居然占我便宜?”


  叶修差点笑喷了,他一边解戏服扣子一边说:“孙翔小朋友你还是大男子汉吗?只有小女孩被亲了才是被占便宜呢。再说了,我这么认真负责的特别顾问,怎么好意思做借位那么没品的事呢?”


  孙翔还是一脸纠结。他把耳朵上夹的鼻子上贴的嘴唇上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道具全都卸下来,然后又找了张纸把脸上的浓妆随便擦了擦。叶修已经把戏服都换下来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他走到更衣室门口把门把手压下来,然后回头又看了一眼孙翔。孙翔看着叶修的眼神复杂,叶修看他好像还是很介怀的样子,就安慰他说:


  “你别介意了,反正是演戏嘛又不是真的,当这么多年演员这个弯儿还转不过来吗?走了啊。”


  说着,叶修把门开开,走了出去。


  孙翔看着随转轴慢慢转动的门,想着叶修刚才说的话,突然觉得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到底是为什么啊。


  


  


  


  叶修思考了一下,刚才自己跟孙翔演了那么一出戏,现在肯定去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或者王杰希的休息室都不安全,那么去苏沐橙的休息室?不,自己能想到的,喻文州和王杰希肯定也能想到,说不定他们现在全都在苏沐橙的休息室守株待他,算了,还是先找个地方猫起来,把上午剩下的两场试镜过完,中午吃饭的时候再和他们会合吧,估计那时候他们的醋味儿就该挥发了。


  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王杰希现在都集中在苏沐橙的休息室里,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苏沐橙拿了一包恰恰在嗑,分给几个人,几个人都摇头。黄少天时不常地瞅一眼门口,但是人始终都没有来。


  安静了一会儿喻文州才说:“我觉得前辈可能是想到咱们都在沐橙这里了,所以才故意不来的。”


  王杰希也点点头说:“我也同意。都散了吧,大家还要准备第二轮试镜,中午吃饭的时候不怕叶修不出来。”


  周泽楷思虑良久才抬头问:“孙翔……哪个组的?”


  黄少天眼睛一亮:“我那组的。”


  周泽楷把手非常郑重地搭在黄少天肩膀上,黄少天嘶了一声,周泽楷搭肩那个位置正是他刚刚把对孙翔的怒气发泄在黄少天身上掐的那个地方。黄少天刚想骂一句周泽楷你大爷,周泽楷就十分认真地问:“能虐了吗?”


  这时候说不能不就不是爷们儿了吗!黄少天拍着胸脯说:“当然能了,交给我吧!”


  王杰希在一边幽幽地说了一句:“那你首先得能跟他抽到一组对戏。”


  黄少天仰在沙发上,泪流满面地捂上了脸。


  


  


  上午的三轮试镜也全部结束了,叶修后来作为特别顾问的两轮对戏也没抽到什么认识的人,并且也没有抽到和孙翔那种特别作死的戏码,但是临近午饭的第三轮又抽到的一个戏是和一个女演员对告白戏。这剧本是法国人写的,台词简直浪漫得一逼,叶修那演技又会让人觉得这告白简直真得不行不行的,仿佛下一秒他就要跟那个女演员去民政局扯证了一样。


  叶修本来计划着等那帮人的醋味淡一淡中午就可以和他们一起吃饭了,结果这么一来他更不敢了。他蹲在男厕所里苦逼兮兮地给沐橙打电话,从来都站在他这边的苏沐橙这回学会明哲保身了,华丽转身卖哥哥小能手,她在电话里跟叶修说她中午要和楚云秀一起出去吃饭,叶修说那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吗?


  苏沐橙迟疑着,然后电话突然被什么人抢去了,那边传来一个高贵优雅的女王音:


  “叶修我警告你别来啊,你要是敢来,要么请你吃高跟鞋鞋跟,要么吐你一脸,你自己选。”


  叶修哭笑不得:“秀姐我错了,您二位小主慢用,小的不叨扰。”


  “算你识相。”楚云秀扔下这么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楚云秀把手机还给苏沐橙之后拿起自己的高脚杯晃了晃,里面的红酒在杯壁上挂上鲜红透亮的浆。她抿了口酒才问:


  “你干嘛非要我帮你拒绝叶修啊?其实我现在看他没那么反胃了,这都多久之前的事了。”


  苏沐橙用叉子叉了一片生菜叶蘸着千岛酱吃了,嚼得嘎吱嘎吱:“嗯……我就是想让他跟他们多相处一下嘛,他老往我身后躲我也蛮着急的。”


  楚云秀撇撇嘴:“瞎操什么心。”


  苏沐橙微微笑了笑:“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叶修,我已经没什么可以操心的人了啊。”


  

  










其实远远没有到我想刷的剧情..

咬吸管是之前某个姑娘安利的一个梗,我回经纪人之前的s去找这位姑娘但是……s太多了我放弃了。

于是那位姑娘请你自己站出来。

评论(171)

热度(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