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38(娱乐圈paro HE)

曾经把夜熬穿的我觉得两点发文很早了。

某人上线预警。







  Scene38


  下午


  ——小周,我再也不想跟你pk第一视角枪战类游戏了,我服了。


  ——前辈也很厉害。


  ——我是真老了,哎……


  夜里


  ——小……哈啊——小周!!嗯!我再也……再也……哈……哈……不想跟你pk枪……啊枪战了……服了……


  ——前辈也很厉害,都吃进去了呢……


  第二天


  ——我是真老了,靠腰好疼嘶——


  Action!


  


  


  


  


  跟周泽楷的心情正相反,王杰希和喻文州都有些失落,只不过这些失落隐藏得极好,没有表现出来罢了。提出10分请吃饭的喻文州觉得自己算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他知道王杰希有一个10分,本来以为差不多有五成的几率把叶修拐了单独吃(yue)饭(hui),但是在周泽楷身上却是失算了,以至于让人白白捡了便宜。


  但是叶修这一请周泽楷也算是断了自己的退路,他之后必须一碗水端平把每一个得10分的人都请到,只不过是个顺序的问题。


  既然都会请到,那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可被周泽楷拿到了单独约会首杀,还是有点不爽。


  扯上叶修的事,任他们是再怎么睿智清明的人都会纠结,没救了。


  其他这些人一看也没自己什么事,就赶紧退散了,会议室里剩下叶修周泽楷和江波涛。江波涛决定不当电灯泡,于是顺嘴胡扯了个理由就先行告退,走之前还体贴地把车钥匙留下了。叶修看着被江波涛关上的会议室的门,觉得江波涛这助攻也真是太拼了。


  周泽楷腿伤还没有好利索,走路慢,叶修也不催他,就陪他在走廊里慢慢地挪腾。走廊窗外照进来的暖橙色夕阳把两个人的影子拉扯成长长的两条,因为光线角度的关系两个影子相互依偎在一起,摇晃着,好像永远都不会分开。


  两个人下到地下停车场,周泽楷本来还要跟着叶修去找车,叶修却揉了一把他的脑袋说:


  “我去把车开过来吧,你站在这儿等我。”


  叶修说完转身离去,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背影,满脑子都在一遍一遍重复回放叶修那句“你站在这儿等我”。


  前辈,我站在这儿等你,我一直等你。


  叶修把车开过来之后周泽楷坐到了车后座上,叶修等周泽楷坐稳了关上车门之后启动了车子,笑问他说:


  “小周你怎么不坐到副驾驶这边来呢?副驾驶下面空间大,你的大长腿放在下面还舒服点。”


  “嗯……”周泽楷没否认叶修的观点,他想了一会儿才说:“后面就很好。”


  其实主要是后面方便偷看。


  后视镜的角度刚刚好足够周泽楷从后座看到叶修的眼睛。叶修开车的时候眼神一直很专注,他盯着路面的时候的认真,他观察过路其他车辆和行人的时候眼神的灵动,还有他等待信号灯的时候的期待,周泽楷可以通过后视镜尽收眼底。而且周泽楷坐在副驾驶后面的位置上,通过他这个角度,也可以看见叶修的侧面——被光晕得有些模糊的额发和睫毛,挑起的唇角,脖颈向下,包裹在衣袖里的修长手臂,骨骼轮廓明晰的右手虚放在操纵杆上……


  眼睛好看,鼻子好看,嘴好看,胳膊好看,手也好看。


  哪儿都好看。


  苏格拉底说你如果真的爱上一个人了,那他放屁都是香的。这话说的就是周泽楷。


  叶修开车的时候偶尔也会看后视镜,而每次看后视镜的时候,视线总会和周泽楷撞上。周泽楷被撞破在偷窥的时候也并不躲闪,而是在后视镜里冲着叶修甜甜一笑,帅得叶修都踩不住离合了。叶修在想,他这也算是跟周泽楷出来约会了,可是这是个什么鬼的发展?虽然之前跟沐橙说过要顺其自然,但其实叶修真的不清楚跟这帮人能顺出怎么个自然来。


  叶修曾经试图用“我们现在的身份地位不适合在观众眼皮子底下谈恋爱”为理由拒绝韩文清,然而事实证明这对韩文清好像没什么卵用。叶修试着把这个理由代入黄少天喻文州周泽楷和王杰希,脑内了一下每个人可能做出的回答,然后悲剧的发现这个理由对每一个人好像都没什么卵用。


  也就是说,这些人的追求和每天的抱搂啃亲摸舔蹭,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去了。


  叶修在后视镜里瞅了一眼周泽楷,心有戚戚焉。






  叶修载着周泽楷来到了一家规格很高的饭店。饭店在大楼28层,电梯一开两侧八名服务生齐齐鞠躬欢迎光临,周泽楷被吓了一跳差点摔,好在叶修扶住了他。这种规格的饭店通常都是需要提前一周甚至半个月预约的,然而叶修今天请周泽楷吃饭只是一个临时起意的意外,根本没来得及预约。叶修从兜里摸出一张黑色的卡交给大堂经理,然后他左右看看确认好像没有人注意这边,就把墨镜往下移了一下露出个眼睛,大堂经理一看见叶修真容猛地抽了一口气,叶修赶紧把食指竖在自己嘴前示意他别声张。


  “我今儿就带朋友来吃个饭,你别告诉那谁啊,谢谢你。”


  服务生迅速给叶修和周泽楷安排了包间,一个带路的服务生已经面带微笑站在那里等了。叶修抓过周泽楷作势要走,大堂经理却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那个,大sh——”


  “Shhhhhhh!!!”叶修嘘他,大堂经理就闭嘴了。他站在那里目送叶修带着一瘸一拐的周泽楷远去,心里纠结万分。


  这两位主子,一个交代了如果另一个出现马上回报,另一个就拼命捂着不让告密,俩人还都是他惹不起的,到底怎么办啊!大堂经理泪目,你们兄弟俩要算账能不能别夹着一个无辜的小人我,我招谁惹谁了啊?!


  叶修和周泽楷落座,服务生体贴地备上了两套菜牌,展开到第一页放在周泽楷和叶修面前。叶修随手翻翻说:


  “小周有什么想吃的吗?随便点,反正不花钱。”


  不花钱?周泽楷愣了一下,这是什么节奏,这家饭店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一顿饭下来普通人半年的工资可能就没了,叶修居然说不花钱?这是要带自己吃霸王餐吗?


  但是旁边那位等着二人点菜的服务员好像没有对此提出任何异议。周泽楷翻着菜牌觉得那些菜色自己看着都眼花,更别提点了。他把菜牌往前一推:


  “前辈点。”


  叶修无奈:“小周,是我请你吃饭啊,当然要挑你喜欢吃的点,我点的话点到你不喜欢的怎么办?”


  周泽楷摇摇头,非常郑重认真地说:“前辈点的,都喜欢吃。”


  这……好吧……再互相客气下去也没有意义,而且叶修也饿了。他翻了几页菜谱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飞快地点好了菜,服务员收了菜牌冲两人礼貌地一鞠躬,一看幅度就知道训练有素。


  “您的菜会尽快上齐,请稍候。”


  服务员走了之后,周泽楷想了想,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前辈,这里很贵。”


  叶修拿过泡着茉莉牙尖的茶壶给周泽楷倒上,一边说:“没事,反正是我请你,你又不花钱,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不用花钱,别有心理负担。”


  周泽楷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茉莉花茶本来就有一种花朵的清甜在里面,再加上这杯茶是叶修给他倒的,他感觉简直像喝了一口蜜一样。茉莉花香香的,茶水热气的氤氲下坐在对面的叶修身影更朦胧了,周泽楷脑子一抽就来了一句:


  “你是我的。”


  “啊?”


  周泽楷放下茶杯指着被子里漂浮的茉莉花瓣:“花语。”


  还有这花语呢……叶修嚼着自己嘴里的茉莉花,想着那个花语,被周泽楷盯着,觉得这包间里温度是不是调得有点高。


  周泽楷为了不冷场也在努力找话题,他记得黄少天跟他显摆过叶修曾经有那么三两个月以每周一次的频率请他和喻文州两个人在街边大排档撸串,周泽楷也觉得朋友吃饭的格调应该是这样的,在这种高档餐厅还是太拘谨了。于是他试探性地问:


  “前辈我们为什么不去撸串?”


  叶修听到这个问题就笑了:“大排档那种地方你不觉得不安全吗?或者你还想被我背着跑一次躲避粉丝的追杀?”


  不提背着跑还好,一提那次公园大逃杀,周泽楷就想起那次发生了多么羞耻的事,然后从脖子开始往上红。周泽楷一紧张一尴尬就会有点不知所措,菜又都没有上,于是只能不停地喝水。喝水喝着喝着就很想上厕所,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地表达要去如个厕的意愿,并且表示自己一个人没问题,手表带也不会勾到裤子,然后才一瘸一拐地挪出包间向厕所进发。


  周泽楷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看见叶修正站在大厅里跟刚才那个大堂经理聊天。是因为自己上厕所时间太长了所以等不及了吗?周泽楷一想这个饭店这么安静大声喊前辈的名字是不是不太好,所以就只能一步步地往那边挪。叶修说话的时候抬头看了周泽楷这个方向一眼,周泽楷还以为前辈看到自己了应该就会停止跟大堂经理聊天然后走过来了吧?然而叶修却连表情都没什么变化,接着跟大堂经理说着话,就像没看到周泽楷一样。


  诶?


  周泽楷眨眨眼睛,前辈怎么了?生气了吗?


  叶修跟大堂经理说完话,转身就走进了另外一个包厢。周泽楷猜想叶修可能是在这饭店遇见什么熟人了,于是他打算先回到包厢里去等前辈回来。等他再一步一步地挪回包房的时候,一开门就被饭菜的香味糊了一脸,叶修正在拿着勺子盛汤给他。


  “小周你终于回来了,快坐,菜都上来了,这个黑鱼煲很不错的,你尝尝看。”叶修说着把刚盛好的碗推给周泽楷,周泽楷看着叶修,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前辈到底是怎么绕到自己前面先进了包厢的啊……


  周泽楷想着这个问题脑子就有点走神,用勺子舀起一勺热汤也没吹就吃进嘴里了,结果烫得他生理泪一下就出来了,万分之一秒的考虑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咽还是该吐,叶修已经从那边站起来探过身子,用虎口掐开周泽楷的嘴,然后往里吹气。


  周泽楷:!!!!!!


  叶修吹完了之后还问周泽楷:“还烫吗?”


  周泽楷摇头的速度那叫一个快。


  后来周泽楷想想,其实自己应该点头的。


  叶修看周泽楷烫着了就把人嘴掰开给吹舌头这个举动其实也是下意识的。苏沐橙也是猫舌头,经常被烫了以后就可怜巴巴地扯叶修袖子让他帮着吹,跟苏沐橙血脉相连的某人也是一样,只可惜后来叶修再也没机会帮他吹了。


  叶修坐回自己的座位之后,看着周泽楷的脸已经跟调料碟里那抹红油一个颜色,才觉得自己似乎是有点不妥。毕竟周泽楷喜欢自己,对他做这种动作,有可能会被这个认真的孩子当成一个信号或者一种暗示。


  叶修为了掩饰尴尬轻咳了一声才继续吃东西。他看着自己调料碟里的几滴浮在汤水表面的油,中间那滴最大,旁边几滴小的都在向中间那滴靠拢,慢慢靠近,靠近,然后就和中间的油滴合并成一个更大的油滴,最后,所有的小油滴都和大油滴合体了。


  叶修用筷子尖儿扒拉了一下那滴油,那滴油又重新分成了两滴油,叶修笑笑,笑意复杂。


  对于喜欢自己的这些孩子,哦或许还要加上一个已经不算孩子了的韩文清,叶修一直采取的都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态度,这么一想,叶修觉得自己好渣。他不主动是因为没有真的死心塌地地爱上谁,不拒绝是因为怕伤人心,可是这么一直吊着这五个人,没什么表示,不靠近也不远离,叶修觉得这并不好。


  只怕如果一直这么下去,等到真的跟这五个人中的某个人定下来了的话,其他人都会很痛苦吧。


  既然不能答应索性也不要给任何希望,长痛不如短痛,叶修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想着他们面对着自己的时候或温柔的,或认真的,或恋慕的,或期待的笑容,这让他怎么舍得伤害他们呢。


  叶修简直开始唾弃这个又圣母又白莲花的自己了。


  诶?沐橙小说里的属性是这么说的吧……改天去问问看。


  


  


  隐藏情绪方面,叶修也是绝对的高手。他把心中的那点纠结和负能量伪装到周泽楷完全察觉不出,然后跟周泽楷高高兴兴吃完了这顿饭。


  周泽楷望着空盘子空碗还有点意犹未尽,实在是没想到一顿晚饭过得这么快,或许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跟喜欢的人呆在一起时间总会过得快吧。


  看着周泽楷一脸留恋,叶修忍不住逗逗他:“小周你没吃饱啊,再来点儿?”


  说着叶修就伸手要去拍传唤铃,周泽楷连忙眼疾手快抓住了叶修的手。


  “来不了了,撑。”周泽楷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略微有点鼓起来的肚子,叶修噗嗤一声就乐出来了:


  “老板这西瓜挺熟啊,多少钱一斤?”


  周泽楷摇头:“不要钱。”他想了想又说:“倒找钱都行。”


  叶修最后喝了一点茶水漱口,擦了擦嘴说:“吃差不多了那咱俩就走吧。”


  两个人确定没什么落下的东西了,就一前一后从包厢里出来,叶修一边说着话一边跟周泽楷走过走廊,在走到走廊和大厅转角的时候,叶修稍微迈出了一步,刚要往前继续走,结果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卧槽一声飞快地退回了走廊里面。


  “前辈?”周泽楷疑惑,不知道叶修这是怎么了,突然像见到仇家了似的。他往外抻头看了一眼,也没谁长得像前辈的仇家啊,大厅里不就大堂经理,几个女服务员,还有前辈……等会儿!?


  前辈?


  周泽楷定睛细看,那不是前辈吗?然后他又看了看身旁的叶修,那这个又是谁?


  不对!周泽楷觉得自己有点凌乱,自己身边这个肯定是前辈,那大堂经理旁边的那个又是谁?这么一想,刚才上完厕所回来的时候看见的那个“叶修”可能是因为距离太远光线也不充足就认错了,回想一下,那时候看到的“叶修”可不是满身的违和感吗!


  “前辈?他是……?”


  “冤家。”叶修答,“你帮我看着点,什么时候他视线不往这边瞅了你知会我声,我好跑。”


  “……哈?”周泽楷估计这应该是前辈的双胞胎兄弟什么的,但是,哪有用“冤家”来形容自己的兄弟的啊?不都说双生子一般感情很好吗?一见面就要跑是干嘛啊?


  不过叶修说的话,周泽楷还是照做的。他从墙角后面探了个头,然后飞快地缩了回来。


  “前辈,他往这边来了。”


  “到哪儿了?”


  “马上就转过来了。”周泽楷小声回答。


  “……”叶修回头看了看走廊,其他包间都锁着门,他也进不去,这条走廊里也没个卫生间什么的,看来是无处可逃了。


  只是这家伙今天为什么想起来巡店了,一般不都是月末巡吗?难道老马出卖我?


  叶修来不及考虑太多,转角后面皮鞋摩擦瓷砖地面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叶修一把扯过周泽楷把自己完全缩在对方身影的笼罩下,然后在人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恐的目光下,一只手揽住了周泽楷后背,另一只手扣住了他的后脑,自己直直地贴了过来,然后在嘴唇和周泽楷还有两三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周泽楷浑身僵硬,动都不敢动了。


  叶修口唇呼出的热气喷在周泽楷的嘴唇上,气息很稳,看来他也并不是害怕。周泽楷知道叶修也许就是想拿自己当个障眼法,这就跟盯梢警察伪装情侣的原理是一样的,如果发现一对恋人在亲密,正常人都是应该自觉回避的。转过来的这位仁兄很显然也是个正常人,想必是看到了一对恋人正在如胶似漆干柴烈火,他脚步滞了一下,然后赶紧转身离开了。


  叶修把自己隐藏在周泽楷身下,周泽楷又是背对着转角,只能凭借声音来判断人走没走。大概过了两三分钟还没动静,那估计就是真的走了。


  叶修这才放开周泽楷,后者感受到了浓浓的失望,他本来还以为可以白赚一个前辈主动送上门来的吻来着。


  叶修拍拍周泽楷肩膀:“小周,你再帮我看看他走了没?”


  周泽楷再抻头一看:“走了。”


  叶修点点头:“太好了,那咱们也走吧。”


  叶修刚一拉着周泽楷走出走廊的阴影,就从极近的地方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


  “混账哥哥,你终于肯出来了?”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突然出现也够吓人的,周泽楷的心是稍微有点蹦,叶修扭头看着抱着手臂靠在墙壁上的自家弟弟,半晌无语。


  周泽楷看一眼叶修,再看一眼那个跟叶修长得极像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发现他们两个虽然长得一样,但是气质截然不同,即使穿着一样的衣服,一眼还是能分辨开的。叶修沉默一会儿之后才说:


  “叶秋你现在可以了啊,都会利用死角了,不愧是被我虐着长大的。”


  叶秋气,指着周泽楷说:“混账哥哥你才是很可以啊,好久不见你让我看见啥东西?你说,你刚才跟这人在干啥?”


  叶修耸了耸肩:“小周眼睛里进沙子了,我帮他吹吹。”


  叶秋无力地捂住了眼睛,我说哥,你连借口都想不到个好一点的吗?你要吹沙子站在光线那么暗的地方吹?再说室内哪有沙子给你往眼睛里掉?你就是说眼睫毛掉眼睛里也比沙子进眼睛要可信多了好么?


  周泽楷还是一脑门问号,显然刚刚叶修叫出的那句叶秋让周泽楷很疑惑。叶修一手拉周泽楷一手拉叶秋,把两个人的右手强制性地塞到一起。


  “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小周,这是我弟叶秋,叶秋,这是周泽楷,我一个后辈,演戏的,你看过《轮回千年来爱你》吗?”


  周泽楷很礼貌地冲叶秋一点头:“弟弟好。”


  谁是你弟弟啊?你比我小吧?叶秋无奈,但还是保持最基本的礼节跟周泽楷握了一下手,说了声“周先生好”。


  寒暄结束,叶秋的炮火又冲着叶修去了:


  “给个准信儿,到底什么时候回家?”


  叶修掏掏耳朵:“你看我每次都要躲着你,就是因为不想听你唠叨回家这码事。我回家干嘛,老爷子又不待见我,我回家不给他老人家添堵嘛!”


  “可是妈想你了啊!”叶秋说,“妈天天念叨你,你就不想她?你个白眼儿狼!妈白疼你了!”叶秋说着伸手就要去捏面前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叶修“诶诶诶诶诶”地躲过了弟弟的虐待。


  “你别上纲上线啊!我跟咱妈每周都见面的好吧?上个月她给我的腊八蒜我还没吃完呢!”


  “我去,那你不在家好好呆着吃妈给你腌的爱心咸菜,反而带着你公司的小鲜肉跑出来山珍海味,欺负在我这儿可以打白条儿是吧?说!你跟他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叶修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烟,使巧劲弹出一根用嘴咬出来,连打火机都没来得及往外拿就被叶秋劈手夺过来了。


  “你还没戒烟?上次谁跟我说的用戒烟换缓半年回家?”


  “反正我不戒烟不回家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叶修爆了个手速咬烟点了抽一口然后喷了叶秋一脸。叶秋嫌弃地把面前的烟雾挥散,然后说:


  “你少转移话题,我刚才问你跟这个周……周什么?”叶秋说着瞅了一眼周泽楷。


  “周泽楷。”周泽楷很贴心地向自己未来小舅子报上大名。


  “哦对,周泽楷,你跟这个周泽楷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前后辈关系,上下级关系。”


  叶秋显然不是很相信:“没别的了?”


  叶修再抽一口烟,这次他很人道地没往自家亲弟弟身上喷:“你要是还想让我整出点别的也可以啊。”


  周泽楷盯着叶秋眼睛皮卡皮卡放电,一脸的“你快让你哥哥跟我整点别的关系啊”,可惜叶秋没江波涛和叶修那水平,接收不到周泽楷的信号。叶秋咳了下故作正经地说:


  “总之今年你必须回来,老爷子要给你安排相亲,你要是敢不回来他把他18个警卫员都派出去绑你回来你信不信?”


  “信信信信信。”叶修想了想又说,“叶秋,其实是老爷子逼你相亲了你才想找我回来给你当垫背的吧?”


  叶秋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往事不堪回首,然后他怒而起爆出了一串“靠”,语速直逼黄少天:“是又怎么样?!总之你今年过年必!须!回!家!不想相亲你就给我带好你的女朋友,听见了没!”


  “听见了。”叶修咬着烟双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但是女朋友应该是没有了,而且我也不想相亲,我估计以咱家老爹的尿性,会直接把咱俩安排同时跟一个姑娘见面,然后问那姑娘看上咱俩谁了,我可丢不起那人。”


  “就好像我能丢起那人一样!”叶秋欲哭无泪,“我让你回家你刚才可是说你听见了啊,我可录音了,你到时候别说话不算话,不然让姜叔他们绑你去。”


  “我怕了还不行吗?”叶修说着把抽了一半的烟直接扔地上用脚碾灭了,看得叶秋眉毛一跳。“行了,你的目的达到了,我也不想听你唠叨了,我走了啊。”


  叶修说完就拉过周泽楷直接走了,周泽楷其实听这两兄弟对话有点听得五迷三道,他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不会插嘴,所以直到他被叶修扯进电梯里才开口问叶修问题。


  “前辈……叶秋?”


  叶修按了1F的按钮,然后说:“啊……刚出道那会儿也只是唱歌不露脸,不想家里知道,就用了我弟的名字,反正叶秋这名也挺烂大街的。不过后来开始演电视剧了,在屏幕上露了脸我出来混娱乐圈这事也是瞒不住了,家里不支持,我只好一直不回家——反正回家也是被骂。”


  周泽楷不理解:“前辈出色,为什么要被骂?”


  叶修看着周泽楷有点蹙起来的眉头,笑得倒是挺无所谓的,他用自己的手指去抚周泽楷的眉心,一边说:“嗨……老一辈人的固执观念呗,戏伶都是下九流,供人玩乐的,自然看不上。”


  抚在周泽楷眉心上的手指,十分的冰凉。周泽楷握住了叶修的手捧在自己手里温柔怜惜地抚摩,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他。周泽楷特别严肃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然后说:


  “前辈是值得尊敬的,伟大的演员和歌手,没有看不上。”


  叶修莫名地觉得鼻子很酸,但是他还是笑了。他从周泽楷手中抽出手,正当后者十分委屈不解地看着他的时候,他轻轻捧住了周泽楷的脸颊抬起头在人嘴唇上印了一个吻。


  “小周,谢谢。”


  “叮”一声,电梯到了一楼,电梯门开的时候,叶修微笑着走出来,身后跟着一个番茄一样的周泽楷。


  












叶弟弟终于..

然后表示撕逼撕了这么久可算是撒了点儿糖了,怎么样大家对糖的甜度还满意吗?满意告诉我不满意憋着!

评论(181)

热度(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