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伞修/all叶】We Own Rights,Lead Dying to Surviving(内详)

lof几个意思啊题目还限制字数的?(明明是你题目长你还说个鬼)

好吧既然题目塞不下其他就放在里面说吧。

这是我和纤墨的联文,嗯,联文。

其实一开始墨墨找我联文的时候,我是拒绝的。x

我手里坑够多了好么?好么?

但是我还是开了,别找我,都是时(纤)臣(墨)的错。

B站paro,主要带mc和iwanna玩儿,这个设定很多人写过,我们想写一个不太一样的出来。

时间背景是21世纪30年代,就是以现在来说往后推个二十来年吧不会太多,当时的社会是大信息时代。

大家的年龄普遍调低了,都是大学生,叶神开场的时候刚刚高考完毕。

逻辑别找,被纤墨吃了。x

我叨逼叨完了,下面让墨墨叨叨几句(艾玛把她艾特出来之后看见她的后缀我怎么这么羞耻):

 @纤墨旁的海棠★最爱判官执笔! 说:这其实是我的一个脑洞。然而由于文笔烂烂烂所以勾搭了判官来写。以及,在交涉【什么鬼?】的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神同步令我们两个人都不太想说话。

跑题了。总之以后就是这个半联文化的节奏了。欢迎关注判墨tag以及tagW·O·R·L·D·S^_^

【对啦要提醒大家all叶伞修向注意避雷】

带伞哥玩儿!

带伞哥玩儿!!

带伞哥玩儿!!!





楔子

000--空气:前情提要很闹心






    叶修考完最后一科从考场回家的路上差点被晒死,回到家他就迫不及待打开冰箱门拽出了一根冰棍拆了包装纸塞进嘴里含着,然后屁颠屁颠跑电脑跟前坐下,开机。        


  他随便抽了张纸擦了把脑门上的汗,这才有功夫细品口中冰棍的味道,绿豆的,不是叶修喜欢的味道,但是却是家里常备——因为有人爱吃。      


  电脑亮起来之后,叶修点了桌面上那个整整一年都没有碰过的游戏图标,等待游戏加载的过程是煎熬又幸福的,叶修咬了一大口冰,放在键盘上的左手已经忍不住去摁上面的ASDW了,但是当他的游戏角色一叶之秋被加载出来的时候,叶修“咕噜”一声把嘴里的冰咽了下去,噎了个半死——这是怎么回事!?


  屏幕里的一叶之秋,那个本该战矛所指龙啸怒的威武战斗法师,如今,正在裸奔。


  一身的银装和原来的银武战矛已经不知所踪,如果仅仅是如此,叶修会以为他没上游戏这一年中被人给盗号了——但是,盗号的人一般是卷了钱和装备就跑,好像不会无聊到把被盗账号的等级也给轮白了?


  没错,一叶之秋这个在DRF里曾经制霸一方祸害了全服务器的人民公敌超级高手号,现在是个15级的小号。


  叶修三两口解决掉剩下的绿豆味冰棍,那人喜欢的味道让自己冷静了下来。这事越想越不对头。一叶之秋是谁?那是在全域网随便扔个名字在任何搜索引擎里都能搜出超过十万条结果的大名人——所有游戏全精通的高玩,R站游戏实况点击率过千万,带着名叫“嘉世”的游戏社团在R站实况联赛上蝉联了三届冠军,每次发布实况视频下面都有一大堆姑娘嗷嗷叫着要给他生猴子生花果山生动物园(还有一大堆汉子嗷嗷喊着要让他生猴子生花果山生动物园,这个我们就不提了吧),他是,一叶之秋啊!


  结果现在这个一叶之秋红着属性面板还光着腚,这落差着实有点大。


  一叶之秋发迹的这个游戏里,有太多奔着他来的玩家,一叶之秋从头到脚的自制装备,所有装备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这些脑残粉们可能记得比叶修本人还清楚。然而在一叶之秋人气这么火爆的大背景下还顶风作案,如果真是盗号,扒下来的装备怎么可能有人敢卖,就算卖了也不会有人敢买。这样一来装备就黑在手里了,这必然是不合理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叶修自己心里有几个推测,他一边操作着一叶之秋走出上线点打算探探情况,结果前脚一出上线点,后脚就被几个人给拦了。


  一个阿修罗,一个气功师,一个枪炮师。


  几个人也不多话,上来就开始打,叶修飞快地操作起手下的一叶之秋左支右绌,但是因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丁点儿防御都没有,再加上叶修都一年没碰游戏了突然一上手手还有点生,最后是被三个人连炮轰带气炸加上剑砍地给弄死了。


  一叶之秋,扑街。


  ps,光着腚。


  叶修这边屏幕视角已经变成灰的了,除了回城复活也没法进行别的操作。叶修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非常从容地喝掉一口,然后看着已经刷出了无数消息的附近频道。


  [附近][向你开炮]说:呵呵,一叶之秋?怎么?被杀了半个月了你还有勇气回来?老娘也是佩服你


  [附近][懒懒很安静]说:我说兄弟你何苦呢?游戏都玩成这逼样了还不赶紧删号自杀你轴什么啊?


  [附近][水上漂]说:而且你名声都已经臭了还回这地儿干嘛啊,我说你要是真这么喜欢这个游戏的话换个小号再战江湖嘛,犯不着给我们送人头送钱了,我们杀你都杀到吐了你知道吗?


  叶修一直没点回城复活,所以尸体也一直倒在地上。那三个人看人没走,就继续刷附近频道,叶修就从他们说的话里窥见了点端倪。


  被杀了半个月,这一定是好大的仇才会被追杀了这么久,结论,有人用这个号假借他的身份跟别人结仇了,还不小。


  名声都臭了,结论,假借他身份这个人一定是干出了什么天人共愤的糟心事,不然不至于臭名声。


  送人头送钱,杀自己杀到吐,再得出结论,这些人杀自己有报酬,并且杀自己的次数还不止一次,在这么一个以杀人越货为乐的游戏里居然有人会嫌弃杀人,那是得杀了有多少次啊。


  一叶之秋已经扑了,叶修也没法在附近频道发消息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况,而且看着苦大仇深的样子,多半他问了也不会得到答复。叶修点了回城复活,当复活点华光一闪,一叶之秋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全城的玩家都沸腾了。


  世界频道上开始出现各种讨伐一叶之秋的骂声,各种自己的对方的以及对方家人的生殖器在世界频道上飘着,言语粗俗下流无比难听。光着膀子的一叶之秋身边瞬间就围了那么百八十个玩家,但是由于城内是安全区没法攻击,所以玩家们也只能是这么围着而已。


  叶修看着世界频道上各种谩骂一叶之秋的言论,眼底却是一片平静。他过滤掉那些不堪的发言,从里面捞了点干货出来,大概总结一下,就是——


  一叶之秋仗着自己是大神在下副本的时候黑大家装备,利用粉丝对他的信任将没用的垃圾强买强卖给不懂行的新手,还利用明星效益坑骗女玩家的感情。这类事情被爆出来之后,一叶之秋还将爆料的人在网游里的号找出来,杀了,守尸,一直把人逼到删号。


  屏幕上,什么渣男,骗子,人渣,这算是口气比较温婉和煦的,再难听的就都是直接要给消音的各种词汇了。叶修为了高考A掉二次元之前,还是大家宠着捧着的那个一叶大大,那时候粉丝们把一叶之秋捧到多高,现在踩他就踩得多狠。那些尖酸刻薄犀利恶毒的词语带着磅礴的不加修饰的恶意砸在一叶之秋的身上和叶修的心上,叶修虽然知道做这些事情的根本就不是自己,他也问心无愧,但是看到大家说一叶之秋怎样怎样的时候,他还是会感觉到不舒服。


  他把游戏窗口最小化,然后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一叶之秋,不出他所料的,比起他A前网上一致的无限赞美,现在的首页上已经全是一叶之秋的各种黑料了,一叶之秋杀人截图,强制交易截图,还有黑大家的副本跟日常的全流程截图,只要是你能想到的极品事,一叶之秋统统做一遍给你看。叶修粗略翻了一下,黑料大概有两三百页的样子,时间是从去年11月份开始的,那个时候他已经A了有小半年了,两耳不闻窗外事努力学习备战高考,怎么可能想到自己重要的游戏账号会出这种事?


  各种贴吧论坛也有好些聚在一起吐黑水的,全民皆吐黑水的时刻,有几个号在极力蹦跶着为一叶之秋洗白,就格外的显眼了。叶修看了几个帖子,就记全了这个“一叶之秋洗白小分队”里所有人的ID——逐烟霞、田七、月中眠、沉玉。


  几个号等级都很一般,看申请时间,很明显就是为了一叶之秋的事才申请的这么几个号。虽然在一水儿的黑里他们存在感并不高,但是他们是在竭力地为一叶之秋洗去身上的脏水,那个叫逐烟霞的豪爽姑娘最甚,每次都是一发发一大段自己写的话,然后又被回帖的人气了个半死,一个人恨不得掰成十个地跟对方骂,但是每次都是因为寡不敌众而黯然离场。


  洗白小分队的论调是,一叶之秋以前从来不是这样的人,突然变成这样要么是出了什么变故,要么是操作一叶之秋的根本不是原来的那个操作者。这个论调一开始得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的支持,结果后来有个ID叫金香的姑娘,也就是传言中被一叶之秋坑了感情的那个女粉丝突然跳出来发了段视频。视频里金香的游戏角色对面的那个战斗法师角色毫无疑问就是一叶之秋,有技术帝鉴定过没有ps痕迹,而且一叶之秋那边开麦说话的声音也确实跟一叶之秋R站投稿的游戏实况视频里的声音一模一样。


  一旦有了确凿证据,大家黑起一叶之秋就更加没负担没压力也没顾虑了,那段视频被下载转发播放上万次,在那之后,一叶之秋的各种黑料呈现出一种井喷式的爆发,倾向于给一叶之秋洗白的人,转眼间就剩下了可怜巴巴的百十来人。


  叶修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还愣了片刻。他隐约记得有金香这么个人,这是嘉王朝公会谁都捧在手心里的金公主,好像还爆过照,但是反正叶修是不记得金香长啥样了。在叶修眼里世界上的女性只分为三类——妈,沐橙,和其他女性。金香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缠着叶修,她是个女孩子,叶修也不好对她动粗,只能任着她来,反正不打扰他玩游戏就行了。有一天金香上线了哭哭啼啼来找叶修,非要跟叶修说自己三次元失恋的那点事,叶修也站那儿由她说,一边扯过一个PSP玩上面的格斗游戏,一边把金香的话左耳朵听右耳朵冒。金香特别烦,总是问一叶你在听吗?叶修只好嗯嗯嗯我在听,你接着说,金香就又开始叨逼叨叨逼叨。金香说完自己的感情史,就跟叶修撒娇打滚卖萌求安慰,叶修觉得她说了这么一个多小时了也挺累了,随口安慰了几句,没想到这么几句话反而成为了他是个渣男的佐证?!


  叶修简直黄豆笑哭了。


  很久之后苏沐秋一个大大像有八百辈子世仇一样追着金香这个小透明八个游戏,最后把金香八个游戏大号小号所有加一起十几个号全都逼到删号自杀,则又是后话了。


  洗白小分队坚持表示这段视频什么都证明不了,但是金香因为漂亮而拥趸者众,而且一开始金香就是一副受害者楚楚可怜的作态,路人们都站在她那边,金香话里话外煽动性都特别强,引导着大家把这段明明没什么问题的视频愣是给看出有问题来了,洗白小分队的话根本就没人听。


  叶修真是气乐了,但是事已至此,他已经不好再说什么。他的R站投稿下头也净是些不干不净的留言,微博私信已经被塞满到往外淌浆了。叶修二话没说给嘉王朝的公会会长,同时也是R站嘉世游戏社团的社长陶轩打了个电话。电话拨出去没多久,对面就是电流化的冰冷女音。


  “对不起,您呼叫的电话是空号,请……”


  叶修放下了电话,轻叹了一声。


  当年叶修暂时退隐江湖的时候,把所有的帐密,全部交给了陶轩。


  叶修纵使再不愿相信,也不得不接受事实。陶轩,这个当初说好了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居然送了他这么豪华的毕业大礼包。


  叶修以一叶之秋的身份活跃在二次元的时候行事作风一直很低调,但是一叶之秋反而因为太过神秘所以存在感很高。R站的人都知道这个操作霸道走位风骚意识超高的大神up主有一把能让人耳朵怀二胞胎三胞胎葡萄胎的好嗓子,但是这个up主他就从来不上照片大家说能忍吗?能吗?你看看人家隔壁的蓝雨社团,社长和副社长都爆照了啊!帅比啊!你再看看人家隔壁的隔壁百花社团那二当家的,美比啊!实在跟轮回那头牌不能比,你看看你死对头霸图社团的大漠孤烟也行啊,分分钟把硬币都扔了的节奏啊!一叶大神你听我们说,就算你是个大丑比,我们也依然爱你真的!求你,ballball你爆一张,跪下了!


  即使粉丝们这么狂轰滥炸,叶修也是坚持,就、是、不、爆,诶你们来咬我啊,你们来zui我啊,哈哈哈哈。


  叶修不爆照片,也从来不在微博或者其他地方说自己三次元的事,这也就导致了,一叶之秋在粉丝们的印象中就是一个活在二次元的人,他的三次元是断面的,因此假冒一叶之秋的身份简直不要太容易。


  有人就是利用了这点,渐渐毁掉了一叶之秋所有的名誉。


  可能讲到这里有些观众朋友们还是不太明白,叶修A就A了把帐密自己留着呗为啥要给陶轩啊,陶轩毁掉一叶之秋这尊大神他四不四洒?


  好吧,让我们来前情提要一下下。


  话说叶修还是个初中生的时候,跟苏沐秋在网游里碰上了。俩人如同管仲和叔牙,俞伯牙和钟子期,咳,扯远了。总之就是两人在游戏方面的见地非常英雄所见略同,不同的地方也有所互补,两个人还都是妥妥的高玩,混熟了以后就每天泥巴一样地糊在一起,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后来叶修和苏沐秋越来越不满足于隔着屏幕QQ上你一句我一句这样来来回回了,多巴胺促使他们疯狂地渴望彼此……咳,又扯远了,简单来说,就是俩人网恋了。


  千里送的那个是叶修。叶修拎着弟弟的准备好的包离家出走了,坐着飞机来到千里迢迢的H市,跟苏沐秋见了面。之前说是网恋只是开玩笑别当真,事实上叶修早就打算离家出走但是一直不知道去哪里好,苏沐秋的出现给了他方向。两个人在机场见面之后什么一见钟情什么天雷地火什么心扑通扑通小鹿乱跳统统没有,苏沐秋上来就糊了一把叶修的脑袋。


  “没想到,你还挺矮啊。”


  叶修那个气,他还在长身体好吗?苏沐秋笑眯眯地摸着他的毛,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走了过来,手里拿了三支绿豆冰棒,自己留一支,剩下两支递给苏沐秋。苏沐秋先拆了一支塞到叶修手里,叶修没拿住掉地上了,苏沐秋如同看到死掉的小鸟一样眼里嘤嘤含泪,然后特别仗义地跟叶修说,吃我的。


  后来两个人是如何在路人暧昧的目光下你一口我一口地分掉那根绿豆冰棒,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苏沐秋把叶修拐回家之后,俩人马上上网开始游戏,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四处作乱为祸人间,各大会长毛都立起来了。蓝溪阁的索克萨尔联合霸气雄图的游峰电带领自家公会一干人马把两人给围了,而就在这时,英雄救美……不对……美救英雄?好像也不对,好吧那就英雄救英雄的嘉王朝会长率领比蓝溪阁霸气雄图两国联军多了一倍的自家公会兄弟前来救驾。


  其实叶修和苏沐秋在游戏里天天被追杀怨不得那些追杀的人没事找事,实在是这两个货太他娘的拉仇恨——抢世界boss有他俩,副本首杀和副本记录上电视有他俩,打制个自制装备出系统提示,还是他俩。


  妈的怎么哪儿都有你们啊?还能不能消停了?


  这两个人仗着技术过硬什么公会都不加,因此各大公会会长都是得罪了个遍。其实不是叶修苏沐秋自视甚高或者太高冷什么的,他们不加公会完全是为了不给公会带来麻烦——毕竟他们俩就是麻烦人物,一旦同时加了某公会,那家公会就相当于吸引了其他所有公会的仇恨,危矣危矣。有人可能会问了,那让他俩加入不同公会不行吗?


  某位知名不具的蓝溪阁高层透露道:你让那对狗男男分开一下下试试看?


  好了,我们好像又扯远了。话说嘉王朝公会救下了两个人,要两个人以身相许【划掉】卖身进嘉王朝公会,并且跟两个人提了独霸天下的想法。当时还是中二期小屁孩的一叶大大和木苏大大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而且加公会有公会任务奖励的稀有材料,况且人家刚刚还救了自己,这买卖不赔。


  于是两个人见人怕的大妖孽就被嘉王朝这么收了。


  嘉王朝公会会长有意退位让贤,让一叶之秋和苏沐秋来当公会的正副会长,但是这俩人一个醉心研究,天天不是在那对着装备编辑器发呆就是上网浏览一些不明觉厉的东西,要么就是在敲代码不知道搞什么名堂,对会长什么的一点兴趣也没有,另一个则是一个pk狂魔,别人是见人就喊“吃了么”,他是见人就喊“干一架么”,公会似乎也不能由这样一个暴力分子来统帅。嘉王朝会长陶轩只能自己暂时先当着会长,让后千求万求终于把叶修磨得同意当副会长了。


  叶修离家出走这事叶妈妈是知道的,叶▪对儿子实施散养政策▪真▪儿子你开心就好▪妈妈给大儿子把身份证寄过去,让儿子在H市好好念书。叶修就顺理成章地跟苏沐秋读了一所初中,一个班级,前后桌。两个人天天黏得一个人似的,连苏沐秋他妹妹苏沐橙在一边都看不下去了。


  叶修和苏沐秋这样一直天天三次元黏一起,二次元也形影不离,直到中考前夕某日,突然有外国高校的老师到访,点名道姓地要见苏沐秋。苏沐秋被叫出去半晌,回来的时候脸色有点复杂。


  叶修问他怎么了,苏沐秋说,那个外国高校看到他在网上发布的自己写的程序和自己开发的小型网站什么的,觉得他很有潜力,问他想不想到国外去发展一下。那个到访的老师是一名高中的老师,那个高中在全球范围内重点搜索在网络信息方面有才华和天赋的年轻人,毕竟21世纪30年代全人类已经进入大信息时代,网络世界的发展需要更多的新鲜血液去奠基。


  叶修吐槽道,大信息时代,我还大航海时代呢。苏沐秋你是要成为网王的男人?


  苏沐秋说呸,我不爱看杀人网球,死神小学生才是经典呢,我都追到两千多集了,怕了没?


  叶修说怕了怕了,高中生侦探苏沐秋子,真相只有一个,你怎么打算的?去还是不去?


  苏沐秋跟叶修闹这一气有点缓和的脸色又有点凝重。对方是保证过80%奖学金,剩下那20%的学费用这些年他跟沐橙从牙缝里省出来的积蓄也勉勉强强够,去了那边以后省吃俭用一点,再多打几份工,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平心而论,苏沐秋想去,他非常想去国外的那所高校留学,那位招生的老师在给他介绍过网络界的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都是出身这所学校的校友的时候,苏沐秋是真的有点动心了。苏沐秋有个梦想,连沐橙和叶修都没说过的梦想,如果能去这所学校,他觉得他会离梦想更进一步。


  但是,但是啊,把沐橙扔在国内,他怎么可能安心呢?


  那时候还在上小学六年级的小沐橙就已经非常乖巧懂事了,她拉着叶修的手说哥哥你放心去吧,叶修能照顾好我。


  欣慰的同时感到了某种心塞的苏沐秋:沐橙你说的这话我怎么感觉哪里不对……


  苏沐秋别扭了好几天,在一抹多和愚没中间抉择了很久,最后还是叶修一脚踹到他屁股上说:


  “苏沐秋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儿,人生的路那么长你妹控还差这三年吗?再说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全息电话?”


  那个看中苏沐秋的外国高校正好也发来了催促快点做决定的通讯,苏沐秋最后决定抛硬币,正面就去,反面就不去。


  然后苏沐秋扔了个正面。


  叶修不会告诉苏沐秋,他给苏沐秋用来决定命运的那枚硬币是个质量分布不均匀的残次品,扔十次有十一次都会正面朝上。


  苏沐秋出国走了之后,叶修参加了中考,考进了市重点高中,苏沐橙也参加了小升初考试,被苏沐秋和叶修念过的那所中学录取了。苏沐秋去国外上学就带走了一大笔钱,苏沐橙初中择校费和叶修高中的学费又是一大笔钱,苏沐秋留下的那个存折已经见底了。


  叶修天天用着一叶之秋的号在网游里参加那种现金交易的金团,挣了不少钱,但是这些钱也只够自己和沐橙吃饭。叶修不想开口朝家里要钱,而苏沐秋和苏沐橙的国家补助还远远没到下来的时候,叶修那段时间简直是为自己跟沐橙的生计操碎了蛋。


  而就在这个时候,R站英勇地站了出来。


  R站是个视频网站,全称荣耀世界站,在苏沐秋也叶修还在备战中考的时候就有了。这个网站鼓励网友将自制的视频投稿上来,每多一个点击率,每多一点人气,都是荣耀。这个网站这小半年来一直不温不火,近阶段却突然发力了一样,为了扩大影响力做了不少宣传,其中最火热的就是“荣耀世界站联赛”了。这个联赛以游戏社团的形式报名,每个游戏社团限定人数最少不得少于六人,最多不得多于二十人,在规定时间段内发布任何种类的游戏实况,到截止日期前,哪个社团拿到的硬币数量最多哪个社团就是冠军。


  这个R站能吸引到叶修目光的原因是——“荣耀世界站联赛”冠军的奖金非常丰厚,如果拿到了,那么最起码大半年,即使他和沐橙什么都不干也饿不死,还能过得不错。


  于是叶修回去和嘉王朝的会长以及几个厉害的高玩商量商量,决定报名参加这个角色,不就是打游戏嘛!谁还会比他们更会玩游戏?!谁?!


  于是后面的事情变得简单得多。叶修带着嘉王朝,报名的时候改名叫嘉世社团,在半年一届的“荣耀世界站联赛”里三拔头筹,只有叶修高二下学期时的第四届联赛在霸图社团手里吃了亏。


  三冠在手的一叶之秋成为了二次元的全民偶像,因为听说一叶之秋是在那什么什么网游里发迹的,粉丝们就全都一窝蜂地跑去那网游里跪舔自己偶像去了。嘉王朝公会的规模一扩再扩,最终几乎把其他公会挤得蜷缩在一个小角落里,这个服务器彻底成为了嘉王朝的绝对强势服。


  嘉王朝的会长陶轩原本是很满意这种现状的,但是他几乎每天上线都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一叶大大大大大大神求带!我是您的粉丝啊啊啊啊啊!!!!!


  一叶男神你居然才是这个公会的副会长么?正会长是谁啊?比你厉害嘛?拎出来溜两圈啊!


  男神你看你现在才是个副,自己另立门户出来当老大多爽啊!


  就是就是,秋神你看你们现在这个会长我在pk榜上都找不到他的名字诶,哪里来的怂炮?


  或者一叶大神你是在玩儿傀儡吗?其实你才是拿主意的一把手,那位酱油会长只是顺带?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一叶之秋的粉丝在公会频道里说这种话多少有点调侃意味,陶轩也安慰自己,说这种情况的出现是正常且必然的,毕竟一叶之秋是队伍的领导者,而自己只是组织起这个社团而已,功劳苦劳都是一叶之秋比较多,自己就别计较了。但是后来,粉丝们见被调侃的嘉王朝会长从来不为自己辩解,一叶之秋也是沉默居多(其实他只是屏蔽了公会频道在别的地方跟人pk而已),他们的胆子就越来越大,讲的话也越来越难听,甚至还有人说“这么弱的会长为什么还不直接退位啊,踢出公会好了”这种话。


  陶轩强忍着怒气,毕竟人家说的也不是完全错,自己的技术水平顶多一般高手玩家,跟一叶之秋这班顶尖的实在是没法比。陶轩当即就把会长移交给了一叶之秋,谁知道在过了一周的会长转移cd之后,一叶之秋飞快地就把会长还给了陶轩,然后自己退会了。


  一叶之秋退会,自然是带走了一大帮死忠脑残粉,嘉王朝的人一下子就少了将近五分之三。陶轩看着空荡荡的公会列表心情也是有点复杂,人总是在失去之后才知道拥有的可贵,虽然知道一叶之秋本意大概是不想再给自己添麻烦,但是陶轩心里还是有根刺。


  三天的加公会cd过去之后,叶修又偷偷摸摸让一叶之秋回到了嘉王朝公会,嘉王朝的元老们都是撒花欢迎大神回归,陶轩又有点不是滋味。从嘉王朝建立伊始就一直陪伴在陶轩身边的老人现在都是一叶之秋的粉丝,原来一起下副本的伙伴现在组队也多是跟一叶之秋组,自己被晾在一边,这种感觉,真是特别难受。


  后来粉丝们知道他们的大神回到了嘉王朝,就也嗷嗷地想加回来,叶修用身为副会长的权利直接关闭了公会的加人开关,不允许任何人加入工会,一叶之秋的粉丝就在世界上骂嘉王朝的会长,真是什么难听骂什么。陶轩的心情再一次波动,他开始思考,为什么好事都让一叶之秋占去了,黑锅都要自己来背呢?明明自己也没做错什么事不是吗?


  第五次联赛即将开赛的时候,叶修高三开学,要全力备战高考的他不得不先A了游戏,但是他挺怕如果没有自己坐镇,自己的那帮神经有问题的脑残粉会找嘉王朝的麻烦。于是叶修把帐密交给了陶轩,目的是让他时不时地上一下自己的号,给那些脑残粉们一个信号——一叶之秋还在,所以不要起幺蛾。


  然而,就是这个行为后来让一叶之秋陷入了万劫不复。


  陶轩初次登录一叶之秋的账号的时候,心里非常紧张,他一会儿需要模仿叶修说话的方式跟大家快速地打个招呼,然后消失在副本里或者竞技场里。他跟大家打招呼的时候,嘉王朝公会里简直是振臂一呼万千相应,把陶轩顶着一叶之秋的皮的那条发言都给淹没在了向上望不见头向下望不见尾的“拜大神”里。还有人求抱大腿的,求带下本的,求pk求虐的,陶轩突然觉得一叶之秋也不容易的同时,也产生了深深的妒忌。不过陶轩即使妒忌,也没有做什么毁一叶之秋形象的事出来,毕竟他知道一叶之秋是信任自己所以把号交给自己。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陶轩披一叶之秋马甲两个月后。那天一个叫暗无天日的玩家找上门来pk,以陶轩想以一叶之秋平时的性格,这种有架打的时候一般是不会拒绝的,于是开了房上了密码跟暗无天日打。没想到这个暗无天日还挺厉害的,要不是一叶之秋装备好,陶轩可能就要输了。暗无天日挺尸挺了半天,半晌才说:


  “你不是一叶之秋,你是谁?”


  陶轩当时就咯噔一下,心想这该不会是一叶之秋的过激粉吧,万一被他发现一叶之秋真身不在,他只是个假冒的可怎么办,嘉王朝又要不安稳了。陶轩没有回应,暗无天日继续说:


  “你不回答也没关系,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一叶之秋了,他那样高傲的家伙才不屑于跟我jjc。”


  暗无天日开着语音,听声音应该是个男孩,年龄不大,18、9岁年纪。他的语音语调里充满了对一叶之秋的不满,陶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把实话给说了。他告诉暗无天日自己其实是嘉王朝的会长,一叶之秋真身暂时有事上不了网游了才把账号托付给自己,自己得偶尔上一下镇镇那些一叶之秋的过激粉。


  暗无天日听完陶轩的话就乐了,说会长你就别明明很讨厌一叶之秋却还非要装出一副敬重他的样子了。


  暗无天日又跟陶轩讲,他曾经多次被一叶之秋在jjc当众虐得一点脸面都没有,而且次次被甩一脸嘲讽,浑身都要出内伤了。一叶之秋总是说他不行,还要练,就因为一叶之秋这一句话,他一直都受尽嘉世社团正式社员的冷眼,连个预备役社员都当不上。


  暗无天日又问陶轩,你想不想稍微捉弄一下一叶之秋,就一下下。


  陶轩鬼使神差地,同意了。


  后面的事,实在是不想多说了。暗无天日当初是说捉弄一叶之秋一下下,但是其实暗无天日跟一叶之秋皮下面的陶轩狼狈为奸,不知道用一叶之秋的身份干了多少恶心事。陶轩暗无天日利用一叶之秋的皮在网游里作威作福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说话——那可是大神啊,小透明能说什么?但是时间慢慢长了,小透明也起来不愿做奴隶把血肉铸成讨伐一叶之秋的长城,当初那些一叶之秋的过激粉,粉一叶之秋的时候有多脑残,黑他的时候就有多丧病,一时间一叶之秋的黑料井喷一样涌入各大公共社交平台,被一叶之秋欺负过的人也开始有组织地筹划反扑,把一叶之秋杀了一次又一次,装备全爆出来了,还把人给轮白了。


  陶轩自然也要让一叶之秋象征性地挣扎一下,不然如果什么都不说就选择死亡存疑点就太多了。他听说还有自发组织的一叶之秋洗白小队的时候还挺诧异,看了洗白小队的言论就觉得惊恐了——他们居然猜到了?陶轩必须阻止他们这样开脑洞,于是他想起之前金香曾经炫耀她录过跟一叶之秋在一起呆着看风景聊天的录像,他跟暗无天日状似不经意地那么一提,暗无天日就跑去联系了金香,以一年的女枪炮师时装作为交换,买她黑一次一叶之秋。


  再再然后,就跟叶修高考结束之后回来所见的景象衔接上了。


  后来叶修开了个叫“忧郁小猫猫”的论坛小号跟逐烟霞取得了联系,逐烟霞告诉了他很多,叶修知道以后跟逐烟霞道过谢,就登录了那个已经什么都不剩的裸奔号,在一众玩家围观的情况下最后一次看了一眼这座主城的景致,然后,冷静的,把号删掉了。


  接着他把R站自己的主页也锁了起来,最后,微博上发了一条声明,一叶之秋账号自杀退圈,同志们下辈子见。


  下辈子见吧,下辈子见。叶修本来还想好好玩玩久违的游戏的,结果被这事弄得有点没心情了。他玩游戏本来就是出于兴趣,参加联赛也是因为想赚钱养活自己,这种勾心斗角的连环算计,叶修觉得幼稚,也不想参与进去。


  其实他对自己二次元“一叶之秋”这个身份有多大的名气和影响力真不是太在意,他想的,就是开开心心地玩游戏罢了。一叶之秋自杀退圈对叶修的震动并不是很大,说起来,他还是更在意他没能留住苏沐秋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现在那柄战矛也不知落在谁的手里了。


  却邪……


  叶修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一会儿沐橙就要下课回来了,她这两天冲击中考复习也辛苦得够呛,给她炖个排骨呢?还是蒸条鱼?


  都是费工夫的玩意儿,还不如泡碗方便面呢。


  叶修把丢在电脑桌上的绿豆冰棍的木棒捡起来走到垃圾桶旁边,想起苏沐秋通话的时候对方炸着毛跟自己说,你要是敢给我妹妹吃方便面那么没营养的东西看我回国不弄死你。叶修笑了,松手任木棒自由落体。


  还是做个火锅吃吧,叶修如此想着。


  苏沐秋,沐橙都要上高中了,我也高考完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游戏存档中==========







文末叨逼叨我又来了。

关于几个有可能存疑的点……算了我先发出来某人都猴急了。

=============

大家好我是二次编辑君。

刚才说到哪儿了?

哦对了,关于几个有可能存疑的点。

1.那个什么鬼DRF←这玩意儿是DNF和荣耀的合体,大概,职业是DNF的职业,但是装备编辑器啥玩意儿的应该是荣耀才有的?反正就是个四不像而已。

2.伞哥和小叶吐槽的时候那什么“大航海时代”“杀人网球”和“两千多集的死神小学生”纯属我自己私心吐槽,2030年之后这些动漫不知道能不能完结。

3.整篇文的文风……反正我写的时候就会是这么个KUSO的吐槽风,嗯。

4.一篇楔子写了1w我啥也不想说了。

5.tag其实就是把题目首字母合一起,刚好是worlds这个单词,就为了这个题目我跟墨墨俩人讨论了整整一下午,啊。

6.下一棒是你的,你啥时候能生出来?

7.以及这玩意儿其实是叶神生贺来着,迟到了这么些天已经没脸说了(那你还说)就当61贺吧。

8.待补充。

评论(70)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