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吴叶/all叶】嘉世小队长控一堆事▪第八件事(二三事续篇 三连冠时期老嘉世)

郭大大一本正经地耍流氓,以及我还是没有写到欠钱梗。

不能爱了。

 

 

 

 

一堆事▪第八件——醉酒之后那件事

 

 

 

 

  后来嘉世队员和皇风队员终于在元瑞城市花园酒店的门口找到了正蹲在地上啃煎饼果子的郭明宇,郭明宇看到有人来找他,第一反应居然不是自己乱走给大家带来了麻烦,而是走过去一把搂住了叶修的肩,喷着鸡蛋末带着一嘴的葱花味儿跟叶修说:


  “叶秋我跟你说,你们H市的煎饼果子太难吃了,等你们战队什么时候去B市我请你们吃B市的煎饼果子,简直是人间美味啊!”嚼嚼嚼嚼嚼嚼。


  叶修:难吃你还吃得那么带劲……


  嘉世众:靠!谁允许你对我们小队长动手动脚的!快把你咸猪手拿开好吗?马不停蹄滚好吗?


  皇风众:队长!你快长点心吧!


  郭明宇是怎么从位于萧山区的萧山机场转移到位于滨江区的花园酒店的,为啥会low逼得买了一个煎饼果子蹲在星级酒店的门口吃,皇风队员们已经不想问了,简直就是戳心泪。郭明宇郭队长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槽点制造机,皇风队员们觉得心好累好累,同时他们看了看被嘉世众簇拥在中间那个水水嫩嫩看上去又可爱又正直的少年,忍不住想问一句——


  老板,我们现在毁约还来得及吗?


  #别人家的队长#


  不过皇风队员们在发现了叶修的各种隐藏属性之后一个接一个沦陷为彻头彻尾的嘉世队长厨,则又是后话了。


  找到这个不靠谱的皇风队长后,大家悬在喉咙里的心总算是放下了,郭明宇左边自家副队右边嘉世副队地被押送上出租车,剩下的人也各自组四人小队打车回了嘉世网吧。为了给皇风队员接风,陶轩把晚饭定在了一家物美价廉的饭店里,三十人挤挤巴巴分成了两桌,郭明宇靠【死皮赖脸】技能成功占据叶修左手边的位置,右边则归了吴雪峰,皇风的副队坐在吴雪峰旁边,郭明宇左边是一脸警惕地防备他对自家小队长突然下手的卫良。大楠和球哥分别借助良好的身材优势在叶修这桌某了一席之地,这桌的剩下八个座位分别属于嘉世老板陶轩和七名皇风队员。


  没能跟小队长坐一桌的其他九名嘉世队员一脸怨念地跟六名皇风队员坐在另一桌,背后黑色的怨气都要实体化了。被笼罩在怨气里的皇风队员战战兢兢地等着上菜,菜上来了就埋头苦吃,都不敢跟嘉世的队员搭话。


  联盟初期的职业选手还没有什么为了维护双手稳定性保持竞技状态所以不喝酒的意识,这种大聚会自然也是少不了酒的存在。叶修以前在家的时候跟叶秋偷偷摸摸喝过家里老头珍藏的红酒,喝完了兄弟俩就倒地不起,连保姆阿姨在外面叫门都听不见。因为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叶修对酒还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的,皇风副队想给他倒酒,他连忙推说自己不会给拒绝掉了。


  两个队伍过两天还有比赛,喝酒自然是不宜往死了灌,排除掉叶修按照一人一瓶的量点了29瓶啤酒。来自北方B市的皇风队员们比较豪爽,拿牙一磕瓶盖一仰脖子就是一个对嘴吹,瓶子里咕咚咕咚往上冒泡泡。嘉世的队员多数都是南方人,卫良更是H市本地人,他本来也想像郭明宇那样帅气地咬掉瓶盖吹一个,结果他使了个大劲嘎嘣一咬,然后就捂着嘴趴桌上了。


  吴雪峰才不跟那些糙汉子同流合污,他从容地用瓶起子把啤酒起开,偏斜着杯子将酒倒进去,动作优雅还不起泡沫,逼格高得不要不要的。他倒完酒拿着杯子向郭明宇示意了一下,郭明宇手里的酒瓶子还剩个酒底,比吴雪峰那一杯要少。郭明宇把酒瓶子凑过去和吴雪峰的杯子对撞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同时开始喝酒。


  郭明宇喝完了把酒瓶子放在桌上的时候,发现吴雪峰早就已经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笑盈盈地在一边等着了。


  妈的,开挂了吗?怎么可能喝得那么快?


  郭明宇不信这个邪了,拿了一只酒杯随便抹巴两下上面的灰尘,从卫良手中夺过他拼死拼活才灌进去一半的啤酒瓶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次是郭明宇主动敬酒,他看了一眼被他和吴雪峰两个人夹在中间淡定吃菜的叶修,然后又看了一眼吴雪峰,眼角带着些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挑衅。


  吴雪峰淡然一笑,跟郭明宇“叮”地一碰酒杯,两个人同时倾杯,杯中酒液下得飞快。这次郭明宇被激得出了点斗志,喉结一上一下咽得凶猛,最后以0.5秒之差险胜吴雪峰。叶修夹了块胡萝卜放进嘴里嚼嚼嚼,嘎吱嘎吱小兔子一样。他看了一眼郭明宇,后者注意到叶修正在看自己,以一个自认为潇洒的姿势抹了一把从嘴角到下巴流进脖子的啤酒液滴。


  叶修:嚼嚼嚼。


  郭明宇:……


  吴雪峰本来也没打算跟郭明宇这个智商欠费的货拼酒来着,但是以他的视角来看郭明宇赢下这一轮的拼酒之后叶修好像还特别认真地看了郭明宇一眼,于是吴雪峰好胜的小火苗也呼呼呼地着起来了。吴雪峰给自己满上,举杯对着郭明宇。


  “再来?”


  郭明宇豪迈地倒满一杯:“来!”


  两个人在叶修面前碰杯之后又是争分夺秒的猛喝,这次郭明宇中途打了个嗝,吴雪峰获胜。吴雪峰到现在米饭还一点动静也没有呢,叶修想提醒他吃饭,于是伸长了筷子夹了一段油汪汪的酱茄子放在吴雪峰碗里。郭明宇在那边盯着这根茄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他站起身走到另一桌,从一个嘉世队员面前拎起他还没有开封的啤酒瓶,麻利地咬开瓶盖噗地吐掉,远远地向吴雪峰晃着瓶子:


  “敢吹吗?”


  吴雪峰一口吃掉了叶修夹给自己的茄子,一边嚼一边起身往另一桌走,含在嘴里的茄子都舍不得咽了。他也在自家队员惊恐的目光下拎起了另一瓶没开过的啤酒,食指和拇指在瓶盖子上一捻一拧,嘉世队员和皇风队员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啤酒瓶就被弹开了。


  “有何不敢?”


  有郭明宇这种脱线的队长,皇风队员个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14个队员拿着筷子和勺叮叮当当地敲桌子敲盘子敲杯子敲碗,打着唿哨起哄吹口哨,给自家队长加油鼓劲叫好。


  吴雪峰看上去一点都不怕他,在皇风队员的起哄声里淡然地说:


  “谁要是输了,大后天的比赛就GG吧!”


  皇风队员起哄的声音更大了,嘉世队员一看这绝对不能输阵啊,于是也呜嗷乱叫地给吴雪峰打气,属大楠和球哥叫得最欢。叶修因为自己本身酒量就差,对拼酒这种事也兴趣缺缺,此时压根连一个正眼都没分给吴雪峰和郭明宇,他正在用筷子跟一个滚来滚去的花生豆较劲。


  他们把陶轩推出来当裁判,陶轩也乐得陪这帮半大小子胡闹,他一喊开始,就见郭明宇和吴雪峰两个人仰起头,同时把酒瓶子倒扣了过来,离自己的嘴3、4厘米的距离——这哪里是喝酒啊!这是倒酒啊!


  张着嘴喝酒的两个人喉结都上下一动一动的,幅度很大速度也很快,卫良拿着手机从桌子后头蹦出来给两个人录像,球哥就在一边上蹿下跳地拍照,大楠担任其了实况解说的任务。


  “啊!郭队已经进行到一半了!吴哥也丝毫不落下风!吴哥反超郭队了!但是郭队没有放弃啊!他还在继续努力的喝喝喝喝喝!双方正在胶着!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在吵吵嚷嚷的各种加油喝彩中,郭明宇和吴雪峰几乎是同时撂下了酒瓶子。陶轩宣布了双方平手,但是被两队队员吵着要重新判。陶轩无奈,他说哪队赢好像都有点不对劲,大家又吵着说看视频,于是29个脑袋团团围住卫良那一小方手机屏幕看刚刚拼酒的视频回放,结果发现郭明宇比吴雪峰早了那么0.01秒放下了酒瓶,但是相对的,郭明宇嘴角淌出来没能真正喝进肚子的酒也比吴雪峰要多,这没法判了,所以最后当然还是平手。


  大家有点激动了,纷纷叫嚣着说要拼酒,于是喊来服务员啤酒再上30瓶,30瓶之后又是一个30瓶,最后大家拼酒拼得都有点群魔乱舞了。唯一没有被拼酒风波牵涉到的是一直淡定吃饭的叶修。皇风有几个队员喝高了,袅娜窈窕地拧着模特步东倒西歪挨到叶修眼前,妄图拉叶修下水,被已经喝得眼睛通红的球哥虎躯一震狮吼一声吓破了胆。


  嘉世队员和皇风队员耍起酒疯来的癫狂程度也是不遑多让,好好的一个饭厅,愣是给折腾得鸡飞狗跳。叶修夹了一根长粉条,先把一段含着,然后哧溜一吸,剩下的就甩着汤汁被吸进他的嘴里。叶修咂吧咂吧最,觉得美味极了。


  这帮家伙不吃饭光喝酒,一帮神经病。


  


  


  


  好不容易捱到接风宴结束,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嘉世队员本来以为皇风回他们网吧拿个行李就卷铺盖滚蛋了,结果叶修给郭明宇端了醒酒汤过来的时候郭明宇抱住叶修的腰说什么也不撒手了,嘴里还嘟囔着什么是硅胶的不是充气的啊啊好好抱好舒服,显然是把叶修当成他“女朋友”了。


  吴雪峰是越喝酒越清醒的那种人,出了酒劲有点上脸以外看不出什么不正常。对于郭明宇这种流氓行径,吴雪峰白里透红的脸又透上一层黑,他和卫良大楠几个用力地想把叶修从郭明宇怀中解救出来,结果是叶修腰都快被勒折了也没能成功。


  果然不应该小看磕啤酒瓶盖跟吃糖豆一样的男人的实力。


  郭明宇今天晚上是走不掉了,吴雪峰客气地对皇风其他队员下逐客令。皇风副队今晚喝得也稍微有点上听,一看自家队长都跟嘉世队长搂一块了,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跟个队形啊,于是一个熊抱就把吴雪峰也给搂怀里了。吴雪峰快炸了,把皇风副队撕下来扔一边去,皇风副队觉得自己受到了嫌弃,嘤嘤嘤地打着酒嗝说:


  “吴嗝,哥,你就,嗝,收留我们吧,我们这么穷,嗝,来H市打比赛都,嗝,没钱住旅店,我们是带着,嗝,带着睡袋来的,如果你们,嗝,不收留我们,我们就要,嗝,露宿街头了,嗝。”


  好像是为了给自家副队的这番话点个赞,皇风某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趴在桌上的队员“当”地一声放了一个好响好响的屁,在他身边醉倒趴尸的卫良像安了弹簧一样beng地一下弹起来。


  “谁又开啤酒?谁!靠都跟你们说了老子喝不下了!还他妈开!不喝了,不喝了……”卫良说着说着又栽到桌子上舒舒服服打起呼噜。


  几个还清醒着的皇风队员跟吴雪峰哭穷,说是真的没钱住旅店,最便宜的那种招待所都没钱了,跪求吴雪峰收留他们一晚上,反正嘉世网吧地方够大,他们就算在大厅过道上凑合一夜也总比睡到大街上强。这简直是强买强卖,流氓一样的皇风队长带出的就是流氓一样的皇风队员。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就显得有点不近人情了。嘉世队员除了叶修和吴雪峰两个人后来在一个房间睡,其他12个队员都是4人一单间,但是实际上单间的空间不小,再塞四五个人绰绰有余。几个还醒着的嘉世队员带着自己迷糊的室友和皇风的队员回房间,大楠球哥卫良几个趴在桌上放赖不挪窝,被吴雪峰连踢带踹地赶去洗漱睡觉。


  剩下的,就是这个家伙了。


  吴雪峰看着抱着叶修还抱上瘾了的郭明宇,如果目光能实质化,郭明宇赶明儿就不该叫黄蜂队长了,应该叫马蜂窝队长。


  把郭明宇扔在这里可以,但关键是郭明宇还抱着叶修,叶修要是这么站上一夜小身板肯定要受不了。郭明宇那么大的坨,把他弄到二楼去也不现实,吴雪峰只好跑上二楼他和叶修的房间把被褥取下来,就地打了个通铺,然后和叶修一起把人弄到铺上盖好了被。


  叶修躺下才想起自己似乎没刷牙洗脸,但是腰间那双手臂的禁锢存在感太强,他把洗漱的想法掏出脑海枪毙了五分钟,然后默默决定明天早上起来再洗漱好了。二楼隐隐约约传下来叮叮咣咣嬉笑打闹的声音,叶修闭着眼睛也睡不着,他伸手戳戳吴雪峰,吴雪峰一个骨碌爬起来,上了楼,不知道干了什么,一分钟后,万籁俱寂。


  一楼大厅门窗没有窗帘,天上明亮的星光照进来,恍如白昼。叶修觉得有点晃,再次戳戳万能的雪峰大大。吴雪峰凑近了些,把胳膊从叶修和郭明宇身体的夹缝伸进去抱住了叶修,用自己的身体为叶修挡住了耀眼的星光。


  星光照在吴雪峰的后背上,网吧的玻璃门挡不住蛐蛐儿轻灵的晚唱,在第一赛季开赛前夕这个燥热的仲夏夜里,吴雪峰和叶修相拥而眠。


  哦,如果没有一只郭姓电灯泡就更完美了。


  


  时间,荣耀联赛开赛前两天早上六点整,地点,嘉世网吧。


  大楠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单手向上伸展抻着懒腰一边走下楼,球哥和卫良行尸走肉一样跟在他身后。宿醉让他们的身体极度疲惫,这么早起来精神也欠佳。走在最前面的大楠走着走着突然一个急停,球哥刹不住车鼻子撞在大楠后背上,体重带来的巨大惯性差点让大楠从楼梯上滚下去。球哥的急停卫良也没反应过来,好在球哥身体比较软,卫良撞上去完全没有受到人身伤害。


  球哥揉揉鼻子抱怨道:“大楠你干嘛突然停下,容易得腰间盘突出你知道吗?”


  大楠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再再揉揉眼睛,然后指着前面回头对球哥说:“我是不是还在醉着?”


  球哥从大楠左侧探出一个头,卫良从右侧探出一个头,然后齐齐被眼前的景象给吓飞了。


  郭明宇一脑袋乱毛,树袋熊一样手脚并用抱着怀里的某叶姓小队长,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吴雪峰不知道怎么睡的,整个人180度大掉个,搂着叶修两条大长腿,脸跟叶修的脚掌严丝合缝贴在一起,不知是做梦梦见了什么好吃的,正在吧唧嘴。吴雪峰的一只脚丫子踩在郭明宇的下巴上,郭明宇被踩得仰着脖子,怎么也没办法把头埋进叶修的颈窝里。


  大楠:……


  球哥:……


  卫良:……


  嘉世网吧二楼的洗手间只有三个洗手池子,以前只有嘉世队员的时候早上洗漱都要打架,更别提再加上一倍人的皇风队员了。两个队伍的队员疯一般地争夺战略要地,最后到底是皇风副队带领人数上占优的皇风全队取得了胜利。皇风队员们一人叼着一根牙刷,十几个人统一全部都叼在右腮帮子里,几个队员守护着洗手间的大门,皇风全队整齐划一地冲嘉世队员比起了中指。


  嘉世的一个队员正在洗脸,他往脸上抹完香皂之后手里一滑,香皂啪叽一声掉到了地上,翻滚着跐溜到皇风队员面前。


  某知名不具的嘉世队员:我不是故意的噢。


  皇风众:……


  嘉世众:呵呵。


  等两个队的队员们打闹着洗漱完下楼的时候,发现楼梯口有一坨疑似石膏像的玩意儿在那里戳着,三头六臂,哪吒一样。凑近了才发现这个哪吒是大楠球哥和卫良,那个凑近的嘉世队员刚想问三个人僵直在这儿是搞啥呢,才一开口就愣住了。


  跟在这位嘉世队员身后下楼的是一位皇风的队员,他一下子撞在嘉世队员的身上,接下去就跟多米诺骨牌一样后面的队员一个撞一个一直撞到队尾。后面的队员好奇跑到前头去看,然后就看到了嘉世队长皇风队长和嘉世准副队相亲相爱抱在一起的场景,所有人石化了。


  嘉世&皇风队员: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队长乱搞伤透我的心。


  据说目光是一种电磁波,在电磁波x26的灼热炙烤下,吴雪峰先醒了。因为吴雪峰睡觉的奇异方向,所以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是正对着楼梯口26尊石膏像的。吴雪峰居然没对自己的睡觉方向和睡觉姿势表示任何的异议,而是在皇风队员众目睽睽之下,就着脚踩郭明宇下巴的方便小腿肌肉一紧,给了郭明宇的脸一脚。


  吴雪峰:“不好意思啊,我脚滑了一下。”


  嘉世众:干得漂亮!


  皇风众:……


  郭明宇被踹醒,睁开眼睛迷蒙了半天才搞清楚今夕何夕。他发现嘉世队长居然被自己抱在怀里十分的惊恐,赶紧把人放开了快速地坐起来,然后他看见楼梯口的自家队员和嘉世队员都以一种很……的目光看着自己,顿时羞愧地无地自容。


  郭明宇挠挠头道:“不好意思啊,我昨晚可能喝多了。”


  嘉世众:靠!你再装!你再装!!


  皇风众:队长你不用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真的。


  吴雪峰和郭明宇分别遣散了自家队员然后就上楼洗漱,他们洗漱完下来的时候发现叶修还在睡,可能是前两天真的太累了,一直没歇过来。一直到七点多叶修才悠悠然转醒,他坐起身,身上还是昨晚那件圆领T恤,一晚上被郭明宇揉搓得领子都变大了,此时一边领子紧贴叶修颈边,另一侧都垂到肩膀下头去了。


  叶修打了个哈欠,干净好看的手轻掩着嘴,打完哈欠眼睛里还残留着眼泪,被清晨的阳光照得亮晶晶的。吴雪峰给大家泡了蜂蜜水,球哥颠颠地给叶修拿去,一边还在警告自己不要看小队长半露的香肩不要看小队长销魂的锁骨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什么都看不见。


  叶修的起床气模式是对什么反应都慢半拍,球哥递过来蜂蜜水的时候,叶修皱着眉思考了半天,然后歪了歪头,迟疑地说:“……啊?”


  球哥强制性地把自己脑袋扭一边去了:“蜂蜜水。”


  叶修慢慢地转动脑袋左看,右看,然后说:“蜜蜂?”


  球哥天理人欲交战了半天,还是转过了头。叶修接过他手里的那杯蜂蜜水研究了半天,想了想说:“痒。”


  球哥已经跟不上自家小队长奇特的脑回路了,只见叶修伸出手,挠了挠自己胸口,又抬起胳膊艰难地够着自己后背去挠。向上牵拉的姿势让T恤被掀起来,露出一截叶修雪白的腰,叶修的胸口被他自己挠过的地方也浮现出三道淡粉色的抓痕。


  


  


  


  一个路过的嘉世队员大喊:“吴哥!不好啦!球哥血崩了!!!!!”


  


  

tbc


  


小剧场【又名每天都想离队出走的叶小队长】


皇风队员1:那个,吴哥,我可以采访你一下么?你是怎么睡出……那么别致的睡姿的?


吴雪峰:那个没什么的,只是我在耍酒疯而已。


皇风队员2:在睡梦中耍酒疯?


吴雪峰:对,我喝多了之后睡觉打把式就会很严重。


皇风队员3:好奇特的体质……


  


嘉世队员1:郭队,你要是再不撒手我们就报警了!


郭明宇:zzZ……


嘉世队员2:郭队,装睡是没有用的,耍流氓也是没有用的。


郭明宇:zzZ……


卫良:让我来——郭队,我们小队长说要吃B市的煎饼果子。


郭明宇:我带你去!


叶修:其实我不太想吃。


郭明宇:哦……【倒】zzZ


嘉世队员1&2&卫良&叶修:你倒是放手啊。


  


叶修:心好累,好想离队出走。


  

 

真▪tbc

 

 

 

 

 

欠钱梗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写到..

第一赛季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写到..

到底什么时候!

三更达成。

 

评论(136)

热度(1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