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31(娱乐圈paro HE)

 二更来了,三更又是在三更,明天上课孩砸乖乖去睡不要等了。

这章继续xfxy。

 

 

 

 

 

 

    Scene31

 

    ——又忘写小段子了。

 

    ——别咬我。

 

    Action!


  


  


  


  


  “手下败将”四个字,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瞬间把陈夜辉捅了个对穿。


  自从被叶修揍了一拳之后,他一直想找回场子,毕竟身为一个男人,被别人万众瞩目之下打了脸,这对尊严的伤害也是很大的。但是他没什么主见,只能听刘皓差遣,刘皓让往东他就往东,刘皓让坐轿子他绝不打的。


  但是目前为止,他跟刘皓还从来没在叶修身上讨到什么好,上次邱非的事因为他是执行者,所以赔钱的时候赔了个底儿朝天,他太想把这笔账讨回来,结果就是被手下败将四个字甩了一脸。


  他已经分不清是叶修一拳打脸更痛,还是手下败将四个字伤心更痛了。


  陈夜辉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呆滞之中已经被剽悍的记者们用屁股从人群里挤了出来。记者们已经开始询问叶修关于他退圈的各种问题,叶修也回答起来,眼看话题是不可能再跑偏回下药事件上了。


  陈夜辉攥紧拳头,牙齿咬得刚刚响。他回到休息室,看到刘皓还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翻看他下午二轮试镜的剧本册,看到刚刚还差点被记者轮到死的王杰希和乔一帆也像没事人一样坐在一边为第二轮试镜做准备,他顿时感觉自己跟个小丑一样。


  刘皓好歹还抬头赏了一眼给他,对陈夜辉没能成功把媒体的注意力引回来的结果并不失望。陈夜辉问他接下来怎么办,刘皓打开手机的备忘录界面在上面敲下了一段话,然后给陈夜辉看。


  “跟叶修的对抗让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不能只备着一套方案出来闯江湖。之后还有他折腾的呢,你就等着吧。”


  陈夜辉表示有点搞不明白自家主子这高端的思维,刘皓却是哑着嗓子嘶嘶嘶地笑了,魔鬼一样。


  陈夜辉打了个抖,也不知道是因为休息室空调开得太凉了,还是其他原因。


  


  


  就像周泽楷腿瘸了也依然可以来参加试镜一样,刘皓嗓子哑了也可以接着考,只不过无法发音会影响考官对他台词功底的判断,分数会低。但是其实刘皓的演技也是过硬的,就算分数低也低不到哪里去。刘皓从试镜室出来之后用拇指抚摩着自己报告卡上的8.1分,扯出了一个不明意味的笑容。


  明明好莱坞的导演都认可我的演技了,为什么你从头到尾都说我不够努力,还因为这种可笑的理由就否定我的一切?


  叶修,你真的正眼看过我吗?你真的没有带着偏见去看我吗?


  不管怎样,你会为你曾经对我的态度付出代价的,利息就从你爱的那些人身上收吧。


  


  黄少天在二轮试镜中的排序靠后,他用剧本册给自己扇着风百无聊赖地等着工作人员叫到自己的号。黄少天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几声,他摸摸肚子,一种特别不好的感觉从他肠胃里传出来,不是痛,像是要拉肚子一样翻江倒海的那种感觉。


  好吧,不是“像是”,是“就是”。


  黄少天看着手里的剧本册和报告卡,这两个东西非常重要,但是试镜会会场的厕所并没有什么可以放东西的平面,那么就要找个人把这两张纸托付一下才行。宋晓在喻文州那边,黄少天打了个电话给他,但是可能是因为会场太吵了,宋晓并没有听见电话。黄少天急得什么似的,人有三急尿急屎急话急,现在这菊门之下大军压境,容不得黄少天多考虑了,他随便找了个旮旯把剧本册和报告卡往里一塞,就如同草泥马一样欢脱地跑向了厕所——万一憋不住弄在裤裆里,与其叫别人给他送裤子,他觉得自己还不如用报告卡自刎一下。


  老天保佑厕所人并不多,黄少天爆了生平最快手速脱裤子蹲下噼里啪啦噗噗噗噗噗噗噗噗,释放的感觉简直是一阵爽利,连带着炎热的空气都变得可爱了些——如果不这么臭的话。


  黄少天一边想着怎么还没完事儿怎么还没完事儿怎么还没完事儿,断断续续了大概七八分钟之后,肚子里存货终于泻干净了。黄少天腿都蹲麻了,站起来的时候两条腿颤个不停,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一样弓着腰,一手扶着墙一手揉着腿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刚走出去没两步,肚子里又是一连串的咕噜咕噜,黄少天卧槽一声,折身跑回厕所又是一番鏖战。


  再从厕所出来的时候,黄少天整个人虚脱快要站不起来了,他半倚靠着墙,身子还在不停地往下滑。夏天天气热,一旦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就容易腹泻,黄少天捋了一边自己的早餐和午餐,自问是没吃过什么不该吃的东西的。


  裤兜里电话震了又震,是宋晓回过电话来了。黄少天抖着手接了,一个喂说出口连宋晓都诧异了一下。


  “黄少?你没事儿吧?”


  黄少天背靠着墙往上蹭了一下,然后说:“我有事,你哪儿呢?”


  宋晓一听黄少天说话都简短成这样了,看来这事还不小。他赶紧答:“我在博格导演这边,没看见你啊,你在哪儿?”


  黄少天说:“我在厕所,刚才跑肚跑到虚脱,你快来救我,我已经走不动了。啊对了,你过来之前先去休息室看看,我把我的剧本册和报告卡塞到靠门口那个沙发垫的缝里了,我有点不放心,你帮我把它拿来吧。”


  宋晓应了挂掉电话,黄少天在这边收了线靠在墙上缓了一会儿,好歹有了站起来的力气。不一会儿宋晓就来了,连跑带颠的,远远一看,黄少天觉得他脸色好像不太好。


  宋晓走近了说:“黄少你还好吗?能站?”


  黄少天点点头,一步迈出来,腿就是一软,好在旁边宋晓眼疾手快把他给扶住了。黄少天看宋晓是空着手来的,不好的预感挤满了脑海。


  “我让你拿的东西呢?”


  宋晓脸色更差了,摇了摇头:“我挨个沙发缝都摸过了,没有找到,问了工作人员和附近的人,也都说没看见。”


  黄少天叹了口气道:“即使看见了也会说没看见吧,我觉得我是被算计了。”


  宋晓赞同地点了点头:“那现在怎么办,你这样还能去试镜吗?而且你剧本册都没了,进试镜棚之前还要刷报告卡上那个条形码。刚才我来之前看了一眼排序,很快就到你了,你现在再去补办也来不及了啊。”


  宋晓一边说着,一边扶着黄少天慢慢往前走,黄少天思索了一会儿才说:“剧本册倒是不打紧,我都背下来了,但是细节的地方可能跟原剧本有点出入……报告卡的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让工作人员通融一下了。”


  宋晓扶着黄少天回去休息室把人塞进沙发盖上薄毯子,距离黄少天的二轮试镜还有点时间,他赶紧四处奔波去给黄少天补办报告卡。黄少天坐在沙发上目光扫过每一个进出休息室的工作人员,但是他有点脸盲,已经记不清递给他水的那个工作人员长什么样了。不过就算他记得多半也没什么卵用,对方筹备这么周详,凶手肯定早就逃之夭夭了。


  黄少天怀疑那瓶水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他今天一天碰了的过别人手的东西就只有那一瓶水。可是水已经进肚,刚才应该也是全出去了,水瓶子也扔了,工作人员也跑了,这休息室里也没个监控,当真是死无对证。他当时是自己主动跟工作人员要水喝的,而且他亲眼看着工作人员拆了塑封,所以才大意了,结果这一时大意,却酿成了大祸。


  现在连剧本册和报告卡都不翼而飞,黄少天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就是针对他而策划的一场阴谋,目的就是提前把他刷出试镜会。黄少天的脚到现在还是软的,一会儿试镜会演成什么样还未可知,虽然他之前拿的分数都很高,但是如果宋晓搞不定报告卡的事,或者甚至待会儿他试镜的时候演着演着坐地上了,拿个大鸭蛋,那么被淘汰也并非没有可能。


  妈的。


  


  


  


  叶修被各路记者簇拥着,一会儿回答一下这家报社的问题,一会儿回答一下那家杂志的疑问,有问必答,简直耐心到不行。记者们感动得都快哭了,有生之年啊!叶神居然也懂得体谅记者好好回答问题不敷衍了!


  叶修答得详细不在随便乱盖,记者们想把他薄皮抽筋的过激情绪也淡了好多,语气也由一开始的“锵锵锵锵锵锵”变得柔声细语温和了很多。


  “原来叶神是因为看不惯娱乐圈的现状所以才抽身而退的啊,那么您为什么要与嘉世为敌呢?不管怎么说,您是在嘉世红起来的,无论怎样,嘉世对您都是有恩情的呀!”


  “嗯,嘉世于我的确有恩。”叶修肯定了这位女记者的话,“但是你们所不知道的是,嘉世目前的积弊,是我所知道的所有娱乐公司中最严重的,因为它是一个老牌公司,因为它资历久远,所以无论是名声还是污点,都比其他年轻公司要多。”


  “可以理解。”记者说,“娱乐圈水很深,既然叶神已经决定退出了,为什么还要转为幕后去淌这趟浑水呢?众所周知前段时间荣耀和嘉世斗得可是挺厉害的,荣耀的艺人被黑了好多次呢。”


  “是啊,可是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啊。”叶修正经起来不过三句话,然后就又开始耍贫嘴。“我刚进圈的时候被黑得包青天都甘拜下风呢,你们看我这不是也扛过来了?我相信我手底下那帮孩子,他们很坚强,这点黑都不算事儿。至于为什么要蹚浑水——这是我跟我的好朋友在年轻时候的梦想,我们约定好要拿十个小金人,现在这个约定还没有实现,我把剩下的六个寄托在那些孩子的身上。”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就柔和了下来,睫毛低垂,笑容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了。几个女记者直接看傻了,被同事捅了一把才回神。又有一个记者问:


  “叶神方便透露一下那位好朋友是谁吗?”


  叶修眼中有一闪而逝的什么东西,快得记者都没有抓住。他说:


  “这有什么不能透露的,不过这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你们得有耐心听才行。”


  记者们小鸡啄米点头,叶修刚要开口,口袋里的手机就以一个催命的频率狂震了起来。叶修向大家打了一个抱歉的手势接起了电话,那边是宋晓抓狂的声音。叶修挂掉电话之后双手合十冲记者们鞠了一躬。


  “实在抱歉,有急事,今天先失陪了。”


  然后不等媒体们反应,叶修就一步两个身位格走位风骚地跑远了。


  记者们:……


  


  


  


  叶修到黄少天那边的时候,距离二轮试镜轮到黄少天只剩下两个人,而报告卡还是没有搞定。不得不说,由于好莱坞导演组是第一次来中国开试镜会,对中国这种办个事磨叽死的国情还没有充分地了解,再加上这么大型的试镜会准备时间有些仓促,所以很多地方的人事安排都有极大的欠缺甚至说是漏洞。如果不是这些漏洞的存在,刘皓他们也不能那么轻易地钻到空子。


  叶修看到病怏怏窝在沙发里有点没精神的黄少天的时候眉头跳了一下,宋晓把事情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跟叶修一交代,叶修冷哼了一声,还真是一个都不放过啊。


  刘皓的这种整人方式,下贱,无耻,但是防不胜防。叶修跟他逼格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投桃报李也不可能按照刘皓的套路去回敬他,不过现在第一要务并不是如何报仇,而是黄少天接下来的试镜怎么办。


  没有报告卡,刷不了条形码,那边导演电脑里演员信息登录不上去,就没法给黄少天打分,这一轮如果裸飞过去,黄少天这轮的得分就是零,即使黄少天之前的得分很高,这轮没分也会让他显然一个很危险的淘汰边缘。


  轮到黄少天试镜了,叶修把他从沙发里扶起来,驾着他一步一步走到试镜室那边去,虽然叶修进试镜会会场可以不凭名牌直接刷脸,但是进试镜室之前刷条形码这个步骤他是刷不了脸的——他脸上又没长条形码。工作人员看到堂堂叶神居然屈尊扶着黄少天,他瞬间就汗如雨下。他还记得昨天自己按照那位先生的要求故意给黄少天贴错了分数贴,他忐忑不安,脑补了叶神弄死自己的108种方法。


  但是实际上这名工作人员想得真的有点多,叶修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怎么会有时间跟他这只小蚂蚁计较这些鸡毛蒜皮。在工作人员发呆的时候,叶修已经扶着黄少天进屋了。


  黄少天的主考官博格导演也跟叶修有过合作,这位不像某头萝卜那么狂热,但是对于叶修也很尊重。叶修把情况跟博格一说,博格表示理解,当即登录黄少天的报告界面,然后示意黄少天可以开始他的表演了。


  叶修扶着黄少天走的这一路,黄少天都心猿意马的,虽然很久之前抱着叶修睡过觉,但是睡着了和清醒的时候终究是有差距的。叶修用那么不容置疑的力道支撑着他,让他有种被包容着和鼓励着的满足感。


  10分!黄少天给自己打了打气,深呼吸几次开始表演。叶修还留在试镜室里没有走,但是可能是因为他太想好好演了,紧张和用力过猛之下竟然起了反效果,再加上他腹泻之后身体发虚,连念台词的时候都带着又轻又软颤抖着的鼻音,听上去就像没见过世面的小演员第一次试镜紧张到手足无措的感觉。


  博格导演皱了皱眉头。


  黄少天的心咔嚓一下就凉了,他心态一个不稳,后面的发挥更是一落千丈,最后只从博格那里拿到了3.5的面子分。


  黄少天觉得自己头晕晕的,这发挥失常得太厉害了,而且还是在叶修的面前。他觉得自己简直无颜面见江东父老了,还是自刎在地铁8号线前谢罪吧。


  失魂落魄地离开试镜室,叶修把他送回了休息间就又去忙别的了。黄少天忍不住多想,老叶他都没跟我说话,他是生气了吗?他一定是生气了吧!他都没安慰我……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摸摸我的头说少天没事之类的吗?老叶该不会讨厌我了吧blablabla……


  事实证明黄少天的内心os也很话唠。


  


  


  


  喻文州这一下午的试镜拿到的剧本全是快节奏镜头,他演得苦不堪言,辛苦点好歹能冲上8分,保级是没问题,在同组中冲击名次就很难了。同时喻文州也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不停地拿到这种不擅长的剧本,真的不是什么巧合。


  荣耀五个人里最顺利的一个人就属苏沐橙了,可能是觉得苏沐橙作为只差一扑腾就能登上世界舞台的中国影后,对她下绊子没什么意义,所以苏沐橙侥幸没有被算计。


  差不多到了第二天试镜会结束的时间,大屏幕照例还是打出留下的演员名单,今天是500进400,淘汰掉100人,比起昨天一下刷掉一半的大手笔还是轻了很多的,可能是因为昨天那狠狠的一刷导致今天留下的都是质量比较好的艺人,好莱坞导演组对谁去谁留也纠结了起来——这也预示着今后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黄少天找了两遍都没在大屏幕上找到自己的名字,垂在仍在打颤的双腿旁边的手已经攥起来了,没想到最先被刷掉的是他,他还想拿个10分然后让叶修请吃饭呢。


  正在这儿失落着,一条胳膊突然压上黄少天的肩膀,黄少天一回头,嘴唇轻轻擦过叶修的侧脸。


  “老叶?”


  “嗯。”叶修答,“你好点儿没?”


  黄少天唉声叹气:“好什么好啊,身体和心灵受到了双重打击,老子居然也会落选,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婶能忍大爷都忍不了了,我回头要去买个巫毒娃娃,汉堡包导演什么眼光,我要咒死他咒死他咒死他。”


  叶修露出一种很奇特的目光看着黄少天,黄少天被他瞅一愣:


  “看我干嘛?是本剑圣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你已经被我迷住了吗?要不要以身相许?”


  对于黄少天调戏的话,叶修没有做出回应,他抓起黄少天的下巴往旁边一扭:


  “拉稀拉到腿软且眼大漏神的黄少天大大,你还是好好看清楚入选名单再说话吧。”


  黄少天定睛一看,叶修掰着他的下巴的方向居然也有一块LED屏,屏幕上打出一大堆人名,第一个就是他黄少天。


  他他他他没落选?


  黄少天吃惊了,叶修开心了。叶修说:“因为你前面的得分都够高,所以即使最后一次没发挥好影响也不是太大,只是排名要低一些,所以名字被挤到最后一块屏幕上去了。据说最后1000留10人的时候是会把之前所有轮的试镜得分加在一起统计的,所以明天要加油哦。”


  按黄少天现在的得分看,如果想在明天的试镜里保证不被刷,那至少得拿一个10分才行,剩下的那些也都得是9.5往上走,黄少天明天压力很大。黄少天借叶修搭着自己肩膀的姿势一手把人搂进怀里,略带着点撒娇的口吻说:


  “老叶老叶,试镜会结束之后没几天就是……嗯你知道吧,到时候我想要个礼物。”


  叶修抬手开玩笑地打了一下黄少天的脑袋:“你过了复试再说吧,少天大大。”


  黄少天眼睛亮晶晶的,叶修这是没拒绝吗?


  “那我明天拿四个10分!”


  叶修无奈地笑了:“你拿一个就够了,到时候你过生日,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得起,都送。”


  黄少天压抑住心底的狂喜小心翼翼地问:“真的?”


  叶修仿佛不觉得自己的许诺有什么问题:“当然。”


  黄少天心里的小人儿已经狂喜乱舞.gif了,叶修已经松开搭着他肩膀的胳膊,准备召集荣耀众人集合回公司。


  他自然没有注意到,他转过身那一瞬黄少天脸上露出的小狡猾的笑容,和黄少天一直背在身后的手按下了手机录音的停止键。


  

 

 

 

 

 

 

 

 

 

 

心疼黄少【蜡

但是啊,老叶给少天的许诺可是“什么都行”啊。

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的脑补都是正确的 。

以及,赶紧睡觉去。

评论(120)

热度(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