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22[上](娱乐圈paro HE)

不废话。








  Scene22


  ——一刀两刀三四刀。


  ——五刀六刀七八刀。


  ——九刀十刀十一刀。


  ——你们到底死了没?


  Action!


  


  


  


  叶修是在离家出走的第二个月遇见苏沐秋的。


  那天他在火车站睡了一宿觉,醒来的时候腰酸背痛的。外面天气发灰,还刮着风,叶修穿的还是他从家走的时候穿的单衣,即使他拉上拉锁,风也顺着离家出走两个月来已经变宽的袖子缝和衣襟缝流进他的怀里,冻得他瑟瑟发抖。他之前在火车上被贼把行李给顺走了,现在不仅没有早餐钱,连换的衣服都没有一件。而奇怪的是,即使他现在这么狼狈,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回家。


  叶修闭着眼睛转了十圈,然后选定了一个方向就往前走。一路上沿途看着街边的各种店铺,有招聘的他就走进去问问,但是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不招收未成年人。叶修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今天阴天,天也一直都不亮,他甚至都以为,即使自己走到天荒地老,天都不会亮了。


  他走到了B市电影制片厂门口,本来已经路过了,但是他看到了什么又像倒带一样一步一步退回来了。


  【招收群众演员60名,要求成年,性别身高体重无限制,每天报酬100元】


  叶修先是摸了摸自己瘪呼呼的肚子,然后又摸了摸自己憋呼呼的裤兜,虽然这个招聘广告又是说了不要未成年人,但是这已经是一路走来碰见的性价比最高的工作了。他把脏兮兮的行囊往肩上提了提,然后摸到了应聘处去报名。应聘处的大叔一抬头看见叶修的脸,愣了两愣。一愣,是这小孩儿看上去年龄也太小了,应该还没成年?二愣,这小孩儿长得不错啊。


  大叔让叶修交出身份证,叶修扭捏了半天终于交了,大叔一看他出生日期,立马就让他滚蛋了。


  “你没成年呢,不行。下一个!”


  叶修肚子咕噜一声,他双手撑着大叔的桌子,语气非常诚恳。


  “录取我吧,我已经吃不起饭了。”


  大叔似乎对也许挡在桌子面前扰乱了他的工作非常不满意,皱着眉头语气很不好。


  “你有没有钱吃饭干我屁事,说了不要未成年你是眼睛瞎还是耳朵聋?别打扰老子工作,下一个!”


  叶修咬了咬牙。大叔说的话虽然不中听,但是确实是这个理儿。他有没有钱吃饭确实跟别人没关系,因为他没钱了老板就必须得录用他,这才是没道理。叶修虽然能想明白,但是身上又冷,肚子饿得都发烫了,走了那么久的疲劳也一点一点侵蚀着他的神经,他晃了两下脑袋,让过长的刘海挡住自己红了的眼圈,跟大叔说了声谢谢。


  他正要走的时候,肩膀上突然搭上来一条手臂,叶修本来没睡好又没吃饭浑身就发虚,硬是被这一搭给压得膝盖都软了一下,差点跪地上。来人反应也快,一把就把他搂住了好在没摔了。那人对大叔说:


  “宁哥啊,你看这家伙都快饿晕了,就通融通融呗,反正又不是啥危险的镜头,录取他吧,再说……”那人把头凑近了宁哥,悄悄地说:“我不是也是未成年嘛!”


  宁哥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叶修一眼,颇有些无奈地说:“你那特殊情况我们也知道,所以才每次都破例让你上的,这小子油光水滑一看就是个离家出走的小少爷,录什么录。那什么,小苏你先带他去食堂吃点东西,然后打发他回家吧。”


  被称作小苏的年轻人撇了撇嘴,没有试图继续说服宁哥,就带着叶修去食堂了。他给叶修要了一小碗热汤面,叶修吃得狼吞虎咽的差点没把碗给吃进去。小苏在一边都看呆了,这得是多少天没吃饭了呀?


  小苏坐在叶修对面单手撑着下巴,他觉得虽然这小孩吃得有点猛但是吃相还算好看,也许真像宁哥所说的那样,是个离家出走的小公子吧。宁哥那种人,天天面对那么多人,早阅遍了天下众生相,眼光毒得很,小苏年龄还小阅历不够,照比宁哥的段位差了十万八千里,实在再也看不出什么别的了。看不出就问吧,小苏趁叶修咀嚼面条的时候说:


  “诶,你叫什么名啊?”


  叶修瞅他一眼,把面条吞了才开口讲话:“你家长没告诉过你问别人家底之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诶哟,还一套一套的呢?小苏挑了下眉头,笑了笑说:“真不好意思啊,我没家长。我叫苏沐秋,你叫什么名?”


  没家长?叶修想起刚才宁哥说因为苏沐秋的“特殊情况”所以才破例让他上的,难道这个“特殊情况”,就是……苏沐秋是个孤儿吗?


  这么一想叶修倒是觉得自己太冒犯了。他低了低头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叫叶修。”


  苏沐秋倒是挺不在意地爽朗一笑:“没什么,反正我也不知道有家长是什么感觉,现在没家长也不觉得多难受啊,都习惯了。你叫叶xiu?哪个xiu?”苏沐秋看叶修低着头就乐了,“是害羞的羞吗?”


  叶修刚开始觉得这人是个自来熟,现在看来何止自来熟啊,是自来贱吧!


  “是修理的修。”叶修说着还假意挥了挥拳头,意思是你再胡说老子就修理你。


  “哈哈哈哈!”苏沐秋倒是被叶修这个小动作逗笑了,虽然他好像一直在笑。“你不应该是修理的修,你看看你,把自己折腾得苦行僧一样,是修行的修吧?”


  叶修肚子还没填饱,才懒得跟苏沐秋贫呢。他飞快地吃完一碗面之后又要了第二碗,苏沐秋却不给他盛了,说你饿太久了一下子吃多对身体不好,会胃痛。叶修说,看不出来啊你还挺懂,苏沐秋说不是懂,这是经验。


  叶修跟在苏沐秋身后离开食堂,看着面前那个比自己宽不了多少的背影,叶修突然觉得自己离家出走绝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毕竟他还有爸妈,还有家,虽然那个家总是让自己不愉快,但是从来不会让自己有机会拥有“饿太久之后不能暴饮暴食”这种经验。


  叶修觉得自己吃白食不好,虽然宁哥赶苍蝇一样不耐烦地对他说“我们不要你”,叶修还是坚持留下来要干满一天,至少还了早上的面钱。


  群众演员的戏份很简单,基本也就是一些来来回回地走,充当主演的幕布背景,难一点的可能有几句台词,但是这种角色基本不会让第一次当群演的人来担任。今天的这一幕戏演的是日本鬼子屠城,叶修的任务是跟其他群演一起倒在地上装尸体,苏沐秋的任务是做一个包子铺小老板,把热腾腾的包子摆上日本人餐桌之后被一个日本兵一刀捅死。


  叶修和其他群演一起站在那儿任由道具师和化妆师往他们身上泼血浆画伤口,他看着做小老板打扮的苏沐秋蹲在凳子上拿着剧本正在非常认真地阅读,心里也有点奇怪。一个龙套角色,台词就几句,需要那么认真吗?


  这幕戏正式开始了,叶修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尽职尽责地装死,从他的角度,眯起眼睛还可以看见苏沐秋在一旁演了什么。


  日本兵横枪一扫就把包子铺小老板的摊位打了个笼屉仰包子翻,小老板颤颤巍巍地往后退几步,踩翻了一个笼屉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他害怕极了,他怕那些明晃晃的刺刀会捅穿他,在他身体里搅搅搅,把肠子都给绕在心脏上,就像那些……那些已经死在地上的同胞们一样。


  日本兵叽里咕噜说了一堆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标准汉奸脸的中分翻译官说:“皇军要吃包子!赶紧给皇军上包子!”


  小老板连滚带爬地站起来,一边诚惶诚恐地嘟囔着:“上包子上包子……上……马上……”


  几个日本兵大爷一样坐在座位上,小老板马上弄好了一屉包子,他端着包子迈着小碎步走到日本兵面前,双手呈上了包子,头低得比笼屉还低。


  小老板咕噜咽了一口唾沫,颤着声说:“包……包子……”


  日本兵拿了一个包子吃了一口,一边嚼一边露出满意的笑容,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小老板虽然听不懂,但是看到日本兵的笑容就知道他们一定是喜欢吃自己的包子。他努力牵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然后下一秒,他的表情就僵化定格在了脸上。他慢慢低头看,发现对方的刺刀已经穿透了自己的身体。日本兵踩着他的胸口拔出了刀,他带着一脸绝望向后直挺挺地栽倒了过去,肉体砸在地上发出了“碰”地一声。


  “卡!”导演一喊完卡,地上装死的,演日本兵的几个演员,以及倒在地上躺尸的苏沐秋全都安了弹簧一样蹦了起来。苏沐秋一边起身一边还嘶嘶哈哈地摸自己的后背,刚才摔那一下很显然摔得他非常痛苦。叶修也爬起来了,他正想去问候一下苏沐秋,就听导演在那边喊:


  “群演29号!29号!给我过来!”


  29号正是叶修。叶修听导演的语气就觉得可能是要挨批,但是挨批也得硬头皮上啊,他走到导演跟前说:


  “我是29号。”


  导演指着摄影机的录像对他说:“不是让你装死吗?你怎么装的?谁家装死还带喘气的啊?”


  叶修一看,果然,摄像机录到自己的时候自己的后背的确是在一起一伏的,很明显能看出来自己不是个死人。可是演死人就不准呼吸了吗?那一场戏下来得多憋得慌啊!


  叶修先是诚恳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然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对于叶修的疑问,导演的答复显得很高冷——


  “你问苏沐秋去。”


  苏沐秋能在一堆群演里拿到一个有台词有正脸的角色,水平显然是非同一般的。这一天下来,叶修也的确是见识到了,也服气了。让演死人,管你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苏沐秋肯定是憋着气不带喘一下的,一场戏完了差点缺氧休克;让演死不瞑目,管你60帧,80帧,100帧,苏沐秋的眼睛瞪得一眨不眨,卡了之后眼睛干涩,不得不滴眼药水缓解。认识苏沐秋的人都说苏沐秋演戏拼命,苏沐秋却说我这不是拼命,是负责任而已。


  是这样负责任的态度让苏沐秋在一堆群众演员里脱颖而出,每次都能拿到戏份不轻的龙套角色,而叶修也渐渐地发现,苏沐秋可能真的是很爱演戏,所以才那么全身心地投入。经过苏沐秋提点几句,又有苏沐秋热情的影响,叶修也慢慢觉得演戏是真的挺有意思的,即使是演一个路人,一丝心境微妙的不同,产生的就是眼神,表情,动作和语气的差别。这些差别可能非常微弱,但是经过上千万个细节的积累,就会被无限放大为这个人适不适合演,有没有演好这个角色的差别,这些细节的积累,就是演技。


  叶修觉得一天下来死人活人自己都能演得得心应手了,那不是照本宣科地念台词,而是真正地去投入另外一段人生。


  很有趣,真的非常有意思。


  离家出走以来一直迷茫的叶修,终于找到了方向。


  苏沐秋是个自来熟,叶修也不是什么高冷的人,两个人年龄相仿,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一天的摄影结束以后,两个少年已经是可以勾肩搭背互相吐槽的关系了。得知叶修现在没有地方去,苏沐秋很大方地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来我家,哥包养你!”


  叶修笑着捶了苏沐秋胸口一拳,苏沐秋又演起来了,他捂着胸口慢慢地蹲在了地上,眉头皱得死紧,脸都苍白了许多。叶修吓了一跳,以为是苏沐秋身上有旧伤自己给打坏了什么的,连忙蹲下手足无措地围着苏沐秋螃蟹一样地转圈。苏沐秋暗搓搓地勾起了一个小狐狸一样的笑意,迅速伸手抓了一下叶修的裆部,然后大笑着跑远了。叶修再追他也追不上了,但是叶修很记仇,而且熟记君子报仇几个小时不晚这个道理,跟苏沐秋回家一起吃了晚饭之后,叶修找了个机会就把苏沐秋撂倒在床上胡抓乱挠,猴子偷桃和千年杀两个人都用了无数次了,最后还是苏沐秋武力值更胜一筹,把叶修给压制在了身下动弹不得。


  叶修傻乐,苏沐秋也傻乐。叶修离家出走之后第一次觉得这么放松和开怀,苏沐秋也觉得,除了妹妹家里再填一个人好像很不错。


  还在上初二的小沐橙回家以后发现家里多了一个男性还挺吃惊,苏沐秋解释说这是叶修,工作上的同事,暂时借住在咱们家。沐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叶修说,怎么是暂时借住啊?说好的包养我呢?苏沐秋说包你个大头鬼啊,你怎么这么没志向,要早早地挣大钱然后独立知道吗?叶修说,怎么挣大钱?当群演能挣大钱?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说:


  “我不会一直是群演的,你等着吧!”


  叶修当然也不可能干等着。他在片场当了那么一天的群演之后人家以他年龄小为由,后来说什么也不要他了,不能再去演戏,那干点啥呢?叶修瞅着苏沐秋家一套质量还算过得去的录音设备,觉得既然现在不能演戏,唱唱歌好像也不错。


  叶修以前在家的时候学过钢琴,所以音准乐感一点问题都没有。他学一首歌,下了伴奏,唱了录好,然后按照网上的教程后期好再发布到国内著名的音乐网站上,一开始是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气,后来也渐渐出现一些赞扬了,夸他唱得不错,声线好听什么的。苏沐秋听了叶修唱的这些歌之后还震惊了一下,说看不出来啊,你小子挺有本事的还会唱歌呢?叶修说那是,你抓紧时间成腕儿,你成了腕儿之后我就去给你的电影唱主题曲。


  苏沐秋揉了一把叶修的脑袋说:“呵呵,哪有那么简单啊,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叶修对苏沐秋的心灵鸡汤嗤之以鼻,然后隔天苏沐秋继续去片场当他的群演,叶修则是接着窝在家里录歌。或许上天就注定让叶修走娱乐圈这条路,在ID一叶之秋的歌手网红了一个月之后,有一个ID气冲云水的人私聊了叶修,对方自我介绍说是一个小型音乐工作室的制作人,非常喜欢他的声线,觉得他有实力真正进入华语乐坛跟职业歌手一争高下,问他有没有兴趣。


  有没有兴趣,当然有啊!叶修还记着那个要给苏沐秋主演的电影唱主题曲的约定,于是就跟气冲云水敲定了时间,对方说会亲自到他家来看一趟。


  气冲云水,就是吴雪峰,当年还是个刚刚毕业的水嫩大学生。他学的是音乐专业,但是又不甘心像其他同学那样回中小学去当个音乐老师或者干脆做一些跟音乐无关的工作。吴雪峰是真心喜欢音乐,他想作出最好的音乐,让全天下的人都听到。他一时冲动用自己大学四年以来没动过一分钱的奖学金开办了一间工作室,但是面对着装修好了设备齐全但是空空荡荡的工作室,他觉得自己似乎是有点大脑发热。那股冲动劲儿平息下来之后,他有一天随便逛网站的时候听到了一叶之秋的声音,觉得那股东风已经来了。


  一叶之秋的声线条件可以说是顶尖的,就算是放到华语乐坛,单论音质也是没有人可以跟他比肩的。深沉,磁性,哪怕随便哼几句,也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这是一种绝佳的天赋,不好好利用就是暴殄天物。用吴雪峰的专业目光来看,一叶之秋只是囿于年龄阅历和经验的限制,唱功并不十分到位,唱一些感情浓重的歌曲的时候,嗓音里的情绪也太过单薄。但是这些都是可以被后天训练提高的,而且吴雪峰从一叶之秋发表的第一首作品一路点着听下来,也能感受到这个歌手在以一个非常快的速度自我进化着,这让吴雪峰对一叶之秋充满了期待。


  吴雪峰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是幻灭?不对。失望?更不是了。惊讶?好像靠点谱。在吴雪峰对面坐着的,看面相明显就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真的是网上那个一把深沉磁性的苏音大大一叶之秋吗?


  面对吴雪峰疑惑,叶修就随便唱了两句歌,后面签订合同的过程进行地也很快,反正吴雪峰的工作室只是小工作室,叶修在网上再红,三次元也没什么名气,合同也不需要那么繁文缛节。更何况相处了一个下午之后叶修觉得吴雪峰也是个很好的人,没什么不相信他的理由。


  苏沐秋下了班之后去苏沐橙的学校接妹妹放学,兄妹俩一到家就齐齐被家里又多出来的这个男人惊了一呆。苏沐秋指着吴雪峰对叶修说:


  “你背着我偷渡野男人回家?”


  吴雪峰都黑线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叶修又说:


  “对啊,你有什么意见?”


  苏沐秋撸袖子就要上来揍叶修:“这是我的房子!”


  叶修淡定反驳:“这是房东的房子。”


  苏沐秋一拳带起拳风,然后轻轻戳到叶修脸蛋上一通揉搓:“是我交的房租!”


  叶修被揉得直往吴雪峰那边躲:“很快我就可以和你平摊了。”


  “怎么回事?”苏沐秋收了玩闹的心思,他也知道叶修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往家里带外人的人。吴雪峰这时候适时地站起来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吴雪峰,是一个音乐制作人新手,今天是来跟叶修签合同的。”


  “诶我去!”苏沐秋揉揉叶修的发顶,“小同志,你非常可以嘛!”然后他蹭到吴雪峰跟前龇牙一乐,“吴大哥,你都把他签了,把我也一起接收得了。”


  叶修一扬眉毛:“就你,五音不全的玩儿得起音乐吗?”


  苏沐秋炸毛:“说谁五音不全!敢跟老子K歌吗?你知道你用那个音乐网站上原创区榜单第一位那个秋木苏是谁吗?”


  “不知道。”叶修说。


  苏沐秋快气死了,叶修明明就知道,为了气他才说不知道的。苏沐秋又开始烦吴雪峰,说他自己原创了很多词曲,只是因为没有好的设备和制作方所以一直闲置着,而且叶修如果要作为歌手出道的话,也不能一直翻唱别人的歌,要有原创歌曲才行。


  后来说了半天,吴雪峰也觉得苏沐秋说得有道理。吴雪峰的工作室现在不能负担太高的成本去请一些词曲大手,而吴雪峰看过苏沐秋创作的词曲之后也是非常惊艳,他看着谱子哼哼了几句歌词,觉得配上叶修的嗓音,出专辑都绰绰有余了。吴雪峰考虑了一下,反正合同就是几张纸的事,这种东西是宁肯多带不会少带的,于是苏沐秋把大名签在了吴雪峰带的多余的合同上,算是正式跟吴雪峰签约了。


  要么说有胆量把自己全部家底都押进去做风投,吴雪峰也不是个一般人,给叶修又当爹又当妈,啊不是,又当指导老师又当后期,叶修出道之后恐怕还要兼职经纪人。苏沐秋呢,一天天也是忙的个脚打后脑勺,白天往片场跑,晚上回来又要给叶修写歌,写完一首第二天又要趁着片场间休去找吴雪峰给他看。这么跑了一个月,苏沐秋瘦得嗷嗷的,脸都快脱相了,片场那边那个宁哥都警告他说要是再瘦就跟他解约了。吴雪峰为了不让苏沐秋折腾,干脆搬到苏沐秋的房子里跟他们兄妹仨一起住,房租也由苏沐秋一人承担变成了两人分摊,苏沐秋倒是变得轻松了一点,只是每天早上三个大男生用卫生间都要打架,苏沐橙坐在饭厅吃早饭,就听三个哥哥在那吵。


  “苏沐秋!你别用老子牙膏!那是我的!”


  “靠,你的东西都是我买的,你好意思说!”


  “屁!那是老吴给我买的,哪有你一毛钱的关系?啊对了,说起这个,老吴!你给我买个纳爱斯牙牙乐儿童营养牙膏是啥意思!”


  “哈哈哈哈,小队长你不本来就是未成年人嘛!”


  “小队长是啥玩意儿?诶我去,苏沐秋你这两天是不是上火?屎太臭了……”


  “沐秋,你,我,我们三个人难道不是一个team吗,你就是teamleader啊当然是小队长了。沐秋你快点,我憋得慌。”


  “拉屎不是我想快,想快就能快,最后还要用菊花,把它挤出来~”


  苏沐秋居然唱上了,用得还是爱情买卖的调子,在外面吃饭的苏沐橙眨了眨眼,端着碗默默地到阳台上去蹲着吃了。


  


  


  后来叶修和苏沐秋两边都进行顺利。有了吴雪峰的调教,叶修的进步一日千里,而在片场天天跑龙套的苏沐秋,终于是遇上了贵人。


  陶轩。


  陶轩当时还不是嘉世娱乐的大老板,只是一个在老板面前比较说得上话的经纪人。苏沐秋正在跑龙套的这场电影正是嘉世投拍的。陶轩本是来探一个嘉世自家艺人的班,偶然跟苏沐秋打了个照面,才发现这年轻人长得真是不错,17岁的年纪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是就苏沐秋现在的长相扔到帅哥美男如云的娱乐圈,也实在是不可多得,更别提能在一堆群演里出类拔萃说明苏沐秋的演技相当不赖,这样的人如果一直搁在这里当群演,才当真是可惜了。陶轩起了惜才的念头,就问苏沐秋愿不愿意作为一个演员正式出道,苏沐秋被这张从天而降的大馅饼糊了个正着,差点没当场跪下谢陶轩八辈祖宗。合同签了一式两份,苏沐秋拿着自己的那份乐颠颠地回家了,一晚上都在跟叶修吴雪峰和自家妹妹显摆。叶修嘲讽了他几句,嘲讽完了却又抿起嘴角偷偷地笑。


  他的梦想,自己的梦想,他们的梦想,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着。叶修看着合同上那个虽然不太好看但是却签得无比霸气的“苏沐秋”三个字,沐的一竖勾天通地,秋的一捺长长地向后延伸,好像要突破纸张边沿的限制,飞到天上去。


  叶修无比的相信,总有一天,他和苏沐秋,都会站在那个最万众瞩目的舞台上,让聚光灯都打在他们身上,振臂一呼万千响应,全场的掌声都会为他们而响。


  叶修看着苏沐秋伏案作词的侧影,看到苏沐秋那么认真又坚毅的眼神,突然闪过一丝灵感。他抓过了一张纸,从苏沐秋笔筒里拿出了一支笔也开始奋笔疾书。


  天说你的目光带着渴望


  地说你的目光带着苍凉


  鹰说你的目光带着向往


  花说你的目光带着怜惘


  我说你的目光


  映着星芒


  穿过废墟和历史的虚妄


  你的目光


  坚定太长


  站在自己舞台的正中央


  你的目光


  血雨刀光


  不曾退却是不灭的信仰


  你的目光


  深潭一汪


  只聚焦在那顶皇冠上


  暂时就想到这么多,而且也没有调。下面的歌词叶修实在是没有灵感了,毕竟他不怎么擅长写词,写词什么的是苏沐秋的领域。苏沐秋抻头看了一眼他写在纸上这几行歌词,露出了诧异而惊艳的目光:


  “不错啊,你刚才自己想的?”叶修点点头,苏沐秋接着说:“写一首好歌词最重要的就是要一鼓作气流畅地把它写完啦!这样歌词之间才能有强烈的照应联系,显得完整,不会脱节,快快快你快继续写。”


  叶修摇摇头说:“下面的写不出了。”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嗯——如果实在想不出了就先放一放吧,说不定哪天突然又有灵感了呢?走吧!我们先吃饭去!”





评论(116)

热度(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