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19[下](娱乐圈paro HE)

Scene19绝对是目前所有Scene里最长的,[上]有7000+,[下]有9000+

你没有看错这篇[下]将近1w字了,我又爆字数了。

关于[上]里面孙翔到底是帮凶还是英雄这个问题,在这里会有详细解释的。

以及老叶持续失去理智中。

啊就走你↓↓↓












  孙翔这两天异常的沉默。


  他也不像以前那样整天咋咋呼呼,录完歌也是非常安静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那个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办公室。孙翔是现在嘉世捧在手心儿里的宝贝,大家对他的状态都很是关注,看见他这样,很多人都奇怪,小孙这也太ooc了?


  孙翔把歌词稿一把拍在了桌上,重重地坐下去,用掌心揉着自己因为睡眠不足有点干涩发痛的眼睛,长叹了一口气。邱非的桌子还在他对面,上面的东西都没有动过,好像邱非只是去上个厕所一会儿就会回来一样。孙翔却知道,可能跟邱非的同事缘分也差不多到此为止了。


  那天的事情对他震动太大了。他给陈夜辉发完短信之后就把手机放回刘皓衣服里提前溜走了,他实在是一看见刘皓就从骨头缝里往外冒凉气。他坐车回家一路上脑子里都在想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好像任由陈夜辉他们拍邱非的艳照也不合适,再说陈夜辉万一不按B计划行事或者他反应过来命令不是刘皓亲口下的,到时候再让四个男的对邱非做那种事怎么办啊?孙翔越想越觉得不行,恐怕自己认为的自己救了邱非最后反而害了他。孙翔咬咬牙摁了个110,把事情一说,结果人家说他是非当事人不在现场且证据不足的报案,公安机关需要经过确认才能立案侦查,这个时间最快要半个小时左右。


  半个小时立案,然后警察再赶到邱非那去,黄花菜都凉了。那怎么办?孙翔觉得自己脑子里一团乱,今天的智商流量都已经用光了。回去酒店不管三七二十一揪着刘皓的领子问他邱非在哪儿?嘉世的脸面要是不要?或者直接打电话问陈夜辉?怎么开口啊?就算问了他会回答吗?万一把人惹恼了邱非的处境岂不是更危险?


  孙翔突然福至心灵地想到了叶秋。对啊,不是传说叶秋是邱非师父吗?孙翔也是少数知道叶秋邱非关系的人之一,他觉得,如果是叶秋的话,肯定有办法救自己徒弟的。孙翔拿出手机,才悲催地发现——


  他根本没有叶秋的联系方式……


  叶秋退圈之后就人间蒸发了,联系方式嘉世的人都没有,唯一有可能有的苏沐橙跟嘉世解约后也分分钟换了号码,孙翔也联系不上她。那找谁……孙翔坐在车后座上把头发揉成了个鸟窝,然后一拍大腿——


  不是还有陶总吗?这多靠谱啊!孙翔想到陶轩感觉自己机智极了,马上吩咐司机掉头去陶轩家,一边已经给陶轩拨出了一个电话。陶轩接到电话之后先稳住孙翔,告诉他邱非会没事的,让他先来自己家。孙翔一听到陶总的安慰就觉得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然后催了司机好几遍让他加速。


  陶轩也是没想到刘皓这么不会办事儿,准备这么份大礼给邱非,居然中途还被孙翔给截胡了,好在截中的是孙翔,这孩子比较单纯好骗,忽悠两句就没事了。他跟孙翔说刘皓只是想惩罚一下邱非,而且邱非公然跟嘉世作对,嘉世也需要通过惩戒邱非来杀鸡儆猴,借此立威,让下面的一些小艺人不要有反心。孙翔说可是这种惩罚未免也太过了吧?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陶轩看了他一眼,孙翔只觉得那一眼里掩藏着无限的压迫。陶轩说,小孙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你要明白,人有的时候不能自不量力地去以自己渺小的力量去反抗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庞然大物,蚍蜉撼树是自取灭亡。小邱不会有事的,只是到时候名誉受点损罢了,你回去好好想想,我一直很看好你,别让我难做。


  如果说陶轩的前半句话还是心灵鸡汤人生导师的话,后半句就已经是警告了。之后的几天孙翔也亲眼验证了陶轩的警告不是什么玩笑——他的微博被改了密码,手机由经纪人保管,他就是想在网上一味抹黑邱非的骂战里为邱非说一句话都做不到。虽然陶轩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但是工作时间表被严格定死,有机会接触别人或者使用网络的时候身边都有人监控着,这跟活软禁也差不离了。


  孙翔反感邱非的背叛行为,但是他想要亲手揍邱非一巴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邱非被嘉世黑到已经爬不起来了。他有一天终于在经纪人不在他办公室的时候趁登录了邮箱,在收件人那一栏敲上了不久前他在邱非邮箱里看过的那个yexiu@gloryglobal.com,他也不知道该说点啥,他手里也没有能帮得上忙的证据,只能敲了一句——


  邱非是被陷害的,快救救他!!!!!!!!


  他用的邮箱是一个连公司方面都不知道的邮箱小号,对面自动回复来了以后他又非常谨慎地把发件箱里的邮件和对方自动回复的邮件都删掉了,他觉得自己比邱非那个蠢货干得高明多了。不过他发完邮件之后自己也纠结了,他现在的行为,跟当时邱非的背叛行为,好像没什么两样?


  才不是呢。孙翔看着自己那个laozitianxiadiyi@4399.com的邮箱,反正对方又不知道自己是嘉世的艺人,陶总他们肯定也发现不了,所以不算叛徒,嗯,没错,就是这样。


  至于这封邮件是否起到了它应有的效果,孙翔已经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管了,他现在正在专注于制作他的第一张专辑,这张专辑是否能制作成功,将决定他以后在歌坛能否走得顺利。孙翔跟嘉世现在还没到撕破脸的地步,时间究竟会化解他跟嘉世之间的伤痕,还是会把裂口撕得更大,他觉得自己应该静观其变。


  如果最后躲不过嘉世的诛杀,那就在危机到来之前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强大到嘉世不能随意揉捏自己的地步。


  窗外风起,把玻璃打得哗哗响。


  成长的时候到了。


  


  


  


  


  


  叶修这两天也很忙。虽然前些日子的公堂对决是赢了,但是最后是那个女孩承担了大部分罪责,嘉世方最后只是判了教唆罪,给邱非赔了点钱了事。邱非拿到的那些钱,恐怕还没有他们塞给法官和陪审团的十分之一多。报纸上对这事的报道铺天盖地的,在叶修的幕后操作下,阵势比之前邱非遭黑的时候还大,恨不得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一个出色的新人差点就被嘉世黑得站不起来了。


  网上也有各种人对这半个月以来的撕逼大戏发表各种看法的。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说看戏看得好爽的,有之前脱饭的邱非粉说邱非被黑得太惨了好心疼,还是粉回来吧,有阴谋论者闲的要死发了一连串长微博推测邱非,叶秋,嘉世三者之间的关系,还脑补得有声有色,什么叶秋和邱非曾经是师生禁断虐恋情深,结果叶秋被嘉世逼退圈了退隐江湖,邱非就伺机报复嘉世,嘉世抓不到叶秋,只好在邱非身上把场子找回来blablabla


  不得不说,他们的推测还是有那么三两分靠谱的。


  叶修现在是无论如何不能放邱非回嘉世了,邱非和嘉世还有几个月的合同期限也是彻底不能等了,叶修直接大手一挥全额违约金给邱非赎了身。要不怎么说陶轩掉钱窟窿里了呢,嘉世留着邱非明明已经没用了,陶轩还要借此机会敲叶修一笔,最后把邱非打官司赢的那笔钱全给捞回来了,里外里嘉世一点都不亏。陶轩还在签合同的时候拿这事挤兑叶修,叶修听了淡淡一笑,优雅地切了一片牛蛙腿肉吃了,还回味似的舔舔嘴唇。


  “老陶,我真可怜你。目光这么短浅,就跟井底之蛙一样。”


  邱非成功签进荣耀环球之后,叶修就帮他打通了各种关系,左右现在邱非也洗白了,原先那把他踢了的电影剧组还没找到合适的男三,就把邱非又弄回去了。当初做主踢掉邱非的是剧组二导演,他面对邱非还是挺不好意思的,人家陷入困境就落井下石,人家从井里爬出来顺便又把害他掉井里的人扇了一巴掌就忙不迭地扑过去给人家拍灰,简直不要更见风使舵。邱非倒是不怎么在意,他一向看剧本比看导演次数多。


  嘉世现在继续抹黑邱非的行动只能着眼于抠邱非和叶秋那点关系,但是这时候叶秋那移动头条的自带技能好像也失效了一样,基本没人鸟他们。《一周娱乐》这最大的一只出头鸟现在是屁都不敢放一个了,下面的一些小杂志小报继续刊登关于邱非叶秋消息的报道,网站点击率和实体刊物销售量也不是很理想。


  刘皓和陈夜辉都气坏了。他们自从跟叶秋对上之后似乎一次也没赢过,而且一次比一次损失惨重。上次访谈陷阱的失利只是让刘皓失去了曹广诚这条人脉,而这次损失的就是红艳艳的银票了。最后他们虽然是让女孩顶了大部分罪,但是也是赔了不少钱,女孩赔的钱大部分也都是他们拿的。娱乐圈这行本来就来钱快,利润又高,刘皓是不在意这些赔偿款的,但是输给叶秋还要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感觉实在是太差劲了。叶秋现在像是个护犊子的老母鸡一样把邱非搂在怀里,刘皓根本一根毛都碰不着,但是不再搞邱非一下,他恐怕几个月都睡不明白觉了。


  手里手机响了,刘皓接起来,那边是陈夜辉手下带着的另一个艺人张家兴。张家兴说:


  “喂?陈哥?”


  刘皓手里拿着的是陈夜辉的手机,对方当然以为接电话的是陈夜辉。刘皓答:


  “不是,我是你刘哥。”


  “哦——”对面的小艺人像是受惊了一样叫了一声,“刘、刘哥!”


  “嗯,什么事?”


  张家兴战战兢兢地说:“那个,就是之前说的在剧组里搞邱非的事,现在还做吗……前段时间闹腾得大邱非被踢出剧组了,我以为用不上我了就没提,现在邱非又回来了,那……”


  “……”刘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冷冷地说:“原计划执行。”


  说完了,他迅速摁了挂机键。结束通话的手机停在了陈夜辉和刘皓的短信界面,最末尾的一条短信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英文字母。


  B


  刘皓拿起了茶几上水果盘里的刀子,用力地向前一掷,刀子打着旋地直穿客厅,最后“当”地一声扎在了墙上挂着的一副海报上。


  跟我对着干的人,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刀子的柄还在轻微地颤动,刀尖入墙三分,深深扎进海报上人的鼻尖上。这人身上已经到处都是刀刺或划过的痕迹,看着简直让人密集恐惧症都能发作。海报的右下角是粗的签字笔笔走龙蛇的叶秋二字。


  


  


  


  


  周泽楷因为要入音乐圈,所以现在有正大光明的赖在叶修办公室的理由。他一会儿问问叶修唱腔的问题,一会儿请教一下真假音转换的问题,一会儿再求教一下把民俗唱法融入到通俗唱法之中的问题。


  他的问题都很简洁,叶修回答完了之后他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了也不会继续纠缠,但是他经常趁叶修不注意的时候摸下脸,掐把腰,偷个香,简直不胜其烦,活脱脱一个不说话的黄少天。黄少天是用语言骚扰,周泽楷是用行动骚扰。


  周泽楷脚不方便,叶修又不能把他赶走,而且一想责怪周泽楷又打乱他看报表的思路,抬头就见人一脸呆萌地眨着眼睛,抿嘴一笑别提有多帅,把叶修搞得都不好意思批评了。叶修总算是知道网上周泽楷那些不吃药的脑残粉们那堆“周小呆”“周小萌”“周帅帅”之类的绰号是从何而来的了。


  “小周……”叶修觉得再这么下去绝对被周泽楷吃得死死的,实在不是好兆头。“你脚都不方便,就不能消停老实地坐那儿待会儿吗?实在无聊我这儿有个本,带读卡器的,我柜子里还有账号卡,你玩游戏去。”


  “前辈……”周泽楷把脸凑过去,叶修非常有先见之明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嘴——他一点都不想被周泽楷亲嘴,周泽楷那哪儿是亲嘴,吃果冻还差不多。


  周泽楷把叶修挡在嘴前的手很轻柔地拿下来,然后非常虔诚地在叶修手指上落下了一个轻吻。


  “手好看。”周泽楷说。


  “……”叶修觉得自己如簧的巧舌一到周泽楷跟前就打结,此刻真是什么都不想说。自从那天在公园公共厕所因为特殊情况帮周泽楷撸了一次,周泽楷精虫热血一块上脑地告了白之后,天天对他的殷勤真是扛不住,就像现在这样周泽楷捧着他的手像是在端详一件艺术品一样认真地说“手好看”,就已经让他有点吃不消了。这要是换了黄少天,叶修肯定是“诶哟哥的手必然好看啊”这种话现成的有,但是对周泽楷这么说,周泽楷除了一脸坚定地点头,前辈说的话对的也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肯定是没其他反应了。


  周泽楷你个磨人的小妖精……


  “扣扣扣”办公室的门响了三声,叶修喊了声进,推门进屋的是王杰希。


  “诶哟大眼,好啊。”叶修说着已经站起身,而王杰希则是大步地进屋绕过了叶修的办公桌,把叶修的手从周泽楷手里抽走,然后一把把叶修抱了个满怀。


  “好久不见,我很想你。”王杰希说。


  叶修安抚孩子一样拍了拍王杰希的后背,笑着说:“这才多久没见,前天我不是还隔着录音室的玻璃跟你打招呼了吗?”


  王杰希看见周泽楷在一边站着眼色已经变犀利了,像是故意的一样蹭了蹭叶修的侧颈,把叶修痒得一激灵。


  “没有肢体接触都不算见面,这么算已经半个多月没见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算算咱俩多少年没见了?”


  叶修按着王杰希肩膀把人推远了,后者也没有过于贪恋叶修的怀抱,利落地抽身。叶修咂咂嘴说:“还得有肢体接触才算见面,那以后咱俩是不是得打一炮才算见了?”


  王杰希挑了一下眉,叶修一看他眉峰的抽动就觉得自己刚才可能祸从口出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旁边还站着一个周泽楷,王杰希居然就伸手去碰叶修的裤腰了。叶修捂着裤子往后躲了一步。


  “王大眼你还行不行,连句玩笑都开不起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叶修,你什么时候能不开玩笑呢?”


  周泽楷从旁边拄着拐杖上了一步,握住了叶修的手,瞅着王杰希:


  “打过。”想了想他又补充,“和前辈。”


  王杰希:“……”


  叶修:“……”


  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但是王杰希那是气的,叶修那是无奈的。周泽楷一副乖乖的样子瞅着王杰希,在王杰希眼里显得特别挑衅,好像是在报王杰希刚才对着叶修脖子一蹭之仇。这俩人之间的电压都要把空气电容击穿了,叶修赶紧和事老,把周泽楷扶到他老板椅里头坐下,把王杰希推沙发上坐下,为了转移话题,他问王杰希:


  “然后呢?你不会是就为了来看望我一下就跑上来了吧,有什么事吗?”


  王杰希也显然不是为了争风吃醋能把正事给忘了的人,他说:


  “邱非出演男三的那部电影《以战止战》今天开机,英杰也在那个剧组里,演一个配角。英杰第一次演电影我有点不放心,想过去看看,正好也过来问你要不要一起去探一下邱非的班。”


  “去啊,一起吧!”叶修说着绕到自己椅子后头一把捞起来自己的外套,坐在椅子上的周泽楷感觉后背一滑,吓了一愣。叶修对周泽楷说:


  “小周不好意思,我去探一下小邱的班,你先自己待会儿吧,一会儿中午吃饭不方便就打我的内线叫小江上来啊。”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冲他笑笑摆摆手,然后就走了,王杰希为叶修打开门,然后跟着叶修的脚步走了出去。关门前他瞥了一眼坐在叶修办公椅子上的周泽楷,看上去毫无意义地笑了一下。


  门被轻轻带上,周泽楷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看手里歌本看得更加认真了。


  前辈和一个情敌去看另外一个情敌……我……我要努力才行!


  歌坛天王,呵。


  


  


  


  


  王杰希和叶修到片场的时候正好拍到一幕淋雨戏,因为需要淋雨,所以演员们都是争取一遍过,省得一次次地挨浇,最后还要感冒。柳非停下车,坐在副驾驶上的王杰希下了车,叶修却没动。王杰希问:


  “你不是来看邱非的吗?怎么不下车?”


  叶修在后座上抻了个懒腰说:“我就不下去了,在车上远远地看看就好。这剧组人挺杂嘴也挺碎,我再明目张胆地出现给小邱加油恐怕是会落人口舌,不去了。”


  叶修抻懒腰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弯成一个向后的弧度,衬衫有点被拽开了,露出一截又细又白的腰和深刻的人鱼线。叶修实在是太没自觉了,但是王杰希不能没自觉。他强制转移自己的视线,假装在看那边片场,然后对叶修说:“那好吧,我先去了,你要是不想待了就让柳非送你回去。”


  叶修嗯啊应了,王杰希转身往片场走,一路上受到各种工作人员的夹道欢迎。


  在场上的是高英杰和另一个龙套角色,身为一个比邱非的男三戏份还要少一些的配角,高英杰这幕戏只有5、6秒的时间,但是真的要各个机位都拍下来完美角度,半个小时都未必够。高英杰台词功底不错又十分有天赋,他拿着道具枪在雨幕里奔驰,时不时举枪向后射击,子弹脱膛而出的爆响声声撕裂雨帘,道具枪虽然没有后坐力,但是高英杰还是把那个被枪的后坐力给顶了一下的感觉做得非常到位,雨水冲刷着少年脸上的血水,也冲刷着少年眼中的伤痛和坚毅。由于高英杰的给力,龙套君也十分入戏,这条拍了三次就过了,这对于电影圈的新人来说,实在是难得一见的成绩。


  高英杰一下场,肖云就扑上来用一条吸水的浴巾把他从头到脚给裹起来了,还从保温壶里给他倒出一杯热姜汤。高英杰道了声谢谢接过杯子小口小口地吹着喝,就听见有人说了一句:


  “英杰,很不错。”


  高英杰抬头一看,差点把手里的姜汤弄洒了:“王杰希前辈!”


  王杰希笑了笑揉揉高英杰湿漉漉的脑袋:“冷不冷,带换的干衣服了没有?”


  高英杰点点头:“带了,但是一会儿可能还有一场,就先不换了。”


  王杰希看看不远处正在整理假山和幕布的道具组,又看了一眼被高英杰撂在桌子上的道具枪,说:


  “刚才表现手枪后坐力的那几个动作很漂亮。”


  高英杰脸红了红,指指那边坐在道具箱子上仔细盯剧本的邱非:“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是邱非前辈教我的。”


  这种一般不会有人注意到,但是一旦做出来马上会让整部剧增色不少的小细节,邱非记了满满三个厚的牛皮笔记本,这些都是叶修教给他的。之前叶修为了让他真正体会到枪的后坐力是什么感觉,还特地带他到射击场练过,叶修告诉他,演戏是源于生活的,一些没有体验过的东西,想要单凭想象演出来非常困难,所以必须要真正试过,才知道要怎么演绎。这是对剧负责,对观众负责,更是对自己演绎的人物负责。


  负责,邱非牢牢记住了这一点,也正是因为这种负责任的态度,才会让他得到合作过的导演以及演员的青眼,脚踏实地地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上。


  下一场是邱非和张家兴的淋雨戏,这场戏不太复杂,就是讲邱非演的副团长坚持要去救被敌人抓走的团长,但是张家兴饰演的副团长的好友劝他不要冲动,冷静下来想办法才能救回团长。


  场记打板喊了Action,邱非神色一凛,迈着步子就往雨幕里头冲。大雨兜头浇下,却熄不灭他眼中的视死如归,阻不住他的脚步。他要去救团长,要快。身后远远地传来好友的呼唤,呼声越来越近,还伴着踏碎水坑的啪啪声,副团长却没有回头。


  “副团长!你不能去!团长已经被抓了,你是我们唯一的仰仗,如果你也遭遇不测,你让我们一百八十五个兄弟怎么办?!”


  张家兴这个演员念台词就像朗诵诗歌似的,好多导演因为他演戏像演歌剧都不怎么爱签他,不过他眼神戏倒是不错,可是这一幕是淋雨戏啊,近景又少,哪来的给他眼神的机会,这念歌一样的念台词瞬间让几个副导演耳朵流产了。


  不过大导演还是老神在在地坐在中间看监控器,显然没有直接卡了ng重来的意思,大家也只好继续。


  场中,好友已经拉住了副团长的衣袖,副团长看似未曾用力的轻轻一拂,就把好友推了一个趔趄。雨声冷,他的声音更冷:“我遭遇不测又怎样?你们难道就不能选出一个新的领袖了吗?”


  副团长的背影显得有点孤傲和决绝。好友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可能!兄弟们只认团长和你!现在团长不在,你……”张家兴这句台词后面的戛然而止说出来的效果倒是挺到位,那是因为这个时候邱非已经把枪顶在了他的额头上,眼神犹如鹰隼,里面全是杀机,让人看一眼就全身战栗的危险气场以邱非为圆心源源不断地发散了出来,连待在片场边缘的场记都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


  “再多嘴,就杀了你。”


  剧本里这里接的下一个动作本来应该是好友咬咬牙用额头跟副团长的枪口较劲,说你有本事就开枪啊,胆小鬼,结果张家兴被邱非的气场吓得膝盖一软,坐地上了。


  “卡——”这个时候,大导演才懒洋洋地喊了声卡。“张家兴你怎么回事儿?怎么随便改动作啊?还有小邱你用力太猛了,稍微收着点啊,咱们重新来一次!”


  邱非回到休息区擦擦头发喝了口热水。他这一幕因为要表现副团长内心的暴风骤雨所以是暴雨雨幕,比高英杰刚才那场中雨雨幕强度大得多,才半分钟的功夫身上就已经全湿了。不过反正一遍不过两遍总会过,两遍不过五遍六遍也能过的。导演说他用力过猛,那这一次就收着点吧。


  场记重新在主机前打了一遍板子,Action。


  还是刚才一模一样的情节,邱非这次有意控制自己不去用演技压制张家兴,效果倒是好了很多,但是导演组交流之后的决定还是再来一遍,把一些细节再扣扣。


  第三遍。


  “诶小邱刚说你用力过猛你能别走极端吗?这次又有点后劲不足了啊!”


  第四遍。


  “小邱小张你俩怎么就是不来电呢?小张你要阻止小邱走啊,不是我意思意思拉你一把那种感觉啊,重来!”


  第五遍。


  “小张这次是你的失误了,你给我认真一点啊!”


  第六遍。


  “小张!踏位偏了!”


  第七遍。


  “小张!语气不对”


  第八遍。


  “小张!……”


  ……


  第十遍。


  “小张!……”


  ……


  第二十三遍。


  “小张!……”


  一条戏拍个七八遍不过算是正常,十几遍也可以理解,二十几遍的时候,大家也都察觉到不对劲了。张家兴犯错率极高,虽然导演有时候也会提点一下邱非的毛病,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那就是鸡蛋里挑骨头。


  王杰希抱着手臂站在一边看,眼神溜到了张家兴的休息区那边。一个人递给裹着一条浴巾的张家兴一杯热水,他一瞬之间的转头被王杰希捕捉,王杰希眼睛一眯。


  狼顾之相,必为小人。


  刘皓。


  荣耀这边有探班的,嘉世那边自然也有,来探张家兴班的就是刘皓和陈夜辉。不过对于他们来说,探班是其次。


  邱非的这幕雨中戏里,在好友劝诫副团长未果之后就离开了,独留副团长一人在空旷苍凉的山野里对着深深城春草木悲愤欲绝。身为副团长的邱非淋雨时间比饰演好友的张家兴多了足足半分钟。一共就一幕一分钟的戏,邱非一直淋,张家兴淋半分钟,也许五六遍之后没什么差别,但是二十几遍积累下来就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时间差了。之前邱非被下了药那次为了抵消药性就淋过冷水澡,感冒到现在都没好利索,这又是半个小时的雨浇下来,湿衣服贴在身上一直没工夫换,这会儿已经是冷得全身发抖了。


  邱非抱着暖水瓶深呼吸了几下,觉得眼前有点发晕,恐怕是要发烧。手里的水面正在颤动,显然是他身上的颤抖已经传到水里去了。一个高高的阴影笼罩下来,邱非抬起头,看见了那个自己特别不待见也特别不待见自己的前辈。


  “小邱现在挺好的?叶秋对你不错吧?”


  邱非把身上的毯子撂在凳子上然后站起身,妥妥地能跟刘皓差不多高。


  “让开。”邱非说。


  刘皓笑笑:“你这是对前辈说话的态度吗?”


  邱非也扯起了嘴角,却是皮笑肉不笑,那个干巴巴的笑容在邱非脸上只停留了一秒就消失了。


  “前辈,请,你,让,开。”


  邱非不太在意外界的风言风语,但是对真正陷害他的人,他自然不可能圣母白莲花地还跟人家相亲相爱一家人,他对刘皓这已经可以说是不假辞色了。


  刘皓也不跟邱非争,侧身给邱非让了条路,邱非又回到场上去了。


  呵呵,小鬼你就尽管嚣张好了,一会儿有你受的。


  25,26,27,28。


  33,34,35,36。


  邱非现在觉得已经不是雨点在往他身上砸,是刀子在往他身上砸,隔着厚厚的戏服也砸得生疼生疼。张家兴的脸在他眼睛里变成了两个,连对方念的台词传到他耳朵里也带上了蜂鸣音效果。王杰希在场下已经看出事情不对头了,但他只是一个来探班的,身为局外人又没有立场说话,而且那个导演很有可能跟嘉世那边已经串通好了,就是故意设计让邱非不停地淋雨。王杰希看了一眼停车场,叶修已经从车上下来了,目光冷冷地望向这边。


  邱非在场上已经撑不住了,导演喊完第38条的卡之后,他摇晃了几下就蹲在了地上。几个工作人员赶紧跑上场去把邱非扶下来。路过导演桌的时候,大导演瞅了邱非一眼问:


  “你还行吗?不行这幕戏咱就先放放,改天再拍也不迟。”


  不等邱非做出反应,就已经有一个声音抢进来替他回答了。


  “小邱以前在我们嘉世的时候一直是以坚强出名的,小邱你说是不是?”


  陈夜辉。


  邱非在旅馆醒过来的时候只恨自己信错了人,他看见刘皓和陈夜辉也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又被俩人给算计了,新仇旧恨涌上来,他特别想打爆陈夜辉的脑袋。但是剧组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任谁也不会相信刘皓这么个已经跻身国内一线的影星会跟自己以前的一个后辈过不去,说他们设计邱非拍淋雨戏,更是说不通也没证据——导演就是觉得这幕他们拍得不够好嘛!NG一下怎么了?


  扶着邱非的一个女工作人员说:“小邱现在身体状态很不好,他需要休息。”


   陈夜辉反而嗤笑了一声说:“诶哟,那叶秋干你干到发烧的时候你休息了吗?”


  卧槽!这都什么鬼?这人是也淋雨淋发烧了说胡话吗?


  陈夜辉不理会旁边的人诧异的目光,继续说:“你能那么快洗脱罪名,肯定是给叶秋潜过了吧?不但摆脱了罪名,还能回到这个不久前把你踢出去的剧组,你敢说里面没有叶秋一羹匙的事儿?”


  邱非抬起眼皮盯着陈夜辉,他的目光里没有生病的脆弱,反而有一种要撕烂陈夜辉嘴的凶光。


  陈夜辉翻个白眼:“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自从你来到嘉世叶秋就对你照顾有加,到底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卖了屁股,娱乐圈里这些筋头巴脑我早就门儿清,你也不用假正经,你这人气小生的地位是怎么来的我太清楚了。”


  “叶秋是你师父?呵呵,是教你演戏的师父啊,还是床上的师父?”


  “他肯定教过你不少手段吧?不然以前那些大导演怎么会对你那么青睐呢?”


  “我看你这演技也不行啊,这一场戏拍了快40条了,虽然导演老说是我们小张的问题,但是你也未必就能完全推脱责任吧?”


  陈夜辉在那说得吐沫星子横飞,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群已经渐渐散开,好像是蝼蚁因为感受到狮子的威压而退散了一样。


  陈夜辉说:“你要是觉得我说得不对就来打我嘛。”


  然后,陈夜辉发现自己的视角一偏,紧接着就是右脸一片火辣辣地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带着血沫子从嘴里飞了出去。他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打了一拳的时候就已经一阵头晕目眩视角发黑,鼻子里好像也有什么东西在哗哗地往下淌。


  他侧躺在地上缓了半天才恢复过来,动了动眼珠,看到刚才他口无遮拦喷粪对象的另外一位当事人正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轻蔑,像是在藐视浮游生物一样。


  叶修抱着手臂眯着眼看了陈夜辉半天,半晌,才吐出了四个字。


  “胡说八道。”















敲下最后四个字的时候,我的手指几乎是颤抖的。

这可不行,我要保证手的稳定性啊。

但是真的很激动……

原作里小邱因为陈夜辉说了叶神坏话一拳揍得他香肠嘴,这里就让叶神因为陈夜辉说小邱坏话而一拳打掉他一颗牙吧。

陈夜辉: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QAQ

判官:因为你活该。

二翔要长大了,等他长大的时候就是倒戈向老叶的时候啦。

老王和小周的修罗场也pikapika呢,最后还是老王凭借“同为单亲爸爸优势”拿下了和老叶共处的时间(什么鬼)。

这是我最后一次虐小邱了,请组织放心。

请大声地告诉我,叶神那一拳——

爽!

不!

爽!

哈哈哈哈哈哈哈陈夜辉让你作死让你作死让你作死让你作死让你作死。


评论(242)

热度(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