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18(娱乐圈paro HE)

居然被LOFTER查水表了,赫赫。

没看着的妹子们走不老歌吧,走好,手动黄豆再见。

我只是让小周撸了一把为啥就给我屏蔽,为啥。

哦我知道了,因为LOFTER嫉妒,LOFTER没有鸡||巴。

LOFTER你个小婊砸。








  Scene18


  ——前辈,你不必俯视我,我会仰望你。


  ——前辈,你不必搀扶我,我会自己爬起来。


  Action!









撸了一炮。




  叶修随便从口袋里掏出个皱皱巴巴的手帕把手上的东西擦了,帮周泽楷把裤子提好,然后小心翼翼扶着周泽楷起来把他架到坐便盖上坐好。周泽楷过了那股下半身控制上半身的劲儿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劲爆的事,看着叶修背对着他在洗手池边洗手的样子,他特别郑重地在思考改天向前辈切腹谢罪是用水果刀比较好还是用瑞士军刀比较好。


  叶修一边洗手一边通过镜面反射看身后那个小孩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脸。其实男人互相帮助一下没什么,但是周泽楷上嘴亲完了还告白就不是什么小事了。周泽楷原来是最不开窍的那个,但是他一旦明白了自己的真正心意之后就跟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把嘴上那点残疾全点到行动力上了,叶修真是扛不住。


  叶修洗完手甩甩水,然后借手上那点残余的水分给周泽楷捋了捋毛,好歹是把那根迎风招展的呆毛给摁趴下了。周泽楷抬头看到叶修脸上浅淡的笑意,知道叶修并没有生气,眼睛都亮了一下。


  “小周……我都不知道拿你怎么办好了。”叶修说着叹了一口气,其实不光周泽楷,他现在拿一大堆人都没辙。


  周泽楷自动把这句话理解为“你现在还不够优秀所以我不能回应你的感情”,于是他极认真地盯着叶修的眼睛看,说:


  “会努力的!”


  叶修:“……”


  


  


  


  江波涛带着几个公关人员来到公园,又联系了园的工作人员一起疏散粉丝,并且跟粉丝们解释周泽楷是出了意外腿部受伤,现在需要每天做复建练习。粉丝们嗷嗷叫着求见枪王大大一面,江波涛只能向他们解释周泽楷恢复伤势非常疲劳,不适合出席这样兴师动众的大场面,然后又留下了几个特别狂热的粉丝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十万个保证会给她们寄周泽楷的签名海报,才算是连哄带骗地把粉丝们送走了。


  江波涛用袖子擦擦脑门上的长出一口气,然后到敲敲厕所的门。


  “叶神,小周,你们在吗?”


  厕所门开了,开门的是叶修,他依旧戴着那个遮他四分之三张脸的大口罩。江波涛进门,给周泽楷扣上了一个长帽檐的鸭舌帽,然后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罩在周泽楷脑袋上。江波涛敏锐地感觉到叶修和周泽楷之间的气氛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了,但是他也不好问,只说:


  “抱歉给叶神添麻烦了,我们现在带小周回公司去,叶神顺路吗?”


  叶修心想何止添麻烦啊,简直添大麻烦了。他的公文包还在周泽楷的公寓里,但是现在回去取显然非常不明智,因为难保不会有好奇心爆棚的人或者脑残粉或者狗仔什么的跟踪到周泽楷公寓去,万一周泽楷住址暴露就麻烦了,回公司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么想着叶修点点头,跟江波涛一左一右地扶住周泽楷往外走,厕所门外有公园工作人员开过来的电瓶车,他们好不容易把周泽楷弄上车,然后开到了公园门口。公园门口停着周泽楷的保姆车,江波涛和几个公关人员又是一通七手八脚把没了拐杖的周泽楷弄进车,叶修也坐上副驾驶的位置,他嫌口罩太闷就把那玩意儿一把扯掉了。


  江波涛看见叶修的嘴唇吓了一跳。


  这是吃什么东西吃过敏了吗?怎么这么红这么肿这么……


  江波涛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然后瞪大了眼睛扭头去看身边的周泽楷。周泽楷接收到发小的视线,在江波涛的上下打量之下撑了三秒然后脸色爆红,把头扭向窗外装作在看街边的烤冷面和关东煮摊子。江波涛一把搂过了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回头瞅他,江波涛把之前周泽楷送给自己的那个大拇指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周泽楷。


  


  


  


  


  叶修知道周泽楷喜欢他,叶修也知道周泽楷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叶修本来以为可以这样两个人都装作不知道地相处下去,但是周泽楷在公园里的所作所为已经将叶修的期望打翻,叶修现在有点无措。


  当然,感情问题现在不能左右叶修的生活,眼下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处理——那就是周泽楷意外受伤这件事已经捅到饭圈被周泽楷的大多数粉丝给知道了。


  江波涛取消了周泽楷微博的艾特屏蔽,叶修取消了荣耀环球官博的艾特屏蔽,然后他们发现两个号已经被粉丝给轮疯了。《卧薪尝胆》剧组之前一直低调,有媒体想要跟组都无一例外被念导回绝了,是以粉丝们并不知道周泽楷受伤了。这次的公园大逃杀和后来江波涛的解释被饭拍po到了微博上,看了微博的粉丝们哭天抢地地抹眼泪问楷楷怎么会受伤的,到底是哪个小婊砸干的赶紧站出来,然后就有另外的粉丝或者路人指出前段时间《卧薪尝胆》剧组把金香给换掉了。粉丝们个个化身死神小学生,金香是嘉世娱乐的艺人,周泽楷是荣耀环球的艺人,之前贺铭方锋然和剑与诅咒对掐的余热未消,大家马上联想到周泽楷受伤会不会也是嘉世娱乐的阴谋。


  粉丝们还真猜对了,但是没有官方大手出面肯定,他们也就是瞎撞罢了。嘉世被愤怒的粉丝们戳脊梁骨,荣耀这边的公关人员倒是挺高兴,但这种情况并不是叶修所乐见的。嘉世的脊梁骨被戳爆了之后呢?粉丝们就该开始戳《卧薪尝胆》剧组的脊梁骨了吧?


  粉丝们的注意力现在急需被转移,而这些粉丝是周泽楷的粉丝,有能力把他们注意力歪到别处的只有可能是周泽楷。


  周泽楷现在天天吃在公司睡在公司,连家都不敢回,因为他家附近已经被有门道的狗仔给占领了。好多正规媒体天天趴在荣耀环球的大门外头想拿一个独家,被保安客气地请出去之后又哭着说就算不是独家让我们采访一下下也好啊。


  荣耀环球现在的立场很尴尬,他们既不能光明正大地说周泽楷受伤就是嘉世干的,但是如果告诉媒体这只是意外的话,却又绝对是不甘心的。不能直面回答,就只能避其锋芒进行迂回,叶修从电脑前抬头看了一眼仰在自己办公室沙发上戴着耳机听音乐闭目养神的周泽楷,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小周。”


  “前辈?”周泽楷睁眼把耳机揪下来坐直身子,对叶修接下来要讲的话一副非常恭敬的样子。


  “小周有没有想过在音乐圈发展一下?”


  听到这个问题,周泽楷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演而优则唱,周泽楷演技好,但是《卧薪尝胆》还没有上映,以前他演过的那些偶像剧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他的才气还没有被大多数人所知。这个时候突然涉足音乐圈,叶修的提议显然非常神转折。但是叶修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提出这个建议的。周泽楷最开始被星探选中进入轮回工作室的时候就是以歌手为目标培养的,只是后来有个偶像剧导演从中间突然插了一杠子,周泽楷才不小心长歪了。演偶像剧就算是再红,人气充其量也就那样了,不会有什么大的突破,既然叶修决定把周泽楷送上神坛,那就一定要全面发展才行。现在周泽楷受伤的事传得风雨飘摇,如果突然公布周泽楷即将进军音乐圈的消息,粉丝们八成的注意力就会被转移,即将被集火的《卧薪尝胆》剧组也就安全了。而且唱歌不需要用到脚,如果周泽楷能一边恢复腿伤一边唱着歌,他复建的三个月期间就会一直处于粉丝们的密切关注之下,这样可以让周泽楷密集地刷着自己的存在感。再有一点,嘉世的孙翔最近也要出唱片了,如果周泽楷能跟他拼一拼今年的年度音乐最佳新人的奖项什么的,叶修也是乐见其成。


  这简直是一石好几鸟,稳赚不赔,只是周泽楷必须每天带伤工作,可能会非常辛苦。


  周泽楷怕苦吗?


  这问题太幼稚了。


  


  


  这边叶修和江波涛正忙着周泽楷进军音乐圈的事,身在嘉世娱乐的邱非,这两天过得不是特别顺心。


  他能感觉到不止孙翔,现在公司里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有意无意地针对起他,似乎是要把他排挤在外孤立起来。经纪人对手下的其他艺人异常热络,但是却独独开始开始冷落他,原先还算是交好的李睿闻理他们那些人,现在在走廊里看见他也只是看他一眼,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后勤部把邱非的公寓调到了四环以外,说是有新人转到嘉世,二环的艺人公寓不够住了。这就是故意挤兑邱非,嘉世四环的艺人公寓那都是给训练班的艺人住的,已经出道的都住二环公寓,这连掩饰都不打的说法,邱非却也懒得跟他们计较了。


  今天晚上嘉世娱乐的大股东夏仲天请大家吃饭,通知下达到了每一个办公室,偏偏没有告诉邱非。下班的时候,邱非在办公室里收拾东西,看着窗外楼下一辆一辆的高级轿车接走一批批艺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走在走廊里,空空荡荡的嘉世大楼里只有他自己脚步的回响。


  邱非被打发到四环去住之后,公司也以保姆车数量不足为由不再公车送他回家,邱非只好每天把自己捂得跟木乃伊一样去坐地铁倒公交。他从公司大楼里出来正想右转去地铁站,路边停着的一辆车却对着他打了下大灯鸣笛两声。


  车窗被降下之后,露出驾驶座上陈夜辉的脸。


  “嗨小邱,刚下班啊?”


  “嗯。”邱非冲陈夜辉礼貌地点了下头,陈夜辉是这段时间为数不多的对他态度几乎没有变化的人。


  陈夜辉往自己车里一指:“上车吧,我正好顺路就送你回家了,不然你还得自己去坐地铁。”


  见了太多冷冰冰的面孔,即使邱非心性坚韧,不容易被外物影响,但是碰到这样难得一见的善意,他还是觉得心暖了一下。他冲陈夜辉笑笑,也不客气,就拉开车门上了车。他一边把安全带稳稳地扣好一边问:


  “陈哥今天怎么这么晚?”


  陈夜辉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今天晚上夏董不是请客嘛,先去送了一趟刘哥曾哥他们,想起有个东西没拿又回来取,这不刚想走呢,看见你了,就顺带捎你一程吧。”


  邱非说:“谢谢。”


  陈夜辉却不在意地笑了,说:“小邱不用这么客气。车门上有水,你渴了自己拿着喝啊!”


  邱非今天又是跑通告又是拍杂志封面,已经忙活得一下午没喝水了,这会儿确实是很渴,一瓶水而已也不必矫情来矫情去的,邱非拿起一瓶水撕开塑封拧了瓶盖就灌了一口。


  陈夜辉开着车平稳地过了好几个路口,路线已经渐渐往远离邱非家的方向倾斜。反光镜里倒映出陈夜辉古怪的笑容,副驾驶座上,邱非的头已经歪靠在了车玻璃上,他的手无力地撒开,水瓶倒在他的腿上,里面还剩一半的水正在随着车子的颠簸而轻轻晃动着。












我什么都不想说。

评论(63)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