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伞修/all叶】死前24小时[上](架空科幻向 HE)

这次我的文前叨逼叨你们一定要看。

看完了再决定是否下跳,这很重要。

这就是我折腾了两个晚上的那篇爆肝文,最后出来的字数是14000+,我对自己爆字数的被动技真是绝望了。

主伞修微all叶,这是给 @纤墨旁的海棠 姑娘的算是……嗯……礼物?因为她之前有跟我说过想看个all叶伞修的文来着。

别看题目一股BE的感觉扑面而来,但它的的确确是个HE真的信我。

只不过这个HE比较报社,我回头瞅瞅我的往生河和我的彼岸花,发现判官式的HE好像都比较报社x。

文章设定大概是 源代码+阳炎眩乱 伞哥老叶以及其他众职业选手是警察设定,所以这文是个披着TVB刑警皮的科幻轻小说x。

内有各种神转折神逻辑神三观以及神展开,所以还是谨慎谨慎再谨慎。

写完了我自己读了一遍,发现连我自己这个作者都做不到一口气把它读下来,所以我还是分三篇博把它发完,这样看一会儿可以喘口气。

如果看完这些叨逼叨没什么问题的话就……

走你↓↓↓














  叶修嘴里叼着根烟,双手抓着游戏手柄上下左右ABXY摁得飞快,面前的壁挂式大显示屏里的两辆赛车你追我赶,谁也不服输。弯道,两辆赛车几乎和地面成45度的大倾斜,直道,赛车速度快得把面前的空气都拖拉成向后飞逝的直线。高仿真的赛车发动机声和观众尖叫声从音响里传出来,振聋发聩,气氛热烈。


  几分钟之后,两辆车几乎是并驾齐驱地碾过了黑白格子的终点线,屏幕上却弹出了一个大大的lose。


  “哎…”叶修长却轻地叹了一口气,把嘴里叼着的烟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取下,摁灭在茶几上一个形状奇特的烟灰缸里。他发现自己身上也沾上了震落的少许烟灰,于是站起来走进卫生间接着垃圾桶拍了拍衣服。


  三个月。


  叶修若有所思地看着镜子前牙缸里依偎在一起的两支牙刷和挂在同一个钩子上的两条毛巾——他试图打破xbox里赛车游戏的记录已经三个月了,但是一直没有成功过。今天是11月15日,而那个创造了这个纪录的人,到今天为止也已经离开了正正好好三个月。


  叶修拍完灰顺便洗了个手,他拿起毛巾擦手,毛巾角上绣着一个“秋”字。


  “沐秋…”叶修把脸埋在毛巾里,深深呼吸它的主人留在它身上的温度,眼睛干涩得发痛。


  三个月前,有“荣耀警署”之称的H市警察局中一位警司,苏沐秋在一次任务中不幸牺牲。


  葬礼上,很多人震惊于他们的警神叶修前辈居然因为苏沐秋的死而失魂落魄到走平地都会摔。他们一直知道警神大大和大枪王关系不普通,但是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叶修和苏沐秋从读警校前就是朋友,究竟认识了多少年也没人考据过。有幸与全校第一和全校第二读一个班的同学都很诧异于他们两个的关系——在学校见了对方跟八辈子的仇敌一样,咬牙切齿谁也不服谁,你射击十环?靠!我要射十一环!但是一离开校门,俩人瞬间就勾肩搭背有说有笑,感情那叫一个好。旁边的人都奇怪,这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啊?


  啥关系?同居关系!当然爆料这点的人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其实苏沐秋的妹妹也跟他们同住这件事。苏沐秋和叶修同吃同睡,哦,还要加上一个同玩。


  两个人都是游戏爱好者,且水准远超一般高玩。大多数游戏,尤其是对战pk类游戏,叶修都能抢下更多的胜率,但是唯独一种游戏——赛车类游戏是个例外。苏沐秋极擅长玩赛车游戏,每次都要把叶修虐跪下才罢休,率先到达终点之后,他还要耀武扬威地开个嘲讽:


  “赛道一共就这么短,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人生的路那么长,可是却又是苏沐秋率先到达了终点。


  叶修把毛巾挂好,听到手机细微的震动。他走到茶几边拾起手机拨下接听键:


  “这叶修,你哪位?”


  “前辈,周泽楷。”


  重案三组组长,和大枪王苏沐秋齐名的小枪王,周泽楷。


  “哦小周啊,什么事?”


  “三个月前的案子有进展了。”周泽楷在那边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苏前辈那件。”


  叶修眼里冷光一闪:“知道了,在那边等着,我马上回局里。”


  


  


  


  叶修到局里直奔会议室,一开门发现不止周泽楷,重案二组的组长孙哲平,副组长张佳乐,四组组长韩文清,五组组长喻文州,副组长黄少天,六组组长王杰希,还有医务处的张新杰全都在。


  叶修乐呵呵跟大家打了个招呼:“难得呀,今天这么多头头脑脑都聚齐了。”


  重案组是由荣耀警署百里挑一的精英组成的,平时都是在外边东奔西跑,很少有这样齐聚同一个屋檐下的时候。大家挨个跟叶修打了个招呼,张新杰作为本次会议的主持者,一句废话都没说就进入了正题。


  “三个月前那波袭击银行的恐怖分子又要展开行动了,据说这次他们的目标将更大,政府大楼、百货商厦、公园、地铁站、火车站或是其他人员密集的场所都有可能。如果对方像上次那样用自杀式炸弹恐怖袭击的话,伤亡面会更大,所以我们要提前防范。”


  “提前防范?怎么防?”韩文清提出了疑问。


  黄少天也趁机接过了话头:“对呀,提前防范也总要知道对方进行恐怖袭击的时间地点参与人数行动模式等等一些具体细节吧?没这些信息我们怎么防?H市这么大,把全局的警察都派出去也不够盯的啊。”


  “这正是这次会议要讨论的。”张新杰说。“我们局上个月引进了一个新项目,项目名称叫做‘源代码’,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


  “诶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张佳乐说。“但是听说‘源代码’的保密级别是S级吧,而且这不是你们医务处主管的项目吗?我们这些组长副组长有权利知道吗?”


  喻文州附和道:“这个项目保密级别确实很高,我也只是一知半解。”


  叶修支着下巴说:“行了,新杰你也别吊大家胃口了。”


  张新杰推了一把眼镜说:“‘源代码’项目的主体是一台机器,它现在就在局里,一会儿就带大家去看。这台机器的作用,是让使用者的思维纵向逆回到以前的某个特定时间停留24小时,简单来说,就跟穿越是一样的。”


  会议室里一般的人都变了脸色。回到过去?这也太逆天了?!


  “大家先别惊讶。”张新杰说。“只是思维回到了过去,身体回不去的,并且回到过去的24小时之内,穿越者的一切所作所为,对现在都不产生任何影响。上面的意思是选一个警员使用这台机器回到三个月前也就是8月15日银行恐怖袭击24小时之前,利用我们现在已经掌握的线索去调查那个恐怖组织,借以查明他们即将展开的这次行动的具体内容和细节——有谁没听懂吗?”


  “我。”举手的是孙哲平。


  张新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孙哲平问:“思维回到过去,是回到自己的过去还是别人的过去?回到过去以后如果做了和自己以前那个时段不同的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张新杰答道:“是回到自己的过去。如果做了和自己以前做过的事不同的事不会对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真实的世界产生任何的影响和后果,你可以把‘源代码’带你去的那个世界理解为一场梦境。”张新杰停顿了一下,眼镜反射出精光。“一场绝对真实的梦境。”


  屋子里的大多数人陷入了沉思。‘源代码’项目,听上去非常不可思议。能够带着现有已经掌握的信息回到过去,这会使荣耀警署在恐怖分子袭击事件上占据非常大的优势,把主动权牢牢攥在了手里。如果能在回到过去的24小时中掌握恐怖分子下次行动的作案时间作案地点,一场灾难就即将被消弭。


  “既然是要选一个警员回到过去,我想毛遂自荐一下。”王杰希在一旁搭腔。“三个月前那次事件我们六组一直活跃在第一线,让我来使用‘源代码’回到过去查找线索无疑是最合适的。”


  “我。”周泽楷也不甘落后。“三组跟恐怖分子直面过。”


  张新杰看黄少天张佳乐他们也要开口的样子,马上打了个暂停的手势:“大家别忙,我要说的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源代码’这个机器,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它刚刚被开发出来的时候,试用的实验员就牺牲了15个。”


  大家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张新杰继续。


  “后来机器性能逐渐稳定了之后,也陆续有实验员在试用之后大脑受到了不可逆重创,去年学术界泰斗张以川博士罹患帕金森综合症这件事你们都知道吧?其实原因就是他试用了‘源代码’第29代实验机。”


  喻文州皱起眉头:“那照这么说,这台机器就没人能用了?那这个项目还有什么意义?”


  张新杰说:“‘源代码’强制转换人的思维进行时间纵向逆行,对脑部的伤害的确是很大的,但是体魄比较强壮精神比较坚韧的人就不会被机器带来的痛苦打倒。一开始上面是想找几个特种兵来使用‘源代码’,但是参与了三个月前那场任务的就只有咱们局的人,所以现在要在咱们局参与过的重案一到六组选人。”张新杰环视了一下会议室里的人,然后说:“其实公道来说,这会议室里只有韩队的危险系数最低,我的建议是让韩队上。”


  韩文清看了张新杰一眼:“没有异议。”


  “诶诶诶诶诶。”叶修用食指敲击会议桌。“怎么就决定让老韩上了,这儿还一个一组组长呢,你们把我当空气啊?”


  荣耀警署重案组的分组,二到六组各有各的办案风格和擅长的领域,基本不分高下,但是一组却是公认的最强组。警神是组长,大枪王是副组长,所向披靡的两个人让重案一组在警署里的地位和存在感都非常高,直到大枪王殉职,一组也仍然是精英最多的组。


  王杰希看了一眼叶修:“我觉得上个月刚受过伤的叶修前辈非常的不合适。”


  孙哲平也搭腔道:“老叶你快别作了,你看我都没吱声。”


  张佳乐紧随其后:“我同意王队和大孙,老叶你快消停点吧,怎么干点啥你们一组都要掺上一脚你烦不烦啊你?!”


  黄少天也开始放话唠大招:“老叶你看看,大家这都是为你着想啊!那个机器那么危险你还是不要去了,还是韩队能hold住啊!这当然不是不信任你,只是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大家都不开心不是?所以你就乖乖听话吧!”


  周泽楷言简意赅:“前辈别去。”


  韩文清抱着手臂瞪了叶修一眼:“胡闹。”


  喻文州没说自己的意见,只是问张新杰:“张副,你觉得呢?”


  张新杰总结陈词:“前辈,你也听见了,你被全票否决了,提议驳回。”


  “呵呵。”叶修笑了,用下巴一指门外:“训练场走着呀,看哥挨个把你们揍趴下。”


  


  


  


  战斗过程太过凶残略过不表,总之叶修是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参与‘源代码’项目的机会。张新杰把眼镜挂在白大褂口袋上,一边拿着个冰袋敷右眼一边跟叶修交代各种注意事项。身后跟着去凑热闹的张佳乐拿块凉毛巾捂着左脸,他身边的黄少天用纱布去拭自己破口流血的嘴角,一边抽冷气一边跟张佳乐碎碎念老叶怎么手下一点都不留情啊。唯一很有自知之明没跟叶修过招所以没受伤的喻文州笑看黄少天张佳乐两人。韩文清捂着肚子扶着墙慢慢走,王杰希往鼻孔里塞纸巾,孙哲平捂着肩膀嘶嘶哈哈地小心活动着,周泽楷单脚蹦回了办公室。


  走廊尽头的房间挂着一把大锁。张新杰取出钥匙用上面贴着标号5的贴纸的钥匙开了锁,带着叶修和身后的黄少天张佳乐喻文州走了进去。


  窗边摆着个挺大的东西,张新杰把遮布一掀,露出下面盖着的机体。“源代码”机身长得有点像核磁共振的CT机,有躺人的小窄床,外面包裹着巨大的筒形结构,筒的内侧壁上还有各种各样的管子,因为思维穿越要进行24小时,非特殊情况中途不能打断,所以穿越者不能自行解决吃饭等一些问题,就只好由外界辅助。


  叶修换好比较舒适的睡衣之后就躺在了窄床上,张新杰一边给他静脉注射营养液和贴各种生命体征的监控贴片一边说:


  “第一次思维逆回肯定有些不适应的,前辈你不用追求一次就挖出所有的线索。而且不同体质的人受到的副作用也不同,也许思维逆回过去了之后会不记得在真实世界发生的事,到时候顺其自然就好。以及……”张新杰贴完贴片以后定定地看着叶修:“我还是要提醒前辈一句,您回去的目的是拯救未来,而不是改变过去。”


  叶修知道张新杰指的是什么,有些沉默。黄少天在一边问他:


  “诶老叶你紧不紧张啊?毕竟这种事嘛大家都是第一次,你待会儿不舒服记得喊停啊!”


  张佳乐一巴掌把黄少天糊一边去了:“去去去黄少天你说什么呢?怎么听着像你要跟老叶来一炮一样?”


  喻文州不关注黄少天和张佳乐你来我往的斗嘴,只是是居高临下地把手撑在叶修头两边,特别专注地看着叶修说:


  “前辈,一定要好好地回来。”


  “行了,知道了!”叶修抬起扎着点滴的手揉了一把喻文州的头,张新杰启动了机器,窄床被缓缓收进机体中。


  机器的运转指示灯一盏接一盏地亮起,操作屏幕上显示——


  源代码纵向逆回时间:2040年8月14日中午12时整


  逆回开始!






tbc


评论(38)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