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11(娱乐圈paro HE)

撕逼持续进行中,谈人生持续进行中,眼皮跳持续进行中。








  Scene11


  ——叶神早……诶叶神你腰怎么了?


  ——没事……摔的……


  ——叶总早,叶总你没事吧?黑眼圈好重!


  ——没事……昨晚没睡好……


  ——叶总裁早上好,叶总您脖子那儿怎么了?虫子咬的吗?我这里有爽肤水。


  ——谢了……我被一堆臭虫咬了……


  ——总裁!您来了!快坐!


  ——不用了……你坐吧……


  靠,你们这帮混蛋,我觉得我需要再人间蒸发一次……


  Action!


  


  


  


  


  


  


  


  


  疯了!


  王杰希演唱会结束后,网上整个都疯了!所有的社交网站几乎都被演唱会的各种资源刷屏,录音,视频,照片,还有文字描述版,都跟井喷一样把各大网站都给屠版了。其实不能怪粉丝太疯狂,关键王杰希这货太不是玩意儿,出道这么多年,专辑都出了十几张了,演唱会愣是一场没开过。粉丝们心塞啊,痛苦啊,欲哭无泪啊,抠门挖窗地想给微草传媒提意见让赶紧给来场演唱会,结果每次都被公司官方答复的“王杰希面部缺陷不适合见粉丝,怕粉丝们幻灭”给堵回去。


  微草和荣耀环球合资了之后这刚仨月就开了第一场演唱会,粉丝们一边舔着演唱会的各种资源一边痴汉脸给荣耀环球叶总裁点了一个大大的赞,一些因为各种原因没能看成王杰希演唱会的粉丝们一看那些演唱会照片,粗口马上就爆出来了,幻灭?幻灭个脑袋瓜子啊!杰希大大蓝色妖姬一样的眼妆帅帅帅帅帅化妆师你快出来接我们的膝盖!


  对于王杰希来说,这场演唱会只是让在红和更红之间跨了一步,而对于在压轴节目中出场的剑与诅咒,喻文州和黄少天来说,这绝对是一场漂亮的绝地反击。论坛贴吧上的剑与诅咒黑贴早就被粉丝的唾沫淹到了删帖,几栋剑诅真爱的大高楼拔地而起,里面是各种喻文州或者黄少天帅爆全场的照片,还有热情的粉丝们让人有点捂脸的发言。一些从剑与诅咒六年前初出道的时候就一直追随着没有放弃过的忠实粉丝坐在电脑前面哭得不能自已,眼泪流满了脸颊。


  这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这就是他们爱着的剑与诅咒,他们的守候没有白费,剑与诅咒,终于以最璀璨耀眼的方式,涅槃重生!


  叶修在网上转着,发现情形大好,于是趁此机会用荣耀环球的官博号发了一条微博,告知大家剑与诅咒的细碟将与下月15号开始发售,届时请大家多多支持,然后po上了三张拍细碟封面照片的时候的花絮。


  因为是花絮所以也没那么正式,一张好像是黄少天鼻子以下到胸口的一张自拍,看上去好像是自拍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拍摄键所以没拍到脸,但是这样一张拍摄手误没露脸的照片却是比露了脸的更吸引人——他的嘴正特别开怀地咧着,露出八颗整齐洁白的牙齿,汗水正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金色长假发扎成一个小辫从他脖子后面绕过来软软地放在胸前,似乎是因为热,他把剑客劲装的领子扯开了一些,那销魂的锁骨简直把粉丝们扎得喷鼻血。


  第二张是喻文州的单人照,他穿着术士的黑袍,额头上银色六芒星闪闪发光,眼中紫雾深沉,但是喻文州却并没有黑暗术士的气场。他左手抱着大提琴的琴把,右手挥着琴弓好像在跟对面的人说什么,也许说到了一些开心的话题,这个本应捉摸不透的诡秘术士居然露出一个温柔到不行的微笑。


  第三张是二人的合照,但是不知道是曝光没曝好还是故意的,这是一张全逆光的黑影。背景是如血的残阳,两个人背靠着背,剑客横剑在身前,术士法杖直指前方,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那种把背后交给信任的伙伴的热血感已经要突破屏幕燃烧出来了。


  三张照片又是引发了一圈血流成河,这条微博都被轮了无数遍。好多粉丝嗷嗷嗷地在下面叫着跪求再来两张照片,跪求官方大大加快速度,下个月15号什么的他们简直等不了了等不了了等不了了!  


  对于这些言论,叶修只是一笑置之,加快制作速度这种事,他当然不可能做。慢工出细活,按照自己的步调一步一步慢慢来,才能做出细致的精品。


  不像某娱乐公司的某个组合,之前因为要抢着比别人先出专辑硬生生把速度提了两倍,这会儿已经开始自食恶果了。


  贺铭,方锋然。


  他们的专辑发售就在王杰希演唱会结束两天之后。他们之前打死也没想到荣耀的动作会那么大,直接找了各种证据把他们给黑了一个透心凉,而且这黑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们专辑的全部歌曲都已经录制完毕的时候来了,因为加快了制作速度,很多细节都显得不是很用心,此时再想补救就已经晚了。之前贺铭方锋然的网上黑料事件到现在热度还未消退,依然是饭圈各家粉丝茶余饭后的谈资,还坚守阵地的贺方粉丝也没法冒头,只能默默买了专辑支持自己的偶像,结果把碟往光驱里头一放,我靠,这他妈啥……


  粗制滥造是说不上,但是比起以前那些制作精良的大碟,粉丝们还是感觉自己的钱包和感情都受到了欺骗。一些在看过偶像证据确凿的黑历史还坚定的粉丝,在听过这张新专辑之后把碟片从光驱里取出来,然后一点一点掰碎了扔进垃圾桶,另外一些则是随便选了里面的一些歌,连着电脑里下载过的剑与诅咒演唱会惊艳亮相的唱歌视频,一起上传到了社交网站上。帖子的名字就叫做——


  大家自己听自己看吧。


  大家都有耳朵有眼睛,一张有后期制作修音剪辑的专辑,和开了全麦连唱带演却毫无修音的现场版,居然是后者更得民心。


  孰优孰劣,高下立判了。


  三万六千三百八十五。


  这是贺铭和方锋然新专最后的销量总数。在华语乐坛,这个数字是只有刚出道的新人才会有的,对于一个在歌坛占据一席之地多年的音乐组合,实在是个笑话。五万都没过,甚至不足王杰希的一个零头。


  这个数字两三个小时增加一,对于专辑发售来说,这是已经停止了。


  完败。


  陶轩的脸色阴晴不定,把下面的人吓得都不敢到他眼前去晃。总裁助理轻手轻脚地把大老板摔碎的第五个茶杯给扫了,然后战战兢兢地尿遁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陶轩打了个内线电话叫来了崔立,崔立也是如履薄冰的。


  “陶……陶总,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陶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把脸埋在了手里,他说:“贺铭和方锋然算是已经废了……算了,他们本来没能力红也红了这么多年,是时候退下舞台了。”


  “陶总您的意思是……”崔立瞪大眼睛,“雪藏他们?”


  “不然还能怎么办呢。剑与诅咒下个月就要出细碟了,那是叶秋手底下带出来的组合,以后贺铭和方锋然根本没有和他们一战的能力,况且,之前贺方的黑历史都被叶秋给抖出来了,你认为如果不雪藏他们让他们继续出碟,还有人会买账吗?你看看这次他们新专的销量。”


  “哦……”崔立也叹了一口气。贺铭和方锋然以前被蓝雨捧出了不少人气,所以他们才会花大价钱把这两个人挖过来,嘉世也确实因为这两个人的超高人气赚到不少,他们可以算是摇钱树。公司捞够了油水,艺人遇到了在娱乐圈难以立足的危机,公司却弃他们于不顾,当真是兔死狗烹。


  陶轩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没有理会崔立的失神,继续往下说。


  “针对荣耀环球艺人的大行动第一回合算是已经分出胜负了,我真没想到最先分出胜负的会是这边,也没想到我会输。不过这只是开始而已,叶秋能不能笑到最后还未可知。王杰希最近风头太盛,就先放一放,苏沐橙和周泽楷那边,金香没问题吧?”


  崔立的面色似乎有些犹豫:“金香说她能搞定,但是我总觉得这女人有点不靠谱啊,要不要……把周泽楷和苏沐橙也先放过去?”


  “不行。”几乎是崔立话音刚落,陶轩就马上否决了他。“最近又是王杰希出新专开演唱会,又是周泽楷拿到超人气角色,韩文清又跑好莱坞拍戏去了,这剑与诅咒重出江湖也这么高调,荣耀环球也太锋芒毕露了。”陶轩一边说一边玩一支中性笔,说到“锋芒毕露”,他把笔帽上的杆子“啪”地一声给掰断了。


  “太过锋芒毕露,就像他们的总裁一样。”


  


  


  


  


  


  “来来来!大家干杯!”黄少天举着一杯啤酒叫着,但是响应他的只有旁边的喻文州。王杰希根本不鸟他,叶修瞅了他一眼,然后意思意思举了下茶杯。


  “我去,干嘛啊,我这一腔热血都要冻成冰了,庆祝咱们大获全胜啊,难道你们都不高兴吗?”黄少天做出一个特别心痛的表情,眼里都闪泪光了,看上去特像真的,还是叶修吃了口菜,然后说:


  “行了,别演了,假死了,你们专辑还没出呢怎么就大获全胜了,笑道最后的才是赢家。”


  王杰希接过了话头:“叶修说得没错,在你们出专辑之前,还有太多变数,不可以高兴太早。”他依次看了看喻文州和黄少天,最后视线定格在了叶修身上。“而且我确实不觉得高兴,我又没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你们两个到现在好像连句谢谢都没说吧?”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眼中毫不掩饰的对叶修的占有欲,心里赞了声高。挑拨离间,王杰希前辈,您真是信手拈来啊。喻文州笑笑,很温顺无害的样子:“是我和少天没礼貌了,谢谢你,王杰希前辈。不过要说好处的话也不是一点都没有啊,少天和我在你的演唱会上露脸也引爆了很多关于演唱会的话题,要不是我们,你的演唱会讨论度高,却也不会高到现在这个程度,粉丝们都在求公司加场,还要求把剑与诅咒也加上呢。”


  两个心脏之间暗潮汹涌,黄少天眼睛一转,夹了一块蜂蜜雪梨给叶修。


  “老叶你尝尝这个,我觉得蛮好吃的,而且你老抽烟,蜂蜜和雪梨都润肺,肯定不会对身体不好的——是不是啊王杰希前辈?”


  这是还记恨着上次聚餐王杰希总说黄少天夹给叶修的菜怎么不好那茬呢。


  “不是。”王杰希说。“雪梨性寒,叶修胃不好而且一年四季手都是冰的,这是体寒的表现,所以雪梨不宜多吃。”


  叶修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一块而已吃不出什么问题的,少天你消停点自己好好吃,文州你也是。”


  叶修嚼着黄少天给夹的梨,心里赌咒发誓以后再也不能跟这些人中的两个以上一起吃饭了。太他妈心累了。


  晚饭结束以后,王杰希提出要跟叶修再去吃个卤煮,喻文州和黄少天本来是不同意的,不过考虑到王杰希确实帮了他们很多,他们欠下这个大人情还不知道到哪里去还,也只能不情不愿地随他去了。


  叶修和王杰希还是去了上次他们去过的那个卤煮小店,不过这次运气好,服务员不听歌也不看电影,所以他俩吃得还算消停。叶修知道王杰希跟他吃卤煮是又有事要跟他谈了,所以干脆主动点自己先挑起了话头。


  “杰希大大又想谈人生了啊?这次谈个什么话题?”


  王杰希喝了一口卤煮汤,叶修特别想吐槽一句杰希大大你干嘛吃个猪下水也吃得这么优雅。王杰希说:


  “还是上次那个话题,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叶修真是很不想谈这个问题:“不是说不急吗,我还在考虑中。”


  王杰希沉默地盯了叶修一会儿,盯得叶修觉得自己嘴里的猪肠跟猪鞭似的。半晌,他才开口:


  “你是在考虑你和我的问题呢,还是在考虑你和我们的问题?”


  叶修叹了口气把筷子放下说:“当然是我和你们的问题了,我又不傻,你们都喜欢我我还看不出来?可是我一直挺想知道为什么,你说我,长得吧,虽然还算过得去,但是嘴又损,也不大关心人,一心就扑在我的工作上,你们到底喜欢我什么啊?该不是看脸吧?”


  “当然不是看脸了。”王杰希说,“让服务员上两瓶啤酒,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王杰希这个人擅长神转折,叶修也没什么不习惯,不过叶修喝不了酒,王杰希这是要一个人干两瓶的节奏?


  啤酒上来了,王杰希先是以叶修瞠目结舌的速度干掉了第一瓶,然后把第二瓶倒在一个杯子里慢慢地喝着。


  “从前呢,有一个刚刚摸进娱乐圈的愣头青,他的声音很好,于是一直以为天赋就是一切,想凭着声音在乐坛闯出些名堂来。”


  “但是因为他的长相原因,他一直很受挫折,在艺人培训班也不能得到导师的赞扬。他总是想跳槽,向其他娱乐公司投了无数简历,都是石沉大海。”


  “他又自卑又彷徨,一直认为自己怀才不遇,后来慢慢地变得怀疑,自己一直不遇,难道是因为其实没有才吗?”


  “他想,既然闯不出门道,还不如趁早放弃,就在他决定退出当时在的娱乐公司的时候,那时乐坛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来到了那个训练班。”


  “所有的人都想在前辈的面前表现,所以拼尽全力去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前辈看,但是他没有,只是默默地待在角落里,觉得这个前辈一定也会像导师一样,因为他的容貌而低看他。”


  “轮到他来表演的时候,他只是随便清唱了几句自己编写的歌,反正也不会得到青眼,不如破罐破摔。”


  “但是前辈却在离开训练班之前单独找了他谈,前辈说——”


  “你很有天赋,但是努力却不够。当你的实力不足以撑起你的野心的时候,把自负自卑自怨自艾全部丢弃,让自己永无止境地变强,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他听呆了,前辈又说——”


  “你的声音很好听,让人有一种心痒痒的感觉,不过,还不够。你的声音可以更有魔力,可以把人的心脏整个的挖走。去吧,去做一个偷心的魔术师,把自己的梦想和未来,好好地扛在肩上吧!”


  王杰希一边说,一边喝酒,说完了,酒也见了底。他特别失态地打了一个酒嗝,眼圈隐隐发红。


  “叶修,你明白了吗?”


  叶修听得有点愣。王杰希一说“因为长相原因”叶修就知道他在说他自己了,越往后听越耳熟,王杰希说的那个“前辈”,好像是自己?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八年?还是九年?叶修自己都忘记了,王杰希居然还能记得这么清楚。


  “咳……”叶修觉得嗓子有点发涩,就轻轻咳了一声。“可能有点明白了?”


  王杰希一仰头灌掉了最后一点酒底,杯子搁在桌上,发出了“当”的一声。


  “韩文清我不知道,我跟他也不熟,不过至少在我知道的人里,喻文州,黄少天还有周泽楷,和我的经历,恐怕是非常相似的。我能从他们身上察觉同类的气息。”


  “叶修,你要知道,大多数生物都是有向光性的,人也一样。”


  


  


  叶修发现每次跟王杰希吃完卤煮之后都必定要失眠,一面想着以后千万不能吃王杰希请的卤煮了,一边在床上翻腾来翻腾去。


  他不是没有想过直面这些人心意的问题,可是,如果是一个人还好说,这么多人,他到底要如何抉择?选择一个,辜负其他所有,还是一个都不选,等所有人死心,一切恢复正常呢。


  其实他非常想选择后者,但是他直觉这不太可能。


  叶修从床头柜里摸出一片安眠药没就水干噎了下去。


  还是睡吧,不要想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叶修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微信,发送时间是凌晨三点,发送人是王杰希。


  叶修,我会一直等着你的答案。


  叶修鸵鸟一样地把头埋在了被子里,他想起王杰希演唱会结束之后就马上又投入了新专辑的制作,估计这会儿天天都在公司里头泡着,他就特别,特别,特别地不想去公司。


  不去公司去哪儿……


  对了,去小周那里探班吧!


  叶修觉得——只是觉得,没有什么理论依据——比起其他几个人,周泽楷对他的感情可能更接近后辈对前辈的感情,危险系数比较低。而且周泽楷那么讷于言,应该不会跟情圣王杰希似的说告白就告白,讲个情话连草稿都不打……


  吧?


  于是叶修先给念导和江波涛分别去了消息告知对方自己要去探班,受到了两方的热烈欢迎。他把车子开出地下车库的时候,右眼皮突然开始跳,一开始是一秒一蹦,后来是一秒三蹦,再后来就是毫无规律但是极其快速地蹦,叶修只当自己没有休息好,也没有太在意。


  周泽楷一回剧组之后卧薪的进度又开始变得像飞一样,导演组都要乐上天了,直夸念导试来一个好演员,周泽楷每次被人当面夸奖的时候,都是腼腆又谦逊地笑着,一点不见骄傲。他们现在已经拍到范蠡千军万马救勾践这一幕了,念导宣布的时候,剧组所有成员都屏住了呼吸——因为这一幕的危险系数,相当的大。


  范蠡需要从一个三十多米高的山崖上直接跳下来,旁边还有滚石,当然道具滚石是空心的,不存在什么伤害性,但是从三十多米高的地方跳下来可不是儿戏,为了视觉效果,这里的防护措施只有腰后一条细细的尼龙绳吊着,而就算有这么根绳吊着,一旦降落的时候没有掌握好平衡或是尼龙绳的牵拉力度不够,都会直接造成人身伤害。


  好在,剧组为周泽楷准备了替身。那位替身演员看上去比周泽楷年龄大一些,身高体格和周泽楷极其的相似,但是脸就差得远了。不得不说娱乐圈真的是个看脸的地方,周泽楷能凭借几张照片圈粉无数,这位演技不赖的大哥却一直只能作为别人的代替品,替人直面死神的爪牙。


  替身演员已经换好了范蠡的衣服,正在往身上系确保安全的尼龙绳,周泽楷却突然摸到了导演组那边,跟他们说了些话。


  “什么?小周你不用替身?!”念导的大嗓门即使没用扩音器也是全剧组听了个真亮,大家面面相觑,周泽楷这是疯了吗?难道不知道范蠡多重要,这不用替身就是自己真身上了,万一受伤怎么办?


  周泽楷很坚定,我就是不要用替身,你们非要替身代我上,那后面的剧情也都交给他一起吧。导演组都没想到周泽楷平时看上去蛮乖的一个孩子这会儿怎么倔得跟头驴一样,怎么说都不听,正愁眉苦脸呢,场记小姑娘突然像通报“皇上驾到”一样喊了一句:


  “叶神来了!”


  念导一听叶神来了就眼睛一亮——这小周忒听叶神的话啊,让叶神来劝,肯定一劝就好啊!


  叶修下车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往这边走,一看导演组那边围了一堆人,正中央是周泽楷,就乐了。怎么每次他一来小周总要出点状况啊?


  “诶这是咋的了?”叶修说着,围堵着的剧组成员摩西分海一样地给他让出了一条路,他进去看看周泽楷,又看看念导,“干嘛?开战略会议呢?”


  念导跟看见大救星了似的差点没给叶修跪下:“叶神,快劝劝你家小周吧,这孩子铁了心的不用替身,可是接下来这幕非常非常危险!”


  叶修拿过来剧本一翻,剧本里写的那些个什么“跳跃”“在巨石旁翻滚”“从三丈高的地方滑蹭”之类的字眼都相当地让人心惊肉跳。他看着周泽楷说:


  “小周,你真不用替身?这一弄不好有可能会没命的。”


  “不用。”周泽楷说,想了半天他又加上一句,“前辈也不用。”


  周围的人都巴巴地等着叶大神降服小周这驴孩子,谁知道叶修呵呵一乐:“见贤思齐,善莫大焉。”


  在导演组和各工作人员的诧异注视下,叶修拍了拍周泽楷肩膀说:“好好干,注意安全。”


  “嗯!”周泽楷坚定地点了点头,跑去系安全绳去了。


  “叶……叶神你……”念导本来是想让叶修劝周泽楷用替身来着,没成想叶修没劝退反而还鼓励上了。叶修看着远处正在工作人员帮助下穿绳子的周泽楷,突然露出了非常怀念的神情。


  “不用替身很好,我应该支持他。”


  叶神都发话了,其他人也不敢有什么意见,于是机器就位,演员就位,道具就位,Action!


  几千群众演员在山谷里头作为吴越两方军队厮杀着,导演组全神贯注盯着各处机位,各位工作人员也是绷紧了一根神经,叶修在看着已经在山崖上头准备好跳的周泽楷,于是谁都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女演员慌慌张张地捂着嘴跑了。


  叶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周泽楷,在周泽楷从山崖上头跳下来的刹那,他的右眼突然又开始狂跳不止,他一个错目再转回视线的时候,周泽楷就已经从悬崖上飞身而下。


  范蠡看到勾践已经被围攻,恐怕是在劫难逃,即速带精兵前往营救,翻过山,看到越军和吴军正在艰苦卓基地战斗,他想都没想就从山崖上纵身一跃——


  山崖相当的陡,几乎是竖直的,范蠡的靴子蹭着崖壁飞速地下滑,向后上方带出层层卷卷的尘烟。吴人的投石机向山崖上转火,一个个巨大的石块落在崖壁上,每次都是特别惊险地蹭着范蠡的衣角飞过。前路凶险,但,范蠡不惧!越国还没有灭亡,他们的王也还活着!他蹬着山崖侧向跑了几步,然后一个猛地后蹬,整个人以一个垂直与崖壁的角度平抛出来!


  导演组这边几乎人人都在咽唾沫。周泽楷是真的很出色,就刚刚这一段,完全不亚于专业特技演员,不仅不需要NG,连剪辑拼接都不必做,简直是最完美的状态!


  乱军厮杀的声音太响,所以所有人都没听到周泽楷身上的尼龙绳,发出了“嘣”的一个奇怪的音节。


  他们看到周泽楷突然失去了一下平衡,还以为是周泽楷自己没有把握好,还可惜了一下,这条恐怕是过不了了。结果下一秒所有人心都提了起来,因为周泽楷在离地面还有足足十米高的时候,下降速度就已经变得相当不正常,居然是已经开始自由落体了!


  “道具组!山崖道具组快拉绳子!快点!!!!”念导冲对讲机吼着,对讲机那边却传来一个让人心跌入冰窖的声音:


  “念导!绳子断了!!!”











我先去洗个白白,回来再继续二更。

二更你们是想看经纪人Scene12还是想看小队长呢?

我笑着看你们。


评论(64)

热度(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