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10[下](娱乐圈paro HE)

哦草,我居然食言了,这都第二天了。


摸鱼简直要不得。


同志们饭来了,接着。














  才一首歌结束,台下粉丝尖叫的声浪就已经一浪高过一浪,颇有止不住的架势。王杰希单手扶住耳麦说:“大家安静一下好吗?”




  “好——!!!!!!!!!!!!”台下的粉丝齐齐大叫,VIP席上的叶修被震得耳朵都疼了。




  我去,这王大眼这么招小姑娘喜欢啊?




  叶总你这是吃醋了吗?




  等所有粉丝都安静下来,王杰希说了一些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之类的话,虽然说得很平实,但是还是说哭了一堆从王杰希出道伊始就一直陪在他身边的粉丝。王杰希刚出道那会儿虽然凭借《Magician▪Musician》大火了一把,但是他那大小眼确实也为他招到了太多太多的骂声,可以说,他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是相当艰辛相当不容易的。




  煽完情,看着大家好像还没哭够,王杰希就又唱了一首极其煽情的歌,是他去年的专辑《星辰》中的一首歌,名字是《陪伴》。歌词大意就是一个孤独的游子不停走过每一片土地,高山陪伴他,流水陪伴他,行云陪伴他,星空陪伴他,古城墙陪伴他,老桑树也陪伴他。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东西,一个人,能够长久地陪伴在他身边,他坐在火车上,一边笑,一边孤独。




  歌词清新忧伤,曲调婉转悠扬,听众们只觉得刚刚一曲热舞带来的一腔沸血还没有平息下来,突然就被往里面加了一勺泡了青梅的花雕酿。王杰希唱到情动时,还会闭起眼睛深深地皱着眉头,那种想要人陪伴却求而不得的感觉,让在座粉丝都心疼地不行的,王杰希感言时就泪汪汪了的粉丝更是哭倒一片,连满场波澜壮阔的荧光棒摇晃的频率都慢了下来,像是星星们在哭泣。




  最后一句“火车上/看着笑话书/我勾起唇角/却笑着哭”随着钢琴的尾音缥缈,粉丝们再发出尖叫的时候就已经都带上哭腔了。VIP席在正中央,王杰希唱完那句之后睁开的眼睛也紧紧锁在了正中央叶修所在的方位。叶修在台下看着王杰希,总觉得——




  这首歌是在唱给他听。




  舞台上已经几个灯光转换,bgm也开始变化,是已经要切到下一首歌了。王杰希重新回到舞台中央站位上去,下一首歌前奏响起的时候,他的思维还是停留在上一首歌上。他用魔术师的直觉肯定,叶修肯定是接收到他的目光了,那么叶修,你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呢?




  如果有一个人能够长久的陪伴我,我希望那个人是你,并且,也只能是你。




  演唱会继续进行。由于王杰希出道以来风格令人捉摸不定而且多变,快歌慢歌,爵士舞曲,摇滚嘻哈,怎样的歌他都能驾驭,并且歌词一出口就是一帮人嗷嗷叫着苏苏苏,所以这次演唱会上选的歌也是综合了很多风格,有一首王杰希自己创作词曲用以自嘲的歌,叫做《大小眼》,也是逗得大家眼泪没擦干净呢就乐得肚子疼。一个半小时的演唱会很快进行到了尾声,王杰希只剩下最后一首歌了,而粉丝们拿到手里的歌单上却只标了编号,歌名的部分居然用马赛克给盖上了——




  搞什么啊这么神秘?但是——




  好好奇好期待啊嗷嗷嗷嗷嗷???!!!!




  舞台上的灯光彻底黑了下来,整个演唱会现场变得伸手不见五指,荧光棒那点可怜的亮度可见度也只有几厘米。黑暗持续了整整半分钟,就当大家失望地以为灯光不会亮起来了演唱会可能就此结束的时候,一道白亮的追光,从舞台的正上方直直地落下,王杰希闲适地坐在舞台上,手里还拿着一支上面带星星的魔术棒。




  王杰希以外的地方,都是全然的黑暗,仿佛他是这世界上存在的唯一一道光。叶修挑了下眉——这仨人是要弄个惊喜给他啊,策划案上可没写这一段。




  随着王杰希拿着魔术棒轻轻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舞台上黑暗的部分突然星星点点地亮了起来,跟台下粉丝们的荧光棒形成呼应。王杰希微笑着说: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魔术师,王杰希。”说着他站起身来,粉丝们都小小地惊呼了一声——王杰希居然换了一身衣服——白色衬衫带着迤逦的领边,高腰西裤勾勒笔直修长的双腿,黑色小西服外套,肩上拖下层层叠叠的流苏,星星形状的细银锁从左肩连到右肩。长可及脚踝的披风被风吹向一侧,王杰希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顶高礼帽,在手里转了两圈向大家示意里面没有任何东西,之后他伸手一掏,居然掏出了一只雪白的信鸽!




  观众们隐隐知道王杰希在干什么了。魔术师!这是他刚刚出道时惊鸿一现的唱歌方式!王杰希一抬手臂把鸽子放了出去,鸽子振翅飞到了观众席的上空。观众们都不错目地盯着这只鸽子,可是它飞到一半,居然消失了,然后在它消失的地方,突然炸亮了一个烟花!一呼百应地,接着那个把观众吓了一跳的烟花,粉色,白色,紫色,绿色,无数烟花争相绽放开来,这还不算完,观众们突然听到消失许久的背景音又响了起来——那是一个从未听过的旋律,每一朵烟花随着暴风骤雨一般的鼓点节奏在天上盛开!




  王杰希要在演唱会上发布新歌吗?粉丝们来不及想这个问题,王杰希又突然开口了:“接下来要给大家变的魔术是——大变活人。”




  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朵金色的烟花在三十多米的高空炸响,观众们视线都被那两个烟花吸引了过去,只见花火冷却之后,两道追光打过,居然有两道人影从天上飞了下来!他们是什么时候在那里的,谁都没有注意,于是这突然的出现,还真的跟大变活人没什么两样。他们身上应该是吊着威亚,从舞台一百米开外的地方,从观众们的头顶上,两道流星似的坠向了舞台。观众们都抻着脖子目光紧紧相随想看清这是两个什么人,他们的脚落到舞台台面上的时候,金色的灯光,全舞台炸亮!




  本来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突然被一闪,观众们都要被闪瞎了,等眼睛适应了光线再去看舞台的时候,观众们真的想大喊——靠!真的闪瞎了啊!!!




  干冰,鼓风机,舞台上风起云涌。舞台的左侧,一个漆黑衣袍的人两脚前后开立站着,手中的法杖直点向观众席,他衣袍翻飞遗世独立,如同站在马革裹尸血流成河的战场上,舞台的全息投影设备在他的身边投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紫色迷雾。他低着的头慢慢抬起,露出一个仿佛亘古不变的微笑。舞台的右侧,则是与左侧的阴郁诡异构成了强烈的反差,天蓝与明黄是主要的旋律——剑客拿着一把闪耀华光的细剑挽出无数缭乱的剑花,他在舞台背景音前奏结束的刹那一个反手持剑,然后以一个效忠王上的姿势单膝跪地,将剑狠狠插在地上!




  一声鼓响,舞台背后的大屏幕上,一片浅蓝的背景映衬下,打出一个巨大的图腾——主体是一个水滴,水滴中一枚闪耀的六芒星,一把长剑撑开六芒星上下两个尖角。水滴的后方一对小小的翅膀,仿佛是带着他们既微小又沉重的梦想,坚定地飞向远方。




  Sword and curse




  剑与诅咒




  观众们愣了一秒。




  这一秒,对于舞台上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来讲,无比的漫长。演唱会来的都是王杰希的粉丝,这充满惊喜的最后一首歌,却突然大变活人拉上来两个不相干的人,而且大家还有可能知道这两个人就是前段日子在网上被黑出翔了的那个组合……粉丝们……会接受吗?




  一秒的时间再漫长,也就那么一小会儿。一秒之后,舞台下面突然爆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帅啊!!!!!!!!”




  “卧槽!卧槽卧槽那两个是谁!!!!!?????”




  “太他妈帅了靠靠靠!!!他们是从西幻世界穿越过来的吗?????”




  “剑与诅咒!剑与诅咒!!!!!!”




  “卧槽槽槽槽已圈粉!!!!!!!!那谁你纸巾借我一下,口水淌下来了!!!!”




  “滚!才没有多余的纸借你!我口水都流一凳子了!!!!!!!”




  听到这些尖叫,黄少天觉得自己脑子有点发白,什么台本什么歌词什么站位什么动作统统不知道哪里去了,只是凭借着无数遍排练的身体本能在行动。音乐再一响起,第一句就是黄少天的歌词。黄少天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无论多紧张的场合,只要一开口唱歌,就什么都不怕了。




  一句“剑锋/闪耀华光不敛锋芒”,他已经飞快转身脚尖一点,威亚拉着他腾空而起直向观众席飞过。粉丝们都傻了——没见过一边飞一边唱歌的啊!但是没见过,不代表不喜欢,粉丝们拼命地站起来,有的甚至还站到了凳子上,只为够到黄少天的剑尖!




  黄少天的部分唱完之后,威亚拉着他回到了舞台上。他轻盈地落地后接了个前空翻,反手一剑就向喻文州刺了过去,喻文州一句“牢笼/心之野兽嘶哑咆哮”一出口,那华丽深沉又带点诡异的声线都把粉丝们苏得不要不要的,他一面唱,一面轻点法杖,全息投影在这个时候投下了一道暗金色的光笼罩了黄少天——六星光牢!仿佛对困住了想要攻击自己的剑客感到愉悦,术士轻声呵笑,他的敌枭/割皮肉折骨为刀,然后竟然是把法杖对准了在一边冷眼旁观的魔道学者,一道紫芒从他法杖头上击出,即将要落在魔道学者身上!




  粉丝们紧张极了,都忘了自己其实是来听演唱会的——这西幻大片的即视感配上热血的歌词和燃到爆的旋律,直让他们的心都紧紧提着,啊啊啊啊快躲开要被击中了!啊啊啊啊好机会啊快攻击!




  舞台上的三个人,居然已经全然把一首歌演成一个小舞台剧了,而关键是,他们开得还是全麦!要知道现在有多少歌星开演唱会的时候都是不开麦或者开半麦,掩饰自己唱功不太行的事实,而他们一边演着一边还唱着,节奏,声线,音调,气息丝毫不乱,王杰希这个歌坛天王就不必说了,但是剑与诅咒,他们这得是多逆天的唱功!




  前段时间黑他们的人,你们他妈脑子进屎了吧!?就这唱功,怎么到现在都不红?!




  粉丝们纷纷掏出手机咔咔拍照,出了大价钱买前排座位的粉丝基本都是土豪的节奏,长枪短炮单反相机也是一应俱全,本来是打算拿来拍王杰希的,现在王杰希拍了不少了,这两位也要拍!使劲儿的拍!我靠那一剑!帅帅帅!!!




  手机拍完照片的粉丝急不可耐地就po到微博上。王杰希出道较早,追随他的粉丝也都是饭圈多年的老人,这一下齐齐的大爆发,几乎是主页屠版的节奏,把别家粉丝都给惊着了。别家粉丝戳开大图一看,诶哟这个暗黑术士小哥很帅嘛!诶哟这个剑客也很可爱嘛眼睛好大!有的粉丝还是每月流量用不完狗,直接po上了几段视频,包括喻文州黄少天从天上飞到舞台上,三人在舞台上视觉效果超级豪华的乱斗,一些路人点开听了,我去这诡异男中音苏苏苏,卧槽这轻快活力音萌萌萌!还有一些流量少成狗的粉丝既po不了照片又上传不了视频,只好把歌词记下了发上去,也遭到无数点赞。一些还没有明确饭圈归属的路人纷纷表示,这就是老子的菜老子粉定剑与诅咒不放了!连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不知道,他们在舞台上连歌都没唱完,就这么——红了!




  战无不胜




  只要心怀荣耀




  最后一个耀字结束,仿佛触发了什么开关一样,烟花,又是烟花,但是跟刚刚那个小范围小规模的烟花秀不同,这一次是漫天的繁星,星光炸开后再闪耀着坠落,观众们都不知道应该看舞台上的三位歌手还是去看烟花了。观众们看看舞台上的三个人,却只见三人分别拿着手中的法杖魔杖和剑直指天空,于是观众们又沿着他们所指的方向看去——漆黑的夜空中被烟花勾勒出了两个字——荣耀!




  歌曲尾奏结束,观众自发地全体起立献上了热烈的掌声。这无疑是他们看过的最惊喜,最精彩,最震撼的一场演唱会。烟花很美,表演更美,这些炙热的喜爱不完全是送给王杰希,也是送给喻文州和黄少天,因为,他们完全值得!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台上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而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突然传出了整齐的呐喊,呐喊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是席卷了全场——




  剑与诅咒,永垂不朽!




  剑与诅咒,永垂不朽!




  耳麦还没有关,王杰希调笑了一句:“大家再这样,我就要嫉妒了,我一会儿会把剑与诅咒踹到舞台下头去的。”




  台下的大家齐齐大笑:“杰希大大求踹啊!踹完我们接着!”




  




  




  




  演唱会再粉丝们的欢声笑语中散场,可以说,这次演唱会比他们预想中的最好结果还要好。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三个人回到后台,黄少天几乎是一进门的时候差点晕过去,还好刚好也过来了的叶修从后面扶住了他。




  “怎么了少天,你没事吧?”




  黄少天呲牙咧嘴:“没事,就是被威亚勒得腿有点麻,供血不足……”




  别看吊威亚在上面飞得飘飘欲仙,但是实际上需要吊威亚的场合,艺人们几乎是能躲就躲,因为这种痛苦不是一般人忍得了的。黄少天今天在上边吊着的时间太长了,他把裤子一脱,发现大腿内侧皮都齐齐蹭掉了一大片,血肉模糊地看着就特别疼。




  王杰希在一边没说话,喻文州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啥。叶修重重一拍黄少天的肩膀:




  “少天,辛苦你了。”




  黄少天捎了一眼王杰希和自家队长那边,发现他们都是一副对即将发生的某件事默认的态度,就嘻嘻一笑说:“是啊,我特别辛苦,我太辛苦了,你看我都负了工伤了,叶总给不给我报销一个啊?”




  “你就得了便宜还卖乖。”叶修说。“你跟文州这以后就是红透半边天的节奏,报什么销。”




  黄少天一反常态地不说话,只是笑着瞅着叶修,还舔了舔嘴唇,眼里的暗示意味已经非常浓了。叶修无奈,只好主动揽过黄少天亲了一下他额头,亲完了他还说:




  “啧啧少天咱俩这个身高差,我亲你额头正合适啊!”




  “我靠老叶!你不黑我身高会死啊!”











给少天小小地发了一把糖。


有没有人觉得我感情线进度太慢啊?其实我是想先刷剧情线,中间搞点甜兮兮的小暧昧,等大家都成大神了,再……咳咳。


好了今天差不多就是这样,看完的赶紧去睡觉吧晚安么么哒。

评论(89)

热度(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