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荣耀王牌经纪人Scene1(娱乐圈paro HE)

    照例是发文前的叨逼叨,不想看的可以直接下跳从Scene1那里开始。


  百粉点文里的姑娘们都很热情,放心,你们点的文我一个也落不下,我自认为是个言出必行的好作者。


  按照回复时间排序,第一篇就是这篇, @念着你心安  姑娘点的娱乐圈叶总裁群狼环伺梗,也许两三更,也许四五更,也许七八更,也许二三十更,我大致大纲已经有了,连载多少篇完全取决于我塞情节的时候爆多少字数。


  第二篇将是Dulcinea姑娘点的叶总裁攻的一锅肉,maybe是没情节一发完结的小短片,会穿插在这篇文的连载时间里更。


  第三篇是灯树千光姑娘点的出柜秀恩爱,我目前还没有给老韩发过糖,所以这篇暂定是韩叶了,所以韩队你别拿你的钱包脸看着我了。这个大概也是三篇[上][中][下]以内的完结。


  第四篇,浮云惊羽姑娘的雪峰大大把小队长宠上天,一至三发。我会记得含着一口蜂蜜写这文的。


  第五篇第六篇属于西庭秋水姑娘,周王叶3p幸福快乐在一起……这个也许会在娱乐圈这篇完结以后再构思和动笔,没有意外的话会是校园清新风的中篇幅连载,敬请期待。然后吴叶世界冠军之后的小小虐我觉得我爆一把肝的话明天之内就能撸出来——只是一个可能性。


  最后一篇是猫又桑的魔术师和幸运观众设定的王叶,我需要好好地想想,然后还你一个苏苏的老王。


  这些梗应该足够我写到两百粉了吧,真幸福。


  姑娘们,我会一一满♂足你们的。


  这些承诺发出来断我自己的后路,我不会坑。


  因为这文是心安姑娘的点文,所以只艾特了她,其他姑娘我就不一一艾特了,请在这堆废话里认领自己的梗,如果还想再加要求尽快跟我提。


  以上。












  Scene1


  “你说我这个总裁当得有什么好。”


  “天天帮你们接代言,跑通告,争取曝光率,你们被泼脏水我还得自掏腰包雇网络水军给你们洗白。”


  “我是坐着总裁的位置,干着经纪人的活儿,开着扫厕所大妈的工资,当真是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儿的心。”


  “不仅如此,我还得一手包办解决你们的感情问题和生理需求,我累不累啊我!”


  “一群不让哥省心的小兔崽子。”


  一日清晨,叶总裁坐在床上如是说。他赤裸的上身遍布红红紫紫的印记。


  Action!


  


  


  


  


  


  


  


  


  


  


  


  


  


  这两个月来,全国的娱乐媒体都忙疯了。


  先是叶秋退圈。


  说起这叶秋,也是个传奇,他在娱乐圈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年仅17岁时抱着自己的一张专辑《一叶之秋》出道,然后瞬间红遍了华语乐坛。他以一年两张专辑的速度高效高质地进行着自己的音乐事业,20岁时被当时业界最大的一家娱乐公司嘉世的星探看中,选进了艺人培训班。21岁时接了自己演艺生涯中的第一部电视剧《却邪》,这部古装电视剧剧本精良,场面宏大,在道具和场景上也下了相当大的心血,导演组都是当时最有实力的班底,因此只此一役,叶秋的演艺之路就迅速地被打开了。22至25岁,他接连出演了一系列大制作高质量的电影作品,更是在26岁一举进军了好莱坞。27岁拿到了第一个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28、29岁接连两年蝉联最佳男主角奖,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影帝。


  这样的一位影帝,却出奇的低调。除了每年接新电影和主流媒体的固定曝光率之外,他几乎不接任何商业广告。他到现在为止拍过的广告也只有两条央视的公益广告,一条贫困山区的,一条节约用水的,都仍然在反复循环播放。这样的人,即使不像那些小艺人一样不停接广告和跑通告在人们面前一遍一遍地刷存在感,他的存在感也是没有任何人可以与之比肩。


  30岁的年纪对于世界级的影帝来说还是过于年轻,但是叶秋已经在两个月前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得到了终身成就奖——这种奖项通常是颁发给一些为演艺事业贡献了一生的人,之所以被颁给这个只有30岁的年轻人,完全是因为奥斯卡奖没有蝉联三届最佳男主角的先例。得到这座小金人之后,叶秋开玩笑似的跟记者说:“现在就给我颁这个奖,看来是希望我早早退圈呢!”记者早就知道这位影帝面对采访的时候口无遮拦满嘴跑火车,以为他又在说笑,可是谁知道——


  他居然真的退圈了!


  他的一大票粉丝自然是哭晕了一片,哭着喊着说叶神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们,可是这位大神也没个微博,粉丝们当真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叶秋退圈以后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狗仔蹲在他公寓附近、公司附近、还有所有他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发现人的踪迹——这是失踪了吗?各大媒体咨询处的接线员妹子天天哭唧唧地下班,因为叶秋退圈之后一直没有任何相关后续报道,粉丝们都快把杂志社报社的脊梁骨给戳爆了!


  而至于另一件让媒体们焦头烂额的事,就是最近新崛起的一个娱乐公司。


  荣耀环球。


  说崛起也太小瞧这个公司了,火山爆发差不多。


  这也不是一个新公司,早在十年前,这个小工作室就顶着一个牛逼哄哄的名字不温不火地做着,也带出了一些艺人,可是这些艺人小红起来之后都接二连三被大公司挖走,那些大公司付起违约金来也是豪气,回头就用自己拥有的资源把挖来的小艺人捧得更红,回本速度快到飞起,简直是稳赚不赔。工作室的主人冯宪君为此已经干掉不少瓶速效救心丸了。这样一家没资源没背景没资金的小公司到底是怎么突然就崛起了呢?记者们捕风捉影,得到的答案是他们来了一位新总裁。


  这位新总裁的手腕雷厉风行,先投了大笔的资金在公司办公地点上。这新总裁可能也是相当有家底的,财大气粗,一下子买下了市中心黄金地段的一座60层大楼海岳大厦的整整十层作为办公地点,然后就是跟一些小公司和小工作室的融资合并——融资合并说的好听,可是看交易的强势方明明就是荣耀环球,是荣耀环球把这些小公司吞并了才对。目前已经确认被合入荣耀环球的公司有:蓝雨娱乐,轮回工作室,霸图娱乐,还有微草传媒有限公司。股市里标着荣耀环球的那只股票一路飙红,都快把股票交易大厅的天花板给顶破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荣耀环球的崛起,跟那位神秘的新总裁很有关系。


  据说,新总裁姓叶,单名一个修字。


  妈的,当今这世道叶家人都是妖孽啊!记者们咬着笔杆愤愤地骂,有其他消息渠道的杂志主编都不忍心告诉他们这两个叶家人其实是同一个了。


  告诉他们了的话,明天荣耀环球的信箱里一定会塞满刀片的。


  蓝溪阁杂志的责任主编许博远今天也感到了无比的心累。


  


  


  “小霜,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我喜欢你啊!”帅气的青年眼里的痛苦和忧伤都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了。


  “凌杰……我知道……我知道你很好,可是我不能喜欢你,我喜欢廖思宇!”


  “好了,卡!这幕过了。”导演拿着纸筒喊着,场记在场子里头跑来跑去。


  黄少天表情一收,好像刚才那个我爱你我恨不得把心掏给你你为什么不爱我的那个悲情男配角不是他一样。他看着道具组开始布置下一幕的场景,摄影组也开始改机位,他小心翼翼避过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线和杂物,跋山涉水来到导演面前。


  “杨导。”


  杨导演抬起头,发现面前是他的男二号。“少天,你今天状态不错啊,忧郁的眼神拿捏的很到位,我看着都特想哭,你小子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回去偷偷用功了?”


  “哈哈哈我天天状态都不错好吧,导演下面几幕都没我什么事了,我可以先走么?我队长今天来剧组探班顺便接我一起去吃个饭,刚才他给我打过电话了,我得赶紧出去,不然我队长又得念叨我啊什么少天你要有时间观念老师不喜欢迟到的小朋友……”


  “少天你赶紧走吧。”


  黄少天一乐,露出两颗小虎牙,也不再滔滔不绝,只乖乖地冲导演一挥手,收拾收拾就走了。


  他在公园门外看到了喻文州的本田新飞度,招呼一声就迅速蹿到副驾驶坐下。


  “怎么样,今天拍戏还顺利吗?”喻文州启动车子,慢条斯理地拨了一下操纵杆换挡,车载CD放出了清扬的音乐。


  “导演说我今天状态好呢,说我那个忧郁的眼神做得特别到位,嘿嘿,我都没告诉他我是对着《却邪》里叶秋那个和皇帝的妃子相爱却不能在一起那一幕学叶秋的眼神学了半天!叶秋果然很厉害啊队长你说是不是啊队长,诶队长你说他消失那么久跑哪儿去了?该不会是跑夏威夷养老去了吧?诶这个歌,这歌是叶秋的《千机相思局》?”


  黄少天一张嘴就是一大串,喻文州被他吵得有点头疼:“少天,你有点吵……”


  “我这不是太兴奋了嘛!诶,那个叶什么的那个总裁,他约咱们在哪里吃饭啊?什么规格啊?他突然找咱们吃饭该不是想潜咱俩吧?他要是想潜,这饭局低于一万五我可不去啊!”


  喻文州是真的无语了:“少天你想哪儿去了,咱们蓝雨不是合进荣耀环球了么?人家总裁总要知道手下都是些什么成色的艺人吧。再说听说叶总不是只约了咱们,他明后天的日程都排满了,每一位艺人他都要见一见的。”


  “那就更可疑了!”黄少天瞪大眼睛:“见艺人在公司里也可以见啊搞什么非要吃饭?而且一约约一堆?肯定是要比较一下哪个艺人颜比较赞然后再决定潜哪个吧?我靠!那周泽楷那家伙很占便宜啊!不过不管怎样我是绝对不会屈服于这个什么总裁的淫威之下的,我的白月光朱砂痣从来都是叶……也不知道在哪里啦哈哈,反正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当上影帝!我要成为影帝的男人!”


  “少天。”喻文州笑笑:“应该是‘我【是】要成为影帝的男人’才对。”


  黄少天傻笑,然后突然像是没话说了一样不再聒噪,喻文州也乐得清静。车载CD又切到了下一首歌,是叶秋的《目光》。


  天说你的目光带着渴望


  地说你的目光带着苍凉


  鹰说你的目光带着向往


  花说你的目光带着怜惘


  我说你的目光


  映着星芒


  穿过废墟和历史的虚妄


  你的目光


  坚定太长


  站在自己舞台的正中央


  哦——


  你的目光


  血雨刀光


  不曾退却是不灭的信仰


  你的目光


  深潭一汪


  只聚焦在那顶皇——冠——上——


  可你不曾知晓


  也有一道目光


  它始终追随在你的身旁


  炽烈的火


  炙热的光


  只想把你拥抱在他心脏——


  ……


  叶秋的这首《目光》,讲述的是一个想要成为王者的年轻人目光坚毅,不懈努力,直到戴上了皇冠。而他却不知道,其实在他的身后一直有一道目光在深深地注视着他,守候着他,祝福着他。这道目光就属于这个歌者,叶秋在这首歌里扮演了这个歌者的角色。他的声音有些悲伤,有些嘶哑——我把我全部的目光都投射在了你身上,你为什么看不到我,为什么你的目光,没有一瞬间是属于我的?主歌部分深沉,叶秋声音低哑,如泣如诉,百转千回,副歌部分音调拔高,叶秋的声线如同突然卷起的巨浪,完全没有任何的勉强感,只让人觉得只是一个守望者得不到回应而爆发出的声嘶力竭的呐喊,声声啼血,字字泣泪。


  这是叶秋的早期作品之一,因为他涉足演艺圈之后就很少再在音乐圈出现了,所以他这首歌也算是留给他的音乐老粉的为数不多的念想。这首歌刚刚面世时听哭一堆人,不只是因为歌里欲戴王冠的年轻人又燃又虐的成王经历,更是因为守望者求而不得的苦痛太有共鸣了。


  这也是喻文州最喜欢的歌之一,因为他也觉得很有共鸣——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的,正是一位王者,而那位王者从来没有回应过他。


  喻文州开车在酒店停车场停下的时候,叶秋的《顾虑》正放了一半。黄少天非要听完再下车,喻文州无奈,说这首完了还有下一首,你一直坐在这里听还要不要赴约了?黄少天只好努努嘴,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车。


  两人前后脚进了酒店,这酒店看摆设就妥妥地不便宜,纵使喻文州不太愿意往黑暗肮脏的地方去联想,也不禁觉着黄少天这次可能误打误撞蒙对了一次。如果真是要潜规则我和少天怎么办……喻文州在侍者的带领下往叶总定的位置走的时候就在不断地想这个问题——如果真是要潜,可就麻烦了,他和黄少天目前一个还在歌坛半冷不热地混着,一个进军电视圈,但是一直除了天雷狗血偶像剧接不到别的好一点的剧,可以说,他和黄少天都是没什么班底背景的小艺人,这位财高八斗的大总裁动动小手指就能压得他们再也爬不起来,可是,真的要委曲求全吗?


  不,绝不。


  无论是从尊严上,还是从感情上,都绝不屈服。


  大老板就是大老板,架子摆得足足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座位上等,过了约定时间足足二十分钟也不见人影,黄少天对这人印象更差了。


  “队长你说这人是不是特别过分?约炮也得守时吧?你看看这都几点了?”


  “哟呵,谁约炮啊,少天,你要约?”


  人未到,声先至,这声音太耳熟了,耳熟到,刚刚喻文州和黄少天还在车里听过。


  “叶叶叶叶叶……”伶牙俐齿的黄少天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他鼻子开始口吃。


  “哎!乖孙子!”这人张嘴闭嘴只能让人想到欠揍二字。“不想被围观你就小点儿声,你看人文州多淡定。”


  喻▪淡定▪文州假装不经意地擦擦嘴,掩饰掉他刚才喷了茶的事实:“叶秋前辈,好久不见。”


  “叶什么秋啊,我现在的名字是叶修。”叶修把西装外套脱下来递给一边的侍者,侍者帮他拉开椅子,他以一个喻文州和黄少天前所未见的优雅姿态缓缓地坐下。


  黄少天终于知道叶修身上扑面而来的违和感是从何而来了——叶秋这丫以前甚少出现在公众场合,一般在圈内人见面的时候从来都是二十块四件的淘宝货大大咧咧沙发里头一窝,半点儿影帝范儿没有。结果今天这货居然一身阿玛尼高定风度翩翩地就来了——那种感觉不亚于一朝发现跟自己打小一起啃窝窝头就咸菜的小伙伴实际上是世界首富家的大公子啊!


  不过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等会儿?你说你叫叶修?该不会今天约我们出来的风流霸气邪魅狷狂的叶总裁就是你吧?”


  叶修哭笑不得:“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听谁说的?”


  “公司里前台的那帮小女孩儿啊,她们一提起你那叫一个春心荡漾——你不好好演你电影跑来折腾公司玩儿霸道总裁爱上我是什么节奏?”


  “一边儿呆着去,谁爱上你啊。”开胃菜和汤已经上了,法式鹅肝酱,培根口蘑奶油汤。叶修拿起银勺轻巧地转动手腕舀起一勺汤,送进嘴里后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上沾到了白色粘稠液体,黄少天在一边都看呆了。


  喻文州在桌子下头的手掐了一把黄少天大腿提醒他尽快回神儿,然后也拿起汤勺特意绕过离自己近的那边去舀叶修刚才舀过的地方:“那前辈你为什么突然退圈?你现在正是大好的年纪啊。”


  叶修看喻文州舍近求远地舀汤喝心想这小孩儿什么毛病,一边说:“这叫急流勇退,我都拿终身成就奖了还在这圈呆着你们年轻人还怎么混?”


  两个人同时呆了一瞬——这话说的,也太地图炮了吧!


  喻文州和黄少天刚知道叶总裁就是叶修的时候心情是复杂的。不必在宁死不屈自断前程和丧权辱国星途坦荡中间纠结,他们自然是高兴的,可是就是因为叶总裁就是叶修,他把他们给潜了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黄少天真想大吼一声叶总裁你来潜我吧come on!


  喻文州说:“那前辈今天找我们来是什么意思呢?肯定不单单是为了吃饭吧?”


  叶修一脸心痛地说:“文州你心思怎么那么重呢?吃个饭还要列理由一二三四五六七啊?”


  喻文州笑笑:“不是,只是以前辈以往的风格来看的话,单纯吃饭应该是拖着我们俩在街边找个大排档撸串,而不是这样西装革履地在这么高档的饭店吃西餐啊。”


  叶修支着脸笑意清浅地看着喻文州,眼睛微眯,睫毛盖住了大部分眼白,那眼神真是说不出的诡秘勾人。喻文州想他知道刚才黄少天为什么一直回不过神来了。叶修说:“那你猜我找你们想干嘛?”


  潜规则。


  喻文州下意识地就想吐出这个答案,但是他在心里苦笑一声,还是把话咽回了嘴里。“前辈以前就说过很看好我和少天的天赋,上个月荣耀环球才和蓝雨融资,这个时候请我们吃饭,莫不是想开始捧我们?”


  喻文州黄少天组合出道,最初为人们所知是作为“剑与诅咒”出歌曲专辑的时候。黄少天声线轻快,很有张力,喻文州则是一把华丽又诡异的男中音,最开始他们确实因为出色的嗓音条件慢慢打响了一些知名度,但是因为蓝雨公司格局太小资源也少,请不到太优秀的作词作曲家,他们这个“剑与诅咒”的组合就慢慢没落了。黄少天演戏天赋出众,戏感很好,台词功底也不错,就试着进电视圈闯闯,可是到目前接的都是一些偶像剧雷剧,甚至连男主都没接过。其实真被喻文州给猜中了,叶修的确是不舍得让这两个出色的年轻人就这样明珠蒙尘,叶修壮大荣耀环球融资的几个小公司里基本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喻文州黄少天这样的,叶修要捧他们,并且,大大地捧,狠狠地捧,用力地捧,争取让荣耀环球出他十几二十几影帝——这才是叶修的目的。


  叶修还想逗逗这俩小孩儿,就说:“你猜错了,其实我想潜规则你们。”


  “噗——”黄少天把嘴里的红茶一下子全喷在了走道上,喻文州脸上的表情也相当精彩。叶修都看不下去了,说:“诶诶少天你注意一下影响,这里是西餐厅,别那么奔放。还有文州你刀子下面的牛肉早就切开了,你还要把盘子切开吗?”


  喻文州把刀叉放下擦了擦手:“前辈开玩笑的吧?”


  “哈哈哈哈当然是开玩笑了你们俩那是什么脸啊不会是当真了吧哈哈哈哈……”


  是啊,是差点就当真了。


  喻文州看着面前低着头笑得肩膀一颤一颤的叶修,又想起了那首《目光》——前辈,你什么时候能施舍一个目光给我,直面我的心意呢。


  也不知道叶修怎么想的,居然点了一道法式香槟奶油烩生蚝,叶修就吃了俩,去上厕所的脚步就飘忽了。后面还有几道菜,老外做菜就这么个德行,啥菜里头都加点酒,在菜单里面就标主食材,调味品那都是不往上写的,叶修也没注意,结果吃着吃着,叶修“咣”地一声就栽到桌子上了。


  黄少天吓坏了,忙去探叶修鼻息:“啊……没死啊……”


  喻文州说:“前辈应该是醉了,咱们先送他回家吧。”


  黄少天问:“他家在哪?”


  喻文州:“……”


  黄少天借机怂恿:“要不先把老叶带回咱俩的公寓去吧?”


  喻文州咳了一下:“真是个好主意。”


  喻文州搂着叶修的腰,叶修面条一样地挂在喻文州身上。叶修也没用古龙水那种骚包的东西,只是身上有股淡淡的沐浴液味儿。闻着这味儿喻文州感觉自己心都满了,再低头看看叶修的睡颜——能迎合任何口味的审美的世界级影帝,颜自然是不必说的,叶修睡着以后显得不那么嘲讽犀利了,整个人又软又乖。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美好。


  喻文州和黄少天把叶修弄回家,然后为叶修到底应该睡谁的床吵了一架——其实只是黄少天单方面吵而已。后来两个人达成一致,把两张床拼在了一起,上面铺上了厚厚的被子,这样两床的接缝就硌不到叶修了。


  叶修睡得毫无防备,其实即使这个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对他做一些什么羞羞的事叶修也是无力反抗的,但是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那么做。对于黄少天来说现在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机会,而喻文州,他更擅长编织一个陷阱,然后看着猎物自己一步一步走进去。


  肉是吃不到了,利息还是可以提前收一下的。两个人四手四脚地扒掉了叶修昂贵的西装,脱掉裤子,解开衬衣,有点意外地发现叶修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他演戏的时候时常要露肉,如果是白斩鸡身材自然是不好看,所以叶修一直有坚持锻炼,肌肉不是健美先生一样的夸张,形状轮廓却非常好看。喻文州还注意到叶修身上大大小小的一些伤疤,有的甚至还有缝合的痕迹,他知道这是叶修从来不在打戏或是比较危险的拍摄场景中用替身的结果。


  这个人就是这样,一旦对什么事较上真,哪怕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做到。


  黄少天已经趁喻文州有点神游的时候抓住机会把他的咸猪手放在了叶修的胸口上。手下的皮肤并不嫩滑,相反因为伤疤的关系还微微有点硌手,黄少天却爱不释手地摸来摸去,然后辗转到腰,腹,往下……


  “少天。”黑夜里传出来的喻文州华丽诡异的声线还是有点吓人的,喻文州其实只有唱歌的时候是这个声音,平时都是更清润一些,显然他为了吓住黄少天故意压低了声线。


  “不要过界。”喻文州说。


  黄少天只好在叶修雪白的大腿上随便糊了两把就收了手,却只见喻文州抱住叶修脑袋在他左脸上印下一吻。黄少天小声叫:“哇队长你犯规!我也要!”他说着也在叶修右脸上咬了一口,然后在叶修耳边道了声晚安。


  叶修瞎哼哼两声,也不知道听见没有。


  




  叶修被一只大章鱼紧紧缠住了腰挣脱不能,他死命挣扎,右脚却被一只白鲨一口咬住,白鲨咬着他腿不放,一边还在那儿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烦死了。他不一会就被勒得浑身酸麻几乎窒息,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第一感觉头疼,第二感觉头疼,第三感觉头疼。


  第四感觉,这哪儿啊。


  昨天好像跟文州少天他们吃饭来着啊,然后呢?


  还不等他想起然后怎么了,就看见俩熊孩子一左一右的搂着他,喻文州在他左边搂着他的腰,头搁在他肩膀上,头发扎进叶修脖子,痒兮兮的。黄少天手脚并用地抱住他右腿,还在说梦话什么烤羊腿真好吃。


  两个小兔崽子。


  叶修非常不怜香惜玉地一脚把黄少天踹地上,然后捏住喻文州鼻子和嘴——梦里那个大章鱼就是你小子吧?还挺形象啊,一肚子坏水。


  折腾了半天,仨人都收拾洗漱完毕,叶修嘱咐两个人别忘了去公司,打了个招呼一溜烟地跑了。


  “前辈肯定是发现了。”喻文州望着被关上的门若有所思。


  “啊?发现啥了?”黄少天不解。


  “发现咱俩喜欢他呗。”


  “不会吧……”


  “前辈双商都是逆天级别的,我估计他早就怀疑了,不然昨晚也不会拿潜规则那事儿逗咱俩。”


  “那队长你能看出老叶什么态度吗?毕竟被欣赏的后辈还是同性喜欢这种事怎么说也……”


  “少天,我问你,假如有一天早上起来你发现我很亲昵地抱着你睡你会怎么想?”


  “我去……”黄少天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然后感觉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了。“赶紧跟你绝交!”


  喻文州点点头,“如果是我发现你这么对我我也会这样的,但是你看前辈他有什么特别的抗拒吗?”


  黄少天隐约有点明白了:“好像没有?而且还特别正常?”


  喻文州道:“这不就对了。前辈这种态度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他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们是因为喜欢他才做这种暧昧的行为,当然这一点已经被否定了,那么就只剩下第二种……”


  喻文州没有说下去,急的黄少天抓心挠肝。他眯着眼睛,慢慢扯起了一个微笑。


  


  


  叶修走进公司大门的时候一头撞上了正往外走的佟林,对方急匆匆地不知道要干嘛,这在叶修印象里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对方不淡定成这个样子。


  “老佟!”叶修叫住他。“老佟老佟你干嘛去?”


  佟林一回头,看见叶修像看见死而复生的亲爹了一样泪汪汪地就扑过去了。


  “爹啊……不是……叶总,你可来了,我正找你呢!”


  “你找我不给我打电话往外跑什么?”


  “你电话关机!”佟林一把薅住叶修往里走,叶修一边走一边看了一眼手机,果然是没电自动关机了。佟林也不多话,把叶修抓到他办公室摁到转椅里坐下,然后飞快地推着转椅到一台电脑前。


  电脑屏幕上是今天早上最新的《一周娱乐》电子版,上面姨妈红色的加粗一号黑体字特别震撼:


  “爆料!当红小生周泽楷半夜幽会影后苏沐橙!真爱?潜规则?”


  配图是一张不甚清晰的抓拍照,照片上两个人光看侧脸就能看出绝对是周泽楷和苏沐橙二人。苏沐橙靠墙站着,周泽楷站她对面,三十公分的距离,周泽楷微向前伸着脖子看上去十分专注地注视苏沐橙。因为拍摄角度和光线的关系显得稍微有点暧昧。周泽楷这个在娱乐圈这种俊男美女一大把的地方都难找的帅哥一专注地看着什么东西,就会有种温柔的感觉,而苏沐橙习惯了面带微笑,俩人那么一站,配字那么一标,还真的感觉就是那么回事儿。


  图片下面的文章并不言之凿凿,只是用了一些“疑似”、“可能”、“也许”的字样来揣测二人的关系。但是文章里处处提及周泽楷只是“当红小生”,而苏沐橙贵为“影后”,强调二者在娱乐圈中地位悬殊,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文章最后还十分阴险地写了“文章只代表笔者观点,与本报社立场无关”的字样,这样就根本无法从报社方面直接施压来解决这件事。


  论坛微博猫扑等等社交平台也针对这件事出了一大堆的帖子和讨论。周泽楷还是新人,粉丝不多,为他说话的自然是少得可怜,而苏沐橙拥有大批忠实的铁杆粉,男性又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男人说话向来直白,又是为自己女神说话,瞬间战斗力爆表,个个骂着周泽楷小白脸抱大腿的退散,只有脸能看的滚出娱乐圈。微博上#抱大腿的退散# #小白脸被影后潜规则了不起啊# #周泽楷滚出娱乐圈#等等好几个话题都上了热门,而苏沐橙只发了一条“谣言止于智者”的微博就不敢再出声——这个时候苏沐橙如果出面为周泽楷澄清,还不知道要被跟着黑成什么样了。


  《一周娱乐》,嘉世娱乐公司的口舌。叶修想,他应该是知道怎么回事了。这天降黑水针对的并不仅仅是周泽楷或者苏沐橙,如果这篇报道的背后有那位的直接授意,那么它的真实目的应该是直指荣耀环球。


  老陶还是这么乐衷于这些不入流的手段啊。叶修叹气,但是这事绝对不能放着不管,一来牵涉到苏沐橙,二来,周泽楷是个十分有潜力的新人,如果因为这样不入流的手段就被这么毁了星途,叶修认为这绝对是砸自己招牌。况且小周这孩子不错,叶修非常想帮他。


  他还是先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先确定真实情况再说吧,万一沐橙和小周真是郎情妾意呢?那到时候就直接包红包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要笑死我!我跟周泽楷郎情妾意?你是不是这两天玛丽苏小白脑残文看多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一脑门子黑线听苏沐橙在电话那头笑了半分钟,不明白他只是稍稍妄加推断了一下沐橙和小周是不是真的在谈恋爱这件事有什么笑点,更不明白他的推断跟看了玛丽苏文有什么关系。苏沐橙笑完对叶修说:


  “你知道他为什么来找我吗?”


  “我打电话来就是问你这个的。”


  “他找我是为了问你在哪里啊白痴!”


  “……”


  啥?


  小周你找我做甚……


  荣耀环球总裁的真实身份对内并没有公布,在荣耀环球工作的大部分艺人并不知道自己的顶头大boss就是赫赫有名的前影帝,少数知道的人之一,苏沐橙,现在可以加上之二和之三,喻文州和黄少天,之四,周泽楷。


  影后和影帝关系好,周泽楷会找苏沐橙问叶修去向也实属正常,但是叶修就是想不通其中关节,他跟周泽楷以前好像也没什么交集,好端端的,周泽楷为什么会想找自己呢?


  难道他喜欢自己?


  不不不不不应该……叶修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今天早上看到喻文州黄少天视若珍宝地把自己抱在怀里让他确定了那二人对自己的心意,当时叶修虽然云淡风轻,但实际上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倒也能理解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俩孩子是从进圈开始自己就一直留心的好苗子,一有机会就悉心予以指导,因为崇拜感激和憧憬什么的催发出另外一种感情可能性也很高……可是周泽楷……到底是为啥呀?


  叶▪前影帝▪现总裁▪修,今天非常的苦恼。





今天有点事更得有点晚。

然后我网特别差我只好用手机开热点来给电脑充当路由器了我也是蛮拼的。

这文总结起来就四个字,苏傻白甜。

娱乐圈的腥风血雨嘛撕逼也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会有的,不过不是主要的还是苏傻白甜,哦或许还有肉。

不过走得应该是让老叶和诸位攻在娱乐圈的腥风血雨中逐渐认清真心的过程,我不想为了肉而肉,让他们情到浓时自发地滚到床上去吧。

按照我这个爆字数量的话肉目测还有很久,所以每一章前面的SceneXX到Action之前的小段子算是为大家解个馋【真的是解馋而不是吊胃口吗

先说这么多,祝心安姑娘和各位食用愉快。

最后的ps:本田新飞度真的没有给我广告费,我把这个车安排给喻队真的是我对他深深的爱(e)意而已,因为这款车是一款女士用车哈哈哈哈

评论(72)

热度(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