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all叶】轻狂[下](原著暧昧向 多cp慢热)

[上] [中]

主韩叶,副伞修,吴叶有那么一咪咪,叶橙亲情向。

越写越觉得自己是在写原著,说好的基情不见了……




 


   05.宿敌之间不为人知的秘史


  大漠孤烟带着霸气雄图公会的人到场之后,情形又一番混乱。


  蓝溪阁的玩家恨霸气雄图的拦在他们的复仇路上,霸气雄图的玩家则要想办法把他们当家一哥的朋友从蓝溪阁手上救出来。两方你来我往各有死伤,最后蓝溪阁那边只剩下七八个玩家和一个被集火到残血的索克萨尔,霸气雄图这边,还剩一个气功师,一个骑士和冲得最凶最猛但是还剩了大半管血的大漠孤烟。


  被大漠孤烟带来的牧师刷够了血的一叶之秋早就又冲回人堆里营救秋木苏去了,这个时候又被一个剑客一个柔道和两个流氓成品字形围住,秋木苏那边则是忍者刺客狂剑这样的高攻高速职业刷刷刷飞快地砍血,索克萨尔仗着控制技能多,站在中间纵览全局,时不时法杖猥琐地朝霸气雄图那边点一下,限制他们的移动和攻击。


  两方剩的人数差不多,又都没有牧师,可以说是个不上不下的局面,非要说的话,人数占优的蓝溪阁更有优势。叶修往大漠孤烟的私聊里发了一场串的99999999999999,韩文清虽然不惧一搏,但是想起一叶之秋的威胁,就不想冒险。霸气雄图的气功师一个捉云手轻飘飘地抓住了装备着乌龟壳所以移动不能的秋木苏,而骑士则是一个荣誉挑衅的标记啪地拍在一叶之秋脑门上。秋木苏被抓会霸气雄图队伍里,一叶之秋被嘲讽技能砸中不受叶修的控制冲着霸气雄图那骑士就冲过去了。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眼看就要又一次逃走,蓝溪阁怎么肯。一阵鸡飞狗跳的大逃杀在空积城野外上演。韩文清其实非常不爽,像这种遇上敌人不能正面交战而只能迂回救人,后来又是逃跑的行为,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懦夫,就是耻辱。可是一叶之秋说他要是死了就删好友,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一叶之秋会删他好友他就觉得更不爽更难受了。十八年来只懂得如何向前的小韩第一次深深的纠结了,纠结过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一叶之秋这丫欠揍。


  苏沐橙切好了水果送到两个哥哥房间里来,随便往屏幕上看了一眼,咦了一声。


  “诶?醉卧沙场?”


  苏沐秋换下了那件乌龟壳装备爆起手速一边躲避来自身后的攻击,一边还击,一边逃跑。他听到妹妹的疑惑,就问:“怎么了?”


  苏沐橙看苏沐秋和叶修好像都暂时腾不出手的样子,就用叉子叉了苹果一人塞一块,然后说:“就是今天中午我买了账号卡回来,起名字的时候本来想起醉卧沙场的,但是显示已占用,所以我就改成了君莫笑。”


  叶修转动一叶之秋视角看了一眼那个蓝溪阁剑客,苏沐橙问:“杀他一次的话可以让他改名吗?”


  叶修说:“定了名字就不能改了。不过沐橙你很喜欢醉卧沙场这个名字?”


  苏沐橙乐呵呵的:“是呀,所以我看着这个人觉得太不爽了,果然还是杀了吧。”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突然掉头回冲,目标,醉卧沙场!蓝溪阁和霸气雄图两边都愣了,这两个人干嘛呢?醉卧沙场发现目标是自己之后嗷嗷地怂了,一个劲儿往后退,麻麻这两个人的杀气太可怕了嘤!大漠孤烟是霸气雄图里反应最快的,一看一叶之秋和秋木苏都冲回去了,也气势汹汹地杀了一个回马枪——果然这种不闪不避不逃的战斗才更适合他。逃的人不逃了,追的人也不追了,两方人马斗到了一起,炫纹子弹刀光剑影拳风诅咒光效飞了个乱七八糟,小沐橙看着两个哥哥飞速转动的屏幕不觉得眼晕,反倒觉得热血沸腾。


  叶修和苏沐秋合力杀掉醉卧沙场以后,霸气雄图这边的骑士和气功师已经死回城了,秋木苏也是摸一把就死的状态,蓝溪阁那边除了醉卧沙场还挂了一个柔道,剩下的人也基本都是残血了。三对七,对方技术不如韩文清叶修苏沐秋,而且除了魏琛没有远程,术士杀伤也不高,只要秋木苏甩起大风筝远远地吊着,这仗绝不是必输的局面。韩文清憋着一股气,大漠孤烟抢攻,直取对方的狂剑,崩拳!鹰踏!冲拳!抛投!一往无前的霸气几乎要透过屏幕射穿出来。叶修在屏幕这边笑了,这个狂剑百分之十几的血量,血气唤醒的被动技能早就开了,现在正是强劲的时候,这人偏要上来就啃这最硬的一块骨头,不愧是大漠啊。


  他脑子里走神,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没停,霸碎!天击!龙牙!连突!一叶之秋战矛舞得虎虎生风,炫纹发着彩光四散击出,一时间他的气势居然也是跟大漠孤烟不相上下。一个围观到这一幕的路人事后回忆道,那时的场景真的很震撼,用文艺一点的说,就是我好像看见了一条傲龙,和一只猛虎。


  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作为攻坚手不停收割蓝溪阁的hp,秋木苏在外围技术走位冷枪暗箭气得魏琛直跳脚,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蓝溪阁玩家倒下了,大漠孤烟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还依然坚挺,三对二!魏琛一个击魂术朝秋木苏砸过去——他看这小王八蛋不顺眼很久了。没想到苏沐秋不闪不避,冲着人堆直接就冲过去了。魏琛诧异,他想干嘛,找死吗?魏琛拧紧眉头看着屏幕中已经被击魂术击中,开始持续掉血的秋木苏,他这种玩惯了猥琐的人很不能理解这样明知是一死还要往上冲的热血是怎样的脑残。突然,秋木苏一个变向,竟是直直冲向了索克萨尔所在的方位!原来秋木苏的目标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魏琛再动的时候已经晚了,短腿的术士根本跑不过极限堆敏捷的神枪。术士被近身以后就只能认栽,秋木苏一个犀利的回旋踢,此时,击魂术的持续掉血效果和回旋踢的伤害让秋木苏和索克萨尔的血量同时归零。


  二对一!


  被两尊大神夹攻的蓝溪阁刺客一看连自家老大都死了,顿时心慌慌,手也没个准,啪地戳到一个键,居然是开了一个舍命一击。这样没过脑子的一个失误却成为了神来之笔,叶修一瞬间没反应过来,韩文清却第一时间左跨了一个身位,用大漠孤烟的身体,牢牢地护住了一叶之秋!


  刺客的舍命一击最后是扎在了大漠孤烟的后背上,有了背身伤害的加成,他和大漠孤烟的血量同时走到了尽头。叶修看着自己屏幕里大漠孤烟倒下去的身体,脑子有点发白。


  要不要这么拼啊……


  很久之后,荣耀联赛第四赛季,霸图的季冷用舍命一击带走了一叶之秋,从而让霸图成功狙击了嘉世的四连冠,算是还了这次韩文清对叶修的舍身相救的恩情,这也成了叶修调侃韩文清的一个乐此不疲的梗,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时间回到当下。这次旷日持久的战役实在太过激烈,大家一时也都没回过神来,所有人没点复活回城的后果,就是残血的一叶之秋孑孓独立在苍凉的大地上,一身的血迹,一地的尸体,那场景,别提多悲壮了。


  苏沐秋直接凑过来爆手速截了个屏,说这个太有纪念意义了留着留着。确实非常有纪念意义,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这对不死不休的宿敌居然还有这样并肩作战甚至舍身相救的秘史,如果说出去,恐怕要惊掉一堆下巴。


  大漠孤烟第一个白光回城了,叶修接到他弹过来的私聊,上面简简单单五个字一个标点。


  大漠孤烟:不许删好友。


  叶修乐不可支,回复。


  一叶之秋:哈哈哈,你这么拼难道就是因为怕被我删好友吗?


  韩文清一点都不害臊。


  大漠孤烟:对。


  哈哈哈哈,叶修捂着肚子差点笑晕过去,大漠也太较真儿了,他说着玩儿的而已啊!


  所以说韩文清的逻辑果然没错,一叶之秋这丫就是欠揍。


  看一叶之秋很久没回复,韩文清也不知道叶修是滚到一边笑话他去了,于是继续打字。


  大漠孤烟:本来能赢,刚才为什么逃跑?


  这是韩文清不太能释怀的事。蓝溪阁人虽多,但以一叶之秋秋木苏和他自己的本事,一挑二三四不是什么难事,也许最后会全灭,但是最后如果能带走更多的蓝溪阁的玩家,也算是他们这方的胜利。


  不一会儿,一叶之秋就回过来了。


  一叶之秋:不逃跑会死的,我不想死啊。


  韩文清皱眉,一叶之秋好像真的挺介意自己的死亡次数的,不就是个游戏,死一死不是很正常吗?但是一叶之秋的下一句话打消了他所有的疑惑。


  一叶之秋:死了就是输了,我不想输,无论面对多少人我都不想输。


  不想输,好回答。韩文清以为哪怕是全灭,只要全力冲上,放手一搏,以少换多就是胜利,叶修却不一样,如果打不过,那么一定要跑,想方设法的活下来,如果要打,就必定要把对方一个不留的全部绞杀。迂回,避其锋芒,逃跑,这些词汇,从来没有在韩文清的字典里存在过,他从来都像拳法家的崩拳一样干脆直接。他不赞同叶修的以退为进,却在他身上看到了同为强者对赢的执着。这个人跟自己是一样的,他们的眼睛里,只有胜利。


  韩文清彻底的明白了,他和一叶之秋对胜利的理解不同,却对胜利有同样的渴望。这样的人,只能做对手。


  韩文清又问叶修,既然决定要跑,后来为什么又杀回去了,这不是跟你那什么狗屁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观念相悖吗。


  叶修这次答得很快,蓝溪阁阵营里有个人,我妹看不顺眼,所以,顺手。


  大漠孤烟:……


  妹控真是太可怕了。


  


  


  苏沐橙在叶修和苏沐秋的身后全程围观了两位哥哥斩杀醉卧沙场以及他的同伴的全过程,虽然只有叶修活到了最后,但是不能否认这是一场精彩的战斗。小姑娘有些心动了——如果能进入职业圈,和哥哥和叶修一起战斗,哪怕只是打打酱油,跑跑龙套,也是很棒的呀。她把想法跟俩哥哥一说,叶修说沐橙你先拿着沐雨橙风的号在游戏里玩玩,职业圈先算了吧,苏沐秋也表示沐橙你先安心读书,等你18岁长大成人的时候,有了决定自己未来的能力,到那时你如果还不改变想法,就来试试吧。


  


  06.劝君惜取轻狂时


  而事实是,苏沐橙还没有长大成人的时候,那个能替她做决定的人,就已经不在了。


  苏沐橙不愿意回忆那段日子她和叶修是怎么过来的。


  叶修消沉了很多天,当他拿起账号卡,苏沐橙以为他振作起来了的时候,却看见叶修插卡登陆了荣耀,在里面大开杀戒。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技术强劲,又有无数银装在身,手中却邪也是鬼神皆避的神级武器,于是,没什么人能在一叶之秋矛下支撑超过40秒。一叶之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荣耀里从冰霜森林到千波湖是一片血流成河,犹如杀神降临。那段时间,荣耀里的玩家见面打招呼都是:


  A:嗨,你今天被一叶之秋杀过了吗?


  B:我被杀了一次了耶,你呢?


  A:我被杀三次了呢!


  互相调侃过后两人哈哈大笑,却不知道一叶之秋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一叶之秋手下一次次的死亡,里面有一叶之秋操作者多少的悲痛。


  叶修不眠不休不吃不喝,足足在游戏里发了七十几个小时的疯,苏沐橙担心坏了,忙给吴雪峰打电话——那个时候他们已经互通了真名和联系方式,毕竟是都要进职业圈的人,而且还要进一个战队,迟早要见面,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吴雪峰先安慰完哭哭啼啼的苏沐橙,让她把电话给叶修,叶修接起来,疲惫地喂了一声,声音嘶哑得像刚从撒哈拉捞回来。叶修说,雪峰,我没事,我只是想发泄一下……沐秋的事情,憋在心里,我太难受了。


  吴雪峰听着电话对面沙哑的少年音,突然觉得心疼。叶修以前可能从没有经历过身边的人离开,这次走的苏沐秋,又是相当于叶修半个亲人的存在。叶修自己的悲伤,沐橙的悲伤,生活的压力,一瞬间全都堆在了叶修尚未长开的骨架上,沉重得快要把他压垮了,说到底,叶修还是个孩子啊。


  叶修幼稚的疯狂是在韩文清暴风骤雨般的狂骂中结束的。吴雪峰觉得自己狠不下心骂叶修一顿,只好把唱白脸的任务交给了韩文清。韩文清操作着大漠孤烟在野外找到了一叶之秋,二话不说上去就打,同时打开了麦,冲着对面的人怒吼。


  “一叶之秋,你到底有多幼稚,你是三岁吗?”韩文清当时并不知道叶修他们的真名,只好用游戏里的ID相称。


  大漠孤烟拳风刚猛,一拳一拳恨铁不成钢地往一叶之秋身上招呼。


  “不用你管。”


  一叶之秋出招愈发狠戾,不是像以前那种不畏一切的朝气,而是一种目空一切的死气。


  “要不是气冲云水通知我我也懒得管你!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死样子?沐雨橙风说你这两天不吃饭不睡觉光打游戏,你打算猝死在电脑前去陪秋木苏吗?”


  大漠孤烟高踢脚把一叶之秋浮空了。


  “你闭嘴!”


  一叶之秋在半空中手足无措地挣扎。


  “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你以为你是谁?如果不想听我骂你,现在马上挂掉电话关上电脑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你倒是很有理啊,你以为自己这么做除了挥霍健康还有什么别的意义吗?秋木苏在九泉之下看到你这样也不会走得安心的!”


  大漠孤烟一套连拳,猛虎乱舞的炙影将一叶之秋摁在地上揍得狼狈不堪。


  叶修敲击键盘和鼠标的动作慢了下来。


  “沐雨橙风是秋木苏的妹妹吧?你让人家妹妹天天操心你一个大老爷们你他妈也好意思?就算是发泄,你早该发泄够了,再耗下去你就是在逃避责任,懦夫!你即使厚着一张脸皮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总该为沐雨橙风想想?你这么早就崩溃下去,她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小女孩,她还能仰仗谁啊?”


  叶修嘴唇颤抖,手上的动作已经完全停了。


  对啊……还有沐橙呢……


  沐秋……最放心不下的,一定就是沐橙了吧……


  “和霸图战队的合同我已经签了,如果你以后决定登上职业赛场,就别让我看见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一叶之秋操作者。你是想抱着秋木苏的遗照颓废一辈子还是马上振作起来像个男人那样活着,都随你喜欢,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说完这句话,韩文清那边就没有声音了。屏幕上的一叶之秋,早已经被大漠孤烟嚣张地踩在了脚下。那一刻,叶修觉得,大漠孤烟脚下踩的不仅是一叶之秋,而是这些天来,这个懦弱,悲观,消极的自己。


  韩文清在屏幕这头等了一会儿,一叶之秋白光消失了。他拉开好友列表,一叶之秋的名字果然已经灰了下去。韩文清不担心一叶之秋是隐身骗自己,他相信自己已经把对方骂醒了,也相信这个对胜利有着不懈追求的家伙,能像一叶之秋打败所有来敌那样,击碎自己所有的软弱,取得胜利。


  关上电脑的叶修,一起身就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苏沐橙闻声赶来吓了一跳,连忙来扶。叶修就着跪在地上的姿势把苏沐橙紧紧地抱在了怀里,说:“沐橙,对不起。”


  苏沐橙吸吸鼻子,擦干所有的眼泪,扬起了哥哥去世后的第一个笑容。


  “叶修,你要吃热汤面吗?”


  


  第二天一早,苏沐橙起床的时候,看到了厨房里正在准备早餐的叶修。叶修脸上挂着和初见时无二的吊儿郎当的微笑,招呼苏沐橙快来吃饭,吃完了去上学。


  苏沐橙放学回来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看到叶修又在打荣耀。由于前些天叶修乱杀的行为太过吸引仇恨,此时叶修正在被集火中,然而,叶修却不像以前那样大呼小叫或者咋咋呼呼地搬救兵。他一个人面对围攻,也是格外的从容不迫。叶修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的薄唇有闲适的弧度,看上去似乎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苏沐橙却敏感地感觉到,这个笑容里好像多了什么,又少了什么。


  当苏沐橙慢慢长大以后,才渐渐理解到,叶修的那个笑里,多的,是独属于成年人的稳重,而少了的,是独属于少年人的幼稚,和轻狂。叶修抛弃所有的偏执和锐利换回了自己的成长,百炼成钢在生活的重重击打下化成了绕指柔,明明是一个有棱有角的正方,却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圆,内心保持着本性的率真,外表也有些无伤大雅的圆滑。


  苏沐橙一直无法分辨叶修的这种成长到底是好是坏,叶修对苏沐橙的怀疑不置可否,只说:“你看看哥现在手里有的冠军总数不就知道了么?”


  叶修和韩文清的首次面基是在第一赛季常规赛嘉世第一次对战霸图的后台。由叶修和韩文清分别带领的两队人马在选手通道里相向而行,相遇之时,叶修将手从兜里拿出来,攥成拳拳面对着韩文清,韩文清伸出拳头,和叶修的轻轻对撞,动作自然而熟稔,仿佛曾经做过无数次一样。


  两方队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两位队长却都已经面带微笑擦肩而过。嘉世队员忙问吴雪峰说副队他们什么意思啊。吴雪峰故作神秘地一笑,说:“巅峰王者的默契,不需要语言。”


  再后来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值得一提的是,每年的清明和苏沐秋生日那天,叶修和苏沐橙都会雷打不动地去南山公墓看望他们的挚友和兄长,叶修每一次都要把苏沐橙支开,然后用额头抵上苏沐秋墓碑上的遗照,嘴唇翕动,不知道在说什么。


  


  时光荏苒,先是第三赛季结束后吴雪峰的退役出国,然后是十一赛季总决赛后韩文清的退役,后来又是第三届世邀赛结束后苏沐橙退役嫁人,当年那些陪在叶修身边东奔西闯的人,如今竟然是一个都没有剩下。不能怪叶修太贪心,只是回忆起以前他和沐秋,沐橙,雪峰,老韩,他们五个人在游戏里打拼的日子,虽然辛苦,但是却无比满足。他每次听到“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的歌词,总要眼含热泪一下,人生苦短,最苦莫过于那些永远回不到的过去,没有你陪伴的现在,和不再能一起共度的未来。


  叶修退役以后,仍然是一开新区就屁颠屁颠地跑去捣乱,搞得各大公会会长叫苦不迭。叶修乐在其中的同时,有时也在想,究竟为什么玩了这么多年的荣耀还是不腻歪。他回忆起最开始和沐秋他们一起在第一区到处抢boss抢材料的日子,有时候也会想着想着自己突然乐出声来——那个时候的他们,意气风发,年少轻狂,似乎没有什么是他们怕的。有人说,轻狂就是年轻和疯狂。叶修的年轻和疯狂,全跟着苏沐秋一起进了坟墓,而叶修对荣耀数十年如一日的热情也不仅仅全是因为荣耀本身,更是为了纪念那些不悔相交的故人,挚友,为了缅怀那个,曾经轻狂的自己。



end


后记:其实比起说这篇文是篇韩叶或者伞修向的同人文,更像是叶修的成长史。

这篇文的题目是轻狂,当叶修由十七八的网瘾少年变成独当一面的嘉世小队长,再成长为万千荣耀加于一身的叶神的时候,他的轻狂,就慢慢地不在了。人的成长就是这样无奈,既痛苦又幸福。

苏沐秋永远停留在了年少轻狂的年纪,叶修的轻狂则是被时间消磨干净。轻狂不在,这篇文也就到此为止了。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如果有什么小小的感触,那将是我的荣幸,非常欢迎你在评论里把感受讲出来,我们一起交流,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把感动装在心里,自己慢慢地回味。

我估计应该没什么人写长评给我,所以就这么不要脸地自己给自己评价下。好了,我的废话说完了,让我们下一篇文再见。

评论(32)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