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周叶】彼岸花[下](灵异架空向 往生河番外)

 


 

  日记到这里就没有后续了,原来这本日记就是周泽楷的苦逼暗恋史,告白成功也就happy ending了。最后配合着那个一串叹号日记的画是被笼罩在阴影下嘴唇嫣红的叶修,叶修骂了一句周泽楷你不要脸,又往下翻了一张,发现日记没后续了,画还是有的。

 


 

  下面的那张画,没有人物,很简单的两只碗,两双筷子。

 


 

  By一枪穿云 头七,想前辈了,做了前辈爱吃的炸酱面。2026.07.06

 


 

  混乱的书桌,堆满书籍,纸张,一桌子的彩笔,颜料,墨水瓶,主人趴在凌乱的桌子中央,背影看起来脆弱极了。

 


 

  By一枪穿云 前辈,别丢下我一个人。2026.07.07

 


 

  大大的奠字,白色幔帐,花圈,香烛。

 


 

  By一枪穿云 前辈,别走,别丢下我。2026.07.08

 


 

  墓碑上的青年笑得安静,碑上斜靠着一束红玫瑰。

 


 

  By一枪穿云 前辈,我爱你,可是你再也听不见了。2026.07.09

 


 

  叶修整个人已经有点不好了,他颤抖着手翻开下一张——

 


 

  那是周泽楷的自画像。年轻英俊的青年十分温柔地注视着纸外的叶修,嘴角的弧度幸福又安宁。配字是:

 


 

  前辈,我好想你。

 


 

  叶修飞快地用手捂住了嘴,他的嗓子已经艰涩得无法发出声音。眼泪一滴,两滴,滴在那张周泽楷的自画像上。这张自画像的时间是2028年7月31日,那时的周泽楷,一心用自己一死换叶修死而复生。他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画下这张自画像的呢……

 


 

  叶修把这张自画像小心翼翼地护在了胸前,像是在拥抱周泽楷一样。

 


 

  “小周,我也想你……”

 


 

  

 


 

  

 


 

  叶修哭累了,倒在床上睡着了。床上被他扔得到处都是画,他怀里还抱着那副周泽楷的自画像。他像是抱着小婴儿一样抱着画,生怕弄出褶皱。

 


 

  秒针转动,滴答,滴答,滴答。

 


 

  零点。

 


 

  叶修身遭再次燃起黑色烟雾,烟雾散去的时候,床上的人变成了周泽楷。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处境,把手里的自己的自画像扔到了一边,然后非常郑重其事地把脸埋进了手里。

 


 

  前辈发现我的小秘密了……太……太羞耻了……

 


 

  他把床上乱七八糟的画收整齐放回盒子里,然后坐在床上开始发呆。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似乎因为一些非人力因素,他跟前辈开始共用一个身体,中午十二点到零点是前辈的支配权,而零点到中午十二点是他的。零点开始转换的时候前辈都是正在睡觉,所以没有察觉,这么看来,前辈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灵魂活在他的身体里吧?

 


 

  明天去找一下王杰希吧。周泽楷这么想着,躺在床上闭起了眼睛。还是好好睡一觉吧,这可是前辈的身体,昨天我用他的身体熬了那么久,前辈一定也累坏了。周泽楷蹭蹭被子,上面还留有叶修留下来的温度。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就收拾妥当出门了。他也是个户口被吊销了的黑户,没驾照,根本开不了车。他只好去坐公交,公交车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似的,他小心翼翼,生怕把前辈的身体磕了碰了。到了王杰希家门口,他轻轻叩了三下,王杰希在里屋喊“来了”,过了一会儿打开了房门。

 


 

  “叶修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不是说好我去找……”王杰希看到站在门口的周泽楷,一脸的“是我没睡醒还是我开门方式不对”,“碰”地一声关上了门。

 


 

  周泽楷:“……”

 


 

  王杰希不愧是王杰希,很快淡定下来,打开门把周泽楷让进屋。周泽楷鞋还没脱,王杰希开门见山:“怎么回事?”

 


 

  “身体共用。”周泽楷答。

 


 

  周泽楷说话简明扼要,王杰希却是明白了。他看周泽楷小脸煞白,一看就是没吃早饭就跑过来,于是给他泡了杯奶茶。

 


 

  “这好歹也是叶修的身体,你就不能善待一下吗?”

 


 

  周泽楷小口喝奶茶:“抱歉。”

 


 

  王杰希不好跟他计较,说:“所以叶修说的他半夜从床上梦游到沙发上其实是你咯?”

 


 

  周泽楷点头,王杰希继续提问:“那你们两个能感知到彼此的灵魂的存在吗?”

 


 

  周泽楷摇头,王杰希思索了一会儿,丢下一句我去查个东西就转身回了书房。

 


 

  王杰希又是翻书又是上网又是打电话咨询内行的朋友,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周泽楷可能被彼岸花附身了。

 


 

  彼岸花生长在往生河边,周泽楷之前为救叶修去过往生河,接触彼岸花的几率大大的有。彼岸花跟马良不一样,马良附肉身,彼岸花附灵身。被彼岸花附了身的周阿飘进到了当时魂魄已经归位的叶修躯壳中,没有受到叶修灵魂的排斥,就待了下来。而彼岸花长达二七一十四天的潜伏期让周阿飘沉眠着,没有夺取叶修身体的控制权,所以在这段时间里,王杰希,叶修本人,包括躲在叶修肉身里睡大觉的周泽楷都不知道周阿飘的存在。前天夜里周泽楷醒来,无意中得到了身体控制权,而到了中午,控制权就又回到了叶修手上。

 


 

  彼岸花,花不见叶,叶不见花。周泽楷叶修一体双魂,却永远也没有相见的机会。

 


 

  王杰希跟周泽楷如此这般解释一番,周泽楷点点头表示虽然不明觉厉但是我听懂了。知道周泽楷并不健谈,王杰希也没有试图跟他聊天,只是嘱咐了一些早餐和早餐后吃药锻炼等一些内容,毕竟早上的时段叶修不能控制身体。周泽楷一一记下,并对王杰希表示感谢,王杰希摆摆手:

 


 

  “你不必感谢我,我也不是为了你。一个肉身承载两个灵魂我不清楚会有什么危害,但是如果你的存在威胁到了叶修的生命的话,我会想方设法把你抹杀,你有异议吗?”

 


 

  这次,周泽楷没有光点头或者摇头,他坚定地说:“没有异议。”

 


 

  秒针转动,滴答,滴答,滴答。

 


 

  十二点。

 


 

  周泽楷浑身冒白烟,这一次他知道是控制转换要开始了,就比上次淡定多了。王杰希看着眼前的人身量缩小了一圈,露出叶修的脸。叶修的身体向后倒去,王杰希一把把人捞住抱在了怀里。由于昨天晚上周泽楷休息充分,叶修这次醒得很快。

 


 

  “咦,大眼,这次我是梦游到你家来了吗?”

 


 

  王杰希笑笑:“是啊。”

 


 

  叶修看王杰希笑得有点小奸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王杰希无辜地歪了个头:“没有呀。”

 


 

  叶修无语,王杰希要是不想说,他肯定也问不出来。他决定今晚睡觉的时候拿条绳子把自己绑在床上,看看自己还会不会梦游。

 


 

  叶修在王杰希家吃了午饭,顺便汇报了一点身体的近况,聊了会天,就回了家。他回家之后发现昨晚被他弄乱的盒子里的画都整整齐齐地收好了,不禁更是怀疑。他才不信自己能梦游到王杰希家,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王杰希昨天晚上潜进了他家把正在睡觉的他掳走了,可是王杰希又没有他家钥匙,爬窗的话……15楼也没可能啊。如果真是梦游,能在梦游中收拾东西,出门,坐车去王杰希家,妈呀,自己好像也挺牛的诶。

 


 

  综上所述,王杰希肯定有事瞒着他。

 


 

  不过叶修也不太在意就是了。毕竟,他在意的,已经不在了。

 


 

  叶修吃过晚饭,想起周泽楷画的几百张画,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聊表心意。他又不会画画,只会写文章,于是找出宣纸备笔研墨,从遇见周泽楷的第一天开始写起。

 


 

  “第一次见你,觉得这小孩儿长得不错,不过匆匆一眼,我也没往心里去。后来看到你的画,发现你是个很有才华又努力的人,觉得这么好的后辈,埋没了简直可惜,顺口鼓励两句,没成想你记到现在。

 


 

  我无数次觉得,上天真是待你不薄,给了你帅气的脸,好性格,还有一身的才气,真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那个时候,我没想到,要啥妹子都有的你,居然会喜欢上我。

 


 

  我以为自己对你的关心只是前辈对后辈的呵护,尤其每次看见你乖乖地叫前辈,就狠不下心来拒绝你的要求。其实后来我想一想,也许那颗种子很早以前就默默地埋下,当看到荣耀官网上对画家一枪穿云的吐槽越来越少,赞扬越来越多的时候,欣慰的感情让种子发出了嫩芽,你的画像神枪手的子弹,一枪没能穿得了云,却穿透了我的心。

 


 

  ……”

 


 

  叶修习惯了写风格磅礴大气的文字,偶尔写写这种小清新,谈的还是自己的感情,免不了有些手生。他拿着毛笔一笔一划笨拙地描绘自己的爱意,一个一个端庄秀丽的行楷落在宣纸上,每一个白纸黑字都是一个个我爱你和我想你。

 


 

  “我想过了,来生我们做两只蜗牛吧,葡萄还青着的时候就爬到葡萄架上,一辈子黏黏糊糊地待一块儿,就算萤火虫来把我们的肉吃了,我们的壳也永远连在一起。”

 


 

  叶修银钩铁画完最后一句,时间已经指向十一点半,他打着哈欠收了笔墨,把尚未干透的宣纸一张纸铺在地上,然后洗漱睡觉。他复活之后身体就不好,又活活站了五个多小时,累得他脑袋刚沾枕头呼噜就打起来了。

 


 

  受到他的影响,周泽楷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快八点多了。他不知道前辈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只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疲倦。等他稍微缓过来一点,推开卧室的门走到客厅的时候,震惊已经完全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了。

 


 

  客厅的地上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一开的大宣纸铺得一地都是。他随手捡起一张读了起来,脸紧接着就红了——这是前辈给他写的情书吗?他注意到这些纸都标着一二三四五六七,于是就按照顺序读。比起周泽楷画画加日记的奔放,叶修的“情书”就显得正常多了,正常到刚开始看的时候,周泽楷还有点小失望。可是花了一两个小时读完了以后,周泽楷脸上那红色简直是盖也盖不住了。

 


 

  其实叶修在文章里也没有说什么露骨的情话,就是特别实在地叙事,讲自己的感受,再叙事,再讲感受。但是这一刻,周泽楷深切地感受到叶修是爱他的,他所以为的叶修的凉薄,不过是对方性格里的小缺陷,真正的叶修温柔细腻到不可思议,而这些温柔,全都给了他周泽楷。

 


 

  周泽楷想了想,找出纸笔开始画画。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11:59,他在完成了的画作右下角行云流水地签上自己的笔名一枪穿云,然后写下短短的一句话。

 


 

  白烟亮起,周泽楷以一个非常放松的姿势歪倒在了沙发上。失去身体控制权的最后一秒,他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

 


 

  纵然花开彼岸,花叶永不相见,但是花和叶,却是一体双魂,永不分离。

 


 

  

 


 

  

 


 

  end

 


 

  

 


 

  尾声:

 


 

  叶修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又梦游到沙发上了。他准备起身时,发现茶几上放着一副人脸素描。

 


 

  画面上,一张人脸纵向分成左右两半,左半边脸是闭着眼睛的他自己,右半边脸是睁着眼睛的周泽楷。右下角飘逸的一枪穿云四个字提示他这幅画的作者到底是谁,而真正吸引了叶修视线的,是签名下方的一句话。

 


 

  前辈,我永远跟你在一起。

 


 

  后面还画了两只Q版的小蜗牛。

 


 


 


 

真▪end

 


 


 


 

这应该算是个he结局,希望有治愈到大家。

 

各种画法全能的画家小周和磅礴霸气的作家兼书法家叶神,文艺青年秀恩爱的方式就是如此的别具一格。

 

ps:蜗牛是雌雄同体,但是繁殖时需要找另外一个同类相互授予精子。

 

pps:我可什么都没说,如果你们想到什么跟我可没关系。

评论(33)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