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执笔

现阶段更新比较飘忽,每次更前发lo通知。
主更《生死簿》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经纪人》、《小队长》不坑
《ER》及以上两篇是真·有生之年,尚未跳坑请谨慎,已在坑中的..我也没办法了。
《疏狂》往后放,毕竟进度条最短,再次面世的时候大概会面目全非。

【乐叶】Bride and groom,please exchange the ring

 @脑洞__十年一觉荣耀梦 

收到了首杀礼物非常惊喜,想了想还是回个礼比较好,请笑纳。

梗来源于上面艾特到的这位姑娘的脑洞http://10101xjx.lofter.com/post/1d05a766_651fb75,这篇是姑娘送我的首杀礼物的延伸【好像不是

这是第一篇文,如果哪里有问题请指正。










       “张佳乐,我刮胡刀你看见了吗?”叶修在卫生间喊。


  “我给扔了!”张佳乐拿着个喷壶在阳台上浇花,“你那酒店出品的刮胡刀用了几百年了啊?刀片都瓢了,你也不怕把脸皮刮掉了...哦,我忘了,你脸皮厚,刮不破。”张佳乐说完话自己还偷着乐,叶修从门里伸出个头,一下巴的泡沫看上去活像个白胡子老头。他有点无奈地说:


  “你把我刮胡刀扔了那我用什么啊,把你家菜刀借我?”


  “我妈呀,你别吓人了,凑合凑合用我的吧,在镜子旁边那柜里。”


  叶修刮完胡子,张佳乐浇完花,俩人落座餐厅吃早点。张佳乐买回早点之后把东西塞烤箱里保温了,所以等叶修磨磨蹭蹭起床洗漱之后依然是热的,叶修喝一口暖和和的豆浆,赞叹张佳乐真是又细心又贤惠。张佳乐白了叶修一眼不予理睬,心想还好老子机智,要是因为这个炸毛不就中了叶修这厮奸计。


  叶修为什么会在张佳乐家呢,这还要从第二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结束开始说起。


  第一届世邀赛中国队与冠军失之交臂后,在第二年重整旗鼓再度杀回赛场,终于抱得冠军归,这个冠军,是张佳乐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冠军,也是叶修的最后一个冠军。比赛落下帷幕后,韩文清张佳乐相继宣布退役,韩文清还留在霸图战队担任顾问,张佳乐直接收拾行李滚回了K市老家。至于叶修,则是觉得第三届世邀赛肯定是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在彻底淡出圈子销声匿迹江湖不见之前,他从B市微草走到G市蓝雨,从W市雷霆走到N市呼啸,以前交好的那些职业选手他挨个烦了个遍,如今正好烦到了张佳乐家。


  张佳乐很热情很够意思的,叶修足足在这边待了大半个月,张佳乐就带他在Y省小玩儿了一下。以往来K市都是跟百花客场比赛,赶场子一样今天来了明天就走,根本没时间玩乐,这下两个人都变成了无业游民,倒是可以好好地放松。见识过了Y省的四季如春,叶修表示真想死在这里啊,张佳乐说,你快走吧别死这儿,污染我大Y省圣洁的土地。


  张佳乐嘴上说着让叶修快点滚蛋,但其实他也知道,叶修这真的一走,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啧啧,这么忧伤的小表情,想你初恋女友呢张佳乐同志?”叶修用筷子敲张佳乐的碗。


  我想你呢叶修你大爷的。当然这话张佳乐可不能说出来。


  “你今天几点的飞机啊?”张佳乐吃了一口油条,心想今天油条怎么那么涩,噎得慌。


  “哦……十二点半。你家到机场一个小时够不?我能不能在你家蹭了午饭再走?”


  “蹭吧蹭吧,都蹭这么多顿了不差这一顿。”


  两人吃完早饭,叶修主动揽下刷碗的活,张佳乐阻挠无效,就随他去了。刷完碗,两个人歪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话题天马行空,尽量避免荣耀。


  “诶张佳乐,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不知道呢,听家里安排呗……你呢?”


  “我?我家里又管不了我,我自己也暂时不想结……到时候再说吧。”


  冷场。


  “老叶,我买了嘉华的鲜花饼,你走的时候记得拿。”


  “哦,好。”


  冷场。


  “我说,哥不就是要走了吗,你用不用这么如丧考妣啊?”


  “我敲锣打鼓欢送你啊,高兴还来不及!”


  “一点看不出你高兴,你平时嘚瑟劲儿撒哪儿了?”


  “浇花了。”


  “……”


  冷场。


  好吧,不谈荣耀,话题根本进行不下去。


  “我啊,其实还是有点不甘心呢。”张佳乐说。


  “世界冠军都拿过了,你还想咋的。”叶▪五冠在手▪修鄙视他。


  “世界冠军是很拉风,可是我还是想戴一次国内荣耀联赛的冠军戒指啊……感觉毕竟还是不一样,再说,冠军这种东西,怎么也不嫌多吧?”


  叶修外头看了一眼张佳乐,他说不清这人脸上是个什么表情,带着愉悦和遗憾,还有点期待。他在期待什么呢?叶修心想。已经退役的张佳乐,即使期待,也再也没有机会了吧。叶修想了一会儿从沙发里挣扎起来,走进卧室,从皮箱的某个角落翻出一条银链,链子上串着四个戒指。他扒拉扒拉选了一个摘下来,拿着这个回客厅找张佳乐。


  张佳乐看见叶修手里拿那个串着戒指的项链顿时就炸了:“我靠靠靠,你故意刺激我呢是吧?”


  叶修一乐:“对呀,就是刺激你,现在全联盟数哥手里冠军最多,还不让哥炫耀一下?伸手。”


  张佳乐隐约知道叶修要做什么,伸出右手。叶修打了他手一下:“左手。”


  叶修托着张佳乐的左手,五个手指头挨个试一遍,只有无名指不大不小正合适。


  “这就是命运啊。”叶修摇头晃脑神神叨叨,张佳乐只当他吃错了药。


  一上午过得还是挺快的,中午饭叶修拗不过张佳乐,被他拽出去下馆子。叶修是个一杯倒,张佳乐还要开车,就没点含酒精的任何饮品,一杯一杯干茶水,倒也吃得开怀。张佳乐开车送叶修去机场,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安检前,叶修把兜里揣的打火机给了张佳乐。张佳乐接了,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给叶修了一个拥抱,说了声保重。


  飞机滑进轨道,叶修给张佳乐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关了手机。飞机起飞,不断升高,下面的景色越来越小。叶修透过圆形的机窗,最后看了一眼好友生活的城市。


  张佳乐在卫生间用叶修留下的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把打火机丢进了垃圾桶。回家的路上,他看着手指上的戒指,轻轻地笑。


  后来?


  后来,两个人没有再见过,也没有再联系过。张佳乐遵从家里的安排相亲结婚,他妻子很漂亮,脸蛋有点婴儿肥,一笑带俩小酒窝。


  他心细的妻子后来还发现,他的戒指内侧刻的是第三赛季总冠军的字样。


  在那之后,张佳乐总是做梦,梦见第三赛季决赛后,他跑到后台找到嘉世队长,亲手给人戴上戒指的那一幕,还有多年前的一天早上,那人挂着一脸的剃须泡问他看见他的刮胡刀没有,而他自己正站在阳台上,拿着喷壶浇一盆白蔷薇。











①张佳乐伸右手被叶修打了勒令换左手是因为,结婚戒指要戴左手无名指。

②第三赛季张佳乐为叶修戴上冠军戒指,一切结束后叶修将这个戒指还给张佳乐,跨越十年的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③白蔷薇的花语是追忆,思念的爱情。

④不要打我。


评论(40)

热度(284)